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校园欺凌频发,教育何时能更走心些

河南商丘一所初中2名男生因收作业发生争执,一人当场致死;江苏一所中专4名女生侮辱欺凌2名女同学,殴打后强行拍裸照;云南普洱一所小学,一女孩被同学狂扇耳光……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后,一些校园极端暴力事件不时被媒体曝光。专家建议,解决校园欺凌,让孩子有尊严地成长,除了要治理打架斗殴的“硬暴力”,还需关注“硬暴力”背后长期、潜移默化的诱因。只有学校、家庭和社会联手关注介入,维护孩子心理健康,才能防止“小打小闹”变成极端事件。(6月24日人民网)

一个才14岁的孩子,在课堂上因为收作业起争执而被当场打死,这样的“恐怖事件”实在让“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而类似但不“致命”的校园暴力事件,可以说“俯拾皆是”,但“目前见诸网络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专家表示,很多欺凌行为都是家长或老师所不了解的。

校园欺凌行为长期、普遍存在,而只露出“冰山一角”,而这“一角”之所以能为人所知,大多是因为“极端”,比如致人死亡、拍摄并上传欺辱视频等。至于冰山的“主体”,由于“它们可能发生在厕所、放学途中、操场一角等私下环境,教师也未必看得见。”再者,据一些老师反映,“尽管学校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预防校园欺凌事件,但有的学生受到欺负不敢反映,事态扩大才被发现。”

按这样说,校园欺凌事件不能及时被发现,主要原因在学生而不在老师,因为学生在“私下环境”发生的暴力事件,老师是不得而知的,而且,有些学生受到欺负也不敢反映。可是,学生受欺负却不敢说,难道只怪学生“傻”吗?如果学生知道告诉老师后能有效制止并不遭报复,他们还会“自虐”到选择“忍辱偷生”甚至“自绝于人民”吗?

据一些家长反映,面对校园欺凌行为,只要不发生极端暴力,往往处罚“绵软无力”。其实,教师处理欺凌事件的欠妥之处,并不在“绵软无力”,因为法律也没授予他们“强权”,而且,简单粗暴的处罚方式,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很有可能还会导致暴力升级。一些学生之所以宁愿忍受欺凌也“知情不报”,大概是尝试或见证过这样做的后果。

可是,对于校园欺凌的施害者,既然被认定为“屡教不改”的“差生”,老师是没有时间精力和耐心动力去感化的。那么,老师的时间都去哪儿了?普遍认为,老师把时间精力主要花在“优生”上,其实不然。我曾做过教师,发现部分老师的主要精力用在了“临界生”身上,因为“优生”不必担心,“差生”无需“费心”,只有“临界生”必须“上心”。

为了帮助那些成绩处在“能上能下”中间状态的学生,确保升学“上一个层级”,完成当地教育部门下达给学校的升学指标,老师们可以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比如量身定制辅导方案、定期不定期促膝长谈等。可是,我们很少看到有老师愿意把同样多的时间精力,花在对“后进生”特别是校园欺凌者的教育转化上。因为把时间花在临界生身上,就有可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而用在后进生身上,就有可能“十分耕耘,颗粒无收”。经过一番“利弊得失”的权衡,以升学率为“指导思想”的老师,又怎么可能会对校园欺凌行为太在意呢?

由此可见,我们的教育忘了“教书育人”的初心,已跑到了“重教书、轻育人”甚至“只教书,不育人”的偏道上。作为“教育”,负有“教”学之责,却不讲教学公平,把学生分三六九等区别对待;肩有“育”人之担,却不大关心学生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这样的教育现状实在堪忧。校园欺凌的顽固存在,结结实实地打了教育的脸,但愿“丢脸”的教育知耻后勇,多些“走心”的人文关怀,做好“麦田的守望者”,让孩子们安全而快乐地成长。(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时评网站https://www.lipengguo.com(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校园欺凌频发,教育何时能更走心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