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派出所长在村民家门口撒钱,本质是权力撒野

李 蓬国阅读(45)

“是他主动索要办案经费,我到纪委反映是上午10点25分左右,他到我家门口撒钱是12点34分。”11月16日,山东临沂郯城县吴清振告诉记者,家门里门外都装了监控,涉事派出所所长撒钱的过程都被记录下来,事发一周后,他还在等当地纪委监委的调查。对此,涉事派出所所长吴某反映回应媒体称,这1万元是吴清振偷偷放在派出所的,是栽赃陷害。11月17日,吴某已被郯城县公安局停职调查。(11月17日《华商报》)

“派出所长在村民家门口撒钱”事件实在荒唐,虽然目前尚无官方调查结果,当事人又各执一词,但我以为,基本可以断定,“派出所长撒钱”背后,就是权力撒野。

该事件发生在村民吴清振家,他家门里门外都装了监控,涉事派出所所长撒钱的全过程都被记录下来。从网传监控视频可以轻易判断撒钱者的身份,对此,无论是警方,还是涉事派出所所长都没有否认。吴所长回应媒体称,这1万元是吴清振偷偷放在派出所的,是栽赃陷害。也就是说,他承认了撒钱者就是自己。

那么,吴所长究竟为什么要到村民家里撒钱呢?吴所长所谓“栽赃陷害”的说法是否靠谱呢?我以为完全不可信。

吴清振表示,那一万块钱是他在2018年5月给吴所长的。就算是吴清振偷偷给的,没告诉吴所长钱放在什么地方,吴所长也没有发现。那么,他又怎么可能在两年后突然发现呢?难道真是巧合?

吴清振告诉记者,2020年11月9日,他去郯城县纪委监委实名举报吴所长索要钱财的情况,当天中午12时25分,吴所长就开着私家车带着钱去他家退钱。吴清振当时不在家,他妻子不知道是什么钱,吴所长也没说是什么钱。吴清振妻子不敢接钱,就把钱扔在吴的车前方,然后返身回家把门反锁。结果吴所长又把钱从门外撒到他家里。

上述情节,并非一面之词,因为有监控视频作证,要查明真相非常简单。再说,如果吴所长真是无辜的,是被吴清振栽赃陷害的,那么,他去退钱的时候为什么不敢把事情说明?这分明是做贼心虚。

再说,如果当初是吴清振偷偷给钱吴所长,吴所长在两年多的时间都没发现,那么,为什么吴清振在2020年11月9日上午到县纪委监委实名举报吴所长索要钱财,当天中午吴所长就去退钱了呢?这说明吴清振送出去的1万元,一直都在吴所长手上,所以才能随时拿出来。吴所长不仅拿了钱,而且根本没打算退,只是由于拿钱不办事被举报,才不得不“退钱消灾”罢了。

如此看来,吴所长所谓“栽赃陷害”的说法根本不成立。相对来说,吴清振的说法更可信。吴清振表示,他在2014年被不明身份的4个男子拿洋镐把打伤,手臂被打骨折,犯罪嫌疑人早已锁定,但六年多时间过去了,案件没有进展。涉事派出所吴所长说“办案需要点费用”,于是吴清振到吴所长办公室给他送了1万元,但送钱后打人者依旧没有得到处理。

吴清振表示他当时用手表摄像头拍了视频,要核实情况应该不难。如果情况属实,那么吴所长就涉嫌索贿和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另外,吴清振上午举报,中午吴所长就退钱,说明当地纪检部门可能泄密,应该严查严惩。

吴清振介绍,他去举报的时候,“接待我的县纪委工作人员用免提给县公安局纪检书记联系,询问案子情况,纪检书记说是我的亲戚雇人打的我,纪委工作人员又问吴所长管我要1万元的事,对方说不知道。”案子究竟为什么拖了六年之久,究竟是谁从中作梗和阻挠,难道不应该查个彻底吗?

“派出所长在村民家门口撒钱”的背后是权力撒野。法治建设在一些地方受阻,公平正义在一些地方打折,归根到底是权力不受制约且“出笼”胡作非为。有关部门应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魄力,坚决清理害群之马,坚决维护法治权威和群众利益。(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允许”员工“自愿降薪”,无良且无耻

李 蓬国阅读(45)

针对“公司允许员工自愿申请降低待遇”一事,11月8日上午,多益网络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再次回应。前述微博所发的《多益董事长徐波声明》称,他相信公司的员工是真心真诚善意地申请自愿降薪10%,而不是被迫的。当时申请过自愿降薪的93%的员工中,凡任何符合当时申请条件(入职两年以上的正式员工),申请过自愿降薪的人,只要3天内有任何人站出来声明他是非自愿的,是被迫的,不论他描述非自愿是真是假,多益公司都奖励给他3万元民币,不限人数。(11月9日澎湃新闻)

老板“允许”员工“自愿降薪”无疑是荒唐之举,暴露出一些企业老板已经在无良无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连人话都不会好好说了。

日前,一张“允许员工自愿申请降低待遇”的对话截图在网上流传。截图上发言者称,“今年公司效益良好,利润有较大增长。所以公司决定,允许员工自愿申请每月降低待遇的10%”。据红星新闻报道,涉事公司为广州多益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发言者为公司创始人徐波。

初看这张截图,我以为是有人恶搞,因为正常人都是希望涨薪的,哪有人会自愿降薪的?如果一个人追求的不是更高的待遇,不想给家人更好的生活条件,给孩子更好的教育,而是努力追求降薪,那么,这个人正常吗?

如果一个人“自愿降薪”,那必然是不正常的。如果一个企业的大多数员工都“自愿降薪”,那只能说明老板是不正常的,因为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同时不正常,除非那里是精神病院而不是企业。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今年公司效益良好,利润有较大增长”,那就应该提高员工的待遇,因为他们为公司发展作出了贡献,应该“有福同享”。可是,这位老板却说,“所以公司决定,允许员工自愿申请每月降低待遇10%。”公司效益好、利润增长跟员工降薪之间怎么成了因果关系?只有一个理由:这个公司把压榨员工当作了理直气壮的“企业文化”,压榨员工越多就越有成就感,所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这是一种嗜血、扭曲的价值观,就像黑洞吞噬星球一样不讲道理。涉事老板不仅声称员工“自愿降薪”,而且还表示“允许员工自愿申请降薪”。在他看来,员工们不仅乐意降薪,而且会争先恐后地申请降薪,因此还设定了员工提出降薪申请的时间要求:“申请之日截止现在开始24小时内”。

“这一次,我不会拒绝,申请的都会通过,都会降低每月10%待遇。”也就是说,一般来说,他是不会同意的,但现在大发慈悲,破例“允许”员工降薪。这副把无良当慈悲,把无耻当光荣的嘴脸,实在令人恶心!如此看来,“996是福报”还是算有底线的,因为有些老板的道德底线简直是“无底洞”。

这位老板还强调,“要求入职公司24个月人员才可以参加”“入职不到24个月的,申请一律忽视”,也就是说,申请降薪是员工的荣耀,如何被批准了,更是天大的恩赐。所以,必须提高门槛,只有老员工的申请才能被批准,新员工没有这个资格和幸运。

此事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和批评后,11月7日,多益网络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发布《多益网络对自愿降薪活动的说明公告》称,自愿降薪是员工合理合法的权力(应为“权利”)。公司老员工和高管100%申请参加自愿降薪活动,内心普遍真实高兴满意。所有符合参与该活动的员工中,93%参与了本次活动。

把员工“自愿降薪”说成是他们的合法权利,当然就剥夺了他们“涨薪”的权利。把员工申请降薪说成是“自愿”的,而且“内心普遍真实高兴满意”,当然就没有把他们当成正常人或者“打工人”看,而是当作家奴看。在“主子”看来,无论怎么欺压、凌辱“下人”,他们都必须感恩戴德、满心欢喜,因为他们是“奴”,就要无限忠诚于主人。

有多名该公司员工称,“自愿降薪”言论为公司的服从性/忠诚度测试,类似测试在公司每年都会发生。把员工接受公司无底线的压榨、剥削说成是“忠诚”,在本质上讲就是指鹿为马和人格羞辱。

11月8日上午,多益网络有限公司在官方微博发布《多益董事长徐波声明》称,他相信公司的员工是真心真诚善意地申请自愿降薪10%,而不是被迫的。申请过自愿降薪的人,只要3天内有任何人站出来声明他是非自愿的,是被迫的,不论他描述非自愿是真是假,多益公司都奖励给他3万元民币,不限人数。

虽然“允许员工自愿降薪”的荒唐言行已经遭到全社会的强烈批判,但涉事老板从不公开认错道歉,反而通过发布公司官方说明的方式,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错误,甚至公开给员工施压,迫使他们默认自己不是被迫,而是自愿申请降薪的。

这位老板不仅羞辱了公司全体员工的智商和人格,还企图侮辱整个社会的智商,已经狂妄到不讲人话的程度。

资本就像飞驰的列车,不能放松对它的约束和规范。资本一旦“脱轨”,就有可能对社会造成伤害,这种伤害不仅是经济上的,而且是道德上、心灵上的。救救“打工人”!(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酒后踹飞女大学生的,究竟是领导还是“水电工”?

李 蓬国阅读(47)

针对网络热议的高校工作人员踢打女学生一事,11月4日晚,江西萍乡学院通过校园官网发布说明称,事发于3日晚,涉事学生被该校水电职工酒后踹了一脚,目前经检查学生无明显异常,涉事人员已向学生道歉,公安机关正介入调查此事。(11月4日《南方都市报》)

网传“高校领导酒后当众踹飞女大学生”事件令人愤怒,事后涉事高校回应称打人者并非领导,也不是教师,而是“水电班职工”。我以为,此事颇为蹊跷,打人者究竟是高校领导还是水电工,不能由学校说了算。

无论打人者身份是什么,其“酒后当众踹飞女大学生”已有视频作证,丝毫抵赖不得。关于这一点,学校的声明也承认。声明称,“11月3日晚上,有部分学院的学生在三食堂露台开展活动。当晚20时左右,学校科发公司水电班职工张某某酒后在现场踢打了学生。学生余某某被张某某踹了一脚后,跌倒在地上。”

高校食堂露台是公共场合,当时大学生们正在搞团建活动,也就是说人很多,很热闹。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居然发生有人“酒后当众踹飞女大学生”的恶劣事件,可见打人者肆无忌惮、嚣张跋扈到何种程度。从情理上讲,这怎么可能是“水电工”所为呢?

虽然打人者当晚喝了酒,但总不至于喝酒后忘了自己是谁,以为自己是高校领导吧?网传视频显示,打人者踹飞学生后遭到当场众多大学生的围困、质问,但他却镇定自若、慢条斯理地拿着话筒对学生们发表“讲话”。

他说:“很错很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差的一件事。但是我所做的对你们的心灵的所有的……”这番漂亮的说辞被现场的大学生们打断。他们质问“为什么要踹一个女生?”,批评他“说的比唱的好听”,纷纷要求“不要说那么多”“就道歉”。可是,他居然反问学生:“能不能让我说完?”

酒后当众踹飞学生,首先想到的不是道歉,不是关心过问受害者的伤情,而是趁着人多的机会发表讲话,甚至还要坚持把话说完。试问,如此热爱“发言”,难道不是领导的职业习惯吗,又怎么可能是“水电工”所为?

打人者能够在酒后发表逻辑比较清晰的讲话,说明他并没有醉得厉害,不至于醉到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那么,他的真实身份究竟是高校领导还是水电工,就值得怀疑了。而且,学生们在搞团建活动的时候,他呵斥大家集合,然后发生打人事件。倘若他真是水电工,就算酒后闹事,也不大可能想到呵斥学生集合。一般来说,在大学校园经常要求学生集合的,不应该是老师或者领导吗?

此事蹊跷处还有不少。网传女大学生被“踹飞两米多”“当场晕倒”,而学校通报称,将受伤女生送医院检查,“未发现明显异常”。难道她会绝世武功,被人踹飞都毫发未伤,连皮外伤都没有?倘若真有这么厉害,她应该不会被踹飞,或者被踹飞后脚跟落地,然后弹跳而起,站稳后拍拍身上灰尘,叫对方“再来一腿”才对呀。

网传视频显示,打人者被学生再三要求道歉,最后,他跪地道歉。学校也通报称打人者“已向余某某同学当面赔礼道歉”。“跪地道歉”貌似隆重,其实不过是作秀。他当众把女生一脚踹飞后,没有过去把人扶起来,也没有第一时间当着她的面真诚道歉,而是当着围观者发表虚情假意的讲话。在讲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没有看着对方,被围观者要求“看着她(被打女生)”。

这么一个爱“讲话”,爱作秀的人,怎么可能是“水电工”呢?即便真是,也可能是某高校领导的亲戚吧。正如网友指出的,“这是哪家校领导的亲戚?那么豪橫!我敢保证,张某肯定是某领导的亲戚,平时横惯了,酒后更嚣张!”即便他既不是领导,也不是领导的亲戚,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名高校水电工,那么,他之所以作出如此嚣张的行为,也可能是因为长期受到该校的校风“熏陶”,才会借着酒疯“有样学样”罢了。

说到底,“高校领导酒后当众踹飞女大学生”的真相不应由学校而应该由警方说了算。打人者的身份、被打女生的伤情,以及打人者应该受到法律何种程度的惩处,警方应该及时回应,给社会一个明白的交代。(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让员工跪地自扇耳光,还怎么能“心灵成长”?

李 蓬国阅读(551)

网传东莞一家具厂在培训员工时,“情绪激昂”的员工在集体跪地自扇耳光的同时,一边脱掉上衣,一边高喊口号,甚至双手猛烈拍地……其疯狂状态让人瞠目结舌,该视频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该家具厂品牌经理张某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是在我们公司发生的,这是我们请第三方的培训机构,针对我们全国12个最优秀的经销商跟店员一起做的培训,培训的内容就是心灵成长跟打造团队。”他表示,经销商自愿用这样的形式来表现最巅峰的状态。培训完后,所有员工状态非常好。(10月28日红星新闻)

企业让员工集体自扇耳光,还说培训的主题是“心灵成长”,是为了“打造团队”,并辩称员工是“自愿”的,真是荒唐透顶!我以为,员工不可能自愿参加这样的培训。如此培训不可能促进员工心灵成长,而只能导致他们心灵扭曲。当然也不有利于“打造团队”,而只能打压人性,让员工成为企业的奴仆和赚钱的机器。

正常人都知道,逼人下跪和扇人耳光是侮辱人格的行为。难道,在众人面前自行下跪和自扇耳光就很享受很光荣?让员工集体跪地自扇耳光,毫无疑问就是对员工人格尊严的羞辱和践踏,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呢?

那么,员工有为什么会参加这样的培训,并且作出这样自轻自贱之举呢?他们是否真的“自愿”呢?企业品牌经理表示,这是“针对我们全国12个最优秀的经销商跟店员一起做的培训,培训的内容就是心灵成长跟打造团队。”28日晚,企业发布声明称,参与学员来自全国各地经销商及终端销售员,属于自愿报名参与。现场出现的个别过激行为,不属于培训要求和考核内容。

虽然企业事后辩称员工可以“自愿报名参与”,但显然不可能。因为这是针对“最优秀经销商和店员”做的培训,倘若他们不积极参与,不就意味着自愿放弃“优秀经销商”“优秀员工”的荣誉和待遇了吗?

而且,培训的主题是“心灵成长”,是为了“打造团队”,倘若他们不积极参与,不就意味着不愿意“心灵成长”,不支持“打造团队”了吗?那么,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继续“优秀”呢?他们恐怕连饭碗都保不住了吧?

“现场出现的个别过激行为,不属于培训要求和考核内容”,这倒是有可能的。可是,他们之所以集体作出跪地自扇耳光的行为,如果不是被明确“要求”的,那么就是被“洗脑”被引导去做的。如果企业和培训方不支持、不希望他们这么做,为什么当时没有阻止呢?“经销商想要让员工看到他自己最激烈、最巅峰的状态”,不正是培训的目标吗?“培训后员工状态非常好”,不正是企业开展这种培训所期望收到的效果吗?

涉事企业变相强迫员工参加有损尊严的“培训”,已经是对员工人格的侮辱。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后,它还要以“自愿”的借口,以及“心灵成长”“打造团队”的幌子侮辱群众智商,难道不是对道德和法治的挑衅吗?

眼下,当地人社部门以及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希望尽快将涉案人员绳之以法,让涉事企业付出代价,以此促进企业“心灵成长”,回归讲人话、做人事的正常轨道。(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公务员投放“母猪催情剂”,比投毒更可怕的是护犊子

李 蓬国阅读(386)

近日,一则关于乳山市统计局“投毒”的消息,持续在网络上发酵。10月26日晚,据乳山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消息称,2019年7月,乳山市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对统计局工作人员于某进行立案侦查。经查实,于某在单位饮用水中投放医用注射液。案件已移送检察机关,正依法审理中,将对涉事人员依法从严查处,有关情况将依法依规对外公开。近日,有网民发布的乳山市统计局一名工作人员涉嫌投毒的信息与此相关,但有关表述与查实情况确实有较大出入,存在明显夸大和编造成分。请勿传播不实信息。(10月26日澎湃新闻)

“公务员向单位饮用水投毒”事件令人震惊,公务员作出如此荒唐、恶劣、阴毒之举,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有关部门也应向社会交代清楚案情。可是,从目前看,这两个方面都没有完全做到。我以为,比“公务员投毒”更可怕的是护犊子和捂盖子。

网传聊天记录显示,“乳山市统计局一名在职公务员因为对干部任用不满意,为了报复社会他在网上购买了刺激母猪发情用的激素,通过针管注射进统计局日常喝的大桶水里,统计局所有的办公室都在喝被投毒的水源”“自2017年8月开始,在两年的时间里,乳山市统计局上至局长、下至保安,大家都像吃了四月肥一样的长肉……”

身为在职公务员,竟然对单位所有人员进行长达两年时间的持续投毒,而且使用的是“母猪催情剂”,导致同事们健康出现严重问题。“大家都像吃了四月肥一样的长肉”;局长的脖子肿得“像个水桶那么粗”,到医院检查发现三合激素严重超标;女同志接二连三地怀孕,月经严重不正常,甚至50多岁已经绝经的妇女竟然又来月经了……

如此荒诞、恐怖的情况,究竟是否属实呢?如果不完全属实,又在多大程度上属实,又有哪些情节是虚构、夸大的呢?至今仍然是个迷。乳山市统计局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确有其事,但网上传言夸大其词了。“据我们了解,那个东西确实是一种激素类的物质,但是不是母猪发情激素,就不确定了。”乳山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关于该案件的情况,当地公安侦查阶段已经结束了,已经移交检察院,现在在起诉阶段。

据当地官方通报,“经查实,于某在单位饮用水中投放医用注射液”。那么,“医用注射液”是否意味着就肯定不是“母猪催情剂”?为什么不能说得更明白一点?有工作人员表示投放的是“激素类物质”,那究竟又是什么激素呢?通报称网民发布相关信息与查实情况有较大出入,有明显夸大和编造成分,那么,究竟哪里有出入,哪里夸大,哪里编造了呢?

网传消息称投毒人员身份为公务员,通报称是“工作人员”,并没有直接回应舆论关注。网传消息投放之物为“母猪催情剂”,通报没有直接否认,只说是“医用注射液”,并没有进一步说清楚其成分。

网传消息说该单位很多人都严重长肥,局长被查出激素严重超标,女同志接二连三怀孕、严重月经错乱,所有这些严重情节,通报都没有直接回应,甚至不提及,却扯什么“与查实情况有较大出入”,谁信?

既然早在2019年7月就有人报警,警方也已介入调查,而且公安侦查阶段已经结束,到了起诉阶段,那就说明情况已经查清楚了,那么,还有什么理由藏着掖着呢?如今,该案已经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和愤怒,当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对涉事人员依法从严查处”,才将有关情况“依法依规对外公开”呢?连官方通报都含糊其辞、闪烁其词,又岂能怪网友夸大其词呢?连警方查实的情况都不交代清楚,又怎么好意思要求大家“勿传播不实信息”呢?

比“公务员投毒”更可怕的,是有意为之的护犊子、捂盖子。这种变相抵制舆论监督的态度和做法,只能导致更多问题滋生,又何尝不是对当地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的一种“投毒”呢?(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车祸司机三进医院求助遭拒,“不能脱岗”不是理由

李 蓬国阅读(398)

10月7日晚,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北湖医院(以下简称“北湖医院”)正门外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伤者急需救治,司机及亲属三入该医院寻求帮助,值班医生表示不能脱岗,结果无一人出院将伤者拉进医院。无奈之下,司机再次拨打120,等待近40分钟后,120急救车将伤者送往14公里外的吉林大学中日联合医院总院进行救治。司机董先生认为,事故就发生在北湖医院大门口,而该医院无一人帮忙,“作为救死扶伤的机构,实在太不应该。”他称,事后向北湖医院总值班医生范某反映此事后,对方坦承“值班医生黄某确实责任心不强”。(10月8日红星新闻)

医院门口出车祸,司机三次进院请求将伤者拉进医院治疗,值班医生却以“不能脱岗”的理由一再拒绝。如此荒唐、冷血之举,根本不只是“责任心不强”而已,而是丧失了身为医生的基本职业操守,以及作为人的基本道德良知。

当事人董先生向记者回忆,10月7日17点20分左右,他驾驶私家车带母亲到北湖医院就诊,车辆转弯行驶到医院大门外,突然一辆摩托车与他的车相撞。“当时摩托车司机飞出去三、四米远,脑袋上都是血,流了一地”董先生回忆。他随即拨打了120,并让母亲赶紧进北湖医院求救。120电话中告诉他,事发地点离北湖医院很近,最好是让医院出个板车,或者让医生或护士出来看看情况。董先生因自己不懂急救知识,不敢贸然去对伤者做处理。

按理说,车祸现场就在医院门口,司机及家属进医院求助,医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可是,值班医生偏偏坚决拒绝了出医院门口把伤者拉进去救治,真是奇了怪。据董先生介绍,17点27分,他见母亲还未求助到院方的帮助,便跑到了医院大厅急诊。当时,他母亲正在向一名女医生求助,现场围着多名医院护士和保安,却无一人帮忙去救治伤者。

伤者被汽车撞飞几米,血流不止,稍微有点同情心的人都愿意伸出援手。可是,无论是司机还是路人,由于缺乏基本的急救常识,他们看到这种情景,恐怕也不敢轻易把伤者抬起。作为专业的医生、护士,面对医院门口的伤者,用个板车去把人拉进医院,难道不是很应该、很简单的事吗?更何况,已经有人反复求助,岂能无动于衷、坐视不管呢?

董先生拍摄的视频显示,值班急诊女医生称:“快把人送进来呀,我们医生脱岗属于医疗事故,得给我们开除。”她建议董先生拨打120急救电话。无奈之下,董先生再次拨打120,等待近40分钟后,120急救车将伤者送往14公里外的吉林大学中日联合医院总院进行救治。

“医生脱岗属于医疗事故”应是原则性要求,不可能绝对化。否则,只要病人没有自主进到医院,就算他在医院门口命垂一线,医生也可以完全视若无睹的。倘若如此,医院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北湖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称,医院确有规定值班医生不能脱岗,且事发时为假期之间,当日急诊只有一名医生值班。“这不属于重大的交通事故,一般来说,我们的医生是不允许出去就医的。我们医生是为大家服务,不是为单个人服务,医生要是跑了,如果急诊患者出现生命问题怎么办?”该负责人说。

如果说当时急诊室确实有病情更加危急的病人,值班医生只有一个,实在是一刻也不能离开岗位,倒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情况真是这样吗?董先生一再向值班医生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急救经验,不敢擅自处置。“你们是不是见死不救,一个人也出不来(帮忙)?”这名医生回答道:“别跟我说,我在这值岗,我不在大门口!”

值班医生并没有表示急诊室病情更有危急的病人,只是强调他“不在大门口”,所以可以不理会。即便急诊室真有其他病人,值班医生不方便走开,也完全可以指导护士、保安去把人拉进医院的,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呢?

“就他们反映的车祸情况,伤者是有条件和能力到急诊就诊的。”北湖医院负责人解释称。伤者被汽车撞飞几米且血流不止,怎么可能还有条件和能力自行进医院就诊?难道他们是超人吗?

至于董先生称没有护士或保安去帮忙,“原则上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因为疫情且假期期间,保安护士都是一个人盯一个岗位,也请当事人予以理解。”无论医生还是护士、保安,他们究竟是该盯着“岗位”还是“病人”?救死护伤不就是他们的岗位职责所在吗?如此见死不救、“目中无人”的“坚守岗位”,难道不是有意渎职和对生命的冷漠吗?(文/李蓬国)

【蓬国评论】每桌不低于588元,是制止还是制造浪费?

李 蓬国阅读(361)

10月5日,四川通江县一自媒体转发的《通江县餐饮行业制止浪费自律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引发争议。《公约》规定,“2桌及以上宴席:餐饮服务单位坚持按每桌不超过18个菜品,价格不低于588元的标准实施。”不少网友认为,这不是在提倡节约,而是在提倡餐饮涨价。(10月6日红星新闻)

“每桌不超过18个菜,消费不低于588元”是一条奇葩规定,这根本不是提倡节约的正确姿势,不是在制止浪费,而是在制造浪费,以及哄抬物价。

“每桌不超过18个菜”,是从数量上控制了浪费,可是,“每桌消费不低于588元”又在价格上要求浪费,岂不荒唐?按理说,为了节约浪费,应该限制菜品数量和消费金额才对。也就是说,与“每桌消费不低于588元”相搭配的,应该是“每桌消费不高于588元”。我原以为是笔误,把“不高于”写成了“不低于”,但从上述《通江县餐饮行业制止浪费自律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的内容看,有关部门是非常清晰地要规定“每桌不低于588元”的。

《公约》明白无误地规定:“2桌及以上宴席:餐饮服务单位坚持按每桌不超过18个菜品,价格不低于588元的标准实施”“可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减少宴席菜式数量,提高菜肴档次”“价格不低于60元/人”。所谓“提高菜肴档次”,其实就是支持商家哄抬物价,趁机捞一把。可是,这种无良行为,居然还要打着“制止浪费”的旗号,难道不是讽刺和无耻吗?

关于这个奇葩规定,记者联系上通江县餐饮协会李会长,据他介绍,这是通江县商务局用餐饮协会名义搞的。随后,记者联系到通江县商务局何姓副局长,她介绍,这是餐饮协会定的条款。

“每桌不低于588元”真的只是餐饮协会的条款吗?实际上,上述《公约》的发文出处为通江县人民政府网站,来源为“县商务局”,落款为“通江县餐饮协会”,于9月30日发布,实施时间从2020年10月1日起。

也就是说,这绝不仅仅是餐饮协会的倡议,而是地方政府正式发布、明确支持的做法。对于“每桌不低于588元”这种鼓励浪费、哄抬物价甚至强迫消费的无耻行为,地方不仅没有制止和批评,反而在政府官网上正式发文,要求广大市民遵守,岂不更加荒唐?

厉行节约的“好经”,不能让“歪嘴和尚”念歪了。“每桌不低于588元”就是典型的念歪经、办错事,应该严肃问责,消除影响,而不能甩锅给餐饮协会。否则,就是对群众智商的二次伤害。(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景区用弹弓驱赶猴子,何错之有?

李 蓬国阅读(385)

10月6日,有游客爆料,在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景区内,几名工作人员手持弹弓射击园内野生猕猴。景区回应称,此举是为了防止游客受到伤害。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对猴子的驱赶,是为了保护游客。景区猴子对游客的伤害,这类事件几乎每天都有。(弹珠)都是塑料的,是对猴子的一种恐吓,真正伤害到猴子的几乎没有。”景区的做法既粗糙又错误。(10月7日浙江电视台钱江频道)

“景区用弹弓驱赶猴子”引发部分网友批评,浙江电视台钱江频道《九点半》栏目更是痛批此举“既粗糙又错误”。对此,我不敢苟同。我以为,为了保护游客免遭猴子伤害,用弹弓驱赶猴子既柔和又正确。

上述电视评论栏目称:“首先不管是谁,都不能对国家保护动物进行伤害。”这当然是有道理的。可是,工作人员表示,“(弹珠)都是塑料的,是对猴子的一种恐吓,真正伤害到猴子的几乎没有。”也就是说,用弹弓驱赶猕猴,并没有伤害到它们,所谓“谁都不能对国家保护动物进行伤害”就成了无中生有的指责。

上述栏目又称“其次,对于驱赶猕猴,是不是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一定要用弹弓吗?我们想连小朋友都知道,就算用弹弓射塑料的子弹,也会造成伤害的。”工作人员用弹弓并没有特定的目标,“主要是吓唬猕猴,而不是真正把它们打到。”既然没有瞄准、射击猴子,又怎么会伤害它们?

即便是误伤,也是极小概率的情况,而且,由于是塑料子弹,距离又远,能造成多大伤害?如果还有比用弹弓驱赶猕猴更好的办法,工作人员不会用吗?这难道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上述栏目还称“这几年景区里的矛盾,本质上是人类没有尊重野生动物习性造成的。不少游客喜欢投喂、挑逗猴子,把野生动物当成了家养宠物。要想避免猴子伤害游客,还需要人与猴之间保持距离。”

据工作人员称,景区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游客被野生猕猴伤到的情况,今年以来,被猕猴伤到的游客接近4000人。猕猴会攻击人,在游客多,尤其是小孩多的时候安全隐患更大,且被抓伤后需要打疫苗。“人被猕猴抓伤,与被野狗抓伤类似,需要打相应的疫苗。疫苗成本在3000到4000元之间。”

既然猕猴伤害游客的事情经常发生,且人被猕猴抓伤后要打三四千元的疫苗,那么,景区岂能坐视不管,“尊重野生动物习性”,任由他们伤害游客?难道,为了保护猕猴,就可以牺牲人们的安全?为了避免猕猴被塑料子弹误伤,就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每天都有游客被猕猴准确无误地伤害?

还有,猴子伤害游客,都是由于游客投喂、挑逗猴子在先吗?工作人员表示,猕猴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当地人和游客不能喂食。“但这个季节山里野生动物较多,食物不够吃,猕猴会下山找东西吃,看到游客提着水果饼干之类的食物时,可能发起攻击。”也就是说,猴子也会主动攻击游客,又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替它们辩护,责怪游客挑逗猴子呢?

景区“用弹弓驱赶猴子”虽然看起来比较粗暴,但并没有在事实上对猴子造成伤害,而且,这样做可以有效减少猴子伤人事件的发生,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值得肯定和鼓励。有关“爱心人士”就别以爱动物的名义,不爱惜人的安全了。等到他们到了经常有猴子伤害游客的景区旅游,或许站着说话不腰疼、爱动物胜于爱人的毛病就能痊愈了。(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外卖骑手,困在资本里

李 蓬国阅读(370)

近日来,《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以及饿了么让消费者“多等五分钟”的声明,都刷屏且引起争议。我以为,二者都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误导群众。饿了么让消费者“多等五分钟”,其实就是道德绑架。外卖骑手,也根本不是困在系统里,而是困在资本里。

9月8日,《人物》杂志撰写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指出:由于规定的配送时间越来越短,外卖骑手也越来越难,不得不超速、闯红灯、逆行,外卖员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因为在系统的设置中,配送时间是最重要的指标,而超时是不被允许的,一旦发生,便意味着差评、收入降低,甚至被淘汰。

仅从文章题目“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就能判断,这篇文章把骑手为了不超时而被迫闯红灯、逆行,归咎于“系统”。这分明是对群众智商的羞辱。配送时间本质上是外卖平台设定的,即便系统能够自动压缩配送时间,平台也完全可以根据实际进行调整。难道说,人开发了系统,然后就失去了对系统的控制?

2017年年底,美团技术团队在一篇介绍智能配送系统优化升级的文章指出,优化算法让平台降低了19%的运力损耗,过去5个骑手能送的餐,现在4个骑手就能送了。最后,成本作为文章的结语出现,效率、体验和成本,将成为平台追求的核心指标。

也就是说,系统不断压缩配送时间,无非是为了让外卖平台吸引更多客户,节省更多成本,赚取更多利润。外卖骑手表面上由系统支配,实际上由资本支配。外卖骑手不是困在“系统”里,而是困在“资本”里。资本为了追逐利润最大化,通过系统不断压缩外卖配送时间,而不顾外卖骑手和广大市民的生命安全,走上了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歪路。

在北京,短视频博主曹导为了职业体验,做了不到一周的美团骑手。令她惊诧的是,当她接单后,系统导航出现的居然是步行模式——步行没有正行逆行之分,而系统给出的配送时间,则根据最短的路线计算,其中包含大量的逆行路段。系统居然主动引导骑手逆行,以此节约配送时间,可见智能系统并不“智能”,而是为了利益失去理智,置法律与生命安全于不顾,这难道不是资本走火入魔的表现吗?

上文引述学者卢泰宏在《消费者行为学:中国消费者透视》一书中所指出的,数字时代提供的便捷,令消费者变得越来越挑剔,他们越来越注重服务质量和产品体验,但对产品和品牌的忠诚度降低,随时准备更换供应商,因此,他们拥有不同于以往的、对市场更大的影响力和主导权。文章接着说:“在这种影响力面前,注重用户量和订单量的外卖平台也用算法构筑起了一种权力结构,在这个体系中,顾客成了最顶端的存在,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毫无疑问,顾客希望外卖越快越好,但平台也必须从实际出发,科学设定配送时间,不可能赋予顾客“至高无上的权力”。难道顾客希望五分钟送达,平台也只能屈服这种“顾客特权”?

因此,外卖平台设定配送时间越来越短,短到必须违反交通法,必须牺牲外卖员和路人的安全,不能归咎于顾客,否则就是甩锅罢了。

同样的道理,饿了么以“自愿选择”的名义要求消费者“多等5分钟/10分钟”,其实是把压缩配送时间导致骑手陷于险境的责任,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明明是平台自身为了利益而不顾法律和道义,反而恬不知耻地站在“情怀”的道德制高点上,要求消费者有同情心,真是不要脸到家了。资本不仅敢于无耻,而且以无耻为光荣,岂不荒唐透顶?

继饿了么回应《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之后,美团外卖也发布了《感谢大家的意见和关系,我们马上行动》的声明。美团外卖表示,将更好优化系统,在为用户提供准时配送服务的同时,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由此可见,人还是可以控制系统的,配送时间也是可以重新设置的,就不要扯什么“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请顾客多等五分钟”的鬼话了。

外卖骑手,困在资本里。困在资本里的,又何止外卖骑手?(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女子服刑期间“被贷款”,银行吃相太难看

李 蓬国阅读(320)

2007年巩义的李女士因一场纠纷入狱,2017年出狱后,本想迎接新生活,却在今年8月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被冻结,卡里的钱被划走,除此之外竟然还被中国农业银行郑州二七支行起诉。被起诉原因是服刑期间,李女士名下突然多出一张农业银行信用卡,逾期未还,法院判决她需还贷款两万多元。但信用卡办于2009年,当时李女士在狱中,根本不可能办理。起诉的农行支行称:划走的钱可退,但用户想解冻银行卡和维护自己的利益,只能走法律程序。(9月1日澎湃新闻)

女子服刑期间“被贷款”事件实在奇葩,涉事银行“吃相”太难看,其荒唐行为可以用“无耻”来形容。其无耻之处至少有三。

其一,无中生有。李女士从2007年到2017年期间,一直在监狱服刑,怎么可能在2009年办理信用卡且消费呢?这对她而言,难道不是无中生有的冤枉吗?这种荒唐透顶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堂堂国有四大银行之一,难道不足以反映银行业不讲诚信的问题吗?

众所周知,放贷需要经过许多严格的流程和手续,首先是查验申请人身份,确保申请人为本人。申请人要向银行提供一系列资料,通常为身份证、学历证书、职称证书、稳定的工作证明、收入证明、贷款用途证明等等。银行收到资料后,需要核实才能放贷。

只要银行工作人员有一点责任心,都不可能在李女士根本不在场的情况下,给一个冒充她的人办理信用卡并放贷。即便冒充者长得跟她一模一样,肉眼无法辨别真假,工作人员也能轻易查到她正在服刑,不符合办卡和放贷条件。这种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发生了。

面对记者“她2007年已经入狱,为什么会在这里开户呢?”“人不到场,为什么能办下来?”的质疑,银行表示“她是办了一张中国农业银行的信用卡,具体是因为李女士证件遗失还是被盗用,我们需要相关的调查。”也就是说,银行为了冲业绩,为了多放贷,对申请人的审核很不严肃,根本没有核实清楚身份和条件,错误导致李女士“被放贷”。

其二,知错不改。事实上,“被放贷”绝非个案。在百度上搜索“被放贷”就有三百多万条相关资讯。典型的案例有“辽宁台安县村民被贷款事件”,从2011年11月到2012年3月,许多辽宁省鞍山市台安县的数百名的村民收到了“从天而降”的债务,这一场“被贷款”事件,让台安县村民陷入了“债务”恐慌,有村民甚至因此吓病了。

“被放贷”屡屡发生,主要责任都在银行方面,但银行方面却未必能主动认错、纠错,赔偿无辜者损失。在“被贷款2239万男子拟起诉华夏银行”事件中,男子因创业开网店需要贷款,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负债”2239万元,为了自证清白,他花了两年时间来回奔波于法院和银行之间。

而“女子服刑期间被贷款”更加离谱,涉事银行不仅错误放贷,还起诉无辜受害者,让她背上2万元多的债务。她反复与银行沟通无效,迫于无奈向媒体求助。记者陪同李女士到银行去要说法,支行行长公然撒谎,说跟女子是第一次见面。李女士当场揭穿她,表示“她说瞎话,下到职工上到行长他们都知道,他们就是不愿意管,想推卸责任,一直在推卸责任。”后来一位经理出面解释,说这件事还在调查,可能是李女士证件遗失或被盗用所致。也就是说,他们完全没有责任,要怪就怪李女士倒霉。

“女子服刑期间被贷款”主要是由于银行的失职所致,但它们从不认错,从不给受害者一个合理解释和交代。这种“将错误进行到底”“将责任推卸干净”的做法,难道不无耻吗?

其三,无理无法无情。记者追问涉事银行“你们现在起诉林女士,那么这笔钱谁来还,她所损失的利益谁来解决?”银行方面回应称:“这个的话,我建议李女士走法律途径。”

让走法律程序的潜台词就是“有本事你告我去呀”。正如网友指出的,“用户维权就要走法律程序,银行办信用卡时怎么不按程序?”明明是银行违规放贷在先,却恶人先告状,不仅让无辜受害者背上债务,还起诉她,甚至还扣了她1500多元,让她在出狱后想重新做人的希望泡汤。

李女士在镜头前痛哭流涕:“我根本啥都不知道,我特别冤。因为这事闹的,我和对象都快结婚了,(他)不要我了,他说这事说不清楚,我俩就不用再谈了。”“找领导领导不见,成天这样来回拖我,我叫他逼的没办法。我现在对象不要我了,就因为这件事。我所有损失我所有伤害都是银行造成的,你给我一个说法中不中呀?我现在都没活路,一点活路都没有!”

李女士坐了十年牢,出来后想重新开始生活,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谈婚论嫁的对象,结果却因为“被贷款”而陷入“没活路”的境地。对此,虽然责任都在涉事银行,但他们既不认错,也不赔偿,当然就是根本不在乎她是否“有活路”了。这种先是误伤顾客,然后还理直气壮不顾顾客生死的做法,可谓无法无理无情无耻之极。

银行是企业,追求利益无可非议,但总要讲诚信、守法律、有人性。以牺牲群众合法权益为代价的资本操作,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与依法治国的要求背道而驰,与“人民至上”的理念背道而驰,必须坚决予以严惩!(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掌掴不喝敬酒新员工,撒的不是酒疯是“权疯”

李 蓬国阅读(312)

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对日前流传出的“新员工未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事件作了回应。8月24日,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发布一则《说明》称,经核实,员工杨某反映的中关村支行营业部某领导及该支行个别员工在私下非公款聚餐中,确系存在因酒后失态而对杨某做出言语及行为失当等举动。(8月24日澎湃新闻)

“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一事引发热议,涉事银行回应称领导打人是酒后失态所致。我以为,领导掌掴不喝敬酒的新员工,并非“酒后失态”使然,打人者撒的不是“酒疯”,而是“权疯”。

网传的微信聊天截图,新员工杨某自述了当晚事发经过,因为个人原因无法喝酒,在聚餐前就曾向支行行长进行汇报。在酒桌上,领导要求其将饮料换成酒,杨某再次礼貌表明无法饮酒并道歉。

杨某称,酒过三巡后,一名领导走到其面前,在确认其姓名后,“扇着我巴掌,一口一个你**地指责我,表示他看好我,但A角敬的酒我居然不喝,问我是不是傻*”。杨某当即表示歉意,但喝高的同事要他过去,在对自身进行安全评估后,杨某决定先行离场,部分同事依然追骂至电梯处。

为什么说涉事领导掌掴不喝敬酒的新员工,并非酒后失态所致?因为他虽然喝了酒,但依然十分清醒。一来,他并没有“酒后失态”到掌掴当晚的最大领导A角,二来,他也没有“误打”其他新员工,因为他们都很“识相”,喝了大领导的敬酒。也就是说,他是清醒且“精准”地掌掴了不喝敬酒的新员工。

新员工杨某已经在聚餐前向领导说明自己不能喝酒,酒桌上也为自己无法饮酒而道歉,还有什么理由指责并扇他耳光呢?难道,领导就永远高高在上,下属就永远低人一等,必须俯首称臣、溜须拍马、曲意奉承?显然,除了挨打的杨某,参加当晚聚餐的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打人者虽然是领导,但并不是当晚的最大领导,他敢于在大领导面前打人,当然是因为自己判断大领导喜欢、赞同他这么干。事实上,也没有人阻止他这么做。他掌掴杨某的理由是“A角敬的酒竟然不喝”,太不给领导面子了。作为小领导,他就有责任、义务替大领导教训新人,让他“懂规矩”“会做人”。当然,所谓的“规矩”不是“人人平等”,而是“领导至上”。所谓的“做人”,也不是做有自尊自爱之人,而是做依附于领导、矮他一等的“小人”。

这位小领导教训完不懂规矩的新人后,表示他自己喝酒过敏,但还是坚持喝。也就是说,在他看来,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叫下属干什么就得干什么,无论事情是否正确,无论自己是否愿意,都要无条件地服从。

在杨某被打后,一起聚餐的其他新员工不仅没有感同身受,替他抱不平,反而加入指责他的行列,而且追骂到电梯口。这些新人之所以排斥、欺负这个“异类”,无非是想以此在领导面前表明立场,与其划清界限,坚决站到服从领导权威的一边。

这些喝高了的新同事,不仅摔酒杯砸桌子,还对女同事动手动脚。作为新人,他们相对于领导来说属于无权者和弱者,但他们自认为无条件服从了领导,就成了他的人,就可以欺负同样的无权者,欺辱更弱的弱者。就连无权者,都有可能中权力的毒,借着酒疯撒“权疯”,更何况掌握实权却缺乏有效监督的人呢?

权力意味着责任,意味着服务,权力应该让人“敬”而不该让人“惧”。可是,还是有人把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工具,当作搞人身依附的砝码。把权力关进笼子,已经取得显著成效,但依然任重道远,仍需久久为功,不能让任何人、任何领域成为“例外”。(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蓬国评论】野猪毁坏庄稼应有补偿,既要生态平衡也要经济平衡

李 蓬国阅读(316)

今年7月以来,四川巴中巴州区多户村民的庄稼频遭野猪糟蹋损坏。由于野猪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受到法律保护,不能随意捕杀伤害。面对“野猪成灾”造成的农作物损失,村民们一筹莫展。巴中市巴州区林业局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没有针对野猪造成农作物损失的补偿,地方上也没有研究,更没有相关费用安排。(8月23日红星新闻)

村民保护野生动物,但庄稼遭野猪毁坏后,他们却无处申请补偿,地方也没有安排经费。我以此,这种情况违背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精神。野猪毁坏庄稼应有补偿,生态平衡不意味着经济失衡。

8月18日,巴中市巴州区曾口镇硐坪村村民杨某春联系上记者,称村里野猪出没,硐坪村5社10多户村民发现大量农作物被野猪啃食,并向记者发来多张图片。图片显示,一片玉米地被糟蹋,掉在地上的玉米棒子被动物啃食过,地里还有多个动物的脚印。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确实存在野猪损害农作物的情况,且多户受灾。

杨某春介绍,近年来,随着村里生态环境变好,野生动物出没损毁农作物的事件频频发生,尤其是野猪,自己家几亩玉米都遭到野猪破坏啃食。对此,他有些痛心,“好不容易种地盼点收成,结果就这样被野猪给糟蹋了……”

村民庄稼遭野猪毁坏,应该是确凿无疑的事实,一来有村民反映,二来有图有真相,三来有记者实地核实。巴中地区有野猪经常出没,无疑是生态由失衡走向平衡的表现,说明了生态文明建设在当地取得了实际、明显的效果。这既离不开地方政府的作为,也离不开当地群众的担当。

可是,正如村民指出的,“我们遵守法律保护野生动物,但野生动物给老百姓带来的损失,不应由村民承担。”如果野猪只是偶尔得毁坏少量庄稼,倒也影响不大,但问题是,野猪已经泛滥成灾,经常糟蹋村民大量庄稼,当地应该采取积极措施,减少群众损失才是。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既是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也有相关制度安排作为保障。国家出台了生态补偿制度,以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生态系统服务为目的,以经济手段为主调节相关者利益关系,调动生态保护积极性。

也就是说,保护生态和维护群众利益不仅在根本上是统一的,而且当保护生态与群众当前、短期利益出现冲突的时候,也要采取经济补偿的方式,保护群众利益,增强其保护生态的积极性。如果群众只有保护生态的责任和义务,必须无条件牺牲自身利益,又怎么可能长期维持其保护生态的积极性呢?

就巴中地区野猪泛滥毁坏庄稼事件而言,群众尽了保护野生动物的义务,而且在野猪毁坏庄稼的情况下也不将其捕杀,但长期下去,总有一天要断粮的,总不能坐以待毙吧?群众因此申请经济补偿,不仅合情合理,而且有国家制度和法律的支持。根据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九条规定,因保护野生动物,造成人员伤亡、农作物或者其他财产损失的,由当地人民政府给予补偿。

杨某春等村民据此向当地政府申请赔偿,但转了一圈相关部门,他们被告知“没有补偿机制”。巴中市巴州区林业局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没有针对野猪造成农作物损失的补偿,地方上也没有研究,更没有相关费用安排。而且,巴州区政府财力紧张,拿不出钱,全国也还没有因野猪赔偿农作物损失的案例。

“地方财力紧张”或许是当地的现实,但越是如此,越应该把有限的资金花在刀刃上。眼下,野猪成灾毁坏庄稼,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群众的生存,又岂能坐视不理?经费紧张就应该积极想办法去解决经费问题,又怎么能够“不研究”“不安排”呢?既然国家已经出台了生态补偿的制度和法律,又怎能因为“没有先例”而不去落实呢?

再说,就算全国其他地方还没有因为野猪赔偿农作物损失的案例,那也只能说明它们没遇到这种情况而已,实际上,全国不少地方已经落实了生态补偿制度,已经做了很好的榜样。

早在今年7月20日,四川《达州日报》就刊登过一篇题为《野猪“聚餐”糟蹋庄稼!村民噪音驱赶仍淡定“大扫荡”可向政府或主管部门申请赔偿》的报道,市林业局一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野生动物给村民带来的损失,可以向当地人民政府或主管部门申请赔偿。”同属于一个省,怎么可能达州可以申请经济补偿,而巴中就不能呢?就算两地经济条件相差较大,也应该是补偿标准不同而已,怎么可能一个有补偿,另一个压根就没有呢?

前段时间,“铲毁2万多亩将熟庄稼,为完成退耕还林指标”事件引发批评,也反映出一些地方在没有落实好生态补偿制度的情况下,以牺牲短期群众利益的方式保护生态,背离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

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既要追求生态平衡也要讲究经济平衡,既要保护野生动物也要保障群众生活。(文/李蓬国)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李蓬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