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高铁盒饭错不在“暴利”而在“暴力”

华商报近日报道,高铁高价盒饭背后藏匿着许多猫腻,其中存在惊人暴利。在从事多年快餐餐饮人士的帮助下,记者发现,按照高铁出售的快餐份额比例,20元的包子套餐,成本在6元左右;45元的杏鲍菇炒牛肉饭,成本最高16元;而15元套餐的成本仅为5至7元……

高铁盒饭作为“资深”吐槽对象,这次引发的却不全是吐槽,因为人们搞不清45元的盒饭到底算不算“暴利”。我以为,高铁盒饭的问题并不在于是否“暴利”,而在于这盒饭里夹着浓浓的“暴力”之味。

不少媒体指出,华商报计算高铁盒饭成本的方法存在“硬伤”,因为它只计算材料费用,没有计算制作、储存、运输保存和人工等成本。因此,既然连成本都搞不清,就无法判断它是否暴利。

某知名评论员在一篇题为《吃高铁盒饭,吃出了“暴利”味儿》的文章中指出:“每每看到这样的问题(质疑高铁盒饭价格过高),我就觉得有点好笑。你嫌贵,不吃就好了,接着泡你的方便面呗,干嘛非得纠结呢?既然有人愿意买,你说是暴利,你管得着吗?”

按照这样的奇葩逻辑,我们还可以推论出类似结论:就算100公里的高铁票卖到1000元,你也不能谴责它“暴利”,你嫌贵,不坐就好,骑你的摩托车、自行车呗!

我就奇了怪了,一个盒饭高达四五十元,而且还很难吃,凡是正常人都会觉得“不正常”,凭什么作为“上帝”的顾客,就不能质疑它暴利呢?

有的评论员不厌其烦地替高铁公司计算盒饭的各种成本,论证其价格基本“合理”,算不上“暴利”,并举远在天边的某国火车盒饭也比较贵的例子,来证明我们高铁的高价盒饭并非“孤例”。

可是,他们不会告诉你,就连宝岛台湾的火车盒饭也只需十几元人民币,而且有肉有菜,质量保证,跟市场上的并无多大差异。

事实上,这种“选择性失明”“特殊代表普遍”的论证方式屡见不鲜。前段时间,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的奇葩文章,引起广泛争议,因为它使用的就是这种“选择性失明”“特殊代表普遍”的诡辩方法,只能暴露自己“智商不够用”。

说到底,45元高铁盒饭是否暴利,理应由铁路部门来回应,岂能“一直被吐槽,一直不啃声”?可是,多少年过去了,任你吐槽到口吐白沫,人家就是不回应,就是不解释,就是不改正,你奈他何?如此漠视民意和市场,本质上是一种权力的傲慢:既然市场垄断权掌握在我手中,“此车由我开,此饭由我卖,想卖多贵就多贵”!同样的,多年来反垄断部门也是噤若寒蝉,就是不介入,不调查,不吭声,摆出的是一副“事虽关己,高高挂起”的“无为”死相。

凡是不以“人民的名义”行使,不以服务人民为宗旨的的权力,无论是为了追逐“暴利”,还是显示“威武”,对群众来说都是“暴力”,一种充满着傲慢的冷暴力,决不能让它一直“暴”下去。(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高铁盒饭错不在“暴利”而在“暴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