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做思想工作”致拆迁户昏迷,是一种精神虐待

因为做思想工作就能让人昏迷?这让湖南常德株木山乡韩文村村民韩昌建百思不得其解。他12月13日告诉记者,前天,弟弟韩伟被乡政府工作人员叫去协商拆迁款的问题,但没有谈拢,且在协商过程中其弟遭虐待昏迷。当事人苏醒后也确认了此事。随后,记者联系到了株木山乡党委书记丁志刚,他表示确实因工作需要给韩伟做了七个小时的思想工作,但不存在虐待行为。目前,韩伟的家属已经报警。(12月13日《春城晚报》)

“男子被带去乡政府6小时后昏迷”事件目前真相未明,由于双方说法不一,拆迁户是否遭到“吹冷空调泼冷水”的虐待,有待进一步调查。但可以肯定的是,深夜“做思想工作”长达七个小时,致使拆迁户昏迷,至少是一种精神虐待。

12月12日晚,一则“男子被关乡政府吹冷空调湿毛巾捂脸”消息在网上传播。12日晚,记者联系上该男子的哥哥韩昌建,他称的确有这件事,目前弟弟在医院刚抢救完,整体情况已经平稳。“急救医生说再晚半小时人就没了。”韩昌建说,他对此事感到气愤又无奈,“我弟弟是因为拆迁协调被叫到乡政府去的,人进去的时候好好的,出来就昏迷了。”韩昌建介绍,他弟弟是12日22点进房间开始“谈事情”的,大概凌晨4点被村支书和拆迁办主任送到医院。

到医院以后,韩昌建在病房外被村支书和拆迁办主任拦了下来,“他们说我弟弟不要紧,只是有点抽风,我当时就说那不可能,因为弟弟没有病史,我们家也没有遗传。”

“人进去的时候好好的,出来就昏迷了”“再晚半小时人就没了”,不难想象,受害者必然遭受非人的折磨,才会差点丧命。可是,虽然人已昏迷,但村支书和拆迁办主任却说“不要紧”,言外之意是人没死,就不必大惊小怪。

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从晚上八点到翌日凌晨三点,一直被乡镇领导及拆迁工作人员连续、轮番“做思想工作”,然后就出现“手脚抽筋嘴脸歪斜”直至昏迷的突发严重病情,必然是由于身心遭受了非常人所能忍受的折磨。即便没有遭到吹冷空调泼冷水的身体虐待,也很有可能遭到种种精神压迫。

韩昌建证实,弟弟已经转院到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人现在就在医院。”医院初步诊断,弟弟入院时患有感冒引起的发烧,意识异常,精神压力过大。神智改变待查,可能为痉挛、脑卒中、颅内感染等疾病。受害人“意识异常”“精神压力过大”,必然是被“做思想工作”长达七个小时的结果。

12月13日中午,记者联系到已恢复意识的韩伟,他对事发细节记忆犹新。“在街道办会议室,他们没有动手,但限制我人身自由,当时给我谈话的有街道办的丁书记,还有村支书张书记。丁书记当时给我说不签字人走不了,他们不让我走。我当时就说‘你们这样做算拘禁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他们说‘不管怎么样,你今天都走不了’。”

株木山街道办丁书记接受记者采访表示,12月11日晚的谈话确实持续了很久,主要是韩伟不配合征迁工作。丁书记介绍,“我们征迁工作做了这么多,唯独他这一家吗?征迁是县上统一政策,不是你一家一个政策。征地补偿标准是政府统一规定的,是根据家里房屋的情况计算的,但跟他工作做不通。”“我们的出发点是谈征迁,不是要把他怎么样。”丁书记强调:“我们并不是想把他搞伤,我们目的是谈征迁,我们不是绑架他,想把他搞成怎么样。”

既然地方已经反复跟拆迁户围绕拆迁款谈了很多次,但始终“做不通”他的工作,那么,晚上把人请到乡镇府,轮番对他进行持续8小时不间断的“做思想工作”,目的只有一个,根本不是为了“做通”他的思想,而是强迫他接受。作为正常人,这位拆迁户不可能愿意在深夜一直被“做思想”,在他出现昏迷之前,必然出现种种身体不适,他不可能不提出回家。

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拆迁户被困于乡镇府长达8个小时,直到凌晨4出现昏迷,对方才停止“做思想工作”,足以说明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失去自由,处于被非法禁锢和精神压迫的状态。乡政府领导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谈拆迁”,就是迫使拆迁户“配合工作”。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不在乎是不是“绑架”,也不在乎“把他搞成怎么样”。

12月13日晚,湖南常德汉寿县委宣传部发布通报称,关于此事,汉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问题展开调查核实。希望当地政府实事求是,把问题调查清楚,追究涉事人员的法律责任,还社会以公平正义。(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做思想工作”致拆迁户昏迷,是一种精神虐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