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车祸司机三进医院求助遭拒,“不能脱岗”不是理由

10月7日晚,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北湖医院(以下简称“北湖医院”)正门外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伤者急需救治,司机及亲属三入该医院寻求帮助,值班医生表示不能脱岗,结果无一人出院将伤者拉进医院。无奈之下,司机再次拨打120,等待近40分钟后,120急救车将伤者送往14公里外的吉林大学中日联合医院总院进行救治。司机董先生认为,事故就发生在北湖医院大门口,而该医院无一人帮忙,“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实在太不应该。”他称,事后向北湖医院总值班医生范某反映此事后,对方坦承“值班医生黄某确实责任心不强”。(10月8日红星新闻)

医院门口出车祸,司机三次进院请求将伤者拉进医院治疗,值班医生却以“不能脱岗”的理由一再拒绝。如此荒唐、冷血之举,根本不只是“责任心不强”而已,而是丧失了身为医生的基本职业操守,以及作为人的基本道德良知。

当事人董先生向记者回忆,10月7日17点20分左右,他驾驶私家车带母亲到北湖医院就诊,车辆转弯行驶到医院大门外,突然一辆摩托车与他的车相撞。“当时摩托车司机飞出去三、四米远,脑袋上都是血,流了一地”董先生回忆。他随即拨打了120,并让母亲赶紧进北湖医院求救。120电话中告诉他,事发地点离北湖医院很近,最好是让医院出个板车,或者让医生或护士出来看看情况。董先生因自己不懂急救知识,不敢贸然去对伤者做处理。

按理说,车祸现场就在医院门口,司机及家属进医院求助,医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可是,值班医生偏偏坚决拒绝了出医院门口把伤者拉进去救治,真是奇了怪。据董先生介绍,17点27分,他见母亲还未求助到院方的帮助,便跑到了医院大厅急诊。当时,他母亲正在向一名女医生求助,现场围着多名医院护士和保安,却无一人帮忙去救治伤者。

伤者被汽车撞飞几米,血流不止,稍微有点同情心的人都愿意伸出援手。可是,无论是司机还是路人,由于缺乏基本的急救常识,他们看到这种情景,恐怕也不敢轻易把伤者抬起。作为专业的医生、护士,面对医院门口的伤者,用个板车去把人拉进医院,难道不是很应该、很简单的事吗?更何况,已经有人反复求助,岂能无动于衷、坐视不管呢?

董先生拍摄的视频显示,值班急诊女医生称:“快把人送进来呀,我们医生脱岗属于医疗事故,得给我们开除。”她建议董先生拨打120急救电话。无奈之下,董先生再次拨打120,等待近40分钟后,120急救车将伤者送往14公里外的吉林大学中日联合医院总院进行救治。

“医生脱岗属于医疗事故”应是原则性要求,不可能绝对化。否则,只要病人没有自主进到医院,就算他在医院门口命垂一线,医生也可以完全视若无睹的。倘若如此,医院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北湖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称,医院确有规定值班医生不能脱岗,且事发时为假期之间,当日急诊只有一名医生值班。“这不属于重大的交通事故,一般来说,我们的医生是不允许出去就医的。我们医生是为大家服务,不是为单个人服务,医生要是跑了,如果急诊患者出现生命问题怎么办?”该负责人说。

如果说当时急诊室确实有病情更加危急的病人,值班医生只有一个,实在是一刻也不能离开岗位,倒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情况真是这样吗?董先生一再向值班医生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急救经验,不敢擅自处置。“你们是不是见死不救,一个人也出不来(帮忙)?”这名医生回答道:“别跟我说,我在这值岗,我不在大门口!”

值班医生并没有表示急诊室病情更有危急的病人,只是强调他“不在大门口”,所以可以不理会。即便急诊室真有其他病人,值班医生不方便走开,也完全可以指导护士、保安去把人拉进医院的,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呢?

“就他们反映的车祸情况,伤者是有条件和能力到急诊就诊的。”北湖医院负责人解释称。伤者被汽车撞飞几米且血流不止,怎么可能还有条件和能力自行进医院就诊?难道他们是超人吗?

至于董先生称没有护士或保安去帮忙,“原则上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因为疫情且假期期间,保安护士都是一个人盯一个岗位,也请当事人予以理解。”无论医生还是护士、保安,他们究竟是该盯着“岗位”还是“病人”?救死护伤不就是他们的岗位职责所在吗?如此见死不救、“目中无人”的“坚守岗位”,难道不是有意渎职和对生命的冷漠吗?(文/李蓬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车祸司机三进医院求助遭拒,“不能脱岗”不是理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