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多地“取缔麻将馆”,执法者总要懂点法

文|李蓬国

江西上饶、宜春、抚州等市辖区内不少地方公安部门近日发布通告,要求营业性麻将馆、棋牌室等场所自行关闭、撤销,引发争议。上饶市玉山县公安局删除了原通告,并于当天下午重新发布。玉山县公安局宣教科工作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原通告内容“措辞存在一定瑕疵”。也有公安部门坚持“麻将馆禁令”。21日下午,宜春市公安局袁州分局、宜春市上高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相关工作人员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本次取缔行为针对所有营业性麻将馆、茶楼麻将室和宾馆麻将房,并未“越权”。有工作人员解释,营业性麻将馆影响到社会治安秩序,不仅仅有赌博的问题,还存在扰民、引发家庭纠纷等问题。(10月21日澎湃新闻)

江西多地“全面取缔营业性麻将馆”事件引发舆论批评,有的地方迫于压力修改了通告,但认为只是“措辞有瑕疵”而已,有的地方则坚持认为没错,也没有越权。我以为,仅从“麻将馆禁令”可以看出,一些地方热衷于“一刀切”的运动战,而有的地方执法部门,连法律常识都不懂。

10月20日,江西省玉山县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通告称,10月22日前,全县范围内,营业性麻将馆自行关闭;茶楼、宾馆的麻将室(房)自行撤销;在店铺、居民楼、出租房等场所摆放麻将机,提供纸牌、麻将、骰子等工具用于赌博的自行停止。

凡是有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打麻将不等于赌博,有的只是娱乐而已,凭什么对所有麻将馆进行取缔?这就好比,总不能因为一些洗发店、沐足店、KTV房、酒店可能涉黄,而把所有洗发店、沐足店、KTV房、酒店都取缔了吧?

事实上,真有人这样认为,而且还是知名人士。一位认证为“澎湃新闻首席评论员、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兼职教授”的知名评论员在今日头条发文称:“世界上有不提供色情服务的洗脚店,有没有小姐的KTV房,有正经洗头的发廊,但是世界上有‘不赌博的麻将馆’吗?没有吧!麻将馆存在的意义无非就是进行赌博。”如此不食人间烟火、信口胡说,也是让人醉了。

我想,作为地方公安部门,总不至于如此愚昧无知吧?倘若说营业性麻将馆都必然赌博,都必须予以取缔,那么,就应该连同市场管理部门也一并查处,因为,有些营业性麻将馆是经过市场管理部门合法登记的!

江西多地公安部门发布“麻将馆禁令”的时候,往往同时进行普法,在通报中附上以下两条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既然要普法,起码得自己懂法。上面的法律规定已经说得很清楚,并非所有的打麻将都是赌博,只有那些“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才违法。换言之,以娱乐为目的的,不算赌博;赌资较小的不算赌博。《治安管理处罚法》第70条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

虽然多少钱才算“赌资较大”,并没有全国统一标准,但地方标准是有的。拿江西来说吧,《江西省公安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参照执行标准》第一部分第70条规定细化标准:参与赌博活动,个人赌资在200以上的,处500元以下罚款,情节特别轻微的,不予处罚。

退一步来说,就算不是所有地方执法人员都懂法,但起码不能因为市民打一两块钱的麻将,就把人抓起来,就把麻将馆取缔吧?2011年,成都女子王彬如“打5元麻将被行拘”事件引发舆论关注,该案还惊动了最高法,结果是法院判令温江公安分局向王彬如赔偿4739.1元,并向其赔礼道歉。

再退一步来说,就算有的麻将馆组织赌博,那么,公安部门可以治安处罚或刑事立案,但是否取缔麻将馆应该由市场管理部门视情况而定,由市场管理部门执行,地方公安部门岂能越俎代庖,而且还好意思说“并未越权”?

实际上,“取缔营业性麻将馆”并不限于江西,更非其首创。安徽池州、湖北十堰等地近期也在严治麻将馆、棋牌室等场所。9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决定开展“打击取缔经营性麻将馆”专项行动,要求经营者立即自行关闭、取消以营利为目的的麻将馆。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曾有网友在湖北省十堰市人民政府官网留言称,营性麻将馆的存在对社会,对人民没有任何益处,“本人多次打110举报,最后都是走走过场”,请求相关领导能尽快取缔。

受理单位十堰市公安局对此回应,公安机关负责打击处理赌博违法犯罪等行为,“如麻将馆在正常经营范围内,不涉及赌博违法犯罪行为”,那么公安机关“是没有权力进行取缔的,并非是‘走过场’”。

一年前,十堰市公安局尚且知道有些麻将馆只要“在正常经营范围内”,没有赌博等违法行为,公安机关是没有权力取缔的,为什么一年后就自打嘴巴,不需调查,不加区别地取缔所有麻将馆呢?究竟是谁给了它超越法律的权力?

有媒体评论此事称,十堰市经济开发区此次取缔经营性麻将馆,留言网友“算是达成了心愿”。把地方部门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错误行为,归结为“顺应民意”的正义之举,实际上是对民意的高级黑。

说到底,“取缔麻将馆”的一刀切做法,违背了“无罪推定”原则,属于执法违法行为。这种无知、粗暴的行为背后,则是政绩冲动所导致的运动战,与“担当”“作为”没有半毛钱关系。对这种“看上去很美”的违法行为,人们应当旗帜鲜明地反对,而不能糊涂地为之点赞。(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多地“取缔麻将馆”,执法者总要懂点法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