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果然不是“奇迹”而是作弊

就“昆明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一事,7月15日晚上,涉事小学生的父亲——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陈勇彬在科学网发布道歉信称,他过度参与了该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使用了大量生物医学专业术语,给广大网友和媒体造成了困惑与误解,在此郑重道歉。同时,陈勇彬代表孩子向大赛组委会提出:申请上交该项目获得的奖项,并尊重和服从大赛组委会对该项目奖项的处理意见。(7月15日澎湃新闻)

“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果然不是“奇迹”,而是作弊。涉事小学生也不是“神童”,而是“人童”。但涉事小学生父亲的道歉还是缺乏诚意,无异于对群众智商的二次羞辱。

陈勇彬在道歉信中一再为自己狡辩,令人不齿。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学术造假”“作弊”,而是把自己的行为定性为“过度参与了该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实在是不要脸到家了。

他说:“在项目申报过程中,我未充分掌握及领会组委会发布‘项目报告必须是作者本人撰写’的关键信息,过度参与了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使用了大量生物医学专业术语,给广大网友和媒体造成了困惑与误解。”只要是正常人,都应该知道孩子参加“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参赛作品、论文必然是要孩子独立完成的,又怎么可能允许父母代劳?

作为国家最高学术机构的研究员(相当于教授),陈勇彬居然连“项目报告必须是作者本人撰写”的常识都不能“充分掌握及领会”,那又怎么可能“充分掌握及领会”科学知识,怎么可能当上科研人员呢?如此睁眼说瞎话,难道不是对群众智商的侮辱、对舆论监督的嘲讽、对教育公平的蔑视吗?

云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发布通报称,“专家组认定:项目研究报告的专业程度超出了作者认知水平和写作能力,项目研究报告不可能由作者本人独立撰写。”既然陈某石小朋友根本没有能力撰写相关研究报告,他的父亲陈勇彬已经承认“过度参与了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当然就意味着该报告纯属学术作弊和造假,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可是,陈勇彬又说,孩子“通过观察学习和亲自实验操作,获得了该项目主要实验数据,并基本掌握了该项目涉及的基础概念和研究方法”,言外之意是,孩子既亲自做了实验,也懂得其中的原理,只是由于缺乏写作能力,才由父亲代写研究报告。

但陈勇彬又被打脸了,因为组委会已经得出调查结论,认为“项目研究报告的专业程度超出了作者认知水平和写作能力”,意思是孩子不仅写不出这个报告,也理解不了报告中的专业知识。

陈勇彬说,自己“过度参与了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使用了大量生物医学专业术语,给广大网友和媒体造成了困惑与误解”。广大网友都认为“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是家长作弊所致,事实果然就是这样,还有什么“误解”?倒是陈勇彬,非要把作弊说成“过度参与编撰”,是不是对群众的智商有“误解”?

组委会表示,“对由于我们工作的失误造成的社会影响表示诚恳的歉意”。既然专家组已经调查认定“项目研究报告的专业程度超出了作者认知水平和写作能力,项目研究报告不可能由作者本人独立撰写”,那么,当初陈某石小朋友怎么可能通过答辩?难道评委都是瞎的?涉事评委必然参与了作弊或者存在严重渎职,这又岂止是“工作失误”而已?

参赛作弊没被曝光就有可能“加分”“保送”,万一被曝光就退回奖杯,世上还有这等好事?涉事家长、评委以及组委会,究竟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处,不能由家长、组委会说了算,纪检部门应该介入调查才是。“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不可能只是个案,本着对破坏教育公平“零容忍”的原则,有关部门应该对涉事“创新大赛”进行彻查彻办才是。(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果然不是“奇迹”而是作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