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交警连续工作百天倒下,敬业需要“牺牲”吗

李 蓬国阅读(192)

撰文|李蓬国

7月9日,连续工作100天,在最高气温达35℃的最后一天,在外整整工作12个小时后,连云港市公安局44岁的交警蒋东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在昏迷了两周后,再也没有醒来。9日上午,在位于连云港市东郊的殡仪馆,院内外站满了前来向蒋东做最后告别的人们。(7月10日澎湃新闻)

这篇题为《连云港一交警连续工作百天突发脑溢血倒下,昏迷两周后去世》的报道引起广泛转载,无疑是在宣扬爱岗敬业的正能量。敬业固然可贵,但有必要“牺牲”吗?把个人的感动、单位的荣誉、社会的“正能量”建立在别人累倒甚至牺牲之上,真的道德吗?我以为不然。

今年3月13日,连云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成立徐圩大队,蒋东被任命为徐圩大队东辛中队中队长。中队共有4名交警,平均年龄51岁,最“年轻”蒋东担任中队长,带头上路执勤、纠正违法行为,每天就像上了发条的钟摆,不停疏导、喊话、纠违,包括双休日,都没有休息过。在突发脑溢血之前,蒋东整整工作了100天,没有休息过一天。

我国《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然而,无论企业还是机关,无论体制外还是体制内,加班都是“家常便饭”。蒋东连续工作100天,连双休日都没有休息过,这明显是单位无视劳动法的要求,侵犯交警的基本休息权。可是媒体在报道时,不是对这种做法进行批判,而是对其进行歌颂,赞扬这种“每天就像上了发条的钟摆”的“加班文化”,岂不与“人道主义”背道而驰?中队4名交警,平均年龄51岁,蒋东属于最“年轻”的,也就是说,其他人都在五十岁以上,且不知他们是否也一样没有双休日,如果是,岂不残忍?

据报道,蒋东82岁的父亲患肺癌住院期间,他只是偶尔在一大早去医院看望一下父亲。一家人都理解蒋东刚到新岗位,工作太忙,支持他的工作,父亲由四位兄长轮流照顾。老父亲身患重病,做儿子的只是偶尔去看一下,从没休过一天假来陪陪父亲,媒体却说家人“理解”他,真是荒谬至极:这哪里是在宣扬“爱岗敬业”,分明是鼓励人们以不孝为荣,以牺牲家庭为荣!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强调家庭是“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千家万户都好,国家才能好,民族才能好”。

“交警连续工作百天倒下”不是爱岗敬业的“正能量”,而是不惜牺牲个人生命健康和家庭幸福的“加班文化”,这种非人道的价值观最该摒弃而非弘扬。(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百度自动驾驶:法律和生命都得为“创新”让路?

李 蓬国阅读(216)

撰文|李蓬国

据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官方微博消息,针对媒体报道“百度公司无人驾驶汽车上道路行驶”情况,北京市公安交管部门高度重视,正在积极开展调查核实。在5日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和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现场连线,当时李彦宏正乘坐无人驾驶汽车在北京五环上,往国家会议中心方向行驶。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对此表示,公安交管部门支持无人驾驶技术创新,但应该依法、安全、科学进行。对于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行为,公安交管部门将依法予以查处。(7月6日中国新闻网)

关于李彦宏乘无人驾驶汽车上路事件,北京交警“支持技术创新,对违法行为将查处”的表态很值得玩味:作为交通执法部门,只需就事论事地告诉公众李彦宏究竟有没有违法就行,何必强调“支持技术创新”的立场呢?我想,也许他们是担心一旦“法办”李彦宏,就要被扣上“反对技术创新”的帽子吧。

事实上,虽然指责李彦宏乘坐无人驾驶汽车涉嫌违章驾驶的声音比较多,但也有一些网友和媒体是支持百度突破常规的“创新”之举的。荔枝锐评发表一篇题为《百度自动驾驶:社会对待新生事物应该更宽容》的评论文章,认为“成熟的自动驾驶,可以同时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精确测定自身和其他物体的速度、加速度并精确判断,且不知疲倦,比人的驾驶更加安全。但由于对新事物的忧虑,自动驾驶的安全性问题会被放大。”也就是说,无人驾驶汽车更安全可靠,人们对它的安全性担忧属于“瞎操心”,反映了对新事物不信任的思维惯性。可是,你怎么就知道百度的自动驾驶属于“成熟的自动驾驶”,如何确保它的安全性比人的驾驶还高?是的,百度早在2015年就已经路测,可是,且不说那次路测没有得出公开、公认的结论,甚至连是否合法,是否得到上路许可都不可知。也就是说,所谓百度无人驾驶技术比人凭直觉开车更安全,在某种程度上仍属于“推理”,并无足够的事实依据,至少是尚未得到国家权威部门的认可。

红网发表一篇题为《固守现行法规,中国“无人驾驶”将错失历史良机》的评论文章,认为“如果严格遵守现行法律,无人车不能上路,那么无人驾驶研发就会遇阻,显然就会陷入悖论之中”“人类历史上的很多新技术,在面世之初,都与现行法律有冲突,最终则是修改法律,以适应技术进步。如果都这样死板僵硬,一味限制创新精神,那么新技术如何发展,人类社会又怎么进步。”也就是说,为了社会进步,法律就得为“创新”让路。因为法律的“滞后性”,就鼓励“创新”者去违法,以此来“倒逼”法律“跟上时代的步伐”,试问,这究竟是“支持创新”还是“支持违法”?再说,是否“创新”到底由谁说了算?现在国家在提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就是说,人人皆可创新,那么,是否意味着人人皆可违法?倘若说,小企业、小人物的创新不算创新,大企业、大人物的创新才是创新,那么,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道罢了,纯属“资本特权”思维作怪。

百度的行为,已不仅仅是交通违章,也不仅仅是李彦宏在逞“个人英雄主义”,而是拿沿路所有司机、路人陪他做“白老鼠”,拿别人的生命为自己的冒险垫背,这明明是对法律和生命的蔑视。

百度真要创新是可以的,但应该像北京交警指出的,要做到“依法、安全、科学进行”,而不能摆出“我创新我怕谁”的骄纵姿态,置国家法律与他人生命于不顾。(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女性车厢是一种“伪文明”

李 蓬国阅读(153)

撰文|李蓬国

6月28日,广州地铁正式试点“女性优先车厢”,有女乘客感叹设置女性车厢贴心,有男乘客笑称“好男不与女挤”,随后去别的车厢候车。但是,并非每位乘客都理解“女性优先车厢”,据中新社报道,在志愿者劝导一位阿伯到隔壁车厢排队时,阿伯非常生气,对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破口大骂:“照顾女人不照顾老人,岂有此理!”(据澎湃新闻)

广东省政协委员、提出《关于广州地铁设立女性专用车厢》提案的苏忠阳表示,设置“女性优先车厢”在前期肯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我们更重要的是培养关爱女性、尊重女性的习惯,培养文明风尚。广州地铁表示,女性车厢是倡导性质的,希望通过长期的倡导,不断地弘扬“关爱女性、尊重女性”的文明理念。但我以为,“女性车厢”其实是一种“伪文明”。

文明以相互尊重为前提,女性车厢却以歧视为依据。据说,设置女性车厢的一大理由是为了防止性骚扰。苏忠阳在上述提案中认为,广东夏季炎热漫长,女性普遍着装较薄,“地铁色狼”让女性乘坐地铁出行时受到困扰。因为个别男色狼的存在,便把所有男人都理解成潜在的“咸猪手”,岂不是对男性人格的歧视?女性车厢也有可能夸大了性骚扰的严重性。广州地铁公司在对上述提案办理情况的汇报中指出,根据广州市公安局统计,地铁女性乘客受到性骚扰事件,从2015年起至今共发生74起。“在世界地铁协会(CoMET)32家同行中,广州地铁车站犯罪事件发生率连续多年最低。”而深圳地铁集团一位工作人员也坦言,他从业多年来,从未收到女乘客关于性骚扰的投诉。

再说,既有男色狼,也有女色狼,为什么就认定“咸猪手”都姓“男”?这分明就是“重女轻男”。还有,现代社会倡导男女平等,女性早已成为“半边天”,又何必以“弱势群体”看待?这难道不也是对女性独立能力的怀疑吗?“女性车厢”并非“尊重女性”之举,而是对男人的和女人的双重歧视。

文明以和谐共处为目的,女性车厢却人为地制造隔离和撕裂。苏忠阳说:“这个民生问题受到了重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这样一个举措体现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和人文关怀,使市民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温度。”女性车厢在事实上造成男女隔离,在心理上造成相互猜疑和隔阂,加剧了社会撕裂,试问又如何体现“人文关怀”和“城市温度”?

文明以公平为原则,女性车厢却破坏公平。据人民日报报道,深圳市民徐某工作地点离家较远,每天都要挤早高峰地铁。他认为,平时高峰期男女乘客比例基本各占一半,一节车厢并不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大家同样是乘客,为什么要区别对待?”在深圳市政协委员许宜群看来,将女性特殊化的政策,既无法律依据,也与当今 “人人平等”的社会理念冲突。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岳经纶认为:“在公共资源紧张、性骚扰事件并无严重化趋势的城市,专设女性车厢是公共资源的一种浪费。”也就是说,女性车厢既浪费公共资源,也违背公平原则,既无必要,更不合理。

苏忠阳还表示:“尊重女性的优秀习惯我希望在我们广州、深圳能够开展开,(女性车厢)开展好了以后再全国推行起来。”我以为,女性车厢不是好招,而是昏招,不是文明,而是伪文明,还是赶紧打住,切莫“推广”了。(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为保姆纵火辩护是“仇富”更是“纵弱”

李 蓬国阅读(177)

6月22日凌晨,杭州上城区“蓝色钱江公寓”发生一起致4人死亡的火灾。22日18时许,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经公安机关调查,明确为放火案件。该户保姆莫某晶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据现场救援人士透露,4名伤者分别是该屋的女主人及3个孩子。事发时,保姆从专用的保姆电梯成功逃生。(6月22日澎湃新闻)

这则“杭州千万豪宅失火致4死包括3名小孩,保姆疑纵火”新闻引发网友热议,大多是为保姆鸣不平的,比如:“只有一种可能,不把保姆当人”“现在的有钱人好多都是狗眼看人低”“如果真是保姆干的,那只能说这家人太势利了。外地人也是人,别把人逼急了”“这类人多死点,他们太狂了!”这类言论的点赞率颇高,有的多达万人点赞。

一场火灾夺去女主人和三个孩子的生命,人们不是同情死者尤其是无辜的孩子,不是谴责狠心纵火者,而是为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保姆声援,这些看似“同情弱者”的冷血言论,实在让人不寒而栗。既然目前没有任何事实证明东家歧视保姆,那么,凭什么就能认定人家“狗眼看人低”?难道所有富人都必然“为富不仁”?退一步来说,如果真的存在东家歧视保姆的情况,保姆也可以辞职不干,如果东家虐待保姆,保姆还可以报警,岂有“杀人解恨”的道理?因为受害者是富人,便认为“死有余辜”,因为嫌疑人是穷人,便认为“杀人有理”,这是典型的“仇富”心态。

有的网友在为“保姆”辩护的同时,也对“保姆电梯”进行狂轰滥炸。有人说:“呵呵,现在这个社会还有保姆电梯,真是狗眼看人低。”有人说:“保姆走专用电梯,那户主的专用电梯试问保姆敢用吗?这个社会有钱就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一条获得过万人点赞的评论说:“住宅楼还分主人电梯、保姆电梯,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的新名词,看了很多评论很多人认为是仇富,我却认为这栋楼从设计上就是富人仇视穷人,歧视劳动者,这是真正的为富不仁。”

住宅楼分主人电梯、保姆电梯就是富人歧视穷人?我看未必。据媒体查询该楼盘发售时的公开资料发现,蓝色钱江公寓采用了罕见的双电梯入户,主人电梯与保姆电梯分离,并分别有专用通道连通消防楼梯,保姆通过保姆电梯单独入户进入工作间,工作间内接厨房,“完全避免了对主人家庭成员的生活产生干扰”。

如此看来,保姆通过专用电梯进入厨房工作,的确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干扰。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保姆早上五六点过来做早餐,就不必把东家叫醒为她开门,这样不就可以让他们睡个好觉,然后精神饱满地去上班吗?这不是挺科学的设计吗?难道非得要把东家早早吵醒才算是“尊重弱者”?

再说,你怎么就知道主人电梯禁止保姆使用?倘若真有这样的规定,那就是歧视,倘若没有,便是主观臆断而已。如果说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保姆也不好意思使用,那么,你怎么就知道一旦保姆进入主人电梯就会遭到白眼?难道富人就必然歧视弱者?这种“弱者被歧视”的刻板心理何尝不是“歧视强者”的表现?

无论富人还是穷人,都是“人”,都应该一视同仁。一看到“保姆”就同情,一想到“富人”就仇恨,既是不把富人当常人来看待的“仇富”心态,也是不把弱者当常人来要求的“纵弱”心理。这种仇富、纵弱的情绪,已经成为社会撕裂、人心冷漠的“催化剂”,不该一直纵容下去。(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生命绿灯”是温暖人心的明灯

李 蓬国阅读(341)

6月12日,广东佛山市禅城区街头的监控记忆下了感人一幕。一幼童突发高烧抽搐昏厥,热心群众见状停车报警,禅城交警紧急到场救援,一路开辟“生命绿灯”,成功让孩子脱离了危险。(6月14日澎湃新闻)

群众有难,“路人”热心报警,交警一路开辟“生命绿灯”,既拯救了孩子生命,也照亮了人们的心灵,驱散了“路人冷漠”的寒意。

事发突然,现场交通辅警谢思凯向公安智能指挥中心请求支援。指挥中心民警为他指定了行进路线,要求辅警驾车开道,同时,禅城公安根据车辆通行轨迹开辟“生命绿灯”,将车辆途经的所有路口均开启通行绿波带。结果,大概只用5分钟就赶到了医院。事后梁女士表示感激,谢思凯说:“这个事是我们的分内事”。

这是一场拯救生命的接力赛,而这样的接力赛近日在佛山密集进行着。6月10日上午,一名女子突然倒在机动车道上,一名骑三轮车路过的小伙子发现后,主动停下来守护,避免其受伤。警察和救护车先后赶到,得知女子无大碍后,这名守护的男子悄然离去。在被媒体找到后,这位救人不留名的“眼镜哥”表示:“这些都是很平凡的事,每个人看到都会去救的。”6月12日傍晚,一名1岁小孩被一辆小车撞倒后卷入车底。过路的众多街坊一起把小车抬起,救出小孩,一名参与救援的热心街坊邓年运还主动将其送往医院治疗。面对“你怎么看待这次救人经历”的提问,邓年运回答道:“我觉得这些都是小事,我只不过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

事实胜于雄辩。同一座城市,两三天之内就发生多起群众自发救人的感人事迹,足以击破“路人冷漠”的错觉。公安、交警等部门为紧急救援开辟“生命绿灯”的做法更是值得大力推广,因为在危急关头,与时间赛跑就是与生命赛跑,应当分秒必争。最为可贵的是,无论是热心救人的群众,还是尽职尽责的工作人员,他们都不认为救人是一件多么伟大而“纠结”的事,他们觉得见义勇为、救人性命是“平常事”“分内事”“小事”。这种发自内心的“为救人而救人”精神,就像一路畅通的“生命绿灯”一样,照亮人心,温暖人心,让人们相信,只要大家行动起来,“路人热心”就会取代“路人冷漠”,成为社会的“新常态”。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照人不照己”的道德完美主义当休矣

李 蓬国阅读(171)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1日报道,中国东方航空一架编号MU736航班于11日晚从悉尼起飞前往上海浦东时,左侧发动机出现巨大故障,碎片击穿发动机前整流罩造成严重破损。飞机随即紧急折返回悉尼机场,所幸并未造成人员伤亡。据悉,当时该架航班上约有265名乘客。驾驶员座舱中的录音音频上传至社交媒体后,有些网友表示怀疑这段音频中驾驶员可能爆了粗口。(6月13日红星新闻)

打死都不能相信,飞机驾驶员成功避免了一场可能造成两百多人丧生的大灾难,居然有人对他在危急时刻“爆粗口”不满,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在今日头条的网友留言里,“爆粗口怎么了?这都是生死攸关的时刻,爆粗口很正常”“爆粗口怎么了,那是200多条人命啊,地上的人不回复就只能等死”等评论均获得数以万计的点赞,可见人们多么反感这种吹毛求疵的言论。

显然,这是“道德完美主义”思想在作怪。他们当然知道该驾驶员是英雄,但又觉得不是“完美的英雄”,因为他“爆粗口”,所以是“不文明的英雄”。不难想象,这种活在梦境中的“道德完美主义者”,倘若他就是事故中的那位驾驶员,那么,他是肯定不会“爆粗口”的,因为他有“道德自律”,但很可能直接放弃努力,静待与乘客“同归于尽”,宁做“完美的狗熊”,也不做“有瑕疵的英雄”。

近来,“道德完美主义”已经成为一种思潮。“女子被二次碾压无人施救”事件引发人们对“路人冷漠”的批判浪潮,批评者指责路人为什么不去把伤者扶起来,或者站在她前面阻拦车辆。对这种道德瘾君子,你只要反问他究竟有没有遇见过路人倒地,是否每次都把人扶起,就能揭穿其虚伪的面具。该事件中,已有十多人报警,报警者肯定认为,只要警察及时赶到,女子就能幸免于难。但谁曾想,女子被撞后仅一分钟,又遭到二次碾压。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否则,起码打电话报警者不会见死不救,“静观其死”。再说,对于毫无急救常识的人来说,根本不敢贸然去把伤者扶起,因为担心“救命反致命”或“救命反被讹”,这些都是有先例的。而且,事故发生地处于没有安装红路灯的路口,车辆来往频繁,倘若站在伤者前面拦车,那么,下一分钟被撞的就是自己和那个伤者。这就连“舍己救人”都谈不上,因为既牺牲自己也救不活伤者,不是“救命”而是“搭命”。

事实上,“救命反搭命”的事故屡见报端,去年发生过“19岁女孩两次跳河自杀5人施救,6人均不幸溺亡”的悲剧,近日又发生“一村民被困自家储水池、8人施救均抢救无效死亡”事件。这些舍己救人的行为无疑符合“道德完美主义”的期待。今年一月份,四川井研中学两位高一女生勇救落水儿童,县委书记要求广大青少年学习她们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精神。对此,我撰文指出,宣扬“舍己救人”不如提倡“保己救人”,“一命换一命”甚至“一命搭一命”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归根到底,吹毛求疵的“道德完美主义”实则是一种“照人不照己”的虚伪主义,这种不切实际、强人所难的道德优越感,最应受到批判。(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为佛山“眼镜哥”马路救人点一百个赞

李 蓬国阅读(161)

6月10日上午7时30分左右,佛山大桥北车来车往,一名女子突然倒在机动车道上,一名骑三轮车路过的小伙子发现后,主动停下来守护,避免其受伤。警察和救护车先后赶到,得知女子无大碍后,这名守护的男子悄然离去。(6月11日佛山日报)

日前,“女子被二次碾压无人施救”事件引起人们对“路人冷漠”的强烈谴责,如今,佛山“眼镜哥”马路救人的善举感动网友,人们纷纷表示:“好样的!”“真汉子”“有了前几天的事做对比,突然觉得她好幸运。还是好人多。”

佛山“眼镜哥”的确该赞。发现有人倒在马路上,他马上停车守护,并打电话报警,而在警察和救护车赶到,得知女子无大碍后,他却悄然离去。我很为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精神感动,因为这说明他是“行动派”而非“嘴动派”。我还能断定他作出这样的行为,完全是出于道德自觉,而不是刻意为人们传播正能量,否则,他应该留下来接受媒体采访,大谈他对“路人冷漠”的看法。除了这位“眼镜哥”,现场另一位“路人”也值得点赞。当时,一位开车路过的钟先生发现一名女子躺在地上,一名戴眼镜的年轻男子则守在一旁打电话,他以为是撞人了,便将车停到安全位置下车查看。了解情况后,他又和“眼镜哥”一起守候在女子身边等候民警和医护人员到来。而在“眼镜哥”拨打报警电话后四分钟,一辆救护车赶到现场,民警也很快赶到现场。

从此事看,两位“路人”都很热心,完全不“冷漠”,急救人员也很敬业,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虽然几年前震动全国的“小悦悦事件”发生在佛山,但此次“眼镜哥”救人事件反映了佛山在见义勇为方面的风气已经形成,而110、120急救部门的高效率工作,也为救死护伤提供了保障。

“最热心的永远是网友,最冷漠的永远是路人”“到底是网友不出门,还是路人不上网?”这是人们对“光说不练”“照人不照己”的键盘侠的讽刺。且不说“女子被二次碾压无人施救”事件中有十多人报警,谈不上“路人冷漠”,就“见义勇为”而言,人们更应该“行动”而非“嘴动”,更应该看到社会进步,而不是一味感叹“世风日下”,否则就是以“路人冷漠”的借口为自己冷漠的事实洗白罢了。

好样的,“眼镜哥”!我为你点一百个赞!(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猥亵伴娘不是“婚闹”是“法闹”

李 蓬国阅读(271)

6月8日,一条“疑似婚闹伴娘被袭胸猥亵”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显示,在车内,两名男子分坐在伴娘身边,对伴娘脱衣袭胸,伴娘喊叫,甚至咬其中一人手臂,均未能阻止二人。6月10日,西安警方表示,涉嫌“猥亵”伴娘的两男子被查获,正依法妥善处理。由于和两名男子认识,伴娘并不打算追究两名男子的责任。(6月11日华商报)

闹新婚变为闹伴娘,甚至猥亵伴娘,近年来已屡见不鲜。猥亵伴娘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婚闹”,而是超越底线的“法闹”。

此次事件中,涉事的两名男子不仅猥亵伴娘,甚至在伴娘喊叫并咬其中一人手臂的情况下仍不停止猥亵,最后,两名男子还将伴娘裙子掀开,声称要脱掉其内衣,由于来回拉扯,女子的腿部明显已经发红。如此恶劣的行为已经涉嫌违法。我国刑法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治安管理处罚法》也有相应的猥亵妇女的处罚条款。

两名猥亵伴娘的男子未必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违法,如果是在大街或商场等场合,他们大概也不敢去“脱衣”“袭胸”,他们可能在平时就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但在闹新婚的时候他们就敢毫无顾忌地“放纵”一回,大概是觉得这只是在“闹开心”,无伤大雅,不必严肃对待。再者,虽然行为过分,但他们可能也是“有样学样”,以前就听闻或目睹过别人是如此闹的,而且都没出什么问题。所以,他们就理所当然地以为即便可能违法,也会因为“法不责众”而不了了之。

此事倘若不是因为有人把相关视频发到网上,就不会成为“事件”。两名男子对伴娘进行搂抱、摸胸等行为,持续大约进行3~5分钟,整个过程被车内副驾驶座位上的人员拍摄下来。显然,视频拍摄者是因为觉得“好玩”,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拍摄的,否则,他应该会及时劝阻猥亵行为,而不是在一边默默地“欣赏”和“记录”。虽然现在没有明确究竟是谁把视频公开的,但我以为其初衷很可能不是为了“谴责”而是为了“分享”。

“猥亵伴娘”事件的可悲之处在于,猥亵者肆无忌惮却很有可能被“谅解”,被猥亵者不是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尊严,而是通过逃避和妥协来保存“面子”。“婚闹”变“法闹”,既伤了被闹者尊严,也伤了法律权威和社会风气,实在不宜一味姑息纵容。否则,同类事件还会不断上演,当“恶俗”成为“风俗”,则无人能幸免于其流毒。(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谴责路人冷漠,你就不是“路人”了吗

李 蓬国阅读(168)

6月7日,一段监控视频在网络热传,视频显示:一女子在过马路时被撞倒地,但十余名路人和十多个途经车辆均漠然经过,其间经过的车辆和行人无一上前施救,结果女子再遭车辆碾压身亡。该视频引发网友的激烈讨论。(6月8日中国青年网)

近日来,“女子被二次碾压无人施救”的新闻刷屏,就像当年的“小悦悦事件”一样,引起人们对“路人冷漠”的强烈谴责。可是,国人真的已经冷漠到冷血的程度了吗?我不以为然。

人们谴责“路人冷漠”无疑是正确的,对这种“见死不救”的行为就该谴责。可是,从各大媒体评论员的文章看,大多是空洞的谴责,而无真诚的反思,不敢反躬自问:倘若自己在现场,就一定会果断地把伤者扶起吗?在现实生活中,相信不少人都遇见有人摔倒或被撞倒的情形,那么,是否每次都去扶起来了呢?至少,每次都打电话报警了吗?连这些基本的反思都没有,却一个劲地谴责“路人冷漠”,难道就能因此证明自己不是“路人”了吗?

面对网友的批判浪潮,有“路人”回应称:“我们报警了,你们知道么?”倘若作为批评者的你恰巧也在现场,你能做的恐怕也是“打电话报警”吧?但这样仍无法阻止伤者在一分钟之后被再次碾压致死。你仍然要面对人们的拷问:“为什么只是报警,为什么不及时把她扶起?起码要站在她前面,不让车辆去再碾压她呀!”

是的,“女子被二次碾压无人施救”事件反映了“路人冷漠”,但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于“路人”之外,而应深刻反思,作为“路人”的我们,为何会在“见义勇为”“救死扶伤”方面变得如此犹疑不决、“畏手畏脚”?特别是“好人法”已经明确规定,不再区分是否构成“重大过失”,只要见义勇为一律不担责。

“路人冷漠”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人们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救人,担心“好心害死人”。记得有一次乘坐高铁,听到广播称有人突然晕倒,现场若有医生请速往施救。当时我就想:看来救人还是“技术活”,倘若让我这个毫无急救常识的人去救,就有可能把人“救死”。就算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也不被死者家属殴打索赔,但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一辈子不得安心。

而去年发生的“19岁女孩两次跳河自杀5人施救,6人均不幸溺亡”悲剧,更是告诉人们,对于没有救人能力的人来说,贸然“救命”反而可能“搭命”。可是,大行其道的应试教育普遍“眼中只有分数没有人”,对于生命教育重视不足,连基本的自救和救人技能都不传授。就拿溺水事件来说,每年都会发生不少中小学生溺水事件,但我们的中小学校基本上都没有游泳池,不上游泳课,更谈不上传授游泳技能了。清华大学倒是规定不会游泳不得毕业,可是要想从清华大学毕业,前提是考得上清华,全国能考上的又有几人?当然,中小学要找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学校土地资源有限。是的,我们人多地少,土地资源有限是客观事实,但为什么有地搞房地产,却没地为学生建游泳池?说到底,“生命至上”的理念还是败给了“经济效益至上”。就学校而言,哪怕校内没有泳泳池,也可以到校外的体育场馆等教授学生游泳。不过,对于“分数至上”的学校来说,总能找到一千个理由来避免这样的“折腾”。就连不需要任何硬件设施作辅助的人工呼吸等急救技能,学校也是“无暇”传授的,因为“分分分”才是学生的“命根”,而生命安全教育就无暇顾及,学生只有“自求多福”了。

说回到“女子被二次碾压无人施救”事件,路人不把伤者扶起,未必全是冷漠,也有可能是出于担忧:要么担心“救命反致命”,因为不会施救而把人“救死”;要么担心“救命反搭命”,自己站在伤者前拦车,也有可能被车撞;要么担心“救人反被讹”,这种情况也是屡见不鲜。

虽然就此事而言,人们普遍谴责人性冷漠,但在另一方面,人们也时常在宣扬“冷漠”的“政治正确”。自去年以来,接连发生“老虎吃人”事件,绝大多数的网友和媒体都在批评和嘲讽丧命的游客“不作死不会死”,在人们看来,违反“规则”的人都该死,不值得同情。可以设想,倘若这些“规则党”在现场,他们不仅不会救“作死”的游客,反而可能在“欣赏”其被老虎吃的过程。在此次“女子被二次碾压无人施救”事件中,倘若该女子是因为闯红灯被撞,相信又会有“规则党”谴责她“不作死不会死”,而不是谴责“路人冷漠”了。只是此次事故的发生地没有安装红绿灯。

综上所述,“路人冷漠”在一定程度上客观存在,但并未到“冷血”的程度。谴责路人冷漠,更不能把自己置身于“路人”之外。而“路人冷漠”的成因,与生命教育的缺失、救人技能的忽视以及“规则党”对生命的漠视,都有莫大的联系。为避免类似悲剧发生,与其空洞谴责路人冷漠,不如切实补上尊重生命的短板。(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游客踢断万年钟乳石要不要“拉黑”

李 蓬国阅读(287)

日前,一名男子在贵州潜龙洞景区内,三脚踢断了一根30厘米左右的钟乳石。事件发生后,松桃县会同镇派出所对游客处以500元罚款。6月3日,松桃苗族自治县公安局对破坏钟乳石的游客张某某追责,对其处10日拘留。(6月5日中国青年网)

近日来,“男子三脚踢断万年钟乳石”的新闻引起热议,不仅因为这样的不文明行为引起公愤,更因为“罚款500元”被普遍认为罚得太轻。如今,当地警方“加码”处罚,对当事人处以10天拘留,但大多数网友仍认为罚轻了。究竟该如何处罚才能“杀一儆百”呢?有的网友说:“一定要严惩,让这些低素质的不能进景区”。在澎湃新闻网友留言里,点赞率最高的是:“为什么不罚款1万呢?拘留应该15天,并全国景区通报,以后此人不再被所有景区接纳”。

“拉黑”!自从“女博士机场打人”事件后,大家似乎找到了根治不文明行为的“杀手锏”:拉黑!因为乘客动手打法航员工,法航便把打人者列入黑名单,全球范围拒绝承运。同时,机场地服向中国民航局申请将这名旅客列入中国民航黑名单旅客。一旦该申请成功获批,她将无法乘坐国内任何一家航空公司的航班。此举赢得广大网友和评论员的赞同,他们认为就该如此重罚,就该将打人者拉黑,对她全面“禁飞”,以便“杀一儆百”,彰显法律的尊严。

对此,我有十二分的不解。如果在机场打人就必须被拉黑,甚至全面“禁飞”,那么,那个在地铁打人的经济学家,是否也该被拉黑,全面禁止乘坐地铁?倘若有人在公交车上打人,是否也要拉黑,禁止他乘坐公交车?倘若有人打了农民,是否也要禁止他进农村、买农产品……按照这样的逻辑,在景区踢断万年钟乳石的游客,更要拉黑,应该在全国范围内禁止他进入景区。为了维护国家的形象,还应通报世界上其他国家,建议都把他拉黑,拒绝他入境。当然,更简单的办法是我们对他终生禁止出境,免得他出去“丢人现眼”。

我国《刑法》规定:“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既然连刑法都要讲究“罪罚相当”,视犯罪情节的轻重而量刑,凭什么对违反治安管理条例的人,就要“全面拉黑”?法律不是橡皮泥,不是杀威棒,不能想怎么“加磅加码”都行。法律既有“教训”作用,也有“教育”作用,不是犯什么错都要“往死里打”。“宽严相济”、“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也是法治的原则和追求。(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