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对比《西游记》,《人民的名义》还是太粗糙

86版《西游记》总导演杨洁逝世了,她导演的这部热播三十年的经典之作,是几代人童年的美好回忆。2014年的一则消息称,《西游记》被重播过3000次,是世界上重播率和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之一。

对比86版《西游记》,我以为眼下大火的《人民的名义》还是太粗糙。

但我在这里不想从演员的演技(当然,《人民的名义》中部分老戏骨的演技也相当出色)、剧情的安排(部分情节过于拖沓)等方面作分析,因为高下立判,不在一个“频道”上。

仅就二者的主题来谈谈吧。我以为可以把两部剧的主题都理解成对“信仰”的追求,甚至都理解成“以人民的名义”追求信仰。前者西天取经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个人成佛成仙,而是为了“普度众生”;后者以人民的名义反腐,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维护人民的根本利益。

不过,与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矢志追求信仰相比,《人民的名义》中的“正面人物”对信仰的追求则显得不够“纯粹”了。

就拿剧中最“火”,同时也是“正义担当”的“达康书记”来说吧。与道貌岸然、色迷心窍的省委副书记高育良,结党营私、权欲熏心的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以及贪腐出逃的副市长丁义珍、“不占不贪也不干”的光明区区长孙连成等反面人物相比,达康书记无疑是干事创业、勤政为民的好官、清官、能官典型,代表着满满的正能量。

可是,从根本上说,他所追求的信仰中,“政绩”的权重比“人民”要大。否则,他不会“明知不该为而为之”地强硬争夺丁义珍腐败案的办案权,他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因为生怕吓跑开发商,进而影响GDP,影响政绩。同样,他也不会在自己的老婆被侯亮平抓捕后,才决定双开省委副书记高育良(也是侯亮平的老师)的前秘书、市法院副院长陈清泉。

在研究处理陈清泉等人的会议上,达康书记强调:“顾全大局不能成为某些坏人违法乱纪的挡箭牌和保护伞!我相信,高育良书记绝对不会袒护涉嫌犯罪的陈清泉。”但事实上,在上一年研究政法工作的常委会上,市政法委孙书记就对陈清泉提出了意见,但当时达康书记要他“顾全大局”,不让他展开说。而陈清泉的违法问题早就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而且有图有真相,后来退休干部陈岩石就是根据网上的线索实名举报他的。对陈清泉的问题,达康书记当初不可能不知道,但他拒绝面对,无非是为了保持汉大帮与秘书帮的“政治平衡”,不想与省委副书记高育良撕破脸。说到底,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妥协和纵容?

可以说,达康书记确实“爱民如子”,甚至“爱民胜子”,因为他关心老百姓显然超过关心家庭,几乎到了“因公忘家”的程度。特别是,他长年对妻子不闻不问,以致最终离婚(之前一直拖着不离,恐怕是为了顾及“政治影响”,后来迫不及待地要离,是不想被“出问题”的老婆影响自己的仕途)。相对“爱民如子”来说,他更是爱“政绩”如命,“政治生命”才是他“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他只是“以人民的名义”追求自己的信仰而已。

与达康书记相比,老革命陈岩石的信仰要纯粹得多。他受邀参加省委常委会,讲了一堂特殊党课——1945年火线入党,申请了背炸药包炸毁敌人碉堡的共产党人特权。“当年我虚报岁数入了党,拿到了这个特权。我根本没有想到会活着回来,更没想到会活到今天,我为能拿到这个特权而终生骄傲!”

把背炸药包视作党员的“特权”,这才是“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的真信仰。固然,和平年代不再需要党员领导干部背炸药包,但也不能忘了“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不能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上“打折扣”。

综上所述,我说《人民的名义》比《西游记》“粗糙”,主要是就其信仰的纯粹与否而言。但更为根本的问题是,在现实生活中,要让广大党员干部“永葆初心”,不能寄望于一部电视剧,而要切实加强宗旨教育,并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努力营造积极向上、干事创业、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近日,一篇题为《“阶级固化”论调不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的文章引起热议,作者写道:最能说明中国社会流动性的例子是演员王宝强。王宝强出身于河北一个农民家庭,没上过几天学,8岁就在少林寺学武术,从做群众演员开始最终成长为家喻户晓的演员。要论家庭条件、教育程度、社会资源,王宝强算是最差那一档的,但他照样成功了。这些例子都说明所谓“阶级固化”是不能成立的。

对于这篇发表于人民日报的奇葩文章,我以为凡是正常人读了都会发现不正常。王宝强“屌丝逆袭”只是极小概率的案例,岂能用一个特殊个案来证伪一个具有普遍性规律的结论呢?倘若一个王宝强就证伪“阶层固化”,那么,不胜枚举的“官二代”“富二代”以及“10岁当公安”的“警二代”,不是更能证实“阶层固化”?

可这位连中学常识都不具备的作者,还用这种“以偏概全”“以个别代替整体”的荒唐逻辑,继续推导出“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家”的荒谬结论,而他给出的理由居然是:“连刘邦、朱元璋这种出身社会最底层的人都能做皇帝,这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

我的天呐,刘邦、朱元璋是因为造反才改变命运的,你却拿他们来证明“社会的流动性”,脑子“进水”了吧?可是,这样一篇胡说八道的糊涂文章,居然能在权威媒体刊出(实际上是两次刊出,先是在该媒体公众号发表,翌日在报纸刊登),难道不奇怪吗?难道是存心要“考验”群众的智商不成?我以为,问题的根源也许不在于作者“脑子进水”,也不在于层层把关的编辑们“智商不够用”,而在于他们太习惯、太急于“灌鸡汤”了:只要社会一出问题,就拼命“灌鸡汤”,可没想到在“广而灌之”之前,先自我“陶醉”得一塌糊涂了,结果,这“满纸荒唐言”反而让吃瓜群众识破其小人嘴脸。

不过,这“灌鸡汤”并非什么创新之举,事实上早已成了一种“固化”了的套路,一些媒体和评论员运用起来可谓“得心应手”。

前段时间,两篇分别题为《最近有点为北京难过》和《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文章火了,加上新华社的一则题为《北京学区房可在美国买个镇,你怎么选》的报道,再次点燃了人们对高房价的怒火。于是,一些主流媒体和知名评论员便纷纷出来“救火”,极力论证高房价“存在即合理”,论证高房价把人逼走“完全正常”。

其中,为高房价辩护最“动听”的,要数知名评论员曹林。他在中青报发表一篇题为《我仍然意气风发,希望你也是》的“暖评”,教导年轻人在反思自己为什么买不起房时,多想想“如果社会不行,为什么别人能行”?言外之意就是,你不是觉得房价过高吗?既然有个叫王健林的买得起,甚至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而你买不起,那就说明是你自己的问题(什么问题?当然是不“奋斗”、无能、失败呗),而不是房价的问题。也就是说,一切社会问题,只要有一个人(比如马云、王健林之类的牛人)能化解,而你不能,就证明不是社会问题,只是你个人问题。也就是曹林所说的:“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

按照这样的逻辑,那些因为高房价而逃离北上广的中科院青年科学家、北大清华博士毕业生,都属于经过历史“优化选择”后的被淘汰者,连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也是如此,因为他说:“控也好,不控也好,反正北京房子我都买不起。”至于千百万个被淘汰的普通群众,更不在话下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的结论,因为根据“一个代表全部”的神逻辑,只需一个王健林,就证伪了“房价过高”,其他买不起房的,就算有千百万人都可以忽略不计!

一个王宝强、一个王健林,就能“证伪”全世界?当然不能。不过,足以证实某些媒体和评论员的“伪君子”本质:一出现问题就只想着“灭火”,而没想过“救人”;只想着“控制音量”甚至“消除杂音”,而没想过“倾听沉没的声音”(虽然表面上也如此鼓吹),事实上连“鼎沸的声音”都充耳不闻。

他们最热衷的是“熬鸡汤”,按照“一个代表全部”的“固化”套路,以某个“正面典型”为参照,给心生不满的人们灌下“存在即合理”“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奋斗改变命运”的鸡汤,教导他们要当接受现实、降低欲望或埋头奋斗的“睁眼瞎”和“沉默的大多数”。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对比《西游记》,《人民的名义》还是太粗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