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赵宇不被起诉,别高兴得太早

李 蓬国阅读(172)

文|李蓬国

近日,“福州一男子见义勇为制止侵害反被拘留14天”的消息在网络热传。2月21日凌晨,福州市公安局发布情况通报,经晋安公安分局侦查,以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移送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赵某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李某重伤的后果。鉴于赵某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为弘扬社会正气,鼓励见义勇为,综合全案事实证据,对赵某作出不起诉决定。(2月21日北青网)

赵宇案是一个奇葩案件,短短数日之间,剧情反转再反转,令人应接不暇。最新的进展是检方作出不起诉决定。有网友及评论员为此点赞,赵宇也表示“松了口气”。我以为,虽然赵宇不被起诉,但也不能高兴太早,因为真相还在路上瞎转悠,赵宇更没有被“平反”。

最初,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的罪名将赵宇刑拘,遭到舆论广泛质疑后,警方仅以“正在调查”回应,显得漫不经心。后来检方称已作出不予逮捕的决定。如今,警方通报称,经过进一步侦查,以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将赵宇移送检方。且不论警方将赵宇定性为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是否正确,但至少已经否认了之前“故意伤害罪”的判断。仅从这点看,赵宇就是被冤枉的,但警方既不道歉,也不解释为什么当初认定他涉嫌故意伤害罪,是一种傲慢的表现。

眼下,警方以新的罪名将赵宇移送检方,同样没有给出充分的理由。通报称“(赵宇)下楼见李某正在殴打邹某滤时,便上前制止拉拽李某,赵某和李某一同倒地。两人起身后,李某打了赵某两拳,赵某随即将李某推倒在地,接着上前打了李某两拳,并朝倒地的李某腹部踹了一脚。”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赵宇是因为邹女士遭到不法侵害才见义勇为,他踹李某一脚也是发生在制止不法侵害的过程中。因此,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既不是防卫过当,也不是“过失致人重伤”。

检方认为,赵宇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李某重伤的后果。鉴于赵宇有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为弘扬社会正气,鼓励见义勇为,综合全案事实证据,对赵某作出不起诉决定。

检方虽然承认赵宇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但又因为李某重伤,就认定赵宇正当防卫“超出必要限度”,同样无法服众。

刑法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根据此前众多媒体报道,赵宇、邹女士及其室友均证实,李某对邹女士实施严重的暴力犯罪,包括殴打、掐脖子、企图强奸等,赵宇是在邹女士呼喊“救命!”“强奸!”后才介入的。也就是说,赵宇制止“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属于正当防卫,虽然致人重伤,但也不能认定为防卫过当。

上述通报既没有回应李某强奸未遂的情节,也不给出充分依据,证明李某的行为不属于“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而简单粗暴地说赵宇的行为超出必要程度,显然是武断的。

更令人困惑的是,通报称,李某因涉嫌犯非法侵入住宅罪已在公安机关指定的地点监视居住。李某的暴力侵害行为有强奸未遂和故意伤害的重大嫌疑,岂止是非法侵入住宅而已?

总之,虽然赵宇不被起诉,但他仍是戴罪之身,尚未沉冤得雪,因为检方并没有认定他无罪,警方更没有撤案。涉事警方和检方是时候给公众一个明明明白白的交代,而不能总是让真相犹抱琵琶半遮面,更不能将错误进行到底,让正义一再迟到。(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见义勇为反被刑拘,不能让赵宇案击倒人心

李 蓬国阅读(553)

文|李蓬国

一方自称“见义勇为”救下女子反被拘留,另一方咬定无辜被打要求赔偿。日前,福建福州一名叫赵宇的小伙的经历,引发了网友热议。在福建新闻频道的一则采访视频中,赵宇表示,自己帮助一位正在被侵害的女士脱离危险,结果却反被拘留14天,而且接下来可能还要面临巨额赔偿和牢狱之灾。福州警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情况尚在调查,已给受害女子进行伤情鉴定。同时表示“舆情发生后,各级部门都在积极地应对处置”。(2月19日北京日报)

近日来,“男子见义勇为救下被侵害女子,反被拘留14天”事件引发舆论巨大争议。广大网友替见义勇为的赵宇抱不平,也有人认为事实尚未清楚,不能偏信偏听,不宜过早下结论。我以为,此事不能坐等警方“应对舆情”,更不能让赵宇案像当年的彭宇案一样击倒人心。

警方回应称“情况尚在调查”,显然是荒唐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是在根本没有调查清楚情况下,就放走了涉嫌性侵者,而以涉嫌故意伤害的罪名把见义勇为的好人刑拘。否则,警方为何不第一时间公布事实真相,而是想着如何“应对舆情”?

虽然当事各方的说法有不一致的地方,但基本事实仍是清晰的。赵宇是在听到楼下邹女士喊“强奸”“救命”之后才去制止不法侵害的。他看到楼下室内一身上有酒味的男子正掐住邹女士按在墙上打。他上前拉开那男子,“那个男子反过来打我,然后被我撂倒,撂倒以后他掐住我的三个手指,我抽不出来,就踩他肚子一下……”

赵宇的说法得到受害者邹女士及其室友的印证。邹女士告诉记者,2018年12月26日晚,自己在回家途中被涉事男子李某跟踪,对方跟踪她到家门口后又想要进到房间里,“我就进到屋里反锁了房门。”遭到邹女士拒绝后,李某开始踹门,“现在门上还有脚印,门锁也被他踢坏了,后来他就把门踹开了。”邹女士试图将其推出门外,却被他殴打了右脸,“他还拿着烧水壶准备往我头上砸。”她介绍,事发当天,自己的闺蜜也在房间内,她帮忙把烧水壶夺下后,就跑出去报警了。

邹女士的室友称,当时李某跟着邹女士回来,想在家里过夜,发现家里有人后很生气,要拉着对方出去过夜。邹女士拒绝后遭到李某殴打。两名女子合力把李某推出房间,但又被挤了进来。眼见冲突越来越激烈,室友于是跑到楼道去报了警。赵宇赶到的时候,她正在打电话报警。

事实已经很清楚,邹女士拒绝李某过夜的要求后遭到殴打,双方冲突十分激烈,室友被迫报警。赵宇是在听到受害人呼喊“强奸”“救命”后才介入,且在看到邹女士被掐脖子,生命面临威胁的情况下,才去制止侵害的。这属于再明显不过的正当防卫。

刑法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且不论此案是否有强奸(未遂)的情节,但受害者遭遇“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是无疑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赵宇制止非法侵害,即便导致对方死亡,也属于正当防卫而非防卫过当,更不可能是故意伤害罪。

事后,邹女士在做笔录的时候,向警方说明了李某试图侵犯自己的情况,但当时李某被鉴定为重伤二级,需要接受治疗,暂未对其进行处罚。谁曾想,几天后,警方以涉嫌故意犯罪的理由对赵宇刑事拘留,14天后才将他释放。

2月19日上午,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赵宇被拘留后,该院确曾接到公安机关开具的提请批准逮捕书,但已在规定期限内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而当事人赵宇也于1月被释放。

虽然检方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但没有说明理由,并不代表检方否认赵宇涉嫌犯罪,认定其正当防卫。警方根据检方的意见释放赵宇,但也没有撤案,而是对他取保候审。也就是说,赵宇仍是“戴罪之身”。

媒体还曝光了施暴男子李某向赵宇索赔的录音。李某称,警方告诉他,如果判刑的话,赵宇要被判三到七年。警方让他们双方调解,调解后可以将赵宇的刑罚降低到一年多。

总之,见义勇为反被刑拘是极其荒谬的糊涂案,如果赵宇案不能得到及时纠正,就有可能像当初的彭宇案一样击倒人心,对社会造成不可估量、无法挽回的负面影响。(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老板活埋工人获轻判,是对公平正义的“重创”

李 蓬国阅读(175)

文|李蓬国

如果事情能倒带重来,张天(化名)肯定会选择把意外掉进深坑里的工人救上来,但是,事发当时他做出了另外一种选择,不但没有救人,还发动铲车,铲了两车土倒进了坑里,那名工人因机械性外力窒息死亡。张天在法庭上说出自己铲土埋人的动机:“我不敢打120,工人伤得不轻,当时我脑袋一片空白,担心给他治病会花很多钱。”近日,张天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1月26日《人民日报》)

近日来,“工人掉进深坑,老板不施救竟铲两车土把人埋了”事件引发热议,不仅因为该老板丧心病狂的行径令人发指,而且因为他受到的惩罚太轻,既无法告慰死者,也无法彰显正义的力量。

法院认定:被告人张天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应予惩处,鉴于本案发生在被害人不慎坠入深坑导致昏迷的情况下,被告人张天实施了推土填入坑内掩埋被害人的行为,主观上系间接故意,结合被害人死因上还存在乙醇中毒和不慎坠入深坑的客观实际,综合考量对被告人张天可从轻处罚。判处张天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法院认为张天可以“从轻处罚”的理由有二:其一,他活埋工人属于“间接故意”;其二,被害人死因上还存在乙醇中毒和不慎坠入深坑的客观实际。我以为这两个理由都不能成立。

虽然被害人不慎坠入深坑后昏迷,且乙醇中毒,但并不意味着他“必死无疑”。如果张天和现场其他工人及时施救,他就能脱离危险。作为老板,张天本来就有保障工人安全的义务,但在工人发生意外的时候,他不仅没有尽到救助责任,反而“趁他病要他命”,铲土将工人活埋。

法院已经认定张天犯有故意杀人罪,确认被害人是“因机械性外力窒息死亡”,也就是说,工人死亡的直接原因是铲土活埋,与“乙醇中毒”“不慎坠入深坑”并无必然联系。但法院却以“结合被害人死因上还存在乙醇中毒和不慎坠入深坑的客观实际”的理由,对张天从轻处罚,属于强加因果,无法令人信服。这就好比有人病重,家人干脆把他掐死,然后以被害人本身有病,可能命不久矣为由,要求从轻发落,显然是荒唐的。

法院认为张天主观上属于“间接故意”,更是无稽之谈。

故意杀人罪在主观上分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直接故意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或者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危害结果的发生以及明知必然发生危害结果而放任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

间接故意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所谓放任,是指行为人对于危害结果的发生,虽然没有希望、积极地追求,但也没有阻止、反对,而是放任自流,听之任之,任凭、同意它的发生。

既然张天是正常人,就应该百分之百能够判断,铲土把昏迷之人活埋,必将导致被害者的死亡。他不顾其他工人的阻拦,连续两次铲土埋人,说明他非常强烈地希望,非常积极地追求被害者的死亡,而绝不仅仅是消极被动的放任自流。也就是说,张天活埋工人,在主观上完全属于“直接故意”。

张天不仅因为“怕花钱”而把工人活埋,而且在作案后销毁被害人的电动车,还报假警称被害人失踪。在整个犯罪过程及事后,张天没有任何值得从轻发落的地方,但法院认定他杀人属于“间接故意”并予以轻判,已经到了颠倒是非,睁眼说瞎话的程度。如此糊涂判案究竟是不懂法还是徇私枉法所致,有关部门应该介入调查才是。

至于媒体说的如果事情可以重来,张天一定不会把工人活埋,更属于毫无根据的胡乱猜测,有为坏人“洗地”的嫌疑,对被害者也是一种不敬。

总之,生命没有贵贱之分,法律也不能因人而异。任何肆意践踏生命和法律的犯罪分子,都必须受到严惩,绝不能随意“轻判”,否则就是对公平正义的“重创”。 (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相亲买半价电影票被嫌弃:“啃他主义”甚于物质主义

李 蓬国阅读(103)

文|李蓬国

春节期间相亲频繁,一位大龄未婚女网友吐槽:相亲对象为买电影票首单半价活动,竟要求分开购买享受优惠,并认为该男子“档次”不如自己高,称他为“极品凤凰男”。如此评判标准引起网友热烈讨论。(2月9日人民日报)

男子相亲时买半价电影票,被女子称为“凤凰男”,对此,有网友认为是男子太“抠”,也有网友认为是女子太“物质”。我认为都不是。我以为,男子并不“抠”,女子的问题不是出在“物质”上,而是出在“啃他”上。

为什么说买半价电影票的男子不“抠”呢?且不论他的收入如何,既然同样是看电影,能省下一半的票价为何不省呢?把“节约”的美德说成“抠”,无非是把浪费当光荣和炫耀罢了,究竟谁的三观不正,不是很清楚吗?该男子没有要求AA制,就算绅士。他让女生买半价票后,自己再转钱给她,实际上仍然是男方买单,并没有舍不得为女子花钱,只是想节省不必要的开支罢了。这样不装逼的男人应该归入好男人之列,又怎能说是“凤凰男”呢?

为什么说女子的问题不是出在“物质”上呢?过于追求物质的价值观显然是庸俗的,但不得不承认,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还是陷入了物质主义之中。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被迫无奈,因为虽然现在的物质条件大为改善,但经济压力却不减反增,仅房价就能把人压垮。如果说上述女子的问题出在“物质”上,那么也只能说是犯了“社会病”而已,并非“公主病”。

实际上,她的根本问题出在“啃他”上。所谓“崽花爷钱不心疼”,这个女子有明显的啃老心态。她说:“今年30岁的我在一个经济条件还不错的二线城市当老师,一个月2000块的工资,爸妈都是公务员,虽然说家里不是大富大贵,但家庭很幸福。”

1月2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对于收入群体的划分标准,国家统计局指出,低收入群体是指调查对象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群体;中等收入群体是指月收入在2000-5000元。这位月工资2000元的女老师,属于中低收入人群,靠这点微薄的工资,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她的“幸福”可能不是建立在靠自己而是靠父母的基础上。

与她相亲的男子是母亲所在单位的同事,“一个月7000块的工资”。仅从工资水平看,女子不比男子强,但她认为男子“条件比不上我家,是农村的。”毫无疑问,她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来考量,而是把“我家”当成是“我的”,也就是“我的是我的,爸爸妈妈的也是我的”。这是啃老心态作怪。

看电影的时候,男子要买半价的优惠票,女子认为“不差这20块钱”,就笑他“抠”。男子解释说“有优惠没必要多花钱,自己也没赚多少,以后一起过日子能省就省”。 女子认为“明明一个月7000多工资的人,我一个月2000多也没这么抠。”她说:“大不了以后我养你吧”。明明女子赚的钱比男子少,自己不知节省,却反过来理直气壮地埋怨男子“抠”,还不自量力地说“我养你”,说到底是把“啃他”当成了“本分”。事后,女子还要把这次“奇葩经历”公诸于世,以为大家都会站到她一边,真不是一般的糊涂与矫情。

总之,比“物质主义”更可怕的是“啃他主义”。不自量力,不愿独立,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把依赖他人视作理所当然,就是“啃他主义”。对这种错误的人生观、价值观、消费观,应当旗帜鲜明地予以批评,以防它蔓延成为新的社会病。(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996工作制”宣扬的不是“狼性”而是“奴性”

李 蓬国阅读(181)

文|李蓬国

据多家媒体报道,1月17日,有赞在公司年会上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度,即正常工作时间为9:30到21:00,周三为家庭日,员工可按晚6点的正常时间下班。而遇到紧急项目时,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事情传开之后,“有赞”CEO白鸦好像很开心的样子。他在朋友圈回应称,“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他的理由是,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有赞的企业文化,想来的人就会谨慎了。(1月28日澎湃新闻)

“996工作制”真的是“好事”,真的是一种优秀的“企业文化”?非也。我以为,有赞公司在年会上公开宣布实行“996工作制”,表面上是宣扬“狼性”,实际上是宣扬“奴性”。

据了解,一般意义上的“996”工作制是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晚上休息1小时(或少于1小时),每日总工作计时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有赞在其年会上宣布将正常工作时间改为“早上9:30到晚上9:00,周三为家庭日,而遇到紧急项目时,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也就是说,有赞公司延长工时的规定,比一般的“996”工作制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国《劳动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有赞的工作时间每天不少于10小时,每周不少于60小时,已经明显超出了法律规定的工时上限,属于违法行为。可是,有赞却要在年会这样的大场合正式宣布实行触犯法律的制度,还引以为荣,声称“绝对是好事”,如此厚颜无耻、颠倒是非,实在令人错愕。

另外,劳动法规定:“企业因生产特点不能实行本法第三十六条、第三十八条规定的,经劳动行政部门批准,可以实行其他工作和休息办法。”“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法律已经明文规定,用人单位延长工时需要经过劳动行政部门批准,需要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但有赞公司单方面宣布实施“996工作制”,至少违反了程序正义。

《劳动法》还规定,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150%的工资报酬。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200%的工资报酬。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300%的工资报酬。

法律规定延长工时要支付加班报酬,但有赞公司不仅大幅延长工时,不支付加班报酬,实际上等于降低了劳动者的待遇。正如网友指出的,“工资不变直接996就相当于集体降薪,这是拿员工当畜生用。”

在知乎上,有自称是有赞年会亲历者的用户,详细讲述了有赞CEO白鸦在年会上的一些言论,比如“工作家庭无法平衡可以选择离婚”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一名有赞员工,他认为,CEO白鸦说“生活工作不平衡可以离婚”只是引用了华为的段子(关于跟李玉琢说陪不了家人要离职,任跟他说“干嘛离职,你可以离婚啊”),主要是为了鼓励员工的奉献精神。

马克思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

有赞公司不仅公然违法,而且把剥夺劳动者休息时间,榨干劳动者价值的卑劣作法,当作一种“企业文化”“奉献精神”来炫耀,丑陋的资本家嘴脸令人作呕!这些没良心的资本家,不仅企图把劳动者异化成机器,而且企图绑架劳动者的思想,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成为创造剩余价值的“劳奴”,邪恶的资本家灵魂令人不寒而栗!

但是,在谴责有赞公司无情无法的同时,人们也应该追问,究竟是谁给了有赞高管宣扬和实行“996工作制”的胆量?究竟是谁长期默许“996工作制”成为IT等行业的潜规则?有关部门不作为,又何异于助纣为虐?

总之,“996工作制”绝对不是“好事”,违法延长工时绝对不能姑息,法律的尊严和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绝对不容践踏!(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逼捐吴京,你就“德高一尺”了吗

李 蓬国阅读(279)

撰文|李蓬国

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吴京通过微博发文祈祷震区平安,没想到有网友以《战狼2》票房大卖为由,“逼”吴京为地震捐款。有网友喊话吴京:“那么高的票房、那么高的利润,吴先生打算分多少钱给灾区?首先声明,这不是道德绑架!我相信作为一个爱国演员兼爱国导演和爱国商人的吴京同志不仅在虚构的电影里爱国,而且在现实的灾难面前更爱国”“吴老板,《战狼2》票房马上突破40亿,你给灾区捐他一个亿吧”……吴京没有回应这些声音,而是在近日默默捐了100万。

又是逼捐。奇葩的是,居然有逼捐者特别声明“这不是道德绑架”。连逼捐都这么理直气壮,难道只是“智商不够用”吗?

吴京爱国,吴京赚大钱,所以他就得捐款,而且是“豪捐”,否则就是虚伪,就是不爱国。这种脑残逻辑之所以“大行天下”,主要因为人们把“道德战胜”当成了“道德自觉”:其实他们并不关心谁捐款,捐多少款,而且很可能他们自己也不捐,但只要“动员”大人物捐款,就意味着自己“不证自明”地成为有爱、有德之人。

那个声称自己“不是道德绑架”的逼捐者,之所以敢居高临下地教导吴京说 “我相信作为一个爱国演员兼爱国导演和爱国商人的吴京同志不仅在虚构的电影里爱国,而且在现实的灾难面前更爱国”,无非是为了证明自己就是“言行一致”的爱国者,不管有没有捐款,捐多少,都要比吴京“德高一尺”。

其实,这种“道德战胜法”已经成人们寻求优越感的逻辑惯性。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感叹“世风日下”,因为只要这么一说,就等于证明自己是“举世皆浊我独清”的好人、圣人;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谴责“路人冷漠”,因为只要这么一说,这等于把自己排除在“冷漠路人”之外,跻身“热心路人”行列;这就是为什么北京八达岭动物园发生“老虎吃人”事件时,绝大多数网友和评论员都在高呼“不作死就不会死”“违反规则是‘要命’的”,因为只要这么一说,就能证明自己是从不违反任何规则,从不“作死”的道德圣人……

比逼捐更可怕的,是“道德战胜法”已经“深入人心”,正在培养越来越多的“道德瘾君子”。(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李文星死于“穷逼”?时评已由“脑残体”沦为“心残体”

李 蓬国阅读(271)

撰文|李蓬国

李文星的死,惊天动地,却未必能根除传销的基因和打压传销的势头。多年来,传销能一直盛行,并非传销本身有多大的生命力,而是组织里的个体太丧,太贫穷。我并不认为“李文星”之死可以成为传销之死的星星之火。因为,在普天之下的生活里,比“李文星”更没智商,更穷逼的人还很多。他们的天真,他们的鸡血,他们的丧性,是传销组织天然的肥料。只要他们的天性不死,穷逼不解,大概传销就不会瓦解,悲剧就不会停歇。(8月7日凤凰网)

这是一篇令人恶心到想吐的文章。9年前,知名时评员叶匡政发表一篇题为《时评正在成为脑残体》的批评文章,引起广泛争论。而从眼下这篇出自某知名评论员、题为《穷逼的“攀升欲”杀死了李文星》的文章看,时评这种文体已经实现了“转型升级”:由“脑残体”变为“心残体”。

大学生李文星被传销组织非法拘禁致死,居然有评论员归咎于他的“穷逼”“没智商”,就像去年大学生徐玉玉被骗死,有人嘲笑她“智商不够用”一样,充满了吃人的冷血以及无耻的“智商优越感”“资本优越感”,毫无人性可言,其“心残”已到了“心黑”的程度。而如此荒诞、嗜血的文章得以在知名网站发表,可见某些“小编”也已沦为“小人”之流。

当然,这篇文章的“脑残”逻辑也是“可圈可点”的。文章说:“很多人把李文星的死归咎于招聘网站的疏漏,表面来看合乎情理。可是细细思量,任何陷阱里,外界的审度是一回事儿,自己的识别又是一回事儿。如果,一个人把所有的安全的维度都交付外界,大抵是不可能平安长大成人的,这对于每一个人而言都无差别。所以,从根上来讲,还是自己的原因大一些。”

从此处看,该作者大概是念过高中政治课的,所以看待任何事情都要套用“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的原理: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传销组织只是“外因”,他自己“穷逼”“傻逼”才是“内因”和“根本原因”。如果李文星能像作者一样“富逼”“智逼”,无论遇到什么传销组织、电信诈骗组织还是邪教组织、恐怖组织,都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当然,那个被骗1760万的清华大学教师,跟这位“牛逼哄哄”的评论员比起来,也只是“傻逼”一个。

事实上,像这位作者一样脑残兼心残的时评员多了去。去年9月26日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的评论员文章,连标题都是病句:普通群众不要说“失去奋斗”,就是使出“洪荒之力”,也可能一辈子都买不了一个“鸽笼房”,何来“房产再多”?所谓“失去奋斗”还能“房产再多”的只能是房地产商、炒房客,而作者正是站在他们一边的,所以才说“我们”。

今年1月6日,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爬山不能怕绕弯》的文章,指出治理雾霾“不可简单粗暴,好比爬山,不能怕走弯路,直着上,固然路途短,但风险大;最合适的途径是走盘山路,走缓坡,实现螺旋式上升。”虽然雾霾已成为“一级致癌物”,严重威胁群众的生命安全,但这位评论员居然教导人们治霾要“悠着点”,就像“爬山不怕绕弯”一样,已经无耻到“一览众山小”的境界。

今年3月16日,知名评论员曹林发表一篇题为《我仍然意气风发,希望你也是》的“暖评”,面对人们批判高房价的浪潮,他教导年轻人,买不起房可以“把欲望放低一点,脚步放快一点,心胸放宽一点”。他还教年轻人多想想“如果社会不行,为什么别人能行” ?也就是说,一切社会问题,只要有一个人(如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的前首富王健林)能化解,而你不能,就证明不是社会问题,只是你个人问题。这种主张凡事“做好自己”的睁眼瞎逻辑,跟本文开头所说那位作者的“内因论”一样,无非是鼓励人们默认、“宽容”、接受一切社会不公现象,把一切失败、不幸和不公正遭遇,统统归因于自己的穷逼、傻逼、丧逼,当好“沉默的大多数”。

……

类似的时评员太多了,可谓“俯拾皆是”(这个成语通常用于指“东西”),足以证明时评已经由“脑残体”沦为“心残体”。这其中包括不少学识过人、颇有威望的知名评论员,他们之所以也犯低级错误,主要是因为“屁股决定脑袋”,自觉站到了群众的对立面,所以才讲不了“人话”。

“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只有当时评员始终牢记激浊扬清的本职,始终坚持讲人话,时评才不会在“脑残”和“心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比“热倒人”更可怕的是“热倒你活该”

李 蓬国阅读(282)

撰文|李蓬国

一名身着蓝色制服的女员工瘫在地上,不能动弹,表情痛苦。另几位工友围在她身边,有的帮其“推拿”胳膊和小腿,有的拿毛巾帮她擦拭脸部,还有人拿了矿泉水给她喝。有人用本地方言抱怨说,“(员工)热得中暑抽筋了,偏偏办公室空调间不给人进。”7月26日起,这段26秒的短视频在江苏多个社交平台上广泛流传。对此,江苏盐城市大丰明进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总务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由于天气炎热,企业又有这么多员工,“总会有一些人即使感到身体不适,也硬撑着来上班”;企业并没有不让员工吹空调,至于员工不让进某些办公室,可能是由于部门之间“存在区别”。(7月29日澎湃新闻)

“工人不能吹空调”“有人身体不适硬撑着上班”,这是酷热下的冷漠,折射了“热倒你活该”的思想。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心血外科医生耿直表示,通常情况下,中暑的人不会抽筋。而视频中女工表现出的症状,疑似是在高温环境下长时间、高强度劳动所引起的水电解质失衡导致。也就是说,基本可以判断该工人是“热倒”的。但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总会有一些人即使感到身体不适,也硬撑着来上班”,言外之意是:该工人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自知之明”,她病倒是“自找”的,与公司无关。

我以为,这是一种耍无赖的态度。无论员工身体状况如何,企业都有义务做好防暑降温工作。安监总局等四部门联合下发的《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在高温天气期间,用人单位应根据生产特点和具体条件,采取合理安排工作时间、轮换作业、适当增加高温工作环境下劳动者的休息时间等措施。问题的关键在于,该公司究竟有没有采取应有的措施来防暑。

针对外界关于“车间工人不能进办公室吹空调”的质疑,上述负责人回应称,公司的食堂装有空调,对车间工人设有专门的休息区。可是,食堂虽然有空调,也只能是在用餐时间才能“蹭”一下,谁会在上班期间跑去纳凉?再说,非用餐时间,食堂的空调应该是关闭的,去了也没用。

至于说“车间工人设有专门的休息区”,这可能是真的,但问题在于工人休息区肯定没有空调,否则也不会有人抱怨称“(员工)热得中暑抽筋了,偏偏办公室空调间不给人进”。在酷热天气之下,没有空调的休息区即便有风扇也会变成“桑拿间”,哪有工人愿意前去“纳凉”?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让在高温中持续工作的工人到附近有空调的办公室休息一会儿,也能避免被“烧烤”。可是,该负责人又说:“要是别人把你办公室弄得一塌糊涂,也不收拾就走了,你愿意(让他们进来)吗?”有网友也认为,办公室本就是部分工作人员“安心办公”的场所,而不是车间工人“吹空调”的地方。

这说白了就是歧视。在这些“白领”看来,干“苦力”的工人都是“没素质”的人,只要让他们进办公室,肯定会“弄得一塌糊涂”。所以,他们就“不配”到有空调的高档办公室“享受”,只配在“烤炉”里埋头干活,然后祈祷自己“身体强壮”,否则,热倒了也只有认命。

涉事地大丰区劳动监察大队队长表示,入夏以来,大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直按照省内要求落实“高温假”、“高温补贴”。如果有员工认为企业的做法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可以向人社局投诉,劳动监察大队将视具体情况进行调查核实,而后进行相应处理。既然安监、人社等部门都有防暑降温方面的规定和措施,那就应该主动作为,深入高温工作的一线,指导和监督措施落实,岂能坐等人们“热倒”和“投诉”?

总之,比“热倒人”更可怕的是“热倒你活该”的思想和做法。有关部门不能坐视不理,而要从严监管,保证劳动人民的“纳凉”权,用城市的“凉心”驱赶酷热和冷漠。(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最后一个下车”彰显“殿后”精神

李 蓬国阅读(223)

7月18日下午,邓红英驾驶的公交车,行至一处公交站台时突然起火,造成一名车上男子死亡。南昌警方事后查明,死者携带有强烈刺激性气味的容器上车,并实施纵火。作为当班司机,邓红英在感觉到异样后,随即熄火并疏散乘客,保护了车上十余名乘客的人身安全。因处置得当,邓红英获得10万元奖励,并获得一系列荣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邓红英称,警觉性来自于多年来的经验与训练,而作为公交司机,危急时刻“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7月26日新京报)

危急时刻“最后一个下车是本分”,这句朴实的话彰显了甘于“殿后”的担当精神,生动阐释了“爱岗敬业”的核心价值观,这样的精神境界令人动容,让人肃然起敬。

公交车突然起火,可想而知当时车上的乘客必然惊恐万分,出于求生本能争先恐后地想要逃离。而作为公交车驾驶员,邓红英同样也有“求生本能”,而且更有“求生优势”,因为她掌控车辆,靠近车门,完全可以为了“保命”而第一时间“弃车而逃”。但她没有这样做,而是熄火后疏散乘客,保护车上十多名乘客安全逃离后,自己才“最后一个下车”。

这让我联想起“滚石砸中大客车,司机临死前用力拉住手刹救下全车人”“司机突发心脏病坚持停车,死时保持踩刹车姿势”等感人事迹,这些坚守在平凡岗位上的司机们,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以强烈的责任感抒写了“群众先走,自己殿后”甚至“自己死也要保群众活”的伟大精神,他们无疑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但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反面案例。去年6月26日,湖南宜凤高速宜章县境内,一辆旅游大巴发生交通事故,燃起熊熊大火,司机第一时间弃车而逃,成功逃生后又不救人,致使五十多个生命消逝。可是,居然也有人为他“抱不平”,认为遇到这样的事情,谁都会惊慌失措,司机也只是出于“本能”而逃生,无可厚非。试想一下,倘若这种因为“本能”便可以放弃“本职”的风气蔓延开来,那么,在公交车发生交通意外时,逃得最快的可能是司机;在群众受到生命威胁时,逃得最快的可能是警察;在发生火灾时,逃得最快的可能是消防员……

是的,所有人都有求生的本能,但在危急时刻“最后一个下车”的精神,则是把“本职”看得比“本能”更高。我们不鼓励无谓的牺牲,但更不应该纵容打着“本能”的旗号而逃避责任、不敢担当的做法。否则,一个“人人自保”的社会只能“人人自危”“自求多福”,那绝不是我们想要的理想社会。

大力弘扬“最后一个下车”的“殿后”精神,才能营造“争先”为民、“争先”奉献的氛围,形成“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新风尚。(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女大学生用账单求救不是“机智”是“幸运”

李 蓬国阅读(211)

撰文|李蓬国

据长沙晚报报道,7月14日近凌晨12时,因湖南长沙ZOO咖啡店店长读懂了一张收银联上的求救信号并机智报警,广西南宁女大学生杨晓婷终被公安解救,得以逃离困其数日的传销组织。(7月16日澎湃新闻)

这篇原题为《机智!女大学生账单上“求救” 长沙咖啡店店长秒懂救助》的报道广泛传播,网友们纷纷为这个机智的女大学生点赞,但我以为,这位女大学生得以逃脱险境,主要靠的不是“机智”而是“幸运”。

最初,这位被传销团伙控制的女大学生杨晓婷,在进入咖啡店时快步走向收银台,咨询店内有没有卫生间,想借上厕所求救,但没有成功。因为店长说店内没有洗手间,店外有公用的,她当然不敢外出上洗手间。然后,她在点东西的时候非常小声地对店长说了“求救”,但店长完全没听见,只是看见她嘴巴在动。但她没有气馁,结账时在收银联上签字,聪明地写下了“杨晓婷,求救”。看到求救信号,店长感到事有蹊跷,马上将求救纸条拍照给咖啡店老板,老板当机立断,让店长拨打110报警,自己通知岳麓山景区嗨悦麓负责人,景区马上派出了一名保安和两名司机守在了店外。接到报警,23:40分左右,岳麓公安分局第二治安管理大队队长迅速带人来到咖啡馆,带走了四名当事人。

虽然女大学生最终获救,但过程可谓“险象丛生”,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倘若传销人员发现杨晓婷对店长说“求救”或在签单时写“求救”,就有可能被及时带走。据店长彭怀昕回忆,当时那二女一男时刻围绕着杨晓婷,非常警惕,中途还与之发生过争执。在这样的情况下,杨晓婷的任何一个异常举动都有可能被发现。如果传销人员再警惕一点,为了避免杨晓婷与他人接触,不让她签单,那么,她用账单求救的“机智”就会落空。

倘若店长没有留意求救信号,或者发现求救信号后因为胆小怕事而置之不理;倘若咖啡店老板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没有叫向他汇报情况的店长报警,自己也没有通知景区人员;倘若景区保安人员和警察没有及时赶到现场,传销团伙在他们到来之前,就带着杨晓婷离开咖啡店……只要出现其中任何一种情况,杨晓婷都有可能失去这次脱险机会。因此,与其说杨晓婷靠“机智”,不如说她靠“幸运”,摆脱了传销团队的控制。

身陷险境的杨晓婷无疑是“机智”的,但不宜夸大这种机智,而更应追问为何祸害群众多年的传销团伙,至今仍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顽强存在着。否则,就有可能像曾经害人无数的电信诈骗一样,哪怕出现“女大学生智斗电信诈骗,骗子气得想报警”等个别“机智”案例,仍然不可能让犯罪分子“知难而退”,没法阻止“女大学生被骗死”“清华老师遭电信诈骗1760万”等不幸事件发生。归根结底,唯有有关部门痛下决心把传销团伙“斩草除根”,群众才能平安生活,才不需要靠“机智”和“运气”摆脱险境。(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