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九岁男童小区内被打死,生命经不起“计算”

李 蓬国阅读(47)

文|李蓬国

11月5日大约13点20多分,长沙汇城上筑小区,李阿姨的儿子在家中听到楼下有大人打小孩的声音,接着又听到下面有呼喊救命的声音,她连忙下楼,看到一个成年男子坐在孩子身上,拿着起子摇啊摇,还发出声声嚎叫。“当时看着孩子没有动了,没有人敢上前。”11月8日傍晚,悬挂在小区东南门门口那条白底黑字横幅被撤下。此前的两天里,这条写着“九岁孩子活活打死”的横幅格外显眼,出入小区的机动车纷纷掉头,很多人聚集在门口议论纷纷。而在网上,这个孩子的不幸也引发激烈争论,除了对冯某某的愤怒,还有对围观群众冷漠的指责。(11月9日红星新闻)

长沙九岁男童在小区内被打死,围观者是否太冷漠?从监控视频及相关业主的回应看,围观者确实过于冷漠,而冷漠的根源在于太会“计算”。

“最热心的总是网友,最冷漠的总是路人。究竟是网友不出门,还是路人不上网?”确实,批评路人冷漠,不能把自己排除在路人之外,否则,这样的批评也是虚伪的。可是,就此事而言,围观者还是太冷漠了。虽然现场有不少人报警,但在人命关天的紧急时刻,更关键的是及时果断阻止行凶。但遗憾的是,在整个过程30分钟内,围观者多达二三十人,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这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的。

“视频中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在旁边议论和打电话。太残忍了那个(画面)。如果当时有人出面,可能还来得及抢救。”罗某叔叔说。在面对凶手对一个孩子行凶的时候,围观者为什么没有出手相救,他们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针对家属质疑物业保安为何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事后物业公司的一位经理向媒体表示,当时一名保安本来要赶往案发地,但他中途折返想要拿一个网制服嫌犯,耽误了时间。业主李先生当天下午2点多来到事发现场,听现场民工讲他们当时不敢过去,想去用网子网住犯罪嫌疑人,但已经太晚了。

在他看来,物业的确反应不专业、不及时,但该小区物业运营成本低,保安人数少,且都是五六十岁,而这些社区居民大家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更没有经过应急处理培训。

在实际生活中,普通人遇到突发凶杀案的几率很低,而且没有受到专业的训练,所以在现场不知所措,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眼看孩子都快要被活活打死了,物业没有第一时间制止,而是想着去找网,这种违背常识的做法恐怕不是“不专业”就能轻易甩锅的。

5栋7楼的李阿姨在家中听到下面有呼喊救命的声音,她连忙下楼,到楼下后,看到一个成年男子坐在孩子身上,拿着起子摇啊摇,还发出声声嚎叫。“当时看着孩子没有动了,没有人敢上前。”6栋一业主反映,称其母亲在事发后去了现场,发现当时有二三十人围观,孩子被男子压在身下已没有反应。在其母亲准备上前的时候,遭到物业负责人秦主任的劝阻,劝她不要再过去,小心被打。

李阿姨说,大约13点30分,孩子看起来已经没有反应了,但内心希望也许孩子还有心跳,“即使孩子已经死了,也要把他(凶手从孩子身上)拉下来,但秦主任说他有凶器拉不下来。”李阿姨让秦主任用网子把冯某华网下来,秦拿着网子但没有上前。“他说孩子已经死了,没有救了。我让秦主任去救,他说哪个敢上去,上面有凶器。”李阿姨说,他对秦主任说这样对物业有影响,孩子家属看到心里也不舒服,“他只是怕,怕凶手伤到自己。”

“很多没在现场的人可能会觉得,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冲上去。但是真到了那种情况,你一定就能及时伸出援手吗?”事后,一位业主反问。

如果当时只有一两个人围观,赤手空拳冲上去的确太冒险,可是现场已经围了二三十人,物业又拿来了网,工友也有工具等硬物,而凶手拿的又不是枪,在这种力量对比下,众人仍只是旁观和报警,说到底是自私,怕被凶手伤到自己罢了。至于说当时孩子已经不动,众人判断他已经死了,所以没必要出手,这也是借口。围观者没有靠近去摸孩子的呼吸、脉搏和心跳,怎么就能断定他死了呢?如此轻易放弃最后一丝希望,不去争取救人,无非是为自己的冷漠洗白罢了。

49岁的建筑工人黄杰(化名)是最先到达现场的目击者之一。事件发生后,黄杰和现场其他建筑工人成为众矢之的,认为他们在一旁漠然旁观,没有施救。但黄杰说,当时他和工友曾尝试上前施救,但嫌犯以自杀威胁。业主李先生说,他和工友们试图靠近嫌犯,嫌犯就拿改锥朝他自己胸口捅。“我们看那小孩子已经死了,要是强行上,可能造成行凶男子自残,到时候我们也有麻烦。”

因为凶手以自杀威胁,所以围观者就不去救人,这也是没有道理。在这个十万火急的时刻,围观者更应该担心的是凶手把孩子杀死,而不是凶手自杀。为了救人,哪怕把凶手打死都属于正当防卫,为何他自己要自杀,众人却不敢上前了呢?说到底,还是担心给自己惹麻烦罢了。

在他人生命遭戕害的时候,众人还在反复计算见义勇为的利弊得失,错失了救人的良机,这种行为与“出车祸只打电话不救人致2人死亡”的做法并无本质区别,都是冷漠与自私的表现。

有邻居接受采访时表示,“男孩帮我们挡住了灾难”。这一次,无辜的孩子在众人围观下失去生命,下一次,又将是谁为谁“挡住灾难”呢?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同样的,倘若冷漠成为理所当然和司空见惯,那么,当灾难降临时,也没有一个束手旁观者可以幸免。(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滴滴限制女性乘车时间,“迫于无奈”不是性别歧视的理由

李 蓬国阅读(56)

文|李蓬国

11月6日晚间消息,针对滴滴顺风车试运营方案中女性用户被限制使用而引发的争议,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发布微博表达歉意:作为一位资深女白领,也觉得现在的顺风车产品功能对女同学不太好用;但在安全问题上,是如履薄冰地试运行。(11月6日《南方都市报》)

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引起广泛关注,其中关于限制女性乘车时间的规定,被不少网友批评为性别歧视。但也有知名媒体撰文认为这是迫于现实的无奈之举,“性别歧视”并非讨论的正确姿势。对此,我不敢苟同。我以为,滴滴限制女性乘车时间就是性别歧视,“迫于无奈”也不能成为性别歧视的理由。

针对此事,新京报发表一篇题为《“性别歧视论”不是讨论滴滴顺风车限时令的正确姿势》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出,限制女性乘车时间,不是为了限制搭乘权利,也不是着眼于性别歧视,而是基于复杂现实情形的迂回保障手段,或者说,是理想中的安全保障体系被现实给“加了码”。它考虑的,是降低侵害发生几率。这很难治本,但有些无奈。

根据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的运营方案,服务提供时段为5:00-23:00,其中女性乘车时段为5:00-20:00。也就是说,晚上八点之后滴滴拒载女性,但不拒载男性。这是正常人都能看得出来的性别歧视,怎么批评它性别歧视就不是讨论的“正确姿势”了呢?

当然,滴滴的出发点是好的,这样做是为了尽量避免女性受侵害。可是,出发点的好坏与行为性质的对错没有直接关系。2017年,郑州推出“女性公交专车”,其出发点应该是为了保护女性免遭性骚扰,但这种只许女性乘坐,不许男性乘坐的做法,难道不是对男性人格和权利的歧视吗?

同样的道理,滴滴顺风车规定晚上八点后拒载女性,但不拒载男性,这就是不折不扣的性别歧视,还有什么可辩解的呢?难道,非要把错的说成对的,才能体现“辩证思维”,才是讨论的“正确姿势”?

上述文章称,滴滴的做法是“基于复杂现实情形的迂回保障手段”,也就是迫于无奈。我以为,这也不能成为性别歧视的理由。

2018年5月、8月,郑州、乐清连续发生跟顺风车有关的命案,受害者都是年轻女孩。两起事件引起全国网友的批评,由于滴滴顺风车在信息审核、安全管理、投诉机制等方面存在重大隐患,有关部门约谈滴滴并要求其整改。

如今,滴滴重新上线,就必须在安全保障上有重大改进,倘若还没有这个自信,那就应该继续整改,延迟上线。

上文称:“限制女性夜间出行,或许有善意初衷,但毕竟是治标举措。不是所有治标都该被置否,有些治标能为治标换取时间。”也有其他媒体人认为:“刑事案让一个公司来完全承担罪责其实是不理性的,凭良心讲滴滴做了很大的努力,在需求和绝对的安全中寻求平衡。”

实际上,没有人会苛求滴滴从根本上杜绝刑事案件发生,但与其说限制女性乘车是“以治标换取时间”,不如说是“以治标换取利益”。由于迫不及待要赚钱,才会在尚未有足够自信保障女性乘客安全的情况下重新上线,无非是为了早点回归市场,稳住自己的一席之地。

倘若滴滴把男性乘车的时间也调整为晚上八点之前,与女性保持一致,当然就不存在性别歧视,也可以理解为“以治标换取时间”。但估计它不愿意这样做,因为这意味着牺牲利益。

虽然主管部门没有把滴滴顺风车列为非法运营,但不可否认,跟一般的出租车相比,由于滴滴顺风车司机人员庞杂,在管理上存在先天不足。滴滴公司作为这种经营模式的利益所得者,就应该尽量弥补管理漏洞,提高乘车安全系数,而不能把利益留给自己,把风险抛给社会。这就好比,有的共享单车只管赚钱,把管理的责任抛给社会,导致在一些城市的共享单车到处乱停乱放。

总之,滴滴顺风车差异化地限制女性乘车时间,就是性别歧视。滴滴应该懂得,权利与义务是相对应的,如果想要做大市场,就要尽到应有责任,尽量保证乘客安全。毕竟,生命是第一位的,赚钱不是。(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路面不能有一片落叶,背后是“权力洁癖”作祟

李 蓬国阅读(46)

文|李蓬国

近日,一则郑州环卫工为了能够及时清扫道路两旁的树叶,配合领导检查用高压水枪打落树上的黄叶的视频刷爆网络。记者从网友拍摄的视频中看到,在11月1日,在河南郑州郑东新区某街道环卫工用高压水枪打落树上的黄叶,促使树叶加速落下。在视频中环卫工说,领导检查要求看不见一片树叶,这很难做到,加速黄叶落下能集中清扫。11月5日,记者从郑东新区市政园林局环卫部门获悉,他们从来没有要求过环卫工人用水枪打树叶的,给他们配发水枪是为了清扫地面。(11月5日映象网)

“环卫工用高压水枪打黄叶,检查要求路面不能有一片落叶”事件引发关注,广大媒体和网友纷纷批评这种做法是形式主义、面子工程。我以为,检查要求路面看不见一片落叶,“一叶不染”背后是“权力洁癖”作祟。

在秋冬季节要求道路上“看不见一片落叶”,显然是不符实际的荒唐决定,对环卫工人而言,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加荒唐的是,不仅有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而且这个要求还得以贯彻执行。这就奇了怪了。

难道,除了具体执行的环卫工人,其他领导干部都没发现这个规定有问题吗?如果压根儿没有发现,只能说明缺乏生活常识和工作常识,或者对工作无所用心。如果虽然发现问题,但不敢不想提出异议,那就是不讲原则,不负责任,只想做老好人,不愿得罪人。

一些地方部门之所以发生腐败甚至腐败窝案,往往因为一把手成为一霸手,权力不受任何限制。有的领导干部喜欢搞一言堂,一言九鼎,无论对错,下级都只能执行,不得反对。长期下去,很可能导致决策错误或贪污腐败。这种“我的地盘我做主”“老子说了算”的“权力洁癖”,从根本上污染了政治生态,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

说回到“路面不能有一片树叶”的规定,不仅不符合实际,而且给弱势群体环卫工人带来更大的压力。倘若他们不能完成任务,必然受罚,生活难以为继。因此,他们只能绞尽脑汁去完成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记者从郑东新区市政园林局环卫部门获悉,他们从来没有要求过环卫工人用水枪打树叶的,给他们配发水枪是为了清扫地面。郑东新区市政园林局环卫部门负责人吴国志表示,我们肯定是不支持环卫工人的这种做法。就算环卫部门不要求、不支持环卫工人用水枪打树叶,但环卫工人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办法,否则,他们就得爬树摘叶子或者把树砍掉,显然更加行不通。

郑东新区市政园林局环卫部门负责人吴国志表示,“作为管理部门,我们将约谈负责环卫工作的管养公司相关领导,加强相关作业的规范要求,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这里强调“路面不能有一片落叶”并非环保部门的要求,而是管养公司自己提出来的。是否真是如此呢?

据2019年11月3日郑州日报报道,11月3日全天,郑州市城市精细化管理服务办公室召开工作推进会,对全国文明创建工作和城市精细化管理工作进行安排部署。下阶段,我市将实施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强措施,全力推进城市精细化管理。而早在9月4日,郑州晚报就报道郑东新区党工委提出“六个看不见”“六个完好”“六个无”的工作要求,其中“六个看不见”就包括“看不见一片树叶”。也就是说,涉事环卫部门把责任归咎于管养公司,分明是在甩锅。

总之,“路面不能有一片树叶”不仅是形式主义和功利的政绩观使然,更主要是不受限制的“权力洁癖”所导致。比清理路面树叶、垃圾更迫切的,是纠正这种错误的权力观,营造清正、健康的政治生态。(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机长带女友进驾驶舱,岂能拿他人生命来“教飞”?

李 蓬国阅读(41)

文|李蓬国

11月4日,桂林航空对网传有非机组成员进入驾驶舱拍照一事作出回应。声明称,经核实,该事件发生于2019年1月4日桂林航空GT1011桂林-扬州航班。桂林航空时刻将旅客安全放在首要位置,对于任何有可能威胁航空安全的不当且不专业的行为均坚持“零容忍”。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及桂林航空的相关管理规定,针对机长违反民航规章让无关人员进入驾驶舱的行为,桂林航空决定对当事机长处以终身停飞的处罚,对于涉事的其他机组成员处以无限期停飞并接受公司进一步调查。(11月4日澎湃新闻)

“航空机长带女友进驾驶舱”事件令人错愕,如此荒唐之举暴露出涉事航空公司及相关航空人员,完全没有把乘客生命安全放在心上,简直是拿他人的生命来“教飞”。

幼鸟羽翼未丰时,不能由低处起飞。刚学飞时,大鸟会带着幼鸟从悬崖、树顶等高处俯冲。这种教学是充满危险的。于是,粤语中就生出“教飞”一词,使用的句法形式是“攞某人(条命)来教飞”,即“拿某人(的生命)来冒险”。

驾驶飞机是非常专业的技术,非专业人员在飞机飞行过程中进入驾驶舱,是十分危险的,稍有不慎,可能引发机毁人亡。这点常识,普通人都能想得到。难道航空公司不教?机长不懂?

可是,桂林航空公司的机长居然在飞机飞行过程中,不仅把她的女朋友带进驾驶舱,而且让她坐在驾驶座上,摆出“剪刀手”姿势拍照,甚至驾驶座的搁板上还摆了一套茶具。可以想象,这位机长是把女朋友带进来游玩和拍照留念的。他丝毫没有想到这样做有危险,而现场的其他机组成员也没有阻拦,否则,她无法悠然自得地摆姿势拍照,并且发到朋友圈炫耀,还配以“超级感谢机长呀!实在是太开心了!”的文字,以此为荣,以此为趣。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该女子把照片发到朋友圈,也不会有网友发现并举报。此事被曝光后,涉事航空公司介入调查,发现该事件发生于2019年1月4日桂林航空GT1011桂林-扬州航班。

也就是说,事情发生了10个月,涉事航空公司一直不知道这回事,现场的所有机组人员也没人觉得不妥,没人向公司反映。如此看来,无论是涉事机长,还是其他机组成员,都完全不把这种冒险行为当一回事。而这毫无疑问与公司疏于管理、教育有关,否则,作为飞行人员,为何普遍没有基本的安全和责任意识?

如此看来,通报所谓的“桂林航空时刻将旅客安全放在首要位置,对于任何有可能威胁航空安全的不当且不专业的行为均坚持‘零容忍’”,没有多少可信度。如果真的时刻将旅客安全放在首位,真的对威胁航空安全的行为“零容忍”,就不可能允许这种严重威胁乘客安全的行为发生,更不可能所有在场的机组成员都熟视无睹,当然,公司也不可能直到媒体曝光才发现问题。

总之,“机长带女友进驾驶舱”事件绝不仅仅是涉事机长一个人的责任,也不仅仅是相关机组成员的责任,而是与涉事航空公司疏于管理有密切关系,上级主管部门应该主动介入,并严肃处理。(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把哄抢说成“捡漏”,还要脸不?

李 蓬国阅读(21)

文|李蓬国

回湖南邵阳洞口老家养虾的刘正轩,最近因为养虾被“哄抢”一事引起热议。他说,自去年养殖以来,每到放水干塘捕虾的时候,屡屡有村民直接踏入他养殖的池塘“哄抢”,给他造成了数十万元的损失,工人多次报警。今年10月,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一个村民还因为“捡鱼虾”被制止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后,报警并要求赔偿医药费。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在网上发酵,刘正轩感受到各方面的压力,感觉自己“得罪当地人”了。来自村民的说法则有不同。有村民认为,干塘后村民去“捡漏”在当地是比较常见的一个事情,这位大学生是在“小题大做”。(11月4月《潇湘晨报》)

“大学生回乡养虾遭哄抢”事件引发广大网友对涉事村民的批评。可是,有村民却把哄抢说成是“捡漏”,该大学生不必“小题大做”。我以为,如此是非不分,荣辱不辨,真够不要脸的。

是的,“捡漏”是一件比较常见的事情,但“捡漏”的前提是经得主人的同意,允许或默认你去“捡”他的东西。否则,倘若没经得主人同意,甚至在主人明确反对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去“捡”人家的财物,那就不是“捡”,而是明目张胆的“抢”。还有,所谓“捡漏”,得是主人“漏”下的,才能去捡,倘若抢在主人之前去“捡”,更是明火执仗的打劫。

在“大学生回乡养虾遭哄抢”一事中,涉事村民的行为完全不具备“捡漏”的特征,属于不折不扣的“抢”。刘正轩说,捕虾的时候先要把池塘的水放干,一放就是几天,之后工人再进入池塘捕虾。之后几次工人在放水捕虾时,却有很多村民来到池塘边。“一开始他们说等我们搞完之后捡一些小鱼和小虾子,我们就没有干涉。”刘正轩说,但后来来鱼塘的人越来越多,水一放干他们就下去了,虾子还没捕完就被村民拿走了,由于人多,一些虾子直接被踩在泥巴里被踩死了。

工作人员见状立即制止,但是只有三个工作人员,根本无法控制场面,只好报警处理。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后,立即进行了呵斥和制止,但当民警走后,村民们又回到了塘里。

工人还没捕完虾,就有村民未经允许就来“捡漏”,这分明是抢。而在工人坚决制止的情况下,涉事村民仍然坚持哄抢。直到民警到场呵斥才能暂时制止,但民警一走,村民又继续哄抢。这是明目张胆、毫无底线、目无法纪的抢劫行为,此事被媒体曝光后,涉事村民应该有所反思,承认错误才对。可是,居然还有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理直气壮地辩称这只是“捡漏”,还批评这位大学生“小题大做”,真是不要脸到家了。

明明犯错、违法的是哄抢的村民,结果反而是无辜大学生遭到部分村民批评,让他感觉自己得罪了当地人:“我正常在经营,反而搞得我们自己偷偷摸摸了。”出现这种颠倒是非荣辱的怪状,正是应了“你若好到毫无保留,对方就敢坏到肆无忌惮”的规律。

当然,该大学生是敢于维护自己权益的,他阻拦村民哄抢,并且多次报警。可惜,当地警方不够“给力”。虽然,他们也到场呵斥阻止村民哄抢,但对这种抢劫他人财物的违法行为,并没有采取法律的手段来处置,没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制裁。

“前前后后有十多次,报警都报了三四次,后来都感觉报警都没用了。”刘正轩说,后来最夸张的事情是,工人将一些捕捞上岸的虾子放进房间,都有人趁乱拿走,期间还发生了一些冲突。其中有一次,邻村菱角村一名村干部的家属跑到池塘里“捡鱼”,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后,这名村干部事后带人到养虾场“威胁”工人,再次发生肢体冲突。

11月3日,潇湘晨报记者核实到,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的3人,实际与“捡鱼”一事本身没有关系。相关拘留通知书显示,10月21日下午,当地村民王某某、雷某某、李某某因亲戚雷某云与“捡鱼”与养殖场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后,因没人交医药费问题来到竹篙塘派出所质问,派出所的民警向其解释后,王某某等人不听解释。后王某某等人故意在院内大吵大闹,辱骂公安民警。王某某多次在派出所院内站在车辆后面阻拦车辆,严重扰乱了派出所的公共秩序,后王某某、雷某某、李某某被行政拘留。

也就是说,两年多以来,该大学生养的虾遭到十多次哄抢,多次报警都没用,警方从未因为村民哄抢,无论是在鱼塘哄抢还是到他家去抢夺,而对涉事人员进行法律制裁。这种“法不责众”的不作为,无异于姑息纵容。

总之,法不能向不法让步,既然“大学生养虾遭哄抢”情况属实,而且多次发生,警方就应该有所作为,坚决打击不法行为,敢于为正义和道德撑腰,才能营造良好的社会风气。(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大学生回乡养虾遭哄抢,过度放大是“阶层黑”

李 蓬国阅读(52)

文|李蓬国

刘正轩大学毕业后回老家湖南洞口创业,养殖基围虾。刘说,两年内他的虾塘遭村民哄抢上十次,损失数万元。10月21日,工作人员劝阻时与村民发生冲突,民警赶到现场处置。官方回应,目前当地已成立两个工作组处置该事件,公安部门已行政拘留3名村民。(11月3日《人民日报》)

“大学生回家乡创业养虾遭村民哄抢”事件引起广泛批评,不少网友及媒体人不仅批评抢虾村民没道德,没法制观念,而且进而批评我国农民整体素质不高。我以为,村民抢虾固然不对,但过度扩大批判对象,就有失偏颇,可以说是一种“地域黑”。

该事件实在气人。一个年轻大学生,回到家乡创业养虾,可以说是一件有情怀的事,如果成功了,不仅自己可以致富,也能造福家乡。长期以来,随着城镇化的快速发展,相对而言,农村空心化不断加剧。振兴乡村迫在眉睫,而要振兴乡村,关键是人才,如果没有优秀人才愿意到乡村创业,乡村发展也缺乏动力。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回到家乡创业的年轻人,村民们应该帮助爱护才对,岂能趁火打劫,哄抢财物?而且,还是反复多次公然集体哄抢,分明是道德败坏,仗势欺人,目无法纪!对这种恶意抢占他人财物的公然行为,必须坚决予以打击,否则就是姑息纵容。

该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公安部门已经行拘3名村民。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显然力度还不够。抢虾者达百八十人,只行拘三人,大部分涉事者没有受到惩罚。而且,这多半是舆论倒逼的结果,因为两年内他的虾塘遭村民哄抢上十次,损失数万元。如果警方早点介入,严格执法,他们就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仗势欺人了。

因此,广大网友对涉事村民的批评,是完全正确和有必要的。可是,也有不少人情绪化地扩大批评范围,认为大部分农民都是这种素质。有人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农民阶级的局限性”“国人的素质和日本人差别太大”“我也是农村人,我只想说农村人心眼坏,见不得别人好,爱占小便宜”“亲身经历,民风越来越差,以前小的时候,田间地头小偷小摸,没有多少,现在越发展越多!”……

这种一棍子打死一船人的看法,即便有自己的“亲身经历”为据,也毫无疑问是偏激的。因为一个地方发生村民哄抢财物的情况,就说全国大部分农民都是这种素质,哄抢财物的情况在全国各地农村随处可见,那么,这种说法是十分荒唐的,而且,也与实际完全不符。

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如今的农民早已过上了比较富裕的生活,不少人已经开小车,还有必要、有脸面去哄抢别人的东西?那不等于告诉别人自己穷得叮当响,穷得厚颜无耻吗?因此,“大学生回家乡创业养虾遭村民哄抢”只可能是个案,而不可能是普遍现象。

近日,“女孩求职因河南人身份遭拒”事件引起人们对“地域黑”的愤怒,因为这种刻板思想不仅毫无根据,而且对涉事女孩及全体河南人都是一种伤害。同样的道理,因为发生一起大学生养虾遭村民哄抢事件,就认为全国农民都是如此,那又何尝不是一种“地域黑”“阶层黑”呢?(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67岁孕妇产女,别把社会问题八卦化

李 蓬国阅读(51)

文|李蓬国

11月2日,澎湃新闻报道称,山东枣庄六旬产女的黄维平、田新菊夫妇或将面临超生罚款。8天前,65岁的田新菊在枣庄当地医院诞下一名5斤重的女婴,而她的另两个子女早已成年。黄维平告诉新京报记者,有人跟他说了可能会被罚款的事,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官方机构或工作人员明确通知他将被罚款。对于超生一事,黄维平认为自己和老伴已经不属于计划生育条例所规定的年龄段。(11月2日《新京报》)

近段时间以来,“67岁孕妇产女”持续引发关注,如今又有“67岁产妇生女或面临超生处罚”的新闻刷屏。我以为,围绕“67岁孕妇产女”事件,无论是女婴父母还是其家人,以及媒体,都失去了平常心。

国际通用的标准是大于35岁为高龄产妇,一般来说,高龄产妇流产、早产的风险高于正常产妇。当然,这只是一般规律。实际上,由于晚婚晚育比较普遍,女性35岁以上结婚生子并不少见。特别是二胎政策全面放开后,有些女性生产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可是,“67岁产妇自然受孕产女”的新闻还是太令人意外了。67岁已经是老年人了,这个年纪还生孩子,显然是十分少见而且危险的。所幸的是,产妇及婴儿都平安。

按理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应该恢复常态,趋于平静了。实际上并非如此。产妇68岁的丈夫黄维平称“孩子是天赐的,会好好照顾她”。11月1日上午,黄维平带着相关手续去派出所给孩子落了户口,他给小女儿取名“天赐”。由此可见,产妇及其丈夫是很开心很自豪的。

但他们多少有点被开心冲昏了头脑。11月2日,媒体报道称,这对夫妇或将面临超生罚款。黄维平告诉记者,有人跟他说了可能会被罚款的事,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官方机构或工作人员明确通知他将被罚款。对于超生一事,黄维平认为自己和老伴已经不属于计划生育条例所规定的年龄段。他说,因为从事律师工作,他之前就知道《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有相关规定。“好像是49岁以内,才属于计划生育管理的年龄范围。”

黄维平表示,他们夫妻俩对于超生罚款的问题事先没有考虑过,因为没有想过孩子会安全降生。他认为,政府部门也应该考虑一下他们的实际情况,网开一面。“我们不是想违反计划生育。”

黄维平说,他从当地司法部门退休,目前还做一些法律相关工作。既然一辈子都在从事法律工作,那就应该懂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律常识,岂能因为自己妻子67岁高龄产女,就要求法律区别看待,“网开一面”?再说,既然事先“没有想过孩子会安全降生”,那又为何要让六旬妻子“自然受孕”,并且坚持把孩子生下来?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冒险作为,无论对高龄产妇还是婴儿来说,都是不够负责任的吧?

不过,既然孩子已经平安产下,那还是值得庆幸的。但即便老人觉得这孩子是“天赐的”,也不该天真地以为可以搞特殊。至于说“我们不是想违反计划生育”,更是无稽之谈,作为曾经的法律人士,难道不知道生三孩是违反当前计划生育政策的?

老人的子女,也在这件事情上失去了平常心。早在黄维平妻子怀孕两个多月的时候,他们的大女儿就知道了这件事,并劝他们把孩子打掉。黄维平夫妇并没有听从大女儿的建议,后来女儿还拿“断绝关系”来威胁他们,但是最终都没有成功。从那以后,大女儿就没来过他们家。即便如此,黄维平并不怪罪大女儿,他觉得,女儿一直都很优秀,“之所以反对这件事,应该是担心被罚款,甚至可能影响我们的退休工资。”

如果女儿所说的“断绝关系”只是一时气话,倒也可以理解,毕竟,她也是出于对老人健康以及生活的担忧。但她“说到做到”,真的就一直不再看望老人,甚至六旬母亲生产的时候,也不去看望,就属于铁血心肠了。不管她在事业上多么“优秀”,但在瞻仰老人上还是不合格的。如果她把与父母“断绝关系”贯彻到底,一辈子不再过问、赡养老人,那就不仅仅是道德有问题,而是触犯了法律,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在这件事情上,最不淡定的是媒体。诸多媒体持续关注、报道此事,已经超出了“好奇”的范畴,达到了“八卦”的程度。女儿出生的事情经由媒体报道后,黄维平对各种采访应接不暇,也影响到了其妻子的正常休息。被影响到的还有枣庄市妇幼保健院。枣庄市妇幼保健院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频繁的媒体曝光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医院探访,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影响了医院正常医疗工作的开展,现在医院也不想再就此事接受采访了。

说到底,大量媒体不厌其烦地反复报道此事,无非是为了通过刺激和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达到吸人眼球、赚取流量的目的。这种庸俗的新闻观,已经有把社会问题娱乐化、八卦化的倾向。当人们过多地把注意力投向这类新闻,就必然减少了对社会痛点问题的关注,舆论监督和倒逼社会进步的作用也将受到削弱。

总之,“67岁孕妇产女”事件虽然新奇,但面对这类“非常事”,也应该保持平常心。这个新闻热点应该尽快冷却下来,让当事人回归平静,关键是媒体不要被流量冲昏头脑,在八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李心草溺亡案:要打捞真相,更要打捞责任

李 蓬国阅读(33)

文|李蓬国

央视新闻近日消息,根据云南昆明李心草家属收到的立案通知书显示,昆明市公安局对罗某乾强制猥亵侮辱一案立案侦查;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对罗某乾等人过失致人死亡一案进行立案侦查。另外一份由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发出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根据司法鉴定,李心草的死亡原因为溺死。

自10月12日李心草母亲在网上质疑李心草死因以来,持续引发关注。在舆论倒逼之下,又过了19天,迎来了最新消息。我以为,此案要打捞的不止真相。

一向表现良好且不喝酒的女大学生李心草跳河溺亡,其中可能有蹊跷,本着对生命负责的态度,不该妄下定论。可是,警方的办案态度,潦草之极。先是通知李心草家属,说李心草是“相约自杀”,后又说是“醉酒自杀”溺亡,不予立案。

然而,李心草家属在调看酒吧监控视频时发现,李心草落水前疑在酒吧遭室友的朋友罗某乾搂抱、扇打,且该地离落水点仅10余米。罗某乾所谓“扇耳光是为醒酒”的说法有些侮辱群众智商,更何况李心草与他根本不熟,二者是“朋友的朋友”,即陌生人关系。正如李心草母亲所质疑的,“国际卫生组织有没有发过打耳光醒酒的办法?”

在10月12日李心草母亲将此事公布后,涉事警方宣布核查。19天过后,警方宣布对罗某乾强制猥亵侮辱一案立案侦查。如此看来,涉事警方此前作出的结论,太过草率,也极不负责任。

该案必须一查到底,打捞全部的真相,以告慰李心草的亡灵。而在打捞真相的同时,也必须打捞责任,以匡扶社会正义。(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女子跳楼不予立案,有什么道理可言?

李 蓬国阅读(28)

文|李蓬国

针对“云南女孩坠楼受伤警方做出不予立案决定”一事,10月29日,曲靖市公安局新闻办发布关于《关于李某池跳楼受伤一事复核情况的通报》。通报称,经查,朱某彬、吕某对李某池的劝说、推拉行为,不属于刑法上的不法行为;朱某敏对李某池责骂、打耳光及朱某彬等人的行为与李某池跳楼致伤的结果没有刑法上的直接、必然因果关系。曲靖市公安局认为不予刑事立案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据准确、程序合法,决定予以维持。(10月29日《南方都市报》)

“女子遭拖拽后跳楼,警方不予立案”事件持续引发关注,警方经复核后坚持不立案,认为朱某敏对李某池责骂、打耳光及朱某彬等人的行为与李某池跳楼致伤的结果没有刑法上的直接、必然因果关系。我以为,如此断案,实在是无理无知无畏。

通报称,李某池与男友朱某敏在各自与朋友外出娱乐饮酒期间发生争吵。次日凌晨李某池与朋友卢某奥回到卢某奥入住的宾馆,李某池不愿上楼,为劝李某池与朱某敏和好,卢某奥拿着李某池手机到宾馆406房间找朱某敏,李某池独自离开。后李某池返回宾馆找卢某奥取回手机下楼时,在楼梯间与外出寻找李某池返回的朱某敏、朱某彬、吕相遇,朱某敏先行回到房间。

为让李某池回到房间与朱某敏和好,朱某彬、吕某在楼梯间对李某池边劝边拉,朱某彬还拿了李某池的手机。三人进入房间后,朱某敏责骂李某池,李某池向朱某彬索要手机时,摔破玻璃杯,拿起玻璃碎片准备划手腕,朱某彬遂将手机还给李某池,朱某敏上前打了李某池一耳光,伸脚踢向李某池时被朱某彬拦住。朱某彬将朱某敏拉出房间劝解,趴在床上哭泣的李某池突然起身从406房间窗口跳下。

警方上述描述,具有明显的感情色彩,主观臆断成分较多。通报反复强调所有人都是为了让李某池与他男友和好,所以才在楼梯间对她边劝边拉,才拿走的她手机。明明视频显示是女子李某池不愿上楼,两个男子对她进行劝说、拖拽达10多分钟,通报却轻描淡写地说成是“边劝边拉”。明明是有人违背她的意愿夺走了她的手机,通报却轻描淡写地说成是“拿”走。

通报反复强调大家的目的都是好的,都是为了李某池与朱某敏和好。可问题是,警察又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就能肯定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呢?再说,出发点好,就可以在李某池坚决反对的情况下,将其拖曳上楼,关进房间,夺走手机,然后看着朱某敏责骂她,打她耳光,伸脚踢向她?这究竟是为了他们和好,还是为了让李某池被朱某敏欺凌、教训,究竟是傻傻分不清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有意偏袒?

而且,李某池强烈要求拿回自己的手机,但朱某彬就是不给,逼得她摔破玻璃杯,拿起玻璃碎片准备划手腕,在这种极端情况下,朱某彬才把手机还给她。可是,通报却说“朱某彬遂将手机还给李某池”,用一个“遂”字来强调朱某彬好商量,很爽快地还手机,分明是侮辱群众智商。

警方认为:朱某彬、吕某在宾馆楼梯间对李某池的劝说、推拉行为,其目的是劝说李某池到房间与朱某敏和好,没有实施犯罪的目的和主观故意,不属于刑法上的不法行为。从以上分析看,朱某彬、吕某的目的究竟是为了让李某池与朱某敏和好,还是为了让朱某敏教训李某池,还不好下定论,可是,警方却斩钉截铁地认为是出于好意,毫无道理可讲。

警方认为,在房间内,朱某敏对李某池责骂、打耳光及朱某彬等人的行为与李某池跳楼致伤的结果没有刑法上的直接、必然因果关系。这样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李某池真不是被他们推下楼去,而是她“自主”跳下去的。

可是,李某池作为一个女生,在明确表示且坚决拒绝与朱某敏和好的情况下,仍遭到其他男子强行拖曳,被抢走手机,被强行关进房间面对她不想面对的人,还要当着众人的面被朱某敏责骂、扇耳光、伸脚踢(后被人拦阻),期间她为了要回自己的手机,还摔玻璃杯准备割腕自杀……她在人身被禁锢、人格被凌辱的情况下跳楼,难道,还要怪她内心不够强大吗?

按照警方上述说法,无论李某池遭到多么严重的凌辱,只要不是别人推她下去的,那别人对她的种种伤害都与她跳楼没有“直接、必然因果关系”,因为无论在任何极端情况下,她都可以选择不跳楼的呀,与他人何干?

倘若只有当行为人的行为与受害人遭受的损害之间存在“直接、必然因果关系”,才需要立案,那么,李心草溺亡案也不必立案了。无论她是否由于受到他人侮辱、刺激而跳河,二者之间都不存在“直接、必然因果关系”,因为她只要再“坚强”一点,也完全可以不跳河的。

总之,在全国舆论监督下,在有图有真相的证据面前,涉事警方仍然坚持对李某池跳楼不予立案,背后是“将错误进行到底”的无理无知无畏。(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13岁杀人免刑责,是时候打掉“年龄保护伞”了

李 蓬国阅读(68)

文|李蓬国

据澎湃新闻报道,辽宁大连10岁女孩王丽(化名)在回家路上身中7刀死亡,而向她举刀的蔡某某还不满14岁,大连警方通称:因蔡某某未满14周岁,不予追究刑责,对其收容教养,

这是一起举国皆知,举国痛心的案件。一个10岁小女孩被残忍杀害,杀人凶手仅仅因为未满14周岁,就可以免刑责,只是被收容教育而已。试问,这何以告慰无辜死者,何以彰显正义,何以让广大群众免于恐惧?

当然,这是法律的规定:未满14周岁,杀人都可以免于刑责。试问,法律的初心是什么?是伸张正义,捍卫公平。杀人不用偿命,甚至根本不用坐牢,岂不是“正义向不正义让步”吗?10岁女孩被无辜杀害,13岁杀人凶手却可以免于刑责,这对被害人及其家人而言,公平吗?

由于14周岁这条年龄保护线,“未成年人保护法”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未成年犯罪。对于一些“小恶魔”来说,“14岁以下杀人不用坐牢”的新闻,无异于鼓励他们“及时作恶”。不难想象,此案之后,仍将有人效仿,仍将有人可能一时未成年人被杀害,而杀人者仍将因为年龄未“达标”而免刑罚。

多年来,人们反复对未成年人杀人案件表达不满,认为这种“搞错保护对象”法律条文应该修改,要求降低刑责年龄。《未成年人保护法》制定已经30年了,如今的十二三岁未成年人,其身体和心智成熟程度,应该不低于30年前的14岁吧?法律难道不应该与时俱进,适时调整吗?

再说,矛盾的特殊性原理告诉我们,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一刀切”的作法,合适吗?杀人尚有故意杀人、过失杀人、正当防卫之分,岂能因为没到14周岁,就统统不加区分地免于刑责?

就本案而言,事发小区有居民向记者表示,小区里流传的蔡某某此前已多次骚扰女性确有其事,自己就曾遭遇蔡某的纠缠和骚扰。又比如去年引发关注“湖南沅江弑母案”,在整个杀人过程中,12岁的吴某果断、凶狠、毒辣且镇静,他一共向自己的妈妈砍了20多刀。事毕,吴某收拾了现场——换掉作案时溅了血的衣服,丢掉作案用的刀具,安抚哭泣的弟弟。他还说“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试问,对这些心智成熟,有犯罪故意,且手段残忍的杀人凶手,岂能仅仅对他们“收容教育”呢?当年龄成了纵容犯罪的“保护伞”,而且还写进法律,无辜受害者还能谁讨要公平正义?

今年初,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提到“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分级处分制度”,也就是说,在年龄的“硬杠杠”外,根据具体案情,应有分级处置。但愿这方面的探索能尽早落地,或者先将杀人凶手收容教育,等满了14周岁再处以刑罚。

总之,法不能向不法让步,正义不能向非正义低头。是时候打掉14周岁以下免刑责这个“年龄保护伞”了,唯有这样,才能真正起到震慑犯罪的作用,才能有效减少同类悲剧发生,才能让人们免于恐惧和愤怒。(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