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派出所长在村民家门口撒钱,本质是权力撒野

“是他主动索要办案经费,我到纪委反映是上午10点25分左右,他到我家门口撒钱是12点34分。”11月16日,山东临沂郯城县吴清振告诉记者,家门里门外都装了监控,涉事派出所所长撒钱的过程都被记录下来,事发一周后,他还在等当地纪委监委的调查。对此,涉事派出所所长吴某反映回应媒体称,这1万元是吴清振偷偷放在派出所的,是栽赃陷害。11月17日,吴某已被郯城县公安局停职调查。(11月17日《华商报》)

“派出所长在村民家门口撒钱”事件实在荒唐,虽然目前尚无官方调查结果,当事人又各执一词,但我以为,基本可以断定,“派出所长撒钱”背后,就是权力撒野。

该事件发生在村民吴清振家,他家门里门外都装了监控,涉事派出所所长撒钱的全过程都被记录下来。从网传监控视频可以轻易判断撒钱者的身份,对此,无论是警方,还是涉事派出所所长都没有否认。吴所长回应媒体称,这1万元是吴清振偷偷放在派出所的,是栽赃陷害。也就是说,他承认了撒钱者就是自己。

那么,吴所长究竟为什么要到村民家里撒钱呢?吴所长所谓“栽赃陷害”的说法是否靠谱呢?我以为完全不可信。

吴清振表示,那一万块钱是他在2018年5月给吴所长的。就算是吴清振偷偷给的,没告诉吴所长钱放在什么地方,吴所长也没有发现。那么,他又怎么可能在两年后突然发现呢?难道真是巧合?

吴清振告诉记者,2020年11月9日,他去郯城县纪委监委实名举报吴所长索要钱财的情况,当天中午12时25分,吴所长就开着私家车带着钱去他家退钱。吴清振当时不在家,他妻子不知道是什么钱,吴所长也没说是什么钱。吴清振妻子不敢接钱,就把钱扔在吴的车前方,然后返身回家把门反锁。结果吴所长又把钱从门外撒到他家里。

上述情节,并非一面之词,因为有监控视频作证,要查明真相非常简单。再说,如果吴所长真是无辜的,是被吴清振栽赃陷害的,那么,他去退钱的时候为什么不敢把事情说明?这分明是做贼心虚。

再说,如果当初是吴清振偷偷给钱吴所长,吴所长在两年多的时间都没发现,那么,为什么吴清振在2020年11月9日上午到县纪委监委实名举报吴所长索要钱财,当天中午吴所长就去退钱了呢?这说明吴清振送出去的1万元,一直都在吴所长手上,所以才能随时拿出来。吴所长不仅拿了钱,而且根本没打算退,只是由于拿钱不办事被举报,才不得不“退钱消灾”罢了。

如此看来,吴所长所谓“栽赃陷害”的说法根本不成立。相对来说,吴清振的说法更可信。吴清振表示,他在2014年被不明身份的4个男子拿洋镐把打伤,手臂被打骨折,犯罪嫌疑人早已锁定,但六年多时间过去了,案件没有进展。涉事派出所吴所长说“办案需要点费用”,于是吴清振到吴所长办公室给他送了1万元,但送钱后打人者依旧没有得到处理。

吴清振表示他当时用手表摄像头拍了视频,要核实情况应该不难。如果情况属实,那么吴所长就涉嫌索贿和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另外,吴清振上午举报,中午吴所长就退钱,说明当地纪检部门可能泄密,应该严查严惩。

吴清振介绍,他去举报的时候,“接待我的县纪委工作人员用免提给县公安局纪检书记联系,询问案子情况,纪检书记说是我的亲戚雇人打的我,纪委工作人员又问吴所长管我要1万元的事,对方说不知道。”案子究竟为什么拖了六年之久,究竟是谁从中作梗和阻挠,难道不应该查个彻底吗?

“派出所长在村民家门口撒钱”的背后是权力撒野。法治建设在一些地方受阻,公平正义在一些地方打折,归根到底是权力不受制约且“出笼”胡作非为。有关部门应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坚决清理害群之马,坚决维护法治权威和群众利益。(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派出所长在村民家门口撒钱,本质是权力撒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