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女护士拒领导“约饭”遭解聘,有权就能使坏?

4月7日晚,21岁的小莉(化名)收到了医院詹主任的信息,“这两天就可以过来找我办离职”。小莉从3月15日开始在成都医大医院风湿科从事治疗室护士职务,到4月7日被解聘时,一个月的试用期时间还没到期。对于被解聘,小莉认为与她此前拒绝主任邀请她去吃饭有关。她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被解聘时,詹主任曾发信息给她:“给你个忠告!做事学习可以慢,但是一定要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4月13日红星新闻)

“女护士拒领导‘约饭’遭解聘”事件令人愤怒。我以为,此事并非个案,由此可见“有权就使坏”已成职场潜规则,严重败坏社会风气。

在小莉上传的微信聊天记录中,3月26日,备注为“詹主任”的微信好友给她发信息,“今天下班后有没有事,你要是没事的话!就一起吃个饭。”她的回复表示约了朋友。“詹主任”随后让她叫上朋友一起去吃饭,仍然遭到拒绝。

聊天截图中的时间,从3月26日跳到了“昨天”。“詹主任”直接问她几号入的职,“你觉得你试用期能过吗?目前看,试用期你是过不了的”。被解聘时,詹主任曾发信息给她:“给你个忠告!做事学习可以慢,但是一定要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事后,院方及詹主任均表示,解聘小莉与其拒绝邀约吃饭没有关系。詹主任说:“我向科室护士长了解到她学习能力不行,所以就提前解聘了。”

詹主任真是因为小莉“学习能力不行”解聘她的吗?当然不是。如果她真是能力不足,为何事前没人跟她谈过,跟她做思想工作,以给她改进的机会?如果她真是能力太差,完全不能胜任工作,那当初又怎么可能通过招聘程序上岗?她已经上岗接近一个月,排班表也已经排到了四月份,证明其工作能力基本得到了认可,岂能被无故解聘?

小莉告诉记者,“在试用期间,我跟着一位固定的老师学习,但直到我被要求办离职,我的老师都还没听说。”小莉说,她实在不明白什么原因被要求离职,并且一个月的试用期还没有满,“不管合不合格,也应该等到试用期满了之后再来考核和评定啊。”在她看来,医院对自己解聘,是不公开不透明的。

退一步来说,就算小莉的实际工作能力远远不能胜任工作,所以詹主任才迫不及待、铁了心地要提前解聘她,以免影响医院的工作,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地约她吃饭呢?难道是想以此作为潜规则对方的筹码?

被解聘时,詹主任曾发信息给小莉:“给你个忠告!做事学习可以慢,但是一定要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既然“做事学习可以慢”,也就是承认小莉的“工作能力”“学习能力”尚可,可以“慢慢来”,那么,所谓因为“学习能力不行”而解聘她就纯属睁眼说瞎话,侮辱群众智商了。其实,詹主任解聘小莉跟“学习能力”没有半毛钱关系,关键就在于她不会讨好、迎合领导,没有“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

小莉说,尽管詹主任是自己科室的领导,但平时交流很少。对于詹主任微信中给他发的那段“要听从领导指示的忠告”,詹主任从来没有跟她安排过关于工作上的任何一件事,也根本没有给她关于任何工作上的建议。

既然詹主任平时在工作上并没有对小莉有什么具体的指示,在此次约饭之前,两人几乎没有交流过,那么,詹主任批评小莉没有“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当然指的就是她拒绝了领导约饭,于是詹主任便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她进行打击报复。至于没有向小莉解释离职的原因,詹主任表示,“单位解聘一名员工,有的会解释原因,有的也不会解释。”也就是说,权力掌握在他手中,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解聘谁就解聘谁,甚至连理由都不需要。

4月11日,成都医大医院一位崔姓院长致电小莉,对此事做出了解释。根据通话录音,该院长表示,詹主任请员工吃饭,这个是在工作职责范围之类,对小莉的工作不认可,要解聘她,也是履行他的工作职责。4月13日,记者联系上詹主任。对方称,他确实是3月26日下午5点过的时候跟小莉发过信息,但当时请的也不只她一个人,是请了新入职的几个员工。

詹主任邀约小莉吃饭真是在“履行工作职责”,真是新入职员工集体聚餐吗?如果是,为何她没有事先收到通知?如果是,为何要劳烦詹主任单独对她微信邀请?如果是,为何詹主任还要问她“今天下班后有没有事”?还说“你要是没事的话,就一起吃个饭”?当小莉表示已经约了朋友,詹主任就说“那就叫她一起去吃饭”。这分明就是私人约饭,甚至连小莉的朋友都叫上了,却扯什么单位集体聚餐,难道不是侮辱智商吗?

小莉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另一组聊天记录,4月7日晚8点过,医院另一位同事发微信问她“在哪里”,“我说我没在宿舍之后,他又去宿舍找了我们一个新来的医助,叫她去吃饭。”小莉告诉记者,4月7日晚8点过,她答复对方没在宿舍之后10分钟,詹主任的信息就发来了,告诉她试用期过不了,让她办离职。

次日(4月8日)凌晨1时44分,前一天晚上问她“在哪里”的这位同事又跟她通过微信进行语音连线。小莉说:“半夜三更,打电话来喊我出去喝酒,我又拒绝了。”

小莉拒绝过詹主任约饭,后来另一位同事约她吃饭,他拒绝对方后10分钟,詹主任就发信息告诉她“试用期过不了”。这难道只是巧合而已吗?这位同事当时是否与詹主任在一起,是否按照詹主任约小莉的?这位同事约小莉不成,又约了其他的新来护士,后来在凌晨再叫小莉去喝酒,这期间是否都与詹主任在一起?如果是,他们是否接受医药代表的请吃?其中是否有医疗腐败?

在小莉保存的大量微信聊天中,记者还发现,医院的同事为她的遭遇鸣不平,“动不动就是这样,之前那个妹子也是。”一位同事这样说道。也就是说,该医院领导以权力迫使女护士陪吃陪喝已成“惯例”,这些领导究竟潜规则过多少女护士,有多少人为了保住饭碗而就范,潜规则又到了什么程度,其中有没有违法犯罪?有关部门是否应该介入调查?

总之,女护士拒领导“约饭”遭解聘,暴露出“有权就使坏”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职场潜规则,严重毒害了社会风气,绝不可纵容这种权力病毒继续“人传人”下去。(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女护士拒领导“约饭”遭解聘,有权就能使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