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教师献血与绩效挂钩,究竟是吓唬还是欺负?

近日,湖南省耒阳市教师姜鸿(化名)向上游新闻记者反映称,耒阳市教育局9月下旬下发通知,各学校按比例完成献血指标,对任务完成不好的(学校)给予适当扣除绩效分,不过在献血任务分配上,教育局机关则是“自愿”。(10月9日上游新闻)

教育局向教师摊派献血任务,而教育局本身则是自愿献血,实在荒唐得很。荒唐之处有三。

其一,摊派任务。中国人都知道,无偿献血是自愿行为。耒阳市教育局居然通过正式发文,强迫要求教师献血,而且明确把完成摊派献血任务的情况,与学校绩效挂扣,实际上就是把献血与教师绩效挂钩。

这种错误的做法,严重伤害了教师的感情和利益,也必然造成他们对无偿献血的抵触。试问,他们还会发自内心地教育引导学生参加无偿献血吗?从长远来看,这种做法不会导致更多的人抵触献血吗?

其二,有失公平。耒阳市教育局在相关通知中,明确了每个学校的具体献血任务指标,但在耒阳市教育局机关献血任务分配一栏却显示“自愿”。这种“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不用做”的做法,明显有失公平,如何服众?难道,因为教育部门有权管教师,就能公然欺负老师?

这种荒唐之举,等于向教师传递一种错误的价值观:有权就可以欺负人。广大教师必然这种有失公平的做法感到强烈不满,进而可能对权力产生“羡慕妒忌恨”。当教师把这种情绪传递给学生,就有可能让学生从小对权力“羡慕妒忌恨”。如果他们长大后也掌握了权力,是否也会如法炮制,享受权力的好处和快感?

其三,戏弄教师。“无偿献血工作,在开会的时候都跟各学校校长打了招呼,与任何评比不挂钩,无偿献血是个倡导。” 耒阳市教育局体艺卫股股长周旭光说,《通知》中提到的“对任务完成不好的给予适当扣除绩效考核分”内容,是他们考虑不周全,“但真的没有那么做,没有哪个老师会受半点影响,我们出文件的时候是想给学校加点压。”

教育局下发的文件明白无误写着献血与学校绩效挂扣,又怎么可能只是在事实上“真的没有那么做”呢?如果连教育部门的正式文件都公然撒谎,那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还怎么好意思要求教师和学生诚信做人?

“我们出文件的时候是想给学校加点压”,言外之意是,为了“吓唬”老师,就专门搞个文件要求他们献血,并且说与绩效挂扣,即便最终没有完成任务,也不会被扣绩效。倘若真是这样,就不只是撒谎,而是对教师的戏弄。

这种公然的戏弄和吓唬,说到底还是对老师的欺负,毫无尊重可言。当教育部都不尊重教师,甚至公然欺负、戏弄老师,又怎么可能让学生尊重老师,又怎么可能在社会上形成尊师重教的氛围呢?

无偿献血要自愿,不能摊派。尊师重教要从“尊重教师”开始,不能说一套做一套。在上述两个方面,耒阳市教育局都做了错误的示范,而且在引发舆论批评后仍不真诚反思和道歉,实在可悲。

教育部门不尊重教师,对教育的伤害是致命的,这种错误如不及时、彻底纠正,则“尊师重教”无从谈起。(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教师献血与绩效挂钩,究竟是吓唬还是欺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