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警察办案时强奸女当事人,岂能只判四年半?

2019年10月17日凌晨,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双岗派出所民警张某龙酒后查办一组织卖淫案时,将一名有嫌疑,并有容留他人卖淫前科的女性单独留在酒店房间内,并多次与其发生性关系,后这名女性称被这名警察强奸、殴打并向合肥市公安局控告。2020年8月19日,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张某龙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6个月。后张某龙提出上诉,称这名女子系故意引诱他,自愿与其发生性关系,他应该无罪。(1月16日北青网)

“警察办案时强奸女当事人”荒唐透顶、恶劣之极,令国人出离愤怒。我以为,作案警察仅被判四年半,实在太轻了,因为他不仅强奸了女当事人,而且强奸了人间正义。

法院认定,2019年10月17日凌晨1时许,被害人李兰兰(化名)在酒店房间内与朋友李某、杨某一起吃饭。民警张某龙因核查相关违法犯罪线索,通过指示该宾馆工作人员刷卡进入该房间对李兰兰、李某、杨某三人现场询问。随后,张某龙电话通知辅警童某、邹某到房间内协助询问,并安排辅警童某、邹某将李某、杨某二人带至房间外过道进行看管,其在该房间内对李兰兰进行单独询问。询问期间,被告人张某龙通过打脸、拉拽、言语威胁等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被害人李兰兰发生性关系。

刑法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二人以上轮奸的;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那么,张某龙强奸是否属于“强奸妇女情节恶劣”呢?我以为毫无疑问是的。

首先,张某龙使用暴力手段强奸女性四次,对受害者来说,跟轮奸并无太大区别,应该从重惩罚。其次,张某龙的身份是警察,知法犯法,理应罪加一等。再次,张某龙利用职务之便,在办案时对当事人实施强奸,更应罪加一等。

再再次,张某龙具有强烈的主观故意。张某龙叫来辅警协助办案,实际上是找他们来帮助他实施强奸,尽管两位辅警并不知道他的邪恶计划,也没有配合他实施的主观故意。张某龙让辅警把被害女子的朋友带到门外,后来又让辅警把他们带回派出所,而他则以“单独询问”的名义在房内对她实施强奸。由于知道该女子有容留他人卖淫的前科,就无所不用其极地对她实施强奸。

地球人都知道,强奸是反人类的禽兽行为,属于严重犯罪,强奸犯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而警察是正义的代表、公民的保护神,打击犯罪、捍卫正义、保护人民是他的天职。可是,谁曾想,居然发生警察强奸女性的事情?作案者不是辅警,不是临时工,而是从警多年的警察。警察不是应该制止和打击犯罪,以保护人民安全吗?岂能自己去犯罪,而且是犯下强奸这种禽兽罪行,甚至还是在办案时强奸女当事人,而且还以暴力的方式强奸了四次?

试问,如此恶劣的兽行,不是对法律尊严的蹂躏、对人间正义的强奸吗?对这种极其恶劣的犯罪分子,仅仅判了四年半,难道不是对犯罪的姑息纵容,对人间正义的二次强奸吗?警察在办案时暴力强奸女当事人四次,而且还厚颜无耻地说是受害者“自愿”和“引诱”,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必然属于“强奸妇女情节恶劣”的情形,理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岂能蜻蜓点水地判四年半?(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警察办案时强奸女当事人,岂能只判四年半?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