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警车护送黄女士出城,根在权力“出笼”

3月2日,司法部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公布“黄某英离汉进京事件”调查结果,认为这是一起因失职渎职导致的严重事件,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给首都疫情防控工作带来极大隐患,湖北司法厅厅长等9人被立案审查调查。北京市纪委监委通报称,进京检查站、小区物业、市疾控中心均存在疏漏,7名相关人员被调查处理。北京市公安局表示,正调查事件是否构成违法。(3月2日《新京报》)

靴子终于落地,“黄女士离汉进京事件”真相不出所料,暴露了武汉及北京疫情防控的诸多漏洞,以及相关部门领导的严重渎职。我以为,警车护送疑似病例黄女士离汉进京,根源在于权力“离经叛道”。

“黄女士离汉进京事件”就是例子。2月26日,北京市东城区崇外街道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发布确诊病例提示,称2月24日该社区出现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案例,该女士2月22日由其家人开车从武汉接回到北京。当天,北京市疾控中心回应称,该病例自武汉来京,来京前已有发热症状。黄女士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武汉。另据第一财经报道,黄女士系武汉当地监狱刑满释放人员,已在当地确诊。

此事件很快引起全国关注,广大网友纷纷表示谴责和忧虑。武汉不是已经封城了吗,为什么还有人能出城?她究竟是如何出城的?究竟有多少人在封城后离开武汉?更加奇葩的是,既然已经知道黄女士发热多日,即便没有在当地确诊,也是属于疑似病例或重点隔离对象,岂能让她出城?这难道不是拿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开玩笑吗?更加奇葩的是,黄女士是由警车护送离汉的!

黄女士所在的武汉女子监狱已发生严重疫情,武汉女子监狱在明知黄某英系密切接触者并出现体温异常的状态下,仍将其护送出城,这种毫无责任心和敬畏心的行为,暴露出该监狱不仅疫情肆虐,而且对人民无情。同样的,在高速路口执勤的干警没有认真对黄女士进行查控,将其放行,则是无所用心、尸位素餐。

“黄某英事件”虽然发生在武汉女子监狱,但根源在湖北省司法厅和湖北省监狱局。湖北省司法厅领导不力,对省监狱局的管理流于形式。湖北省监狱局毫无大局观念,没有自觉把监狱防疫纳入国家防疫工作大局。武汉女子监狱内部管理、制度执行混乱,将发热的黄某英护送出城。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管控不力,导致干警工作懈怠,麻痹大意,对车辆和人员出入武汉核查不严。北京方面,进京检查站、小区物业、市疾控中心均存在疏漏。

一个黄女士出城,牵出湖北省司法厅和省市监狱系统存在的诸多问题,可见当地政治生态出现了问题,权力没有在笼子里呆着,而是“出笼”“出轨”,甚至背离了讲政治、讲法治、讲人道的正途,走向了权力为民的对立面。这一点,在“退休副厅长确诊后拒绝隔离”事件中,也能得到验证。

身为湖北司法厅退休副厅长的陈某某,居然在确诊后因为医院未能提供与厅级待遇相当的独立病房,就拒绝送医隔离。他一家三口都确诊,不仅不住院,还搬到无感染病例小区,隐瞒病情,经常出入,导致业主们人心惶惶。湖北省司法厅领导、武昌区副区长、公安民警、防疫站、社区工作人员都曾上门劝说陈某某接受隔离,但都被挡在门外,他们表示“大家也没有任何办法”。

作为司法厅的前领导,居然能够置政治要求、法律规定和人民安危于不顾,而且相关省市区领导都拿他“没办法”,特权胡作非为以及官官相护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任何一个公职人员,更别说领导干部了,都应该懂得权力是用来为民服务的。但实际上,仍有一些领导干部把权力当私器,把权力凌驾于法律、正义、人民、道德之上。十八大以来,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不含企业任职)已达192人;十八大至2017年6月间,全国共处分乡科级及以下党员、干部114万多人,处分农村党员、干部55万多人。这些被查处的领导干部,无论职务高低,无论犯了什么错,犯了什么法,归根到底都是因为权力失控和“变异”所致。

仅从警车护送黄女士离汉进京事件可以看出,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门,权力任性已经突破“我的地盘我做主”的限制,有的甚至已经到了非正义、不人道的“离经叛道”的地步,异化为危害社会公平正义、群众生命安全的“官状病毒”,因此,必须痛下决心,坚决对其扼杀,以防“人传人”地蔓延开来,成为危害更甚的“大流行”。(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警车护送黄女士出城,根在权力“出笼”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