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医生的问题不在“缺德”而在“缺得”

近日,曾对医改说“不满意”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接受北京青年报专访。钟南山说,的确,一方面是市场逐利的现象在医生群体中也存在,这就导致了医疗人文精神的缺乏。“我一直强调,医改要加上一条就是医德教育。”钟南山说,这也是这一职业的特殊性所在。他认为,医生是知识分子中很特殊的群体,除了需要有完备的专业知识,还要有很强的维护生命的责任感。“既然现在谈到尊重知识分子,首先从政府、从社会就得尊重知识分子。”(3月7日北京青年报)

自去年底央视曝光医生吃回扣占药价四成的惊人内幕以来,人们对医患矛盾的认识发生明显变化,从以前一边倒地痛斥暴力伤医,转变为更多地对医生的职业道德产生质疑。对此,钟南山强调:“医改要加上一条就是医德教育。”他说,这也是这一职业的特殊性所在。除此之外,社会对这一问题的认识不够全面也可能加剧医患矛盾。例如,“媒体会报道医生拿回扣。”他说,“报道这个事情是对的,但有时候报道的结论是错的,医生怎么能是药价虚高的始作俑者呢?完全是反过来的。医生定不了价。”他还提到要尊重医生,“既然现在谈到尊重知识分子,首先从政府、从社会就得尊重知识分子。”

我以为,吃高回扣、过度医疗等普遍存在的医疗顽疾,早已把医生的“道德境界”暴露无遗,再怎么“洗白”都无济于事,至于呼吁社会尊重医生,更是本末倒置。既然医生都不能独善其身,不珍惜“羽毛”,凭啥要人们先信任他们?

钟南山认为,导致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的根本原因,是公立医院的定位问题没有解决。为什么医院要解决市场化的问题?钟南山说,公立医院如果不姓公,“再多的医保,都会被它吸过去,因为它没有来源。”

“不解决医院的市场化问题,这个医院永远不会认认真真发自内心地支持医改,没有改革的动力。”他举例称,“我们做了很多研究和创新,现在胸科的手术,两天就出院了,省了63%的钱。但是,医院的收入减少了,我们的收入也减少了,谁给我们?我们的动力从哪来?”

由此来看,钟南山对医改的看法可谓“深刻”和“诚实”。当下公立医院普遍“公益性”不明显,“逐利性”却十分突出,“创收至上”的价值观甚至凌驾于“救死扶伤”的职业追求至上,医生的“异化”绝非“个别现象”。但这并不意味着医生的道德水平就天然比其他职业的人要低,而说明目前的医疗体制在引导医生向善方面存在重大缺陷。

既然公立医院在“姓公”问题上定位不明朗,医院还是靠自己的创收为主,医生的收入缺乏应有保障,还得与医院的创收休戚相关,那么,哪怕道德水平在海拔以上一百米的医生,也会在利益的诱惑面前瞬间下降到海拔以下一百米。

归根结底,医生的问题不在“缺德”,而在“缺得”。医改要落实公立医院姓“公”的定位,既要让群众看得起病,也要让医生有所得,不必“为五斗米而折腰”,如此方能真正营造医患双赢、和谐的新局面。(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医生的问题不在“缺德”而在“缺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