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毒保姆”接连“得手”折射孝道“失守”

为了干几天活就拿整月工资,46岁的保姆何天带毒杀七旬雇主何老太,5月4日被广州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在该案侦查阶段,何天带曾供称,在案发前的一年半时间里,自己曾用相同手法作案10起,其中两起未遂,8人被害。由于被害人家属未能及时发现可疑情况、死者尸体已经火化等因素,导致关键证据缺乏,检察机关并未认定这些案件,最终只就其中一起提起公诉。(2016年5月15日澎湃新闻)

为了少干活多拿钱,竟然在一年半时间里连杀9个老人,如此狠心、疯狂的“毒保姆”,让我禁不住联想到“史上最恐怖的十大女性杀人狂魔”之首的贝尔·索伦森·冈尼斯。与许多因为追求精神快感而杀人不同,贝尔因为对现实商品的渴望而杀了42个人。一些专家认为,贝尔毒害两个女儿是为了换取保险金,还烧毁家族企业来骗取保金。后来她的丈夫也因此遭到毒手。“黑寡妇”贝尔很快就找到了另一种“生财之道”,她用书信引诱对他有好感的男人,然后制造事件,让他们“死于意外”。

与“黑寡妇”贝尔·索伦森·冈尼斯为了占有巨额保险金而杀人不同,“毒保姆” 何天带只是“为了干几天活就拿整月工资”就去杀人,而且在短短一年半时间内连杀9人,可见其“心狠手辣”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按照这样的“效率”,如果不是东窗事发,“毒保姆”的杀人数目仍将猛增。虽然由于“死无对证”,关键证据缺失,司法机关只认定一起案件,但“疑罪从无”说明的是证据不足,不代表全盘否定事实。按照“人之常情”来推理,“毒保姆”故意杀害一人已是死罪,完全没必要“不打自招”其他案件,而且,她所供述的案情十分详尽,不像撒谎。所以,虽然此案的审判生动阐释了“疑罪从无”原则,是重大的司法进步,但为避免悲剧重演,我们不妨“反思从有”,深挖社会和思想根源。

据报道,出生在粤北一个山村的何天带兄妹众多、亲情淡薄,20多岁时便为一男子生女,岂料对方已有家室还把她赶走……命途多舛让何天带心生怨恨,在当保姆照顾老人时萌生了杀人“赚快钱”的想法,还认为杀害这些老人是替国家节省开支。

如果说何天带由于缺乏亲情、遭遇离弃而变得充满怨恨,想要“报复社会”,那么,她还毕竟属于极端个案。但是,她能轻易地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连续成功杀害9个老人,而且使用“老鼠药、蟑螂药、敌敌畏”等令受害人十分痛苦的方式作案,按理说家属要发现并不难,但是,8起案件中死者家属竟然没有察觉异常,恐怕不能简单地用“粗心”来解释。“毒保姆”轻易接连“得手”,折射的是孝道“中毒”。

“百行孝为先”、“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孝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近年来受“金钱至上”不良风气的影响,也沾上了“铜臭”,使得亲情变淡甚至变味。从“老人变坏还是坏人变老”的嘲讽,到“大妈跳广场舞”的挖苦,以及通过立法强制子女“常回家看看”的无奈,已经反映出社会中厌老、弃老思想的抬头。“毒保姆”用残忍的手段毒杀多个老人,家属竟然没发现,虽然“说明家属本来就希望老人死”纯属“诛心之论”,但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家属对老人不够“上心”。而在现实生活中,晚辈对老人关心不够,照顾不周的现象比较普遍,主要原因也许不是所谓的“工作忙”、“压力大”,而是在内心深处的不够重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毒保姆”虽已被正法,但孝道中存在的“毒素”还需排除,让长辈在浓浓的亲情中颐养天年,是我们每个做儿女的基本责任。(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毒保姆”接连“得手”折射孝道“失守”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