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拒填身份证号的王主任,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

1月14日,大连纪检监察通报:1月13日晚,网络传出我市金普新区一女子进小区拒不配合志愿者登记并给社区卢书记打电话要求放行的视频。经查,该女子为金普新区友谊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王琛明,卢书记为金普新区友谊街道康乐社区党委副书记卢宪宝,网络反映问题属实。2021年1月14日,王琛明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职处理,卢宪宝受到党内警告处分。(1月15日《环球时报》)

“大连卢书记”上热搜仅一天就被处分,闯卡找卢书记放行的街道王副主任更是被免职,由此可见,网络曝光、舆论倒逼有时确实能起到立竿见影的奇效。可是,如果此事没有在网络上曝光且引发热议,形成巨大舆论压力,王副主任和卢书记还会一样受到快速和严肃的处理吗?我以为未必。

身为街道办领导,王副主任为何在进入小区时不服从防疫规定,拒不登记身份证号呢?是因为没带身份证还是忘记身份证号码了?当然不是,她并没有这么健忘,她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当官的。她以为自己是“当官的”,就可以搞特殊。虽然填报身份证号不用一分钟,但她觉得不爽,就是不想填,非要找下属——社区卢书记走后门,以显示她的领导地位和尊贵身份。

通报称,当天晚上,王副主任“在结束疫情防控工作后返回居住地友谊街道华夏金城小区”。刚参加完疫情防控返回小区,就忘记疫情防控规定了?当然不可能,否则早就忘记自己姓甚名谁,更别说身份证号码了。她只是觉得疫情防控规定是用来规范别人,她是领导,可以搞特殊。我们不必化作她肚子里的蛔虫,就能猜透她的心理:当官的要是跟平头老百姓一样守规矩,那当官还有什么优越感?

更加讽刺的是,王副主任还是“街道分管疫情防控工作的领导干部”,而且不久前在会议上强调要进一步细化疫情防控措施,并要求志愿者以实事求是的原则做好出勤记录工作。

既然自己分管疫情防控工作,亲自要求落实疫情防控规定,岂有带头违反规定的道理?“严于律人,宽以待己”,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面一套,这难道不是“两面人”的表现吗?

仅仅因为不登记身份证号码,街道办王副主任就被免职,丢了“身份”,实在可惜。如果她事先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当然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可是,她之所以犯这样的错误,必然是惯性使然,才会无所顾忌。在她那里,权力不是意味着责任,也不是意味着表率,而是意味着搞特殊,以显示其高人一等的身份。这种错位的“身份观”、特权观,才是其嚣张跋扈、不守规定的思想根源。

作为王副主任的下属,社区卢书记有点冤,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在更大的权力面前,他放弃了原则,打招呼叫志愿者给王副主任放行。可是,万万想不到的是,志愿者居然不“懂事”,没有按领导的要求去做,反而“正面刚”,直接回怼:“是不是以后都简单登记一下就行啊?我管她是谁,她凭什么不写?那以后这工作我们没法干了。”

这位敢于坚持原则、回怼社区书记的志愿者,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挺气愤的,如果都搞特殊化不用登记,我们志愿者就没有意义了。”这位志愿者虽然没有像王副主任、卢书记一样的高职务,但能够牢记自己的志愿者身份,能够坚守岗位和坚持原则,值得点赞。在他面前,王副主任、卢书记应该钦佩和汗颜才对,又怎能明知故犯,以权压人呢?

王副主任、卢书记虽然能够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是领导干部,却忘记了领导干部的责任是以身作则,模范遵守原则和规定。耍特权、打招呼、走后门、个人凌驾于原则和规定之上,对他们来说不可能恰巧是第一次,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被怼而且传到了网络上。

虽然在舆论倒逼之下,王副主任、卢书记受到了处分,但由此可见特权思想、特权行为、特权现象以及错误的“身份观”,在一些地方的领导干部身上,仍然普遍且顽固地存在。相对来说,这种身份错位、特权病毒的危害比新冠病毒更大、更持久,亟待矫正和医治。(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拒填身份证号的王主任,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