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李文星死于“穷逼”?时评已由“脑残体”沦为“心残体”

撰文|李蓬国

李文星的死,惊天动地,却未必能根除传销的基因和打压传销的势头。多年来,传销能一直盛行,并非传销本身有多大的生命力,而是组织里的个体太丧,太贫穷。我并不认为“李文星”之死可以成为传销之死的星星之火。因为,在普天之下的生活里,比“李文星”更没智商,更穷逼的人还很多。他们的天真,他们的鸡血,他们的丧性,是传销组织天然的肥料。只要他们的天性不死,穷逼不解,大概传销就不会瓦解,悲剧就不会停歇。(8月7日凤凰网)

这是一篇令人恶心到想吐的文章。9年前,知名时评员叶匡政发表一篇题为《时评正在成为脑残体》的批评文章,引起广泛争论。而从眼下这篇出自某知名评论员、题为《穷逼的“攀升欲”杀死了李文星》的文章看,时评这种文体已经实现了“转型升级”:由“脑残体”变为“心残体”。

大学生李文星被传销组织非法拘禁致死,居然有评论员归咎于他的“穷逼”“没智商”,就像去年大学生徐玉玉被骗死,有人嘲笑她“智商不够用”一样,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其“心残”已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得以在知名网站发表,可见某些“小编”也已沦为“小人”之流。

当然,这篇文章的“脑残”逻辑也是“可圈可点”的。文章说:“很多人把李文星的死归咎于招聘网站的疏漏,表面来看合乎情理。可是细细思量,任何陷阱里,外界的审度是一回事儿,自己的识别又是一回事儿。如果,一个人把所有的安全的维度都交付外界,大抵是不可能平安长大成人的,这对于每一个人而言都无差别。所以,从根上来讲,还是自己的原因大一些。”

从此处看,该作者大概是念过高中政治课的,所以看待任何事情都要套用“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的原理: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传销组织只是“外因”,他自己“穷逼”“傻逼”才是“内因”和“根本原因”。如果李文星能像作者一样“富逼”“智逼”,无论遇到什么传销组织、电信诈骗组织还是邪教组织、恐怖组织,都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当然,那个被骗1760万的清华大学教师,跟这位“牛逼哄哄”的评论员比起来,也只是“傻逼”一个。

事实上,像这位作者一样脑残兼心残的时评员多了去。去年9月26日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的评论员文章,连标题都是病句:普通群众不要说“失去奋斗”,就是使出“洪荒之力”,也可能一辈子都买不了一个“鸽笼房”,何来“房产再多”?所谓“失去奋斗”还能“房产再多”的只能是房地产商、炒房客,而作者正是站在他们一边的,所以才说“我们”。

今年1月6日,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爬山不能怕绕弯》的文章,指出治理雾霾“不可简单粗暴,好比爬山,不能怕走弯路,直着上,固然路途短,但风险大;最合适的途径是走盘山路,走缓坡,实现螺旋式上升。”虽然雾霾已成为“一级致癌物”,严重威胁群众的生命安全,但这位评论员居然教导人们治霾要“悠着点”,就像“爬山不怕绕弯”一样,已经无耻到“一览众山小”的境界。

今年3月16日,知名评论员曹林发表一篇题为《我仍然意气风发,希望你也是》的“暖评”,面对人们批判高房价的浪潮,他教导年轻人,买不起房可以“把欲望放低一点,脚步放快一点,心胸放宽一点”。他还教年轻人多想想“如果社会不行,为什么别人能行” ?也就是说,一切社会问题,只要有一个人(如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的前首富王健林)能化解,而你不能,就证明不是社会问题,只是你个人问题。这种主张凡事“做好自己”的睁眼瞎逻辑,跟本文开头所说那位作者的“内因论”一样,无非是鼓励人们默认、“宽容”、接受一切社会不公现象,把一切失败、不幸和不公正遭遇,统统归因于自己的穷逼、傻逼、丧逼,当好“沉默的大多数”。

……

类似的时评员太多了,可谓“俯拾皆是”(这个成语通常用于指“东西”),足以证明时评已经由“脑残体”沦为“心残体”。这其中包括不少学识过人、颇有威望的知名评论员,他们之所以也犯低级错误,主要是因为“屁股决定脑袋”,自觉站到了群众的对立面,所以才讲不了“人话”。

“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只有当时评员始终牢记激浊扬清的本职,始终坚持讲人话,时评才不会在“脑残”和“心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李文星死于“穷逼”?时评已由“脑残体”沦为“心残体”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