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教改不能以“形式主义”反对“应试主义”

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一场轰轰烈烈的教学改革在质疑声中行进了两年多,最终以县教育和科技局局长辞职的方式结束。涿鹿县当地官方已于7月5日发布消息称,县委县政府重视教育工作,充分尊重民意,经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全面停止全县中小学“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7月12日,一篇题目为《涿鹿县郝局长激情辞职讲话》的文章在涿鹿县当地网络论坛广泛传播。在这篇辞职讲话中,郝金伦明确表态:“恢复传统课堂,鉴于目前形势,我举双手赞成,但是,我不去领导这项工作。”(7月20日澎湃新闻)

初看这则题为《河北涿鹿县教学改革全面叫停,县教科局长辞职“抗议”》新闻时,像大部分留言的网友一样,我也很佩服这位领导孤军奋战,誓与应试教育决裂的勇气和担当。作为一个曾经的老师,我深知应试教育已积重难返,甚至病入膏肓,特别近来频频发生的校园暴力、学生坠楼事件,更是警醒人们传统教育已经到了必须“动手术”的时候了。

所以,当我得知有这么一个敢于“吃螃蟹”的改革者,便禁不住在心底对他竖起大拇指。但这场改革却遭到部分家长强烈反对,他们甚至要求恢复到“满堂灌、题海战术、考试排名”等传统模式上去,这又让我觉得很失望。看来应试教育虽然早已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其实家长们还是希望孩子像“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的学生一样被流水线生产。可以说,人们有一万种理由把应试教育贬得一无是处,但也有一万种理由拒绝教育改革。家长们之所以反对教改,主要是担心别的地方都不改革,我们改了就等于拿自己的孩子做“白老鼠”,可能因为这番“折腾”而影响高考成绩,考不上好大学就耽误终生。

如此看来,县教科局长领导的这场轰轰烈烈的教改可谓“吃力不讨好”,实在可惜。但在为这位“失败英雄”抱不平之余,我把这则报道再仔细重读了几遍,却发现这场“教改”存在不少“疑点”。

郝金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教育部提出的“自主、合作、探究”的教改模式,全国涌现出很多种教学方式,“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是其中的一种,源自河南西峡县。“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包括四个环节,即:设疑自探、解疑合探、质疑再探、运用拓展。郝金伦引进的“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当时得到了涿鹿县主管教育的县委常委、副县长贾斌的支持。2014年5月份,涿鹿县全县中小学开设实验班,开启“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

如果说题海式、填鸭式的传统教育模式是一种“唯分数”的“应试主义”,那么,“一刀切”、“四部曲”的“三疑三探”教学模式又何尝不是一种“精致的形式主义”?素质教育从来都是“内涵教育”,不应再像“高考工厂”那样用“模子”去“复制”老师和课堂,那样“生产”出来的也不会是“独立思考”的学生。教改既要考虑教师的差异性,也要发挥其创造性,更要针对具体学生“因材施教”,又岂能全都使用千篇一律的“模式”?

在国家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教育不应成为“免改区”,教改势在必行,应该得到鼓励也允许“试错”,因此,河北涿鹿县在教学改革上积极探索很有必要,不该全盘否定。但就其改革思路和措施而言,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仍离素质教育相距甚远,“形式主义”色彩较浓,加之领导者急功近利,强行实施,遭到部分老师、家长和学生反对也在情理之中。切不可因为这场探索的失败就认定家长们“无知”,就以为全社会都反对教改,这种以偏概全、情绪化的失落,只会让人们对应试教育更加“心安理得”甚至“乐此不疲”。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教改不能以“形式主义”反对“应试主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