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杀人犯洗白成作家,真是“作”到家了!

李 蓬国阅读(199)

撰文|李蓬国

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获得“安徽文学奖”,发表作品200多万字……颇具才气的刘永彪在许多文学爱好者眼里,是文学创作的名家。可如今,刘永彪的作家身份有了颠覆性的变化——一起致4人死亡特大抢劫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8月14日,记者从浙江省湖州市公安局了解到,已被刑拘的刘永彪对22年前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今年53岁的刘永彪是安徽省南陵县人,今年8月11日凌晨在家中被警方抓获。现场视频显示,他当时没有反抗,而是说:“我在这里等你们到现在。”(8月14日澎湃新闻网)

“杀人犯”“作家”,常人很少会将这两种“风牛马不相及”的人联想在一起,但刘永彪不仅想到,而且做到,实现了由“杀人犯”转向“作家”的华丽转身。作为一个“非常人”,杀人犯兼作家刘永彪真是“作”到家了。

“作”死他人。22年前,在浙江湖州晟舍村马路边的一家小旅馆内,发生一起命案,4人被杀害:老板闵某、老板娘钱某、老板的孙子及旅客于某。其中闵某、于某死于旅馆的203房间,钱某及其孙子死于202房间。4名受害人均被钝器击打头部致死,作案手段残忍。警方经过调查和审讯后认为,22年前发生在湖州织里的抢劫杀人案,是刘永彪与同村村民汪某明所为。“两名嫌疑人当年家里都比较穷,其中一人在湖州这边打过两年工,觉得这里的服装老板有钱。”湖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沈连江介绍,刘、汪两人作案前“有预谋”,“就是来抢钱的。”

因为“穷”,就去“抢”,就去“杀”,而且一杀就是四人,连小孩都不放过,杀完一个房间,再杀到另一个房间,且手段残忍,直接用钝器击打头部致死……如此“有预谋、有组织”地抢劫杀人,完全是禽兽行径!

“作”活自己。刘永彪杀人时31岁,那时候,他已经在文学领域崭露头角。1994年他在知名文学期刊《清明》上发表短篇小说《青春情怀》,成为南陵县第一个在该期刊发表小说的作者。杀人后,刘永彪的“文学成就”越来越来辉煌。2005年,他的中短篇小说集《一部电影》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这给他带来了极大声誉——荣获安徽省“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出版奖”三等奖,此奖项被业界称为“安徽文学奖”,是安徽省最权威的文学类评奖。刘永彪成为芜湖市第一个获得该奖的农民作家。此后,刘永彪先后出版散文集《心灵的舞蹈》、电影剧本《门与窗》以及28万字长篇小说《难言之隐》。公开资料显示,刘永彪已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并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刘永彪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曾以为写作是高尚的事情而写得投入,曾以为写作是终身追求而写得痛苦,现以为写作是超越的事情而愉悦地写作。不为别的,只因个性偶然的需要。”也就是说,刘永彪通过“作死”他人,更好地“作活”自己,他完全没有因为杀人而感到“痛苦”,相反,他“愉悦地写作”,甚至把杀人经历当作取之不尽的“写作源泉”,让他“乐此不彼”!

“作”弄社会。今年8月11日凌晨,专案组民警在刘永彪的家中将其抓获。现场视频显示,被带走时,刘永彪并没有反抗,他说了一句:“我在这里等你们到现在。”当晚带走刘永彪时,他交出一封还没来得及给妻子的信,信中说:“我终于可以摆脱一直以来的精神折磨。”

“我在这里等你们到现在”“我终于可以摆脱一直以来的精神折磨”,听起来还是有点“良心”的,但实际上仍是“作”。试问,如果他真的为杀人而感到痛苦、折磨,为什么在杀人后的22年里都没有去自首?如果没有被抓获,想必是要“一直等到下辈子”吧。如果他真的为杀人而感到痛苦、折磨,又怎么有脸面去领那么多的奖项,又怎么会没心没肺地“愉悦写作”?

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逍遥法外22年,已经是对法律的嘲弄。而在杀人后还堂而皇之地当作家,甚至最后被捕时,还要惺惺作态,伪装良善,如此泯灭人性、厚颜无耻之禽兽败类,岂能容他继续“作”下去?

“不作死就不会死”,杀人犯刘永彪该当何罪,相信法律会给社会一个公正的答案。但媒体也要擦亮眼睛,别去有意无意地宣扬一个杀人犯的伪善,否则就是对死者的亵渎,对群众的愚弄。(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逼捐吴京,你就“德高一尺”了吗

李 蓬国阅读(115)

撰文|李蓬国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吴京通过微博发文祈祷震区平安,没想到有网友以《战狼2》票房大卖为由,“逼”吴京为地震捐款。有网友喊话吴京:“那么高的票房、那么高的利润,吴先生打算分多少钱给灾区?首先声明,这不是道德绑架!我相信作为一个爱国演员兼爱国导演和爱国商人的吴京同志不仅在虚构的电影里爱国,而且在现实的灾难面前更爱国”“吴老板,《战狼2》票房马上突破40亿,你给灾区捐他一个亿吧”……吴京没有回应这些声音,而是在近日默默捐了100万。

又是逼捐。奇葩的是,居然有逼捐者特别声明“这不是道德绑架”。连逼捐都这么理直气壮,难道只是“智商不够用”吗?

吴京爱国,吴京赚大钱,所以他就得捐款,而且是“豪捐”,否则就是虚伪,就是不爱国。这种脑残逻辑之所以“大行天下”,主要因为人们把“道德战胜”当成了“道德自觉”:其实他们并不关心谁捐款,捐多少款,而且很可能他们自己也不捐,但只要“动员”大人物捐款,就意味着自己“不证自明”地成为有爱、有德之人。

那个声称自己“不是道德绑架”的逼捐者,之所以敢居高临下地教导吴京说 “我相信作为一个爱国演员兼爱国导演和爱国商人的吴京同志不仅在虚构的电影里爱国,而且在现实的灾难面前更爱国”,无非是为了证明自己就是“言行一致”的爱国者,不管有没有捐款,捐多少,都要比吴京“德高一尺”。

其实,这种“道德战胜法”已经成人们寻求优越感的逻辑惯性。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感叹“世风日下”,因为只要这么一说,就等于证明自己是“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好人、圣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谴责“路人冷漠”,因为只要这么一说,这等于把自己排除在“冷漠路人”之外,跻身“热心路人”行列;这就是为什么北京八达岭动物园发生“老虎吃人”事件时,绝大多数网友和评论员都在高呼“不作死就不会死”“违反规则是‘要命’的”,因为只要这么一说,就能证明自己是从不违反任何规则,从不“作死”的道德圣人……

比逼捐更可怕的,是“道德战胜法”已经“深入人心”,正在培养越来越多的“道德瘾君子”。(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李文星死于“穷逼”?时评已由“脑残体”沦为“心残体”

李 蓬国阅读(112)

撰文|李蓬国

李文星的死,惊天动地,却未必能根除传销的基因和打压传销的势头。多年来,传销能一直盛行,并非传销本身有多大的生命力,而是组织里的个体太丧,太贫穷。我并不认为“李文星”之死可以成为传销之死的星星之火。因为,在普天之下的生活里,比“李文星”更没智商,更穷逼的人还很多。他们的天真,他们的鸡血,他们的丧性,是传销组织天然的肥料。只要他们的天性不死,穷逼不解,大概传销就不会瓦解,悲剧就不会停歇。(8月7日凤凰网)

这是一篇令人恶心到想吐的文章。9年前,知名时评员叶匡政发表一篇题为《时评正在成为脑残体》的批评文章,引起广泛争论。而从眼下这篇出自某知名评论员、题为《穷逼的“攀升欲”杀死了李文星》的文章看,时评这种文体已经实现了“转型升级”:由“脑残体”变为“心残体”。

大学生李文星被传销组织非法拘禁致死,居然有评论员归咎于他的“穷逼”“没智商”,就像去年大学生徐玉玉被骗死,有人嘲笑她“智商不够用”一样,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其“心残”已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得以在知名网站发表,可见某些“小编”也已沦为“小人”之流。

当然,这篇文章的“脑残”逻辑也是“可圈可点”的。文章说:“很多人把李文星的死归咎于招聘网站的疏漏,表面来看合乎情理。可是细细思量,任何陷阱里,外界的审度是一回事儿,自己的识别又是一回事儿。如果,一个人把所有的安全的维度都交付外界,大抵是不可能平安长大成人的,这对于每一个人而言都无差别。所以,从根上来讲,还是自己的原因大一些。”

从此处看,该作者大概是念过高中政治课的,所以看待任何事情都要套用“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的原理: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传销组织只是“外因”,他自己“穷逼”“傻逼”才是“内因”和“根本原因”。如果李文星能像作者一样“富逼”“智逼”,无论遇到什么传销组织、电信诈骗组织还是邪教组织、恐怖组织,都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当然,那个被骗1760万的清华大学教师,跟这位“牛逼哄哄”的评论员比起来,也只是“傻逼”一个。

事实上,像这位作者一样脑残兼心残的时评员多了去。去年9月26日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的评论员文章,连标题都是病句:普通群众不要说“失去奋斗”,就是使出“洪荒之力”,也可能一辈子都买不了一个“鸽笼房”,何来“房产再多”?所谓“失去奋斗”还能“房产再多”的只能是房地产商、炒房客,而作者正是站在他们一边的,所以才说“我们”。

今年1月6日,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爬山不能怕绕弯》的文章,指出治理雾霾“不可简单粗暴,好比爬山,不能怕走弯路,直着上,固然路途短,但风险大;最合适的途径是走盘山路,走缓坡,实现螺旋式上升。”虽然雾霾已成为“一级致癌物”,严重威胁群众的生命安全,但这位评论员居然教导人们治霾要“悠着点”,就像“爬山不怕绕弯”一样,已经无耻到“一览众山小”的境界。

今年3月16日,知名评论员曹林发表一篇题为《我仍然意气风发,希望你也是》的“暖评”,面对人们批判高房价的浪潮,他教导年轻人,买不起房可以“把欲望放低一点,脚步放快一点,心胸放宽一点”。他还教年轻人多想想“如果社会不行,为什么别人能行” ?也就是说,一切社会问题,只要有一个人(如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的前首富王健林)能化解,而你不能,就证明不是社会问题,只是你个人问题。这种主张凡事“做好自己”的睁眼瞎逻辑,跟本文开头所说那位作者的“内因论”一样,无非是鼓励人们默认、“宽容”、接受一切社会不公现象,把一切失败、不幸和不公正遭遇,统统归因于自己的穷逼、傻逼、丧逼,当好“沉默的大多数”。

……

类似的时评员太多了,可谓“俯拾皆是”(这个成语通常用于指“东西”),足以证明时评已经由“脑残体”沦为“心残体”。这其中包括不少学识过人、颇有威望的知名评论员,他们之所以也犯低级错误,主要是因为“屁股决定脑袋”,自觉站到了群众的对立面,所以才讲不了“人话”。

“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只有当时评员始终牢记激浊扬清的本职,始终坚持讲人话,时评才不会在“脑残”和“心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比“热倒人”更可怕的是“热倒你活该”

李 蓬国阅读(125)

撰文|李蓬国

一名身着蓝色制服的女员工瘫在地上,不能动弹,表情痛苦。另几位工友围在她身边,有的帮其“推拿”胳膊和小腿,有的拿毛巾帮她擦拭脸部,还有人拿了矿泉水给她喝。有人用本地方言抱怨说,“(员工)热得中暑抽筋了,偏偏办公室空调间不给人进。”7月26日起,这段26秒的短视频在江苏多个社交平台上广泛流传。对此,江苏盐城市大丰明进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总务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由于天气炎热,企业又有这么多员工,“总会有一些人即使感到身体不适,也硬撑着来上班”;企业并没有不让员工吹空调,至于员工不让进某些办公室,可能是由于部门之间“存在区别”。(7月29日澎湃新闻)

“工人不能吹空调”“有人身体不适硬撑着上班”,这是酷热下的冷漠,折射了“热倒你活该”的思想。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心血外科医生耿直表示,通常情况下,中暑的人不会抽筋。而视频中女工表现出的症状,疑似是在高温环境下长时间、高强度劳动所引起的水电解质失衡导致。也就是说,基本可以判断该工人是“热倒”的。但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总会有一些人即使感到身体不适,也硬撑着来上班”,言外之意是:该工人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自知之明”,她病倒是“自找”的,与公司无关。

我以为,这是一种耍无赖的态度。无论员工身体状况如何,企业都有义务做好防暑降温工作。安监总局等四部门联合下发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在高温天气期间,用人单位应根据生产特点和具体条件,采取合理安排工作时间、轮换作业、适当增加高温工作环境下劳动者的休息时间等措施。问题的关键在于,该公司究竟有没有采取应有的措施来防暑。

针对外界关于“车间工人不能进办公室吹空调”的质疑,上述负责人回应称,公司的食堂装有空调,对车间工人设有专门的休息区。可是,食堂虽然有空调,也只能是在用餐时间才能“蹭”一下,谁会在上班期间跑去纳凉?再说,非用餐时间,食堂的空调应该是关闭的,去了也没用。

至于说“车间工人设有专门的休息区”,这可能是真的,但问题在于工人休息区肯定没有空调,否则也不会有人抱怨称“(员工)热得中暑抽筋了,偏偏办公室空调间不给人进”。在酷热天气之下,没有空调的休息区即便有风扇也会变成“桑拿间”,哪有工人愿意前去“纳凉”?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让在高温中持续工作的工人到附近有空调的办公室休息一会儿,也能避免被“烧烤”。可是,该负责人又说:“要是别人把你办公室弄得一塌糊涂,也不收拾就走了,你愿意(让他们进来)吗?”有网友也认为,办公室本就是部分工作人员“安心办公”的场所,而不是车间工人“吹空调”的地方。

这说白了就是歧视。在这些“白领”看来,干“苦力”的工人都是“没素质”的人,只要让他们进办公室,肯定会“弄得一塌糊涂”。所以,他们就“不配”到有空调的高档办公室“享受”,只配在“烤炉”里埋头干活,然后祈祷自己“身体强壮”,否则,热倒了也只有认命。

涉事地大丰区劳动监察大队队长表示,入夏以来,大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直按照省内要求落实“高温假”、“高温补贴”。如果有员工认为企业的做法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可以向人社局投诉,劳动监察大队将视具体情况进行调查核实,而后进行相应处理。既然安监、人社等部门都有防暑降温方面的规定和措施,那就应该主动作为,深入高温工作的一线,指导和监督措施落实,岂能坐等人们“热倒”和“投诉”?

总之,比“热倒人”更可怕的是“热倒你活该”的思想和做法。有关部门不能坐视不理,而要从严监管,保证劳动人民的“纳凉”权,用城市的“凉心”驱赶酷热和冷漠。(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最后一个下车”彰显“殿后”精神

李 蓬国阅读(102)

7月18日下午,邓红英驾驶的公交车,行至一处公交站台时突然起火,造成一名车上男子死亡。南昌警方事后查明,死者携带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容器上车,并实施纵火。作为当班司机,邓红英在感觉到异样后,随即熄火并疏散乘客,保护了车上十余名乘客的人身安全。因处置得当,邓红英获得10万元奖励,并获得一系列荣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邓红英称,警觉性来自于多年来的经验与训练,而作为公交司机,危急时刻“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7月26日新京报)

危急时刻“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这句朴实的话彰显了甘于“殿后”的担当精神,生动阐释了“爱岗敬业”的核心价值观,这样的精神境界令人动容,让人肃然起敬。

公交车突然起火,可想而知当时车上的乘客必然惊恐万分,出于求生本能争先恐后地想要逃离。而作为公交车驾驶员,邓红英同样也有“求生本能”,而且更有“求生优势”,因为她掌控车辆,靠近车门,完全可以为了“保命”而第一时间“弃车而逃”。但她没有这样做,而是熄火后疏散乘客,保护车上十多名乘客安全逃离后,自己才“最后一个下车”。

这让我联想起“滚石砸中大客车,司机临死前用力拉住手刹救下全车人”“司机突发心脏病坚持停车,死时保持踩刹车姿势”等感人事迹,这些坚守在平凡岗位上的司机们,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以强烈的责任感抒写了“群众先走,自己殿后”甚至“自己死也要保群众活”的伟大精神,他们无疑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但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反面案例。去年6月26日,湖南宜凤高速宜章县境内,一辆旅游大巴发生交通事故,燃起熊熊大火,司机第一时间弃车而逃,成功逃生后又不救人,致使五十多个生命消逝。可是,居然也有人为他“抱不平”,认为遇到这样的事情,谁都会惊慌失措,司机也只是出于“本能”而逃生,无可厚非。试想一下,倘若这种因为“本能”便可以放弃“本职”的风气蔓延开来,那么,在公交车发生交通意外时,逃得最快的可能是司机;在群众受到生命威胁时,逃得最快的可能是警察;在发生火灾时,逃得最快的可能是消防员……

是的,所有人都有求生的本能,但在危急时刻“最后一个下车”的精神,则是把“本职”看得比“本能”更高。我们不鼓励无谓的牺牲,但更不应该纵容打着“本能”的旗号而逃避责任、不敢担当的做法。否则,一个“人人自保”的社会只能“人人自危”“自求多福”,那绝不是我们想要的理想社会。

大力弘扬“最后一个下车”的“殿后”精神,才能营造“争先”为民、“争先”奉献的氛围,形成“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新风尚。(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女大学生用账单求救不是“机智”是“幸运”

李 蓬国阅读(101)

撰文|李蓬国

据长沙晚报报道,7月14日近凌晨12时,因湖南长沙ZOO咖啡店店长读懂了一张收银联上的求救信号并机智报警,广西南宁女大学生杨晓婷终被公安解救,得以逃离困其数日的传销组织。(7月16日澎湃新闻)

这篇原题为《机智!女大学生账单上“求救” 长沙咖啡店店长秒懂救助》的报道广泛传播,网友们纷纷为这个机智的女大学生点赞,但我以为,这位女大学生得以逃脱险境,主要靠的不是“机智”而是“幸运”。

最初,这位被传销团伙控制的女大学生杨晓婷,在进入咖啡店时快步走向收银台,咨询店内有没有卫生间,想借上厕所求救,但没有成功。因为店长说店内没有洗手间,店外有公用的,她当然不敢外出上洗手间。然后,她在点东西的时候非常小声地对店长说了“求救”,但店长完全没听见,只是看见她嘴巴在动。但她没有气馁,结账时在收银联上签字,聪明地写下了“杨晓婷,求救”。看到求救信号,店长感到事有蹊跷,马上将求救纸条拍照给咖啡店老板,老板当机立断,让店长拨打110报警,自己通知岳麓山景区嗨悦麓负责人,景区马上派出了一名保安和两名司机守在了店外。接到报警,23:40分左右,岳麓公安分局第二治安管理大队队长迅速带人来到咖啡馆,带走了四名当事人。

虽然女大学生最终获救,但过程可谓“险象丛生”,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倘若传销人员发现杨晓婷对店长说“求救”或在签单时写“求救”,就有可能被及时带走。据店长彭怀昕回忆,当时那二女一男时刻围绕着杨晓婷,非常警惕,中途还与之发生过争执。在这样的情况下,杨晓婷的任何一个异常举动都有可能被发现。如果传销人员再警惕一点,为了避免杨晓婷与他人接触,不让她签单,那么,她用账单求救的“机智”就会落空。

倘若店长没有留意求救信号,或者发现求救信号后因为胆小怕事而置之不理;倘若咖啡店老板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没有叫向他汇报情况的店长报警,自己也没有通知景区人员;倘若景区保安人员和警察没有及时赶到现场,传销团伙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带着杨晓婷离开咖啡店……只要出现其中任何一种情况,杨晓婷都有可能失去这次脱险机会。因此,与其说杨晓婷靠“机智”,不如说她靠“幸运”,摆脱了传销团队的控制。

身陷险境的杨晓婷无疑是“机智”的,但不宜夸大这种机智,而更应追问为何祸害群众多年的传销团伙,至今仍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顽强存在着。否则,就有可能像曾经害人无数的电信诈骗一样,哪怕出现“女大学生智斗电信诈骗,骗子气得想报警”等个别“机智”案例,仍然不可能让犯罪分子“知难而退”,没法阻止“女大学生被骗死”“清华老师遭电信诈骗1760万”等不幸事件发生。归根结底,唯有有关部门痛下决心把传销团伙“斩草除根”,群众才能平安生活,才不需要靠“机智”和“运气”摆脱险境。(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交警连续工作百天倒下,敬业需要“牺牲”吗

李 蓬国阅读(94)

撰文|李蓬国

7月9日,连续工作100天,在最高气温达35℃的最后一天,在外整整工作12个小时后,连云港市公安局44岁的交警蒋东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在昏迷了两周后,再也没有醒来。9日上午,在位于连云港市东郊的殡仪馆,院内外站满了前来向蒋东做最后告别的人们。(7月10日澎湃新闻)

这篇题为《连云港一交警连续工作百天突发脑溢血倒下,昏迷两周后去世》的报道引起广泛转载,无疑是在宣扬爱岗敬业的正能量。敬业固然可贵,但有必要“牺牲”吗?把个人的感动、单位的荣誉、社会的“正能量”建立在别人累倒甚至牺牲之上,真的道德吗?我以为不然。

今年3月13日,连云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成立徐圩大队,蒋东被任命为徐圩大队东辛中队中队长。中队共有4名交警,平均年龄51岁,最“年轻”蒋东担任中队长,带头上路执勤、纠正违法行为,每天就像上了发条的钟摆,不停疏导、喊话、纠违,包括双休日,都没有休息过。在突发脑溢血之前,蒋东整整工作了100天,没有休息过一天。

我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然而,无论企业还是机关,无论体制外还是体制内,加班都是“家常便饭”。蒋东连续工作100天,连双休日都没有休息过,这明显是单位无视劳动法的要求,侵犯交警的基本休息权。可是媒体在报道时,不是对这种做法进行批判,而是对其进行歌颂,赞扬这种“每天就像上了发条的钟摆”的“加班文化”,岂不与“人道主义”背道而驰?中队4名交警,平均年龄51岁,蒋东属于最“年轻”的,也就是说,其他人都在五十岁以上,且不知他们是否也一样没有双休日,如果是,岂不残忍?

据报道,蒋东82岁的父亲患肺癌住院期间,他只是偶尔在一大早去医院看望一下父亲。一家人都理解蒋东刚到新岗位,工作太忙,支持他的工作,父亲由四位兄长轮流照顾。老父亲身患重病,做儿子的只是偶尔去看一下,从没休过一天假来陪陪父亲,媒体却说家人“理解”他,真是荒谬至极:这哪里是在宣扬“爱岗敬业”,分明是鼓励人们以不孝为荣,以牺牲家庭为荣!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强调家庭是“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千家万户都好,国家才能好,民族才能好”。

“交警连续工作百天倒下”不是爱岗敬业的“正能量”,而是不惜牺牲个人生命健康和家庭幸福的“加班文化”,这种非人道的价值观最该摒弃而非弘扬。(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百度自动驾驶:法律和生命都得为“创新”让路?

李 蓬国阅读(113)

撰文|李蓬国

据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官方微博消息,针对媒体报道“百度公司无人驾驶汽车上道路行驶”情况,北京市公安交管部门高度重视,正在积极开展调查核实。在5日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和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现场连线,当时李彦宏正乘坐无人驾驶汽车在北京五环上,往国家会议中心方向行驶。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对此表示,公安交管部门支持无人驾驶技术创新,但应该依法、安全、科学进行。对于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行为,公安交管部门将依法予以查处。(7月6日中国新闻网)

关于李彦宏乘无人驾驶汽车上路事件,北京交警“支持技术创新,对违法行为将查处”的表态很值得玩味:作为交通执法部门,只需就事论事地告诉公众李彦宏究竟有没有违法就行,何必强调“支持技术创新”的立场呢?我想,也许他们是担心一旦“法办”李彦宏,就要被扣上“反对技术创新”的帽子吧。

事实上,虽然指责李彦宏乘坐无人驾驶汽车涉嫌违章驾驶的声音比较多,但也有一些网友和媒体是支持百度突破常规的“创新”之举的。荔枝锐评发表一篇题为《百度自动驾驶:社会对待新生事物应该更宽容》的评论文章,认为“成熟的自动驾驶,可以同时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精确测定自身和其他物体的速度、加速度并精确判断,且不知疲倦,比人的驾驶更加安全。但由于对新事物的忧虑,自动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会被放大。”也就是说,无人驾驶汽车更安全可靠,人们对它的安全性担忧属于“瞎操心”,反映了对新事物不信任的思维惯性。可是,你怎么就知道百度的自动驾驶属于“成熟的自动驾驶”,如何确保它的安全性比人的驾驶还高?是的,百度早在2015年就已经路测,可是,且不说那次路测没有得出公开、公认的结论,甚至连是否合法,是否得到上路许可都不可知。也就是说,所谓百度无人驾驶技术比人凭直觉开车更安全,在某种程度上仍属于“推理”,并无足够的事实依据,至少是尚未得到国家权威部门的认可。

红网发表一篇题为《固守现行法规,中国“无人驾驶”将错失历史良机》的评论文章,认为“如果严格遵守现行法律,无人车不能上路,那么无人驾驶研发就会遇阻,显然就会陷入悖论之中”“人类历史上的很多新技术,在面世之初,都与现行法律有冲突,最终则是修改法律,以适应技术进步。如果都这样死板僵硬,一味限制创新精神,那么新技术如何发展,人类社会又怎么进步。”也就是说,为了社会进步,法律就得为“创新”让路。因为法律的“滞后性”,就鼓励“创新”者去违法,以此来“倒逼”法律“跟上时代的步伐”,试问,这究竟是“支持创新”还是“支持违法”?再说,是否“创新”到底由谁说了算?现在国家在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就是说,人人皆可创新,那么,是否意味着人人皆可违法?倘若说,小企业、小人物的创新不算创新,大企业、大人物的创新才是创新,那么,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道罢了,纯属“资本特权”思维作怪。

百度的行为,已不仅仅是交通违章,也不仅仅是李彦宏在逞“个人英雄主义”,而是拿沿路所有司机、路人陪他做“白老鼠”,拿别人的生命为自己的冒险垫背,这明明是对法律和生命的蔑视。

百度真要创新是可以的,但应该像北京交警指出的,要做到“依法、安全、科学进行”,而不能摆出“我创新我怕谁”的骄纵姿态,置国家法律与他人生命于不顾。(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女性车厢是一种“伪文明”

李 蓬国阅读(79)

撰文|李蓬国

6月28日,广州地铁正式试点“女性优先车厢”,有女乘客感叹设置女性车厢贴心,有男乘客笑称“好男不与女挤”,随后去别的车厢候车。但是,并非每位乘客都理解“女性优先车厢”,据中新社报道,在志愿者劝导一位阿伯到隔壁车厢排队时,阿伯非常生气,对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破口大骂:“照顾女人不照顾老人,岂有此理!”(据澎湃新闻)

广东省政协委员、提出《关于广州地铁设立女性专用车厢》提案的苏忠阳表示,设置“女性优先车厢”在前期肯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我们更重要的是培养关爱女性、尊重女性的习惯,培养文明风尚。广州地铁表示,女性车厢是倡导性质的,希望通过长期的倡导,不断地弘扬“关爱女性、尊重女性”的文明理念。但我以为,“女性车厢”其实是一种“伪文明”。

文明以相互尊重为前提,女性车厢却以歧视为依据。据说,设置女性车厢的一大理由是为了防止性骚扰。苏忠阳在上述提案中认为,广东夏季炎热漫长,女性普遍着装较薄,“地铁色狼”让女性乘坐地铁出行时受到困扰。因为个别男色狼的存在,便把所有男人都理解成潜在的“咸猪手”,岂不是对男性人格的歧视?女性车厢也有可能夸大了性骚扰的严重性。广州地铁公司在对上述提案办理情况的汇报中指出,根据广州市公安局统计,地铁女性乘客受到性骚扰事件,从2015年起至今共发生74起。“在世界地铁协会(CoMET)32家同行中,广州地铁车站犯罪事件发生率连续多年最低。”而深圳地铁集团一位工作人员也坦言,他从业多年来,从未收到女乘客关于性骚扰的投诉。

再说,既有男色狼,也有女色狼,为什么就认定“咸猪手”都姓“男”?这分明就是“重女轻男”。还有,现代社会倡导男女平等,女性早已成为“半边天”,又何必以“弱势群体”看待?这难道不也是对女性独立能力的怀疑吗?“女性车厢”并非“尊重女性”之举,而是对男人的和女人的双重歧视。

文明以和谐共处为目的,女性车厢却人为地制造隔离和撕裂。苏忠阳说:“这个民生问题受到了重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这样一个举措体现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和人文关怀,使市民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温度。”女性车厢在事实上造成男女隔离,在心理上造成相互猜疑和隔阂,加剧了社会撕裂,试问又如何体现“人文关怀”和“城市温度”?

文明以公平为原则,女性车厢却破坏公平。据人民日报报道,深圳市民徐某工作地点离家较远,每天都要挤早高峰地铁。他认为,平时高峰期男女乘客比例基本各占一半,一节车厢并不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大家同样是乘客,为什么要区别对待?”在深圳市政协委员许宜群看来,将女性特殊化的政策,既无法律依据,也与当今 “人人平等”的社会理念冲突。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岳经纶认为:“在公共资源紧张、性骚扰事件并无严重化趋势的城市,专设女性车厢是公共资源的一种浪费。”也就是说,女性车厢既浪费公共资源,也违背公平原则,既无必要,更不合理。

苏忠阳还表示:“尊重女性的优秀习惯我希望在我们广州、深圳能够开展开,(女性车厢)开展好了以后再全国推行起来。”我以为,女性车厢不是好招,而是昏招,不是文明,而是伪文明,还是赶紧打住,切莫“推广”了。(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为保姆纵火辩护是“仇富”更是“纵弱”

李 蓬国阅读(85)

6月22日凌晨,杭州上城区“蓝色钱江公寓”发生一起致4人死亡的火灾。22日18时许,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经公安机关调查,明确为放火案件。该户保姆莫某晶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据现场救援人士透露,4名伤者分别是该屋的女主人及3个孩子。事发时,保姆从专用的保姆电梯成功逃生。(6月22日澎湃新闻)

这则“杭州千万豪宅失火致4死包括3名小孩,保姆疑纵火”新闻引发网友热议,大多是为保姆鸣不平的,比如:“只有一种可能,不把保姆当人”“现在的有钱人好多都是狗眼看人低”“如果真是保姆干的,那只能说这家人太势利了。外地人也是人,别把人逼急了”“这类人多死点,他们太狂了!”这类言论的点赞率颇高,有的多达万人点赞。

一场火灾夺去女主人和三个孩子的生命,人们不是同情死者尤其是无辜的孩子,不是谴责狠心纵火者,而是为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保姆声援,这些看似“同情弱者”的冷血言论,实在让人不寒而栗。既然目前没有任何事实证明东家歧视保姆,那么,凭什么就能认定人家“狗眼看人低”?难道所有富人都必然“为富不仁”?退一步来说,如果真的存在东家歧视保姆的情况,保姆也可以辞职不干,如果东家虐待保姆,保姆还可以报警,岂有“杀人解恨”的道理?因为受害者是富人,便认为“死有余辜”,因为嫌疑人是穷人,便认为“杀人有理”,这是典型的“仇富”心态。

有的网友在为“保姆”辩护的同时,也对“保姆电梯”进行狂轰滥炸。有人说:“呵呵,现在这个社会还有保姆电梯,真是狗眼看人低。”有人说:“保姆走专用电梯,那户主的专用电梯试问保姆敢用吗?这个社会有钱就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一条获得过万人点赞的评论说:“住宅楼还分主人电梯、保姆电梯,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的新名词,看了很多评论很多人认为是仇富,我却认为这栋楼从设计上就是富人仇视穷人,歧视劳动者,这是真正的为富不仁。”

住宅楼分主人电梯、保姆电梯就是富人歧视穷人?我看未必。据媒体查询该楼盘发售时的公开资料发现,蓝色钱江公寓采用了罕见的双电梯入户,主人电梯与保姆电梯分离,并分别有专用通道连通消防楼梯,保姆通过保姆电梯单独入户进入工作间,工作间内接厨房,“完全避免了对主人家庭成员的生活产生干扰”。

如此看来,保姆通过专用电梯进入厨房工作,的确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干扰。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保姆早上五六点过来做早餐,就不必把东家叫醒为她开门,这样不就可以让他们睡个好觉,然后精神饱满地去上班吗?这不是挺科学的设计吗?难道非得要把东家早早吵醒才算是“尊重弱者”?

再说,你怎么就知道主人电梯禁止保姆使用?倘若真有这样的规定,那就是歧视,倘若没有,便是主观臆断而已。如果说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保姆也不好意思使用,那么,你怎么就知道一旦保姆进入主人电梯就会遭到白眼?难道富人就必然歧视弱者?这种“弱者被歧视”的刻板心理何尝不是“歧视强者”的表现?

无论富人还是穷人,都是“人”,都应该一视同仁。一看到“保姆”就同情,一想到“富人”就仇恨,既是不把富人当常人来看待的“仇富”心态,也是不把弱者当常人来要求的“纵弱”心理。这种仇富、纵弱的情绪,已经成为社会撕裂、人心冷漠的“催化剂”,不该一直纵容下去。(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