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面子•里子•因子•圣子——“喷子”的四张脸谱

近来“女游客”有些冤,“老虎袭击女游客”事件引发的舆论狂欢刚“散场”,又闹了一出“中国女游客在美掌掴店员被捕”事件,不仅让作为集合名词的“女游客”再次“躺枪”,更让手执“正义”大旗、“余兴未尽”的喷子们再度“开炮”,毫不留情地对这个“丢人丢到国外去”的女游客进行“狂轰滥炸”。

眼下,在“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三两天”的“新闻规律”支配下,这两场舆论风波都要被打入人们记忆的“冷宫”了。

但通过观察这两场“群众演员”的“本色演出”,我发现“喷子”其实并非一个简单的标签,而是一个有着丰富内涵的复合体,至少有四张脸谱,或者说,有四个“儿子”。正是这四“子”,导致了“喷子”们“毁三观”。在这糊涂的“三观”指导下,相信“喷子”们很快就会找到新的“靶子”,掀起新的风浪。

 

面子·里子:

“内外有别”的荣辱观

 

“中国女游客在美掌掴店员被捕”事件之所以“引爆”舆论场,网友们之所以纷纷惊呼“丢脸丢到国外去了”, 这其中固然有“爱国”成分,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内外有别”的荣辱观使然。

人们之所以严厉谴责这位女游客,与其说是因为她掌掴店员太不文明,没素质,而且掌掴的还是华人,实在让人愤怒。不如说是因为她的“掌掴”行为,发生在“美国”,才让大家觉得太“丢脸”。否则,倘若事件的地点转移到国内,既然连“女收银员遭多名顾客殴打后自杀”的事情都能发生,那么,“女顾客掌掴女店员”这样的事情,是否有“机会”上新闻都说不好,又怎么可能引起“群情汹涌”?

其实,这种由于国人在外国或国内的国际化场合做了不文明行为,网友们群起而攻之的事情,屡有发生,早已成为一种民族“惯性”。

今年6月18日是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后的首个周末日,却因为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特别是因为一个小孩的“随意大小便”而引发舆论“地震”。网友们义愤填膺地谴责这些“没素质”的行为,觉得丢了国人的脸,甚至有人表示“真心希望外国人别来,丢不起这个人……”

针对这种言论,我在一篇批评文章中写道,倘若“乱扔垃圾、插队硬闯、随地大小便”发生在国内其他地方,人们都可以“熟视无睹”,但偏偏发生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而且是在迪士尼乐园这个“国际化场合”,人们就无法接受,因为这丢的是“面子”,丢了上海的面子,甚至丢了国家的面子。

同样的,“中国女游客在美掌掴店员被捕”事件,最刺痛人们的不是“素质”,而是面子。正如我曾经指出的,这种“在国内不要紧,在国外太丢人”的内外有别的荣辱观,折射的是一种“重面子,轻里子”的思维。至于希望人们“从外而内”提高素质,即先在国外保持形象,然后慢慢在国内提高修养,更不过是一种舍本逐末的奢望。

 

因子:

迷恋“出发点”的是非观

 

女游客在美掌掴店员事件进展至今,人们关注的焦点有所转移,开始追问事情的起因。据免税店工作人员爆料称,事件起因是梁琦为了凑满400美元可获得20美元的折扣而丢失了信用卡,虽然信用卡最后被找到,但仍然迁怒工作人员,所以动手打人。

倘若事实就是如此,人们对这位女游客的口诛笔伐就会觉得更加心安理得,因为她不仅“易怒”,没“素质”,不讲“规矩”,还贪小便宜,实在该骂,实在是“不作不死”!

对此,钱江晚报评论员刘雪松在《中国女游客美国机场打人被抓,该反省的不只是游客》一文中写道,洛杉矶机场警局公共事务办公室表示,事件起因是客人和店员争执,关于争执具体起因会由法官判定。美国的警察讲的是结果,你攻击人身了,逮你没商量。至于起因,那是法庭上讨论的事。中国人发生争执,讨论话题的重点往往会把结果放到次要的位置,而主要看起因。起因正确,耳光扇得就具有正义感,同情心就会一边倒地发生变化。

该作者还把这种做法总结为“起因说”。我觉得,虽然把起因看得比结果重要有失偏颇,但也不能简单地认为“只问结果,不问原因”才是公正客观的态度。毕竟,要对一件事进行定性,弄清“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是必不可少的。否则,如果不问起因,为什么同样是杀狗,“男子杀狗分尸威胁情敌”就被判“故意杀人罪”,而“深圳一男子虐杀50余只狗取乐”,律师却表示“国内法律无法对其处罚”?

但话又说回来,他所指出的“中国人的对与错,常常是跟‘起因’必然关联的,起因正确,则行为就正确了一半,掌掴也是充满了‘道德’含量的。”倒是大体上概括了“喷子”的是非观。在这里,我暂且借用他的“起因说”一词,不过我真正要指的是迷恋“出发点”的“初衷主义”。

在女游客掌掴店员事件中,人们宁愿轻易相信道听途说、未经证实的受害者店员一方的“爆料”, 也不大愿去了解女游客的说法,在媒体的报道中大多是引述店员一方的说法。我觉得总不至于没有人想过这可能只是“一面之词”,但人们不愿追问,不愿深究,更不愿“证伪”,因为这种“为了凑满400美元可获得20美元的折扣而丢失了信用卡”的“爆料”,这种贪小便宜、无理取闹的“起因”,更能“印证”人们对她“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判断。

在“偷鸡腿妈妈”事件中,虽然该妈妈“做了不好的示范”,但考虑到“她就是为了小孩,不是为自己”,在民警和广大网友的眼里,这位小偷甚至惯犯妈妈,就成了“伟大母爱”的化身,她所偷之物也成了“最心酸儿童节礼物”。人们为之感动得一塌糊涂,纷纷慷慨解难,数日便捐数十万元。

而对于河北接连发生的三起取消公务员休假事件,虽然人们普遍认为是违法行为,是人治思维作怪的权力任性。但就连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文章也说,取消“取消休假”近似儿戏,但考虑到“目的是想争取更多时间来保障完成工作”,所以觉得“这一出发点无可厚非”。

我曾撰文指出,人们以为,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就算错也不是“原则问题”,只是“方式方法”问题,“可以理解”,如果真要处理也可以“从轻发落”。

这种只问“出发点”,不看行为本身及其结果的“初衷主义”,很容易让人们陷入道德“迷阵”,“误判”事物性质。更有可能让那些“深谙此道”之人,打着“出发点”的旗号,“放手”去干不正确甚至不合规、不合法的行为。

如此看来,“喷子”们热衷于“起因说”或“初衷主义”,以“出发点”定性质、判对错的是非观,实在是糊涂得很。

 

圣子:

“照人不照己”的审判观

 

自小悦悦事件以来,人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路人总是冷漠,网民总是义愤填膺”,并追问究竟“是路人从不上网,还是网民从不出门?”

比如,在老虎袭击女游客事件中,90%以上的网友都是批评、嘲讽女游客“不作死就不会死”“自作孽不可活”。对此,我撰文指出,无论如何,一个人因为意外事故死了,按照“人之常情”,人们应该有所同情才对,应该有所反思并加强防范,以防悲剧重演才对。可是,人们,广大的人们不仅毫无同情之心,全无反思之意,反而极尽讽刺、挖苦、嘲笑之能事,且毫无愧意。这种毫无人性的道德观、价值观,岂不比吃人的老虎还冷血!

我这篇题为《老虎“猛于人”,但冷漠“猛于虎”》的批评文章发表后,被诸多媒体转载,引起不少网友的共鸣,但也招来部分网友“围攻”,他们坚持认为自己不是“冷血”,坚持认为不遵守规则的人就是“该死”。对此,我早有预料,并已在文中强调,人们应该懂得,规则是用来遵守的,但不等于违反规则的人都“该死”,否则,每个人都有太多“该死”的理由,比如闯红灯,在火车站站台吐痰(七月份曾发生“男子因随地吐痰被人推下火车站台险丧命”事件)等。无论是谁,在嘲笑别人“不作死就不会死”之后,也要想着自己也有机会成为“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主角”。

那些声称不遵守规则的人就“该死”的人,给人的感觉似乎自己就是从不违规、从不犯错的道德圣人。我真不知道他这样的道德自信究竟何来,因为就连“孔圣人”都说,“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要活到七十岁才能不“逾矩”,也就是说七十岁之前的人们,哪怕是圣人,都是要犯错、违规的。可是,按照“喷子”们“不遵守规则就该死”的说法,七十岁以前的人就都“该死”了,当然,七十岁以后的更“该死”,因为他们也是从“七十岁以前”过来的。如果说,所有人都“该死”,但“喷子”除外,那么,这些“喷子”还是“人”吗?

同样的,在每年一度的抵制狗肉节浪潮中,那些所谓的“爱狗人士”百般谴责、阻挠人们吃狗肉,与其说是因为“爱动物”的“人道”,不如说是“我不吃,你也不许吃”的“霸道”。 在民主法治社会,每个人都应坚守权利的边界,不能以自己的喜恶强加于人,不把自己的意志凌驾于他人意志之上,更不能因为自己的权利而剥夺别人的权利。对市场主体是“法无禁止即可为”,对政府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既然法律不禁止买卖、食用狗肉,人们就有吃狗的权利;既然法律不授权政府禁止买卖、食用狗肉,政府就没有取缔的权力,更不要说“爱狗人士”了。

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在老虎袭人事件、抵制狗肉节事件,还是其他类似事件中,不少网友总能迅速化身为道德圣人和道德裁判,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审判他人,并把自己从被审判者行列中剔除。事实上,正是这种“照人不照己”的“道德审判”, 才使得“世风日下”的假象日益“逼真”,才使得人们在一次次的“道德意淫”中走向“道德萎缩”。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面子•里子•因子•圣子——“喷子”的四张脸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