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市委书记掌掴秘书长,“卢书记怎么办”又上演

1月18日,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被曝在机关食堂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引起热议。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回应称,网曝贴文与实际情况稍有不符。该负责人称,事发的机关食堂平时多为非济源籍领导用餐地,事发时翟在此用餐被张战伟质问后,翟出现过激言语和行为引发争执起冲突。翟伟栋称,贴文系妻子未经其同意个人所发,事后已删除。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称,相关部门正调查该事件。(1月18日《新京报》)

“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事件令人错愕,身为市委书记,张战伟居然在众人面前掌掴职务不算低的市政府秘书长,权力霸道到无视纪律、法律的地步。由此可见,“卢书记怎么办”在一些地方确实是“送命题”,“原则不能模糊”虽然是标准答案,却有不少人答不上、做不到。

1月16日晚,自称“河南省济源市政府副秘书长、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翟WD妻子”的尚娟发布微博,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其丈夫翟伟栋。

尚娟在微博中说,2020年11月11日清晨,她丈夫像往常一样,与其他市领导在机关餐厅角落里吃早餐。看到张战伟进入餐厅后,翟伟栋欠身向他点头致意。张战伟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后,突然又站起,用手指着远处的翟伟栋,大声质问道:“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并随即大手一挥,指挥道:“服务员,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翟伟栋赶紧小跑至书记身旁向他解释。张战伟书记却根本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突然举起右手,狠狠地打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上述情节是否属实?据媒体报道,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回应称,网曝贴文与实际情况稍有不符。既然只是“稍有不符”,当然就意味着“基本属实”。正常人都知道,“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就是济源市委书记。被掌掴秘书长的妻子都已经实名公开举报市委书记了,市委书记却没有实名回应,是否心虚?

所谓“稍有不符”又是哪些细节与举报内容不符呢?“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称,事发的机关食堂平时多为非济源籍领导用餐地,事发时翟在此用餐被张战伟质问后,翟出现过激言语和行为引发争执起冲突。

被掌掴秘书长妻子举报称,市委书记在机关饭堂质问秘书长道:“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既然“济源市委主要负责人”回应媒体时并没有否认自己说过这些话,那么就可以理解为默认。他批评秘书长在那里吃饭,并非因为食堂是“非济源籍领导用餐地”,而是因为他认为秘书长不是“市领导”,“不够资格”在那里吃。

所谓“事发时翟在此用餐被张战伟质问后,翟出现过激言语和行为引发争执起冲突”,更是完全不可信。只要秘书长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顶撞市委书记,更不可能在公共场合对市委书记有“过激言语”。翟伟栋妻子在微博中称,他丈夫遭到市委书记质问“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后大惊,立即起身,解释说:“书记,大家都在这儿吃饭,我一直在这里吃饭呀。”

上游新闻报道,据目击此事的一名济源市委领导向记者透露,书记质问秘书长你怎么在这里吃饭,秘书长范文书记,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吃饭?随后双方发生了言语冲突,然后书记气不过,打了秘书长一巴掌。

如果上述情况属实,那么,所谓“过激言语”就是秘书长反问一句“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吃饭?”,让书记觉得权威受到了挑战,所以打了他一巴掌。张书记所说的“引发争执起冲突”其实是他打秘书长,对方没有任何反抗。

明明是市委书记公开呵斥下属,责骂他没有资格在机关食堂吃饭,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掌掴,这些“过激言语”“过激行为”都是市委书记单方面实施的,他却好意思说是对方所为,实在荒唐。

近日,“大连街道办副主任不配合防疫登记,还打电话找卢书记走后门”事件引发热议后,街道办王副主任和社区卢书记都受到了处分,但也由此引出了“卢书记该怎么办”的难题。网友展开热烈讨论:如果你是卢书记,接到上级的电话,你该怎么办?网友说这是个“送命题”,因为无论怎么做都不妥当。

对此,新华社发表《“卢书记怎么办”不是送命题是测试题》一文,指出:这是测试领导干部是否树立起“抗疫面前无小事”的意识,测试领导干部能否站在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立场上对官僚主义说“不”。中纪委网站则发表《“卢书记”该咋办 原则不能模糊》一文,指出:原则不能模糊、底线不容失守!面对上级领导不合规的请托、要求,卢书记就是应该理直气壮拒绝,劝说领导按要求进行登记而不是让志愿者给其放行,这是原则问题,没得变通。

虽然“原则不能模糊”是“标准答案”,但不仅“卢书记”没答对,而且翟秘书长以及当地领导干部都没答对。市委书记公然掌掴下属,无疑是违背原则的违法违纪行为,那么,被掌掴的秘书长是否应该坚决与之作斗争,将他扭送公安机关呢?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他受此大辱后诱发心脏病,后来还住院治疗。

在场在其他领导有没有人敢于坚持原则,批评、制止市委书记的违法行为?也没有。翟伟栋的妻子表示,在翟伟栋住院期间,张战伟没有任何关心与慰问。其他同事与领导,由于怕遭到张战伟的报复,也无人敢去医院探望。2020年11月15日,她到辖区派出所报案。做完笔录后,民警表示,事关重大,需要请示领导。但至今,公安部门一直没有任何说法。出院后的翟伟栋一边做康复治疗,一边带病上班。但他的工作不再平静,纪委的人经常找他,要求他配合调查。翟伟栋在工作上备受孤立,让他非常痛苦。

既然市委书记无理打人违背了党纪国法,为什么除了被打者妻子,无一人坚持原则与之斗争,反而孤立受害者?甚至连当地的公安机关、纪检部门也迟迟没有为之撑腰,为之伸张正义?这么多人在回答“卢书记怎么办”问题上都答错了,难道只能怪“卢书记”懦弱、不坚持原则吗?

在一些地方,一把手喜欢搞一言堂,成了一霸手,没有把下属当作同志,而是视他们为仆人,可以为所欲为地对待他们。权力没有被关进制度的笼子,并不是下属的错,而是由于有关部门监管不到位。倘若一味地苛求作为下属的“卢书记”坚持原则,而不是想方设法规范权力,岂不是本木倒置、转嫁责任?(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市委书记掌掴秘书长,“卢书记怎么办”又上演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