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高房价把人逼走,算哪门子“历史的优化选择”?

关于高房价的话题又火了。近日来,一篇《最近有点为北京难过》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作者李方说,几名同事辞职,卖了北京的房子要回老家,他由此缅怀那个一通电话就能召唤朋友来北京打拼的时代,并为现在高房价高生活成本、赶跑了外地人的北京“感到难过”。与此同时,另一篇名为《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文章,点击量破了10万。文章作者从北大本硕博毕业后进入中科院北京某所工作,最后,却因为买房、子女入学等现实问题,含泪告别中科院,转战南京某高校。

我以为,只要是脑子正常之人,都应该认同现在的房价普遍太高,太不正常了。可是,偏偏有人为之辩护,认为“存在即合理”。对上述两篇文章关于高房价导致人们甚至高层次人才“逃离北京”的观点,就有不少评论者出来反对。

16日,红辣椒评论发表了两篇关于高房价的文章。其中一篇题为《逃离北京,何必那么悲情?》的文章指出:“现代社会,北京作为特大城市,常住人口已经突破2000万,有限的资源与膨胀的人口所造成的结果,必然是竞争异常激烈,工作生活压力山大,如果不能够赚更多的钱,拥有更好的教育,过上更好的生活,选择离开也只是常态,毕竟人才流动属于完全正常的现象。”也就是说,高房价是“正常”的,高房价把人逼走更是“完全正常”的。

另一篇文章题为《比买不起房更可怕的是年轻人的焦虑》,乍一看是批评高房价的,其实还是在为高房价辩护。文章写道:“有朋友这样对我说:‘买不起房可以不留在北京啊,又不是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留在京城。’话虽赤裸裸,但是确实无可挑剔。”并强调:“要认清一个现实,想要留在北京没有错,但并非所有人都能留在北京。假如我离开,我会叹息我的实力还不够,但我不沮丧,不抱怨,因为我深信,总有一天,我在任何一个城市都能来去自如。”

如此说来,中科院青年科学家、北大清华博士们被迫“逃离北京”不是高房价的错,只怪他们自己“没出息”“实力不够”而已。

不过,为高房价“正名”最起劲的,是上海观察微信公众号的头条文章。在这篇题为《不必为北京感到难过!三十岁还坐等城市爱你,可能是脑袋缺根筋》的文章中,身为解放日报记者的作者赵翰露写道:“站在更高层次上想,也许只有北京不那么有吸引力,才能让资源更公平地在各个城市间分布;而当北京卸下重负,治好种种‘大城市病’,才会重新又变成一个吸引人们的好地方。”“恰如李方文章后网友‘轻踏落叶’的留言。他说,‘北漂’带走了大城市大公司的价值观与生活理念,或许会成为家乡发展的种子,推动当地文明的进步;他们离开,是一种‘历史的优化选择’。”

这么说来,北京高房价把部分人逼走,正好可以让北京“减负”,正是“历史的优化选择”的结果。这番“高论”其实说白了就是“优胜劣汰”呗,被高房价逼走就证明是弱者,活该被淘汰出局。如此冷血的思维,如此无耻的优越感,可见作者不是缺根筋,而是缺很多根筋。

其实,为高房价辩护的言论还有很多。去年6月1日,某央媒发表了题为《树不能长到天上,房价也一样》的评论文章,剑指“房价快速上涨”,强调“房子是给人住的,这个定位不能偏离……要防范房地产泡沫风险,千万不能使房价变成长在天上的、无根之‘树’”。9月20日,该媒体微信公众号又发表了一篇《楼市疯了?!》的重磅文章,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掀起了舆论对楼市泡沫的新一轮批判。特别是深圳6平方米“鸽笼房”刷屏,舆论一片批评之声,普遍把矛头指向了楼市泡沫和房价疯涨。

可是,9月26日,该媒体公众号连夜发表了题为《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的“锐评”,语重心长地教导人们“人世间的一切幸福都需要靠辛勤的劳动来创造”。对此,我在一篇题为《房价不降,“奋斗”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的批评文章中指出:“如此说来,人们买不起房不是因为房价高,而是因为不够努力,不够辛勤?可是,你不是在《楼市疯了?!》中说有53.7%的居民认为目前房价‘高,难以接受’吗?莫非过半的中国人买不起房都是因为‘没奋斗’?”

对于早已陷入疯狂并把人“逼疯”的高房价,竟然有那么多专业的甚至知名的评论员为之辩解,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这让我庆幸自己只是一名“业余非知名”评论员,因为他们的“专业”和“知名”只能暴露自己在智商和同情心方面的“业余”,越知名,越业余。

认为高房价“存在即合理”,脑子进“霾”了吧?(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高房价把人逼走,算哪门子“历史的优化选择”?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