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开个证明要2000元,错不在“脏”而在“狠”

据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信号消息,8月15日,经龙湾区联合调查组调查取证,近日网帖《温州最“脏”村书记诞生!满口脏话:打证明?先给2000块》反映的永兴街道沙园村原党总支书记王国强涉嫌强迫交易犯罪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之前,在8月14日下午,永兴街道党工委决定,已免去王国强沙园村党总支部书记职务,并对网贴反映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8月16日人民网)

“温州曝光最‘脏’村书记,满口脏话称打证明先给两千”事件引发关注,涉事村书记涉嫌强迫交易犯罪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我以为,该村书记错不在“脏”而在“狠”,他的问题也不只是强迫交易而已。

媒体把涉事村书记称为“最‘脏’村书记”,不仅名不副实,而且有大事化小的嫌疑。在网传视频中,他只说过两句“脏话”,其中一句“他妈的”算是国骂,另一句骂得更脏,但说的是自己,不是别人。他说:“如果(业主)道歉了,那么,这个事情到此就结束。如果不要道歉也没事,下一步,我也不去整你们了,你们这50家(安置房),(如果)我管一下,我王国强是狗生的。”

仅仅因为这个村书记说了一句“国骂”和一句骂自己的脏话,就称之为“最‘脏’村书记”,并不恰当。而且,一旦给他戴上这个帽子,就会让人误以为他的问题主要是“讲话不文明”,更加不符合实际。事实上,他飙的不是“脏话”,而是“狠话”,充满了仗势凌人、欺压百姓的霸道和恶意。

据报道,龙湾永兴万安家园安置房业主想成立业主委员会,备齐资料后到村委会盖章证明,但永兴街道沙园村党总支书记王国强以各种理由推诿不予盖章。他说:“一个村的安置房,是没有业主委员会的,你什么事情都要向我们村里打证明,你看我打不打给你。你他妈的要打(证明)可以,(给)两千元。”

言外之意是,他不可能盖这个章,不同意安置房居民成立业主委员会,他只想着把“开证明”的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以便向群众索要好处费,而且明码标价,每开一个证明要先交2000元。群众开证明要交钱吗?当然不用,那么,村书记王国强的行为就是明目张胆的索贿。

王国强接着说:“我儿子都是环保局的,我跟我儿子讲,儿子还不肯给呢,我不整死你,我不罚死你。消防都是我战友在里面,安监局局长也是我的人,我要保住上面的官,我有什么关系呀,我就是说书记不当了,董事长还是我。如果(业主)道歉了,那么,这个事情到此就结束。如果不要道歉也没事,下一步,我也不去整你们了,你们这50家(安置房),(如果)我管一下,我王国强是狗生的。”

王国强不仅敢于公然向群众索贿,还声称上面有人,“我儿子是环保局的”“消防都是我战友在里面”“安监局长也是我的人”。仗着这些后台,他威胁安置户居民说“我不整死你”“我不罚死你”,甚至要求他们“道歉”,否则以后不再管他们,“(如果)我管一下,我王国强是狗生的”。

由此可见,王国强索贿的意图是十分清晰的,他甚至还主动说出了自己的“保护伞”,明确表示“我要保上面的官”。因此,既然当地已经表示进行了全面调查,就应该能够轻易地查清楚王国强的不打自招是否属实,就应该交代他究竟索取过群众多少次,共计多少钱,究竟是谁充当了他的保护伞。

可是,当地虽然经就此事先后通报了三次,对涉事村书记的惩处也逐渐升级,第一次是停职,第二次是免职,第三次是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但都没有回应广大网友关注的上述问题。

在最新的通报中,王国强因为涉嫌强迫交易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但“打证明先给两千块”不可能是“强迫交易”,因为村书记给群众开证明是责任,不需要、不存在“交易”,当然也就无所谓“强迫交易”了。“打证明先给两千块”有视频为证,已经涉嫌索贿,有点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来,有关部门岂能视而不见、避而不谈?

“王国强的问题还有很多,交钥匙的时候,有部分业主之间调换房屋/车位,王国强强制要求收10万元改名费。据相关业主了解,有些王国强的亲戚、朋友都不用收改名费,或只收两万左右意思一下。”一位业主告诉记者。

如果“强迫交易”指的是王国强强制收取10万元“改名费”,那么,他向需要开证明的群众强制索要钱财,不也涉嫌犯罪了吗?如果他说的“上面有人”属实,不也可能存在违法违纪甚至犯罪吗?即便查清是否存在保护伞确实需要更加深入的调查,暂时无法得出结论,但也应该交代调查的进展情况。再说,该事件所暴露出来的最直观的问题就是索贿,而且相关视频证据已经在全网公布,有关部门更加没有理由回避了。回应舆情不能像挤牙膏一样,挤一点才出来一点,更不能避重就轻,选择性回应。(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开个证明要2000元,错不在“脏”而在“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