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范雨素的“鸡汤价值”远大于“文学价值”

李 蓬国阅读(144)

范雨素火了,就像当年的余秀华一样,火得“不要不要的”;先火起来的是她的自述文章《我是范雨素》,也跟当年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一样,火得“不要不要的”。

范雨素为什么会火?有人说是因为她的文学才华,但我以为不然。我认为,范雨素走红,与其说是因为她的“文学价值”,不如说是因为她的“鸡汤价值”:有了范雨素,各路媒体和评论员又可以“灌鸡汤”了!

有论者指出,《我是范雨素》一文“如果从文学价值上看,并没有超过高中作文的水平,人们感动和赞赏的不是她的文笔,而是平常我们看不见的她和身边人的故事而已。”

且不论这篇经过编辑大幅修改的文章,究竟有多少“艺术含量”,但人们真是被感动了,这一点仅从它迅速刷爆朋友圈就能判断。评论员们更是兴奋异常,纷纷当作励志“鸡汤”广而“灌”之。

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谁是范雨素?以文学为武器对抗存在的荒芜》的文章,仅从这充满诗意的题目就能看出,这是在灌“精神胜利法”的鸡汤了:面对“存在的荒芜”,他不是叫人们正面问题,改变现实,而是教导大家“以文学为武器对抗”,这不是精神麻痹、自欺欺人吗?

某评论员发表一篇题为《范雨素的故事:人生唯一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无能》的文章,这题目就告诉你“不是社会不行,而是你自己不行”,无论遭遇怎样的“存在的荒芜”,倘若你不能战胜或者坦然接受,那就是你的“无能”,怨不得天、尤不得人。

最“热血沸腾”的要数一篇题为《<范雨素>刷屏,我们是被自由的灵魂惊艳到了!》 的文章。这篇发表于某知名公众号的文章写道:“如同多数人的阅读体验,我惊异于范雨素朴实无华的文字,更被她的人生态度和生命活力所感染。”“她只是冷静地叙述,将人生的每个阶段、诸多遭遇一一解剖,如同一位与作者素昧平生的朗读者,娓娓道来,没有丁点抱怨,看不出丝毫悲喜。”作者热情洋溢地说:“就是这样一种充满苦难主题的人生,她却交出了哀而不伤的答卷。她的文字充满对文学世界、作家式生活的浪漫想象,那种说走就走的流浪冲动,那种对生命本能的热爱,似乎离开我们已经有些时日。如今藉由范雨素而得以重逢,怎能不让人激动?”

与上述观点相似,一篇题为《<我是范雨素>叫你别再顾影自怜》的评论文章也说:“她红了,让人们感动的并不全是她的文化程度与文笔水平的对比,而是没有丁点抱怨,没有功利欲望,对生活充满感激的真挚感情。”“别再顾影自怜,‘生活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按这么说,人们主要不是被范雨素的“文学才华”感动,而是被她在苦难面前“没有丁点抱怨”的生活态度所感染,被她“热爱生活”的浪漫情怀所感动。

我以为,这纯属睁眼说瞎话。

在《我是范雨素》一文中,作者写到大女儿交了两个同龄的不上学的朋友,其中一个叫李京妮。她爸爸说,李京妮是个户口也没有的黑孩子,城里的打工学校,都是没办学资格的黑学校,娃子们在里面上,没有教育部的学籍,回老家也不能上高中考大学。李京妮是黑人,没必要再上这黑学籍的学校,来个双料黑。

对此,作者写道:“我心想,这倒霉催的教育部,谁定的这摧残农民工娃子的政策呢?报纸上说,教育部这样做,是为了不让下面的学校虚报人数,冒领孩子的义务教学拨款。可教育部为什么不弹劾吏治,非要折磨农民工的娃子?”

这明明是对教育不公的控诉,但评论员们却读不出“丁点的抱怨”,可见不是作者“冷静”,而是论者“冷血”。

作者还写到了母亲跟着队伍去维权,因为征地赔偿标准太低。“走到哪里,都被维稳的年轻娃子们推推搡搡。维权队伍里,队长六十岁,是队伍里年龄最小的,被维稳的年轻娃子们打断了四根肋骨。母亲八十一岁了,维稳的年轻人是有良心的,没有推她,只是拽着胳膊,把母亲拉开了,母亲的胳膊被拽脱臼了。”

一群失地老人去维权,结果,六十岁的队长被维稳的年轻人“打断了四根肋骨”,八十一岁的母亲的胳膊被拽脱臼,作者说这算是“维稳的年轻人是有良心的”。这明明是血与泪的控诉,但论者只看到作者的“冷静”,可见其“嗜血”到何种程度!

作者还说:“一亩地,二万二就全部买断。人均地本来就很少,少数不会打工的人,怎么活下去?没有当权者愿意想这些,没有人愿意想灵魂。神州大地的每个旮旮旯旯都是这样,都认命了。”“活着总要做点什么吧?我是无能的人,我是如此的穷苦,我又能做点什么呢!”这明明是对生活的绝望,可论者从中看到的却是作者“追求诗与远方”,可见其“睁眼瞎”到何种程度!

总而言之,《我是范雨素》看似冷静的文字里,写满了底层群众对社会不公现象的控诉与绝望,但习惯于“拔高主题”和“选择性失明”的媒体和评论员,却把它熬成一锅“鸡汤”,教导人们在苦难面前“不抱怨”,在社会不公面前“不吭声”,当好“逆来顺受”“知足常乐”的“沉默的大多数”。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高铁盒饭错不在“暴利”而在“暴力”

李 蓬国阅读(138)

华商报近日报道,高铁高价盒饭背后藏匿着许多猫腻,其中存在惊人暴利。在从事多年快餐餐饮人士的帮助下,记者发现,按照高铁出售的快餐份额比例,20元的包子套餐,成本在6元左右;45元的杏鲍菇炒牛肉饭,成本最高16元;而15元套餐的成本仅为5至7元……

高铁盒饭作为“资深”吐槽对象,这次引发的却不全是吐槽,因为人们搞不清45元的盒饭到底算不算“暴利”。我以为,高铁盒饭的问题并不在于是否“暴利”,而在于这盒饭里夹着浓浓的“暴力”之味。

不少媒体指出,华商报计算高铁盒饭成本的方法存在“硬伤”,因为它只计算材料费用,没有计算制作、储存、运输保存和人工等成本。因此,既然连成本都搞不清,就无法判断它是否暴利。

某知名评论员在一篇题为《吃高铁盒饭,吃出了“暴利”味儿》的文章中指出:“每每看到这样的问题(质疑高铁盒饭价格过高),我就觉得有点好笑。你嫌贵,不吃就好了,接着泡你的方便面呗,干嘛非得纠结呢?既然有人愿意买,你说是暴利,你管得着吗?”

按照这样的奇葩逻辑,我们还可以推论出类似结论:就算100公里的高铁票卖到1000元,你也不能谴责它“暴利”,你嫌贵,不坐就好,骑你的摩托车、自行车呗!

我就奇了怪了,一个盒饭高达四五十元,而且还很难吃,凡是正常人都会觉得“不正常”,凭什么作为“上帝”的顾客,就不能质疑它暴利呢?

有的评论员不厌其烦地替高铁公司计算盒饭的各种成本,论证其价格基本“合理”,算不上“暴利”,并举远在天边的某国火车盒饭也比较贵的例子,来证明我们高铁的高价盒饭并非“孤例”。

可是,他们不会告诉你,就连宝岛台湾的火车盒饭也只需十几元人民币,而且有肉有菜,质量保证,跟市场上的并无多大差异。

事实上,这种“选择性失明”“特殊代表普遍”的论证方式屡见不鲜。前段时间,某央媒发表一篇题为《“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的奇葩文章,引起广泛争议,因为它使用的就是这种“选择性失明”“特殊代表普遍”的诡辩方法,只能暴露自己“智商不够用”。

说到底,45元高铁盒饭是否暴利,理应由铁路部门来回应,岂能“一直被吐槽,一直不啃声”?可是,多少年过去了,任你吐槽到口吐白沫,人家就是不回应,就是不解释,就是不改正,你奈他何?如此漠视民意和市场,本质上是一种权力的傲慢:既然市场垄断权掌握在我手中,“此车由我开,此饭由我卖,想卖多贵就多贵”!同样的,多年来反垄断部门也是噤若寒蝉,就是不介入,不调查,不吭声,摆出的是一副“事虽关己,高高挂起”的“无为”死相。

凡是不以“人民的名义”行使,不以服务人民为宗旨的的权力,无论是为了追逐“暴利”,还是显示“威武”,对群众来说都是“暴力”,一种充满着傲慢的冷暴力,决不能让它一直“暴”下去。(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对比《西游记》,《人民的名义》还是太粗糙

李 蓬国阅读(126)

86版《西游记》总导演杨洁逝世了,她导演的这部热播三十年的经典之作,是几代人童年的美好回忆。2014年的一则消息称,《西游记》被重播过3000次,是世界上重播率和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之一。

对比86版《西游记》,我以为眼下大火的《人民的名义》还是太粗糙。

但我在这里不想从演员的演技(当然,《人民的名义》中部分老戏骨的演技也相当出色)、剧情的安排(部分情节过于拖沓)等方面作分析,因为高下立判,不在一个“频道”上。

仅就二者的主题来谈谈吧。我以为可以把两部剧的主题都理解成对“信仰”的追求,甚至都理解成“以人民的名义”追求信仰。前者西天取经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个人成佛成仙,而是为了“普度众生”;后者以人民的名义反腐,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维护人民的根本利益。

不过,与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矢志追求信仰相比,《人民的名义》中的“正面人物”对信仰的追求则显得不够“纯粹”了。

就拿剧中最“火”,同时也是“正义担当”的“达康书记”来说吧。与道貌岸然、色迷心窍的省委副书记高育良,结党营私、权欲熏心的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以及贪腐出逃的副市长丁义珍、“不占不贪也不干”的光明区区长孙连成等反面人物相比,达康书记无疑是干事创业、勤政为民的好官、清官、能官典型,代表着满满的正能量。

可是,从根本上说,他所追求的信仰中,“政绩”的权重比“人民”要大。否则,他不会“明知不该为而为之”地强硬争夺丁义珍腐败案的办案权,他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因为生怕吓跑开发商,进而影响GDP,影响政绩。同样,他也不会在自己的老婆被侯亮平抓捕后,才决定双开省委副书记高育良(也是侯亮平的老师)的前秘书、市法院副院长陈清泉。

在研究处理陈清泉等人的会议上,达康书记强调:“顾全大局不能成为某些坏人违法乱纪的挡箭牌和保护伞!我相信,高育良书记绝对不会袒护涉嫌犯罪的陈清泉。”但事实上,在上一年研究政法工作的常委会上,市政法委孙书记就对陈清泉提出了意见,但当时达康书记要他“顾全大局”,不让他展开说。而陈清泉的违法问题早就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而且有图有真相,后来退休干部陈岩石就是根据网上的线索实名举报他的。对陈清泉的问题,达康书记当初不可能不知道,但他拒绝面对,无非是为了保持汉大帮与秘书帮的“政治平衡”,不想与省委副书记高育良撕破脸。说到底,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妥协和纵容?

可以说,达康书记确实“爱民如子”,甚至“爱民胜子”,因为他关心老百姓显然超过关心家庭,几乎到了“因公忘家”的程度。特别是,他长年对妻子不闻不问,以致最终离婚(之前一直拖着不离,恐怕是为了顾及“政治影响”,后来迫不及待地要离,是不想被“出问题”的老婆影响自己的仕途)。相对“爱民如子”来说,他更是爱“政绩”如命,“政治生命”才是他“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他只是“以人民的名义”追求自己的信仰而已。

与达康书记相比,老革命陈岩石的信仰要纯粹得多。他受邀参加省委常委会,讲了一堂特殊党课——1945年火线入党,申请了背炸药包炸毁敌人碉堡的共产党人特权。“当年我虚报岁数入了党,拿到了这个特权。我根本没有想到会活着回来,更没想到会活到今天,我为能拿到这个特权而终生骄傲!”

把背炸药包视作党员的“特权”,这才是“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的真信仰。固然,和平年代不再需要党员领导干部背炸药包,但也不能忘了“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不能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上“打折扣”。

综上所述,我说《人民的名义》比《西游记》“粗糙”,主要是就其信仰的纯粹与否而言。但更为根本的问题是,在现实生活中,要让广大党员干部“永葆初心”,不能寄望于一部电视剧,而要切实加强宗旨教育,并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努力营造积极向上、干事创业、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近日,一篇题为《“阶级固化”论调不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的文章引起热议,作者写道:最能说明中国社会流动性的例子是演员王宝强。王宝强出身于河北一个农民家庭,没上过几天学,8岁就在少林寺学武术,从做群众演员开始最终成长为家喻户晓的演员。要论家庭条件、教育程度、社会资源,王宝强算是最差那一档的,但他照样成功了。这些例子都说明所谓“阶级固化”是不能成立的。

对于这篇发表于人民日报的奇葩文章,我以为凡是正常人读了都会发现不正常。王宝强“屌丝逆袭”只是极小概率的案例,岂能用一个特殊个案来证伪一个具有普遍性规律的结论呢?倘若一个王宝强就证伪“阶层固化”,那么,不胜枚举的“官二代”“富二代”以及“10岁当公安”的“警二代”,不是更能证实“阶层固化”?

可这位连中学常识都不具备的作者,还用这种“以偏概全”“以个别代替整体”的荒唐逻辑,继续推导出“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家”的荒谬结论,而他给出的理由居然是:“连刘邦、朱元璋这种出身社会最底层的人都能做皇帝,这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

我的天呐,刘邦、朱元璋是因为造反才改变命运的,你却拿他们来证明“社会的流动性”,脑子“进水”了吧?可是,这样一篇胡说八道的糊涂文章,居然能在权威媒体刊出(实际上是两次刊出,先是在该媒体公众号发表,翌日在报纸刊登),难道不奇怪吗?难道是存心要“考验”群众的智商不成?我以为,问题的根源也许不在于作者“脑子进水”,也不在于层层把关的编辑们“智商不够用”,而在于他们太习惯、太急于“灌鸡汤”了:只要社会一出问题,就拼命“灌鸡汤”,可没想到在“广而灌之”之前,先自我“陶醉”得一塌糊涂了,结果,这“满纸荒唐言”反而让吃瓜群众识破其小人嘴脸。

不过,这“灌鸡汤”并非什么创新之举,事实上早已成了一种“固化”了的套路,一些媒体和评论员运用起来可谓“得心应手”。

前段时间,两篇分别题为《最近有点为北京难过》和《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文章火了,加上新华社的一则题为《北京学区房可在美国买个镇,你怎么选》的报道,再次点燃了人们对高房价的怒火。于是,一些主流媒体和知名评论员便纷纷出来“救火”,极力论证高房价“存在即合理”,论证高房价把人逼走“完全正常”。

其中,为高房价辩护最“动听”的,要数知名评论员曹林。他在中青报发表一篇题为《我仍然意气风发,希望你也是》的“暖评”,教导年轻人在反思自己为什么买不起房时,多想想“如果社会不行,为什么别人能行”?言外之意就是,你不是觉得房价过高吗?既然有个叫王健林的买得起,甚至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而你买不起,那就说明是你自己的问题(什么问题?当然是不“奋斗”、无能、失败呗),而不是房价的问题。也就是说,一切社会问题,只要有一个人(比如马云、王健林之类的牛人)能化解,而你不能,就证明不是社会问题,只是你个人问题。也就是曹林所说的:“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

按照这样的逻辑,那些因为高房价而逃离北上广的中科院青年科学家、北大清华博士毕业生,都属于经过历史“优化选择”后的被淘汰者,连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也是如此,因为他说:“控也好,不控也好,反正北京房子我都买不起。”至于千百万个被淘汰的普通群众,更不在话下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的结论,因为根据“一个代表全部”的神逻辑,只需一个王健林,就证伪了“房价过高”,其他买不起房的,就算有千百万人都可以忽略不计!

一个王宝强、一个王健林,就能“证伪”全世界?当然不能。不过,足以证实某些媒体和评论员的“伪君子”本质:一出现问题就只想着“灭火”,而没想过“救人”;只想着“控制音量”甚至“消除杂音”,而没想过“倾听沉没的声音”(虽然表面上也如此鼓吹),事实上连“鼎沸的声音”都充耳不闻。

他们最热衷的是“熬鸡汤”,按照“一个代表全部”的“固化”套路,以某个“正面典型”为参照,给心生不满的人们灌下“存在即合理”“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奋斗改变命运”的鸡汤,教导他们要当接受现实、降低欲望或埋头奋斗的“睁眼瞎”和“沉默的大多数”。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一个王宝强,证伪全世界

李 蓬国阅读(110)

近日,一篇题为《“阶级固化”论调不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的文章引起热议,作者写道:最能说明中国社会流动性的例子是演员王宝强。王宝强出身于河北一个农民家庭,没上过几天学,8岁就在少林寺学武术,从做群众演员开始最终成长为家喻户晓的演员。要论家庭条件、教育程度、社会资源,王宝强算是最差那一档的,但他照样成功了。这些例子都说明所谓“阶级固化”是不能成立的。

对于这篇发表于人民日报的奇葩文章,我以为凡是正常人读了都会发现不正常。王宝强“屌丝逆袭”只是极小概率的案例,岂能用一个特殊个案来证伪一个具有普遍性规律的结论呢?倘若一个王宝强就证伪“阶层固化”,那么,不胜枚举的“官二代”“富二代”以及“10岁当公安”的“警二代”,不是更能证实“阶层固化”?

可这位连中学常识都不具备的作者,还用这种“以偏概全”“以个别代替整体”的荒唐逻辑,继续推导出“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家”的荒谬结论,而他给出的理由居然是:“连刘邦、朱元璋这种出身社会最底层的人都能做皇帝,这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

我的天呐,刘邦、朱元璋是因为造反才改变命运的,你却拿他们来证明“社会的流动性”,脑子“进水”了吧?可是,这样一篇胡说八道的糊涂文章,居然能在权威媒体刊出(实际上是两次刊出,先是在该媒体公众号发表,翌日在报纸刊登),难道不奇怪吗?难道是存心要“考验”群众的智商不成?我以为,问题的根源也许不在于作者“脑子进水”,也不在于层层把关的编辑们“智商不够用”,而在于他们太习惯、太急于“灌鸡汤”了:只要社会一出问题,就拼命“灌鸡汤”,可没想到在“广而灌之”之前,先自我“陶醉”得一塌糊涂了,结果,这“满纸荒唐言”反而让吃瓜群众识破其小人嘴脸。

不过,这“灌鸡汤”并非什么创新之举,事实上早已成了一种“固化”了的套路,一些媒体和评论员运用起来可谓“得心应手”。

前段时间,两篇分别题为《最近有点为北京难过》和《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文章火了,加上新华社的一则题为《北京学区房可在美国买个镇,你怎么选》的报道,再次点燃了人们对高房价的怒火。于是,一些主流媒体和知名评论员便纷纷出来“救火”,极力论证高房价“存在即合理”,论证高房价把人逼走“完全正常”。

其中,为高房价辩护最“动听”的,要数知名评论员曹林。他在中青报发表一篇题为《我仍然意气风发,希望你也是》的“暖评”,教导年轻人在反思自己为什么买不起房时,多想想“如果社会不行,为什么别人能行”?言外之意就是,你不是觉得房价过高吗?既然有个叫王健林的买得起,甚至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而你买不起,那就说明是你自己的问题(什么问题?当然是不“奋斗”、无能、失败呗),而不是房价的问题。也就是说,一切社会问题,只要有一个人(比如马云、王健林之类的牛人)能化解,而你不能,就证明不是社会问题,只是你个人问题。也就是曹林所说的:“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

按照这样的逻辑,那些因为高房价而逃离北上广的中科院青年科学家、北大清华博士毕业生,都属于经过历史“优化选择”后的被淘汰者,连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也是如此,因为他说:“控也好,不控也好,反正北京房子我都买不起。”至于千百万个被淘汰的普通群众,更不在话下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的结论,因为根据“一个代表全部”的神逻辑,只需一个王健林,就证伪了“房价过高”,其他买不起房的,就算有千百万人都可以忽略不计!

一个王宝强、一个王健林,就能“证伪”全世界?当然不能。不过,足以证实某些媒体和评论员的“伪君子”本质:一出现问题就只想着“灭火”,而没想过“救人”;只想着“控制音量”甚至“消除杂音”,而没想过“倾听沉没的声音”(虽然表面上也如此鼓吹),事实上连“鼎沸的声音”都充耳不闻。

他们最热衷的是“熬鸡汤”,按照“一个代表全部”的“固化”套路,以某个“正面典型”为参照,给心生不满的人们灌下“存在即合理”“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奋斗改变命运”的鸡汤,教导他们要当接受现实、降低欲望或埋头奋斗的“睁眼瞎”和“沉默的大多数”。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一人推倒一堵墙,王宝强你是推土机吧

李 蓬国阅读(195)

近日来,一篇题为《“阶级固化”论调不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的文章走红网络,作者指出,最能说明中国社会流动性的例子是演员王宝强。王宝强出身于河北一个农民家庭,没上过几天学,8岁就在少林寺学武术,从做群众演员开始最终成长为家喻户晓的演员。要论家庭条件、教育程度、社会资源,王宝强算是最差那一档的,但他照样成功了。这些例子都说明所谓“阶级固化”是不能成立的。

对这篇发表于人民日报的奇葩文章,我为其作者的奇葩逻辑“拍案叫绝”:因为十三亿人中有一个“屌丝逆袭”的王宝强,所以“阶级固化”的结论就被推翻了!

基于这样的逻辑,作者还得出“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家”的结论,理由是:“连刘邦、朱元璋这种出身社会最底层的人都能做皇帝,这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

为了反驳封建社会存在“阶级固化”的观点,就拿刘邦、朱元璋造反当皇帝来说事,用“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来说明“社会的流动性”,如此颠倒黑白、厚颜无耻的奇葩思维,真是太令人“难以想象”呀!再说,你举王宝强的例子大概是想叫大家学习他的“奋斗”精神吧,那么,举刘邦、朱元璋的例子又是何意?

顺着作者“一个代表全部”的神逻辑,我们还能推论出很多“让人难以想象”的结论,比如“中国从来不存在重男轻女”,因为还有武则天做皇帝呢;比如“中国从来不存在世袭制”,因为还有尧、舜、禹的禅让佳话呢……

当然,我们也能轻而易举地推翻现在流行甚至“固化”了的观点,比如,推翻“房价过高”的观点,因为只要“奋斗”,人人都可以像王健林、王思聪一样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的,就算到英国买豪宅都不成问题;比如,推翻“中等收入陷阱”的观点,因为只要“奋斗”,人人都可以像马云一样成为亿万富豪的……

总之,“‘阶级固化’论调不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伟哉,王宝强!一人就推倒一堵墙,你是推土机吧?(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拿王宝强来证明“社会流动”,脑子“进水”了吧

李 蓬国阅读(126)

最能说明中国社会流动性的例子是演员王宝强。王宝强出身于河北一个农民家庭,没上过几天学,8岁就在少林寺学武术,从做群众演员开始最终成长为家喻户晓的演员。要论家庭条件、教育程度、社会资源,王宝强算是最差那一档的,但他照样成功了。这些例子都说明所谓“阶级固化”是不能成立的。(4月13日《人民日报》)

近日来,这篇题为《“阶级固化”论调不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原题为《“伪楚”伤了谁的心》)的文章引起广泛转载,但也暴露了作者“智商不够用”的毛病,而且病得不轻。

我们知道,王宝强的成功极具偶然性(这离不开他的“奋斗”,更离不开他的“草根”外形),拿王宝强、马云等几个极其有限的“屌丝逆袭”特殊案例,来证明具有普遍性规律的“阶层固化”不成立,表明该作者连小学常识都不具备。试问,倘若一个王宝强就能推翻阶层固化的结论,那什么社会找不出一个这样的“王宝强”来,世上哪还有“阶层固化”一说?

可是,作者偏偏就是这样展开他的论述的。

作者在文章里说:“实际上,中国从来就不是一个‘阶级固化’的国家。”且不说中国历史上其他时代,单就魏晋南北朝的南朝来说,延续长达400年的士族门阀制度不是阶级固化的表现又是什么?可作者非要睁眼说瞎话,实在让人无语。

还有更奇葩的。作者还说: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些说法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连刘邦、朱元璋这种出身社会最底层的人都能做皇帝,这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我的妈呀,刘邦朱元璋是因为造反才改变命运的,你却拿他们来证明封建专制社会并非“阶层固化”,还说什么“这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这样的颠倒是非、厚颜无耻,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呀!

且不论中国社会是否已经固化,但近年来媒体“灌鸡汤”的套路就相当“固化”了:一遇到社会出现问题就拼命灌鸡汤,用个别案例来告诉人们“不是社会不行,而是你不行”,劝慰人们“奋斗不息”,而不敢引导舆论面对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这些本该以“激浊扬清”“舆论监督”为己任的媒体和评论员,就是这样用“鸡汤”的套路来教导人们当“睁眼瞎”和“沉默的大多数”的。(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被驱赶乘客为越南籍,就该“庆幸”吗

李 蓬国阅读(110)

美联航强行拖拽旅客下飞机事件引发轩然大波。白宫发言人斯派塞11日在白宫例行吹风会上说,9日发生的美联航暴力驱逐乘客下机事件“令人困扰”,他说:“我认为任何看到视频的人,对一个人遭到那种方式的对待,都不会无动于衷。”他还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看到相关视频。据美国媒体报道,这名乘客是从越南移民美国的华裔,年已69岁。而美联社报道称,这名旅客被确认为是69岁的陶大维(音译,David Dao),越南籍,是肯塔基州注册的一名内科医生。(4月12日法制晚报)

美联航驱赶的乘客为越南籍(还有一种说法是美籍越南裔),这个消息不胫而走,让当初被“美联航暴力驱赶华人乘客”点燃怒火的网友舒了口气:幸好不是华裔。有人甚至发出“原来不是华人,白激动一场”之类的声音。这突然转变的“画风”,暴露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我仍然认为,被打乘客其实就是华裔。试问,倘若不是华裔,他怎么可能在遭到不公正对待的情况下喊出“我被选中是因为我是华人”?这就好比一个小孩在被欺负的时候不可能喊错自己母亲的名字,这位在美国被欺负的外国人也不大可能喊错祖国的名字。这是人之常情。再说,现在虽然有媒体说他是越南籍公民或者美籍越南裔,但都只是“初步了解”而已,并非定论。倘若真要“深入了解”,起码得问清楚他为什么会在情急之下说自己是华人而不是越南人。再说,就算他是越南籍,仍有可能是华裔,事实上也有美国媒体说他是从越南移民的华裔。

可是,人们似乎不想“纠缠”这个问题,既然有人说他不是华人,那就当他不是,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又可以理直气壮地继续“洗地”了。

对此次暴力驱客事件,美联航最初狡辩说是因为“超售”,后来承认纯粹是为了安排自己员工;先是肯定这种暴力处理方式“符合规定”,后来又认错道歉。种种无耻言行,激起了举世公愤和抵制。全世界无论国籍、肤色、职业、地位,众口一词的声讨。不仅在网络上,美联航被PS成了各种恶搞的图片,它的股价也因为这一事件在收盘前重跌5.2%,10亿多美元的市值蒸发。

可是,在国内,却冒出不少甘愿为美联航“洗地”之人。在媒体尚未爆出被驱赶乘客为非华裔的时候,就有喜欢拿“规则”说事的“规则党”,出来对该乘客(当时一致以为他是华裔)冷嘲热讽、落井下石。有人说:“前面不管,安保人员出面后为何不跟着走?就算在中国安全员和机场警察对于这种不配合的也是强行带走,对于出现的伤害是执勤附加,事后有其他部门认定是否依法依规。不要被几个字眼和义和团带跑了。”有人说:“在机票购买的合同上写了如果超售航空公司有权安排。网页上也是需要你点击同意以后再出票。不想遇到这种情况就买头等舱。大家不应该因为是华裔就青红不分。”

这种打着“规则”的旗号仰视强者、歧视弱者的小人嘴脸,实在让人恶心。

而在媒体爆出被驱赶乘客不是华裔后,更有“公知”出来“拖地”。12日,知名评论员陈季冰在知名公众号冰川思享库发表一篇文章,题为《很可惜!美联航暴力拖人是美国人的事,我们插不上手》。作者说:“我们恐怕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这是美国人的事,我们中国人再生气也插不上手——事情发生在美国,当事人也都是美国公民,哪怕受害人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

看了这段貌似“理性”的话,我很怀疑这个也许“长着中国人的脸”的作者,是否也“长着中国人的心”。试问,倘若发生在外国的事都与我们无关,那我们凭什么谴责911?那不是多管闲事吗?试问,倘若事情发生在外国,当事人也是外国公民,哪怕他们长着中国人的脸,都与我们无关,那我们又何必关心外籍华裔在国外的死活?

既然美联航事件中遭到暴力对待的乘客“长着中国人的脸”,就应该去弄清楚是否真是华裔,岂能因为他入了外籍就坐视不理?

再说,就算此人真不是华裔,但起码也是亚裔,而在此事件中,美联航歧视的就是亚裔。我们作为亚洲地区大国,难道不应该发声吗?捍卫亚裔的权益,不就是捍卫华裔的权益吗?倘若凡事都想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凡事都要等到自己“摊上”了才发声,又如何彰显担当精神?

12日,澎湃新闻发表一篇题为《美联航暴力赶客,并非种族事件》的文章,作者为复旦大学哲学院白彤东,他说:“美联航事件,本质上也谈不上亚裔被错误对待的问题,而是买廉价舱位的乘客被错误对待的问题。所以,某些爱国人士和美国的左派(这两个群体怎么跑到一块儿的,很有趣),不要动不动就用种族的怒火,掩盖了事实,去帮倒忙。”

对这种“高层次”的“洗地党”,你是没办法跟他讲道理的,只有请他亲身体验一下当事人的遭遇,然后再来问他被暴力对待的“本质”,究竟是“经济问题”还是“种族歧视”,再看他是否需要“调整立场”。

总之,“洗地”比“歧视”更无耻,无原则、无良知的“洗地党”,最该被“暴力驱赶”。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美联航赶客事件,别拿“规则”说事

李 蓬国阅读(121)

据美国媒体早前报道,当地时间4月9日,隶属于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的3411航班因为超售机票,将一名男性乘客强行拖下飞机,导致该乘客受伤。几名乘客用手机记录了当时的情景,并将现场视频发布到了社交媒体上,事件引发广泛关注。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美联航称这名男子之所以会被拖下飞机,是因为该航班需要送4名美联航员工前往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此前美联航称,该航班超售了机票。不过根据美联航的最新信息,这种说法不准确。美联航CEO在给该公司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称,航空公司工作人员遵守了“规定程序”,并称受伤乘客在过程中拒绝配合,“具有破坏性且咄咄逼人”。(4月11日澎湃新闻)

美联航暴力拖曳华人乘客事件,网友普遍认为是歧视,但我以为还有比歧视更严重的问题。

为什么要赶乘客下机?美联航最初说是因为航班超售了机票,后来改口说是因为要送4名美联航员工,所以要换下4名乘客。为了照顾内部员工,就不惜赶下乘客,实在太“过”了。

由于无人自愿腾出位置,美联航便“随机”抽出4名乘客,而巧的是,一位华人医生连同他的妻子,居然双双被“随机”抽中,这究竟是“随机”还是“刻意”为之,“相信你懂的”。本来,这位医生最初是打算接受的,但了解到下一班机要到第二天下午,可他约好了第二天早上见病人,所以拒绝下机,理由可以说十分充分。可是,他的合理要求不仅没有被接受,反而被打得满面鲜血,最终被强制赶下了飞机。

美联航首席执行官穆诺斯10日发表声明,对这起令人沮丧的事件感到难过。对于乘客被重新安排班机郑重致歉。芝加哥航空局同日发表声明说,“该事件不符合我们的标准作业程序,航空安保人员的行动显然不能被宽恕。”涉事人员目前已被停职,等待接受彻底审查。

可是,一日之后,美联航又耍赖了。

“我们试图征集志愿者,之后又按照我们的非自愿拒绝登机程序,”包括向愿意让出座位的乘客提供补偿,美联航CEO穆尼奥斯在他的备忘录写道,“当我们找到其中一名乘客解释,我们很抱歉他被拒绝登机时,他提高自己的音量拒绝配合机组人员的指示。”

“为了让他配合下飞机,(机组人员)几次接近他,每一次他都拒绝,而且变得越来越具有破坏性和咄咄逼人,”穆尼奥斯在这份备忘录中说。“我们的工作人员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芝加哥航空局安全官员协助将这名乘客弄下这架航班。”

既然乘客是通过合法途径买票登机的,就意味着与美联航签订了合同,现在美联航出于自身原因要求乘客下机,等于撕毁合同,乘客当然有权利拒绝。既然乘客已明确表示拒绝,你凭什么还要不断强迫人家接受?而且还要责怪人家“提高音量拒绝配合”“变得越来越具有破坏性和咄咄逼人”?如此“恶人先告状”,真是无耻到家了!

这位美联航CEO还说,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使用“物理手段”将华人乘客拖下飞机,是“遵守了规定程序”,他还称“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一事件的情况,以尊重和尊严对待我们的每一位乘客是我们的核心所在。”

动用暴力把乘客赶下飞机,居然还说是“遵守规定”,是“尊重乘客”,对此,我只想说: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可是,与美联航的无耻行为相比,更令人不解的是,国内居然冒出一批自愿为美联航“洗地”的网友。

有人说:“前面不管,安保人员出面后为何不跟着走?就算在中国安全员和机场警察对于这种不配合的也是强行带走,对于出现的伤害是执勤附加,事后有其他部门认定是否依法依规。不要被几个字眼和义和团带跑了。”有人说:“在机票购买的合同上写了如果超售航空公司有权安排。网页上也是需要你点击同意以后再出票。不想遇到这种情况就买头等舱。大家不应该因为是华裔就青红不分。”

近年来,网络上涌现了一批动辄拿“规则”说事,并以此标榜自己是无条件遵守“规则”的“规则党”。女子下车被虎咬,他们欢呼“漠视规则是‘要命的’”;男子翻墙被虎叼,他们欢呼“不作死不会死”; 辱母案中,他们为高利贷者辩护“欠债是要还的”…… 这些声称不遵守规则就“该死”的人,给人的感觉似乎自己就是从不闯红灯、从不随地吐痰、从不讲脏话甚至从不违反人类制定的任何规则的道德圣人,其实只是“照人不照己”、幸灾乐祸、歧视弱者的虚伪、无情之辈罢了。

而如今,美联航就是打着“遵守规则”的旗号来歧视华人。可见,比“歧视”更可怕的,是以“规则”的名义,行“强者歧视弱者、弱者歧视更弱者”之事,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给长颈鹿看的”公交站牌岂止是奇葩

李 蓬国阅读(181)

近日,有网友称简阳市的公交站牌太高,“是给长颈鹿看的”,并附了一张站点密集的站牌图片。成都商报记者来到简阳市走访发现,市内的两种公交站牌一种高约2.6米,另一种最高的达3.48米;一些线路30多个站点挤在宽约40厘米的站牌上。“站牌高,字又小,想看清楚真的很费劲。”市民抱怨道。一处公交站台旁交通引导志愿者告诉记者,每天多的时候会有十几个老人向他问路,“因为看不清站牌。”“这么高的站牌,是给长颈鹿看的?”网友的吐槽得到其他简阳市民的赞同。(4月8日成都商报)

见过奇葩的,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公交站牌高达3.48米,最矮的也有约2.6米,莫非真是“给长颈鹿看的”不成?

“简阳市的公交车由我们企业运营。”7日下午,简阳市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客运科的一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简阳街头的两种站牌均是公司制作竖立的,“高一点的比较新,较低的是老站牌。”

老站牌2.6米左右,新站牌高达3.48米,可见该企业在设计上的“求高理念”真是“一如既往”。试问,哪个城市没有公交站牌?谁曾在别的城市见过如此“高不可攀”的?可是,简阳市指定的这家企业却能“设计”出“让长颈鹿看的”站牌来,而且还“步步高升”,可想而知其“智商不够用”到了何种程度。

简阳市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还表示,2015年底,公司曾计划更换站牌,但由于此后遇到行政区划调整,站牌更换的计划暂时搁置了。简阳市改由成都市代管后,去年8月前后,他们再度准备对站牌做改造,并根据成都市公交站牌的规制、材料计算了可能的花费。“近440个站点,全改造的话费用在60万以上。”

简阳市公路运输管理所的一位负责人也向记者证实了该说法。“公交站牌被纳入了市政设施建设。”他表示,去年12月他们已经将简阳市公交站的规划交给成都市交委,今年3月公交站牌改造的计划也已向政府做请示。“只等批准就可以实施。”

完全不合格的公交站牌存在多年,而负责制作的企业不仅完全不用“付出代价”,而且还好意思在“改造”出3.48米的新站牌后,再准备来个“改造之改造”,顺便再拿60万的“改造费”,可知其真不是“无知”,而是“无耻”。

可是,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对接连设计出这样奇葩站牌的企业,当地管理部门居然还要继续与它“合作”,而且“只等批准就可以实施”,毫无责备之意,更没打算换其他“正常”企业来做,看来是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由此可见其不仅不把纳税人的钱当钱,而且不把“吃瓜群众”当群众,只是视之为可以任意忽悠的“麻瓜”罢了。(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蓬国评论】为高房价熬“鸡汤”,还能更无耻吗

李 蓬国阅读(134)

“控也好,不控也好,反正北京房子我都买不起。”正在此间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如是调侃。眼下,中国楼市调控政策出台之密集,力度之大,堪称少有。2017年3月以来,已有近20个城市加入调控大军,北京、上海等地楼市政策再次达到“史上最严”。高层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要加快建立和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遏制热点城市房价过快上涨。(3月24日中新网)

关于高房价的话题已经“火”了好些年。如今这篇题为《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北京房子我买不起》报道更是“火上浇油”,因为它强烈刺激着“想做房奴而不得”的人们:连做到国家银监会副主席的人都不够“银两”买房,更何况无根的“北漂”“屌丝”呢?

同日,中青报用了整整一个版面(共五篇文章,7000多字)来谈要不要“逃离北上广”,“打头阵”的一篇文章标题为《压垮青春的不是北京而是你没有闯荡的心》,仅看标题就能猜到,肯定又在为买不起房的人们“打鸡血”“灌鸡汤”了。

据我观察,每次高房价点燃人们的怒火,都会有“见义勇为”的评论员前来“救火”,而且所用的“灭火器”总是“鸡汤”,花样百出的鸡汤。

去年6月1日,某央媒发表了题为《树不能长到天上,房价也一样》的评论,剑指“房价快速上涨”,强调“房子是给人住的,这个定位不能偏离”。9月20日,该媒体公众号又发表一篇《楼市疯了?!》的重磅文章,掀起舆论对楼市泡沫的新一轮批判。随着深圳6平方“鸽笼房”出炉,人们对高房价更是“大动肝火”。为了“灭火”,该媒体迅速“调整立场”,连夜发表了题为《失去奋斗,房产再多我们也将无家可归》的评论员文章,语重心长地教导人们“人世间的一切幸福都需要靠辛勤的劳动来创造”。对此,我撰文指出:“如此说来,人们买不起房不是因为房价高,而是因为不够努力,不够辛勤?可是,你不是在《楼市疯了?!》中说有53.7%的居民认为目前房价‘高,难以接受’吗?莫非过半的中国人买不起房都是因为‘没奋斗’?”

这碗鸡汤叫做“奋斗”,告诉你买不起房只怪自己“没奋斗”,怨不得房价高。

前段时间,两篇分别题为《最近有点为北京难过》和《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文章,加上新华社的一则题为《北京学区房可在美国买个镇,你怎么选》的报道,再次点燃了人们对高房价的怒火。于是,又有热心的评论员出来熬汤降火。

某知名公众号一篇题为《不必为北京感到难过!三十岁还坐等城市爱你,可能是脑袋缺根筋》的头条文章认为,高房价逼着人们逃离北京是一种“历史的优化选择”。某报一篇题为《不要纠结逃离北上广了,读懂城市才能读懂中国》的文章认为:“人在选择城市,城市也在选择人。”在这些“高人”看来,房子不是用来“住人”,而是用来“逐人”的,就是要淘汰包括北大清华博士毕业生、中科院青年科学家等一切买不起房的失败者,更别提普通老百姓了。

这碗鸡汤叫做“优化选择”,告诉你高房价“存在即合理”,高房价把人逼走是实现“历史的优化选择”的有效途径。

后来,不少主流媒体纷纷转载一篇“阅读量达10万+、点赞量过万”的文章,题为《一个清华毕业生的感悟:房子不是最重要,爱才是!》。作者说:我们深信我们所受的教育,绝不是仅仅为了留在北京获取户口,或是为了自身更好的物质享受,更不是仅仅为了后代能保住所谓的TOP2阶层,而是因着有立定的心志,既然通过教育晓得真理,就得以自由,不追随世俗的潮流,而是努力去服侍和影响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这碗鸡汤叫做“脱俗”,告诉你想买房就是一种“俗念”,暴露你是一个“俗人”,所以,我们要做“脱俗”之人,压根儿就不该去想买房这茬。

不过,为高房价辩护最“动听”的,要数知名评论员曹林。

16日,曹林发表一篇题为《我仍然意气风发,希望你也是》的“暖评”,告诉年轻人,买不起房可以“把欲望放低一点,脚步放快一点,心胸放宽一点”。

这碗鸡汤叫做“知足常乐”,跟王开东的“人生不如意,幸好有庄子”,以及于丹的“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有异曲同工之妙,实为精神胜利法。

曹林还教导年轻人多想想“如果社会不行,为什么别人能行” ?也就是说,一切社会问题,只要有人能化解,而你不能,就证明不是社会问题,只是你个人问题。比如,既然有人买得起房,甚至轻松实现“一亿小目标”,而你买不起,那就说明是你自己的问题,不是房价的问题。

这碗鸡汤叫“做好自己”,告诉你“不是社会不行,是你自己不行”,叫你面对高房价要闭眼闭嘴,埋头奋斗,等你成功了,一切问题就不成问题。

我以为,比高房价更可怕的,是一些媒体和评论员,总是厚颜无耻、不厌其烦、绞尽脑汁地为早已疯狂的高房价辩护,总是花样百出地熬鸡汤,教导人们“接受现实”“降低欲望”,教导人们当“睁眼瞎”“沉默的大多数”。

为高房价熬“鸡汤”,还能更无耻吗?(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