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动辄“医闹”,实为“德闹”

11月10日晚间,河北蠡县6岁坠井男童聪聪被救出井,随后官方宣布其不幸身亡。一场轰动的救援结束后,舆论风波却并未停歇。11日开始,陆续有网络消息称聪聪家属“医闹”,甚至有家属高额索赔的消息爆出。13日上午,赵向阳(聪聪父亲)以其名义向新京报发来一份声明,称除了悲痛只有感谢,且“从未想过赔偿”。14日,对于网传“家属追打救护车司机”的传言,聪聪家属进行了否认。蠡县官方转述司机说法时表示只是发生了推搡,并非殴打。同时,赵向阳还携家人带着11面锦旗,向当地政府部门、医院以及爱心志愿团队致谢。(11月15日新京报)

“坠井男童”事件真可谓近段时间来最具戏剧性的事件,从投入140余台作业车辆、500名救援人员,持续107小时的“大救援”,到找到孩子后,孩子的爷爷跪地感谢,再到“家属追打救护车司机”“向医院索赔200万”的传言,一再反转的剧情,一再点燃舆情,特别是,当人们毫不犹疑地把“医闹”的帽子扣在死者家属身上,并毫不客气地对他们口诛笔伐、恨不得“踏上一万只脚”时,一种强烈的道德感便得到极大的释放,一股“伸张正义”的味道便弥漫开来。

“医闹”“忘恩负义”,这样的标签太容易吸人眼球,太容易气炸人心了,人们迫不及待地加入批判行列,似乎骂得越凶,越显得自己“有道德”,谁还会去细究“向医院索赔200万”到底是事实还是谣言?现如今,虽然家属声明绝无此事,但人们已不想去“小心求证”,不愿去追问究竟是谁散布的谣言,只是装作没听见地继续“大胆批判”。

这样的情形已经是第N次出现了。就拿本月初发生的“医闹教师落户上海惹争议”事件来说吧。由于某“上海市民”(实为作家六六)举报申请落户上海的教师缪某“疑似医闹”,引发舆论对缪某“狂轰滥炸”,一致抵制其落户,缪某迫于舆论压力只好“自愿撤销”落户申请,于是,主管部门便“顺水推舟”地宣告此事画上“句号”了。

可是,“医闹”的帽子是谁想扣就能扣的吗?所谓“医闹”,又称“借医疗纠纷非法获利的第三方”,是指受雇于医疗纠纷的患者方,与患者家属一起,采取各种途径以严重妨碍医疗秩序、扩大事态、给医院造成负面影响的形式给医院施加压力并从中牟利的行为。而缪某“在急诊室内就诊时,与女医生发生口角并引发肢体冲突”,这完全是一起由于医患双方言语矛盾引起的冲突,缪某既无暴力伤医的动机,更无“借医疗纠纷非法获利”的故意,又何来“医闹”之说?

就算谬某真是名副其实的“医闹”,既然目前上海的户籍政策里,对“医闹”人员能不能入户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便是“法无禁止皆可为”,便不该限制其落户。而有些人之所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给她扣上“医闹”帽子,“义愤填膺”地抵制其落户,我认为,其实未必都是出于“正义感”,而可能出于虚伪的“道德优越感”。只要抵制“道德有问题”的人,便可以让自己“不证自明”地迅速化身为“道德没问题的人”甚至“道德圣人”,便可以“捍卫道德”之名,行“超越法律”之实,感受“道德战胜”的威力和成就感。

说到底,凡事只论“道德”,不问事实,不讲规则,不顾法律,无非是一种“德闹”罢了。(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动辄“医闹”,实为“德闹”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