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男子穿“和服”进武大赏樱,别拿“自由”说事

文|李蓬国
3月24日下午,武汉大学教五教学楼旁,校方保卫人员与两名赏樱花的青年男子发生肢体冲突。3月25日凌晨,武汉市公安局珞珈山派出所回复记者称,冲突起因系其中一名穿着类似和服的男子入校赏樱,“武汉大学是国内一流大学,穿着这种衣服去赏花不合适,制止他们入校赏花没错。”此事正在调查之中,“调查两个重点,到底是唐装还是和服,以及冲突的全过程。”(3月25日《重庆晨报》)
“男子穿‘和服’进武大赏樱被打”事件引发热议,大部分网友及评论员为穿疑似和服的男子(实为外地大学生)抱不平,认为无论他穿的是和服还是唐装,都属于个人自由,不必上纲上线,更不该被打。对此,我不能完全赞同,我认为涉事大学生固然不该被打,但穿什么衣服进武大赏樱花,也不完全是他的个人“自由”。
关于事件起因,武大方面说是该外校学生穿和服进校赏樱遭到拒绝,由此引发争执。涉事学生说他穿的不是和服,而是唐装吴服,二者本来就很像。虽然真实情况尚未明朗,但目前的舆论焦点并不在于该大学生穿的究竟是和服还是唐装,而在于人们有没有权利和自由穿和服进武大赏樱花。从广大网友的留言及一些知名媒体的评论看,绝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在网易相关报道中,排名第一、赢得3万人点赞的网友留言为:“樱花还是日本国花,应该全部砍了种大牡丹。”以下留言也赢得过万点赞:“活久见了,建议武大学校内的日本车,日本仪器,半导体,全部砸毁,全部换做作国产,哦,国内半导体不行?那也不行啊,日本的通通清除”“虚伪的假爱国,记住民族仇恨应该提高民族文化科技振兴中华,而不是一套合服”“樱花还是日本国花,砍了算了,真是圣母婊玻璃心”。
把拒绝穿和服的人进武大赏樱说成是“玻璃心”“假爱国”,并与盲目排外的“砸日本车”行为联系起来,其实是糊涂的。要弄清楚穿和服进武大赏樱是否仅仅属于个人“穿着”问题,就必须首先回顾武大樱花的历史。
1938年初,武汉形势危急,武汉三镇相继沦陷,武汉大学珞珈山校园已被日军侵占,武大师生忍痛告别珞珈山,举校西迁四川乐山。1939年春,侵华日军从本国运来樱花树苗,在武汉大学珞珈山校园种下了最早的一批樱花,一般认为,日军在珞珈山种植樱花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缓解在这里休养的日本伤兵的思乡之情,同时,也有长期占领之意。
也就是说,武大樱花虽然很漂亮,但绝非纯粹的“自然景色”,它还是日本侵华的罪证,国耻的象征。作为大学生,应该时刻勿忘国耻,而不能把个人喜好凌驾于国家历史、民族感情之上。
澎湃新闻发表评论员文章,作者称“说到底,和服只是日本的传统服装,自身并不带有其他色彩”“在不违反法律与公序良俗的前提下,游客无论穿着何种服饰,只要是通过正常的渠道,都有权利进入武大赏樱”。
这些观点本身就自相矛盾。既然穿着何种服饰还存在“违反法律和公序良俗”的可能,那么,在什么情况下穿和服,就有可能“带其他色彩”,否则,当年赵薇穿日本军旗就不该被批评,甚至她穿着日本军旗到武大赏樱,也是个人“权利”。
其实,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并不是绝对的,哪怕在穿着打扮上也是如此。如果一个人的穿着打扮伤害了国人的集体情感,就违反公序良俗甚至违法,理应受到批评和制止。
澎湃新闻上述文章还称:“武大有必要加强对保卫人员管理与认知水平的提升,切莫因为个别人认知的偏差闹了笑话,损害了武大自信、开放、包容的社会形象。”武大保安打人固然不对,但把他们制止男子穿和服进校园赏樱,说成是损害“自信、开放、包容”形象之举,也是可笑的。试想一下,如果有人穿着纳粹服装、带着铁十字到哭墙参观,以色列人民会“自信、开放、包容”到无所谓吗?
既然大多数国人都知道武大樱花是日本侵华期间种植的,毫无疑问意味着国耻,倘若武大师生真的“自信、开放、宽容”到欢迎穿和服者进校赏樱,只能说明他们早已失去历史记忆,毫无国家民族大义。这样的大学,又将如何体现文化自信,如何培养爱国青年呢?
总之,忘记历史的民族不可能有未来,铭记历史不是为了“记仇”,而是为了铭记教训,避免重滔覆辙。珍惜和平,不能忘记战争;谋求复兴,不能忘记国耻。(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男子穿“和服”进武大赏樱,别拿“自由”说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