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冒名顶替者层出不穷,靠骂能骂倒几个?

近日,山东济宁农家女苟晶网上发帖,称23年前疑两次上大学遭顶替。6月24日,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政府发布关于此事的情况通报。通报全文如下:6月22日,有网民发帖称:“1997年参加了高考,考上北京的一所大学,被人顶替…..”。区委、区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立即责成区纪委监委、区教育和体育局、区公安分局等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迅速进行调查核实。目前,调查组已与发贴人建立联系,并派出工作组前往发贴人住地,见面沟通,进一步了解有关情况。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6月25日新华网)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山东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余波未了,国人余愤未消,又爆出“山东农家女连续两年被顶替”事件,再次掀起批判浪潮。我以为,冒名顶替层出不穷,靠骂是骂不倒几个作恶者的。对普遍存在的冒名顶替,靠舆论倒逼不如靠法律牛逼。

同样是发生在山东,同样是农家女被顶替,第二起案件显然更加恶劣,更加令人发指。农家女苟晶虽然成绩优异,甚至曾在考前摸底考了区第4名,却连续两年遭到冒名顶替。最令人震惊的是,第一次顶替她的居然是班主任的女儿!

6月22日,苟晶在网络发帖称,1997年,苟晶就读济宁市实验中学,苟晶的班主任让女儿顶替苟晶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而苟晶落榜复读。顶替者曾使用她的名字入职济宁一所中学做后勤部老师。

2003年,苟晶班主任托人转交给苟晶一封信,上面写着自己让女儿冒名顶替苟晶上大学的经过,并向苟晶道歉希望苟晶谅解。但苟晶觉得,班主任的做法有违师德,“他说他没有我父亲那么幸运,自己女儿不够聪明,而他这些年内心也备受煎熬。”

因为自己的女儿“不够聪明”,自己不如她的父亲那么“幸运”,于是就让自己的女儿冒名顶替这个成绩优异的学生。这种“把幸福建立在他人不幸之上”的无耻之举,居然出自一个老师,真是荒天下之大谬。是的,恐怕所有冒名顶替者的家人都像他一样,都是由于自己“不幸”,儿女“不够聪明”,他们才迫不得已去让自己的孩子去顶替别人家的孩子。他们不仅做了无情无法之举,而且心安理得得很。

苟晶的班主任虽然在多年后给她写了道歉信,但毫无诚意可言,所谓“这些年内心也备受煎熬”也纯属“艺术手法”。苟晶在2002年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顶替了。2002年,一个在北京读书的同乡朋友告诉苟晶,她发现有一个同样来自山东济宁的“苟晶”在北京一所高校上学。得知此事后,苟晶感到迷惑,该朋友的父亲更是告诉苟父“苟晶的高考成绩可能被人冒名顶替了。”

2003年,苟晶班主任托人转交给苟晶一封信,上面写着自己让女儿冒名顶替苟晶上大学的经过,并向苟晶道歉希望苟晶谅解。也就是说,班主任本来是准备一辈子心安理得下去的,但获知苟晶开始怀疑自己被顶替,于是就不淡定了,担心有一天东窗事发。无奈之下,才“主动”托人转交道歉信,无非是希望得到对方谅解,不再追究。言外之意是,既然苟晶已经“不幸”,就不妨继续不幸下去,尽管她的不幸完全是班主任造成的。既然班主任的女儿已经占了便宜,就不妨继续占便宜下去。

关于此事,广大网友已经出离愤怒:“农村娃,努力学习拼出息,却没想到被虎狼盯上!关键还是那些平常装作呵护你的狼!”“为人师者,龌龊如猪狗,实在是令人发指!寒门学子进身图强自古乃为国家长治久安之根本,此等卑鄙下作之徒实为社会进步之害,国法不容!”“冒名顶替的事竟然这么多!原来一直说高考对每个学生都是最公平的,这句话骗了多少寒窗苦读的人!”“顶替学籍这事,不只是山东,而是全国问题,只不过山东被曝光。别的省应该自查一下,不一定比山东少!”

网友们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但恐怕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既是战争规律,也是新闻规律。艺人仝卓“不打自招”的高考舞弊案,最先引发全国人民大批判。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已有20多名涉案人员被查,其中还有三人涉嫌犯下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将被依法作出处理。

而在随后爆出的“农家女陈春秀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尽管舆情鼎沸,但有关部门的处理态度已经明显在气势上“衰”了下去。半个多月过去了,除了顶替者被停职,再没有实质进展,没有其他涉案人员被揪出和受到党纪国法惩处。

如今,又冒出“农家女连续两年被顶替”事件,虽然广大网友尚未“审丑疲劳”,虽然有关部门已经表态介入调查,但根据“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舆情应对规律,网友们是不必抱有太大希望的。

“舆论倒逼”的威力看似很强,有时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往往也仅限于“这一个”的个案正义,对于长期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很难能起到真正的作用。试问,这种“个案正义”又有多大意义呢? 即便陈春秀、苟晶被顶替案由于舆情压力而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也不大可能像广大网友所期望的那样,再来一次全国性的“普查”。

是的,冒名顶替绝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在全国范围内长期普遍存在的共性现象。这一点早已得到了印证。早在2010年,教育部印发通知,部署各地严查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情况,通知要求,各高校认真做好新生入学资格审查工作,对骗取高考加分资格或企图冒名顶替入学的新生,在取消其入学资格的同时,要配合有关部门一查到底,坚决依法惩处幕后指使者或非法中介机构。

2018年,山东省教育厅下发清查冒名顶替者的通知,要求对违反国家招生政策规定和学籍学历管理规定,在当年新生入学资格复查、学籍学历注册等过程中弄虚作假、玩忽职守的相关责任人,要严肃追究责任并做出相应处理。

这些“通知”在一定程度上也只是停留在“书面落实”而已。仅山东一省,就有242人涉嫌冒名顶替入学。那么,全国范围内有多少人被冒名顶替,可想而知。山东一高校教务处工作人员回顾了本次学历清查过程,她表示,该校冒名顶替的学生都已联系到,但被冒名顶替的人由于无联系方式,目前没有联系到。也就是说,涉事学校除了对顶替者“注销学历学位”,再没有按要求配合有关部门进一步追究涉案人员的责任,甚至连顶替者和被顶替者,也未必通知到位。

现如今,虽然冒名顶替案例接连被爆出,引发一波又一波的民怨,但教育、公安等有关部门,并没有表态要在全国范围内对冒名顶替进行彻查和彻办。就连山东方面在表态“零容忍”后也没有实质进展,陈春秀案也迟迟不见“个案正义”。就连“头痛医头”都不积极,却奢望什么“普查”“根治”,是不是“想多了”?(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冒名顶替者层出不穷,靠骂能骂倒几个?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