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办案就是为了搞点钱”,还能更荒唐吗?

湖南张家界慈利县一派出所所长被指自称“办案是想搞钱”引发关注。对此,10月11日中午,张家界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通告称,该局高度重视,迅速与驻局纪检监察组成立联合调查组,赴慈利县开展调查,一经查实,依纪依规严肃处理。(10月11日央视网)

作为派出所长,居然自称“办案就是为了搞点钱”,真是荒天下之大谬,严重践踏了法律尊严和人们对于公平正义的信仰。

法律为公不为私,法律存在的价值在于维护公平正义,绝不是为了让司法人员“搞点钱”,绝不能成为他们徇私枉法的“摇钱树”。可是,这位派出所所长居然在私下说出“办案就是为了搞点钱”的惊人“真心话”,天下居然还有这等黑幕和荒唐事,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据封面新闻报道,网传录音片段由原武汉远成集团法定代表人叶思提供。叶思称,录音录制于今年5月12日,地点是张家界市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说话人是时任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录音中称:“初衷是搞个千把万两千万就行了。实际上我办这个案子的初衷就是想搞点钱的。”叶思称,2019年7月,慈利县派出所民警以配合调查为名,将包括她在内的公司两任法定代表人跨省抓走,随后一再强调要钱。

涉事派出所所长在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并没有否认他说过“办案就是为了搞点钱”,只是说把对方“当成朋友”,不小心被录了音。也就是说,相关录音的内容是真实发生的对话,当事人双方都不否认。

“实际上只要谈钱就好解决。一般我们涉及经济案子,都是到这个时候,有麻烦了都是来谈,谈下来的好多钱,搞定了就算了。我们以什么办呢,以证据不足啊,事实不太清啊,(案子)就这么了了算了。我们每次办这些案子都是这么搞的,搞得你感觉有危险了以后,谈钱。谈钱谈下来以后,脱险嘛。你要谈不拢呢,那就要办成铁案嘛……开始我的初衷是搞个千把万两千万就行了。”刘鹏在录音中称。

“谈钱就好解决”,说的是就算犯了案,花钱就能摆平。具体是怎么摆平的呢?首先是要“搞得你感觉有危险”,把案子的性质搞严重,让当事人害怕,然后开始“谈钱”,花钱消灾。谈得拢就“脱险”,谈不拢就办成铁案。一个案子是否成立,完全要看钱,钱给够了就不成立,不给够就成立,这分明就是敲诈勒索、贪赃枉法。

那么,法律又是如何成为橡皮泥,任由他们拿捏的呢?只要钱谈拢了,他们就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借口,让案子不了了之。这就更奇怪了,因为案子不是派出所说了算的,更不是派出所所长一个人说了算的。关于这一点,这位所长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我放一个人关一个人我都不负责,这个钱多钱少我也不负责。”

在录音中,他还表示,“我的初衷是办这个搞点钱的,是这么个初衷。去年十月份,我一再跟你们讲,十月份解决这个,我跟所有领导都说了,市里面县里面都说通了,都同意了,(而你们)还是争对错,哈哈哈……”一个派出所所长的能量再大,也不可能靠个人就决定、改变一个案件的性质,背后还有哪些同伙,应该查个究竟。

网文提到:“与武汉远成公司类似的其他省有大概十几家企业、数十余人,都是在交钱之后被撤案或不起诉。可最终,远成公司还是选择了相信法律”。这大概就是所长所谓的“谈钱就好解决”,可是,“(你们)还是争对错”,结果只能“哈哈哈”,办成铁案了。花钱就能免灾,相信法律“争对错”就要受到法律严惩,真是天大的讽刺。

在那段偷录的“派出所要5000万”的录音中,远成公司代理律师确认有此事,“5000万元后来,谈钱的话谈到800万。但到底要的是什么钱,说得很含糊,一会说罚款,一会说退款,还强调办案已经花了近百万。”

对于“搞钱”一说,涉事所长在10日晚间回复媒体称,“搞钱”指的是上缴违法所得的“罚金”。这显然不可信,罚金怎么可以讨价还价,怎么可能“谈下来很多钱”,又怎么可能“谈拢了就脱险”?

“我们每次办这些案子都是这么搞的”,也就是说,他们不是初犯。那么,“我们”具体都有谁,究竟“搞”了多少案子、多少人,“搞”下来多少钱?按着一个案子一两千万计算,“搞”下来的钱必然十分惊人。

“办案就是为了搞钱”真正可怕之处,在于这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可能已经付诸实践,而且可能不是个案。依法治国在任何地方都不能有例外,不能打折扣,这是丝毫不能含糊和不容商量的。(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办案就是为了搞点钱”,还能更荒唐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