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为“买书加分”教授“赤裸的互利主义”点赞

眼看期末考试时间将至,宜宾学院部分选修了申论课的同学陷入纠结之中。主讲申论的老师郭五林前不久在群里发布通知,称凡购买其编写的申论教材的同学,每买一本书期末考试时加平时成绩5分,每人最多可以加20分,也就是买4本书。此举引发部分学生质疑和不满。(12月19日成都商报)

成都商报的这篇原题为《买老师编的书,期末考试可加20分》的报道,经澎湃新闻网“艺术加工”为《宜宾学院被曝买教授编的书期末可加分,涉事老师:已取消加分》后,引发各大网站疯狂转载,更是引起广大网友“心潮澎湃”。“骗子”“无耻”“为人师表,脸都不要了”“虚伪、恶心,自己爱钱,用老师这个权力来强制学生买书”之类的批判比比皆是,而在澎湃新闻网的留言里排名第一的评论为“记得读书那会,一个老教授出了书,但是还没印发,学生们也买不到,老教授一份一份复印出来,交到每个学生手上,分文不收。那是我们专业最厚的专业书。”一些评论作者也在第一时间(新闻发布后两个小时之内)撰文指出,这是一种“另类的权钱交易”,是在“挑战教育公平”。

对宜宾学院郭五林教授这种“买书加分”的“创举”,我以为不该声讨,而要“声援”,不该批判,而要“点赞”。

有人说郭教授是“骗子”,对此,我要替郭教授抱不平。试问,他欺骗谁了?郭教授发布的加分通知说得很清楚:“凡购买了该教材的同学,加平时成绩5分……凡销售该教材的,每销售一本加平时成绩5分。买书、售书加平时成绩最高20分。”这可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呀,何来“骗子”“虚伪”之说?

有人说这是“权钱交易”,是在“挑战教育公平”,对此,我同意上半句,不同意下半句。“买书加分”虽然有“权钱交易”的嫌疑,但更是一种“促进学习”的方式,是一种无奈之举,要是学生都爱学习,早就主动掏腰包买老师的书来看了,何需老师出此下策?有学生对此提出质疑:“如果我们没买,就意味着比别的同学少最多20分……这显然不公平。”可问题在于,你有选择买与不买的权利,如果不买书还能加分,那对买书才加分同学就“公平”吗?

有人说郭教授“无耻”“不要脸”,对此,我不敢苟同。试问,花30块钱买一本书就可以换5个学分,不是很划算吗?再说,这本书的作者就是学生的专业老师,这老师又是“研究申论多年的专家,在公务员考试辅导业界很有名气”,这书还是“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按理说,书的质量有保障的。与中小学教师要求学生买“物劣价高”的教辅书并从中吃回扣相比,不是要“厚道”得多吗?与满嘴跑火车、睁眼说瞎话的“砖家”相比,不是要“坦率”得多吗?与大搞潜规则、爱睡女大学生的“叫兽”相比,不是要“高尚”得多吗?又何来“无耻”“不要脸”之说?

有人怀念“教授自己印书给学生,分文不取”的“美好时光”,感叹现在“世风日下”。这也许没有错。但既然是“世风”使然,郭教授又岂能“逆潮流而行”?虽然高校“去行政化”喊了N年,但高校的官爷们还是“不为所动”,所谓“去行政化”更是“声大如雷,雨细如毛”甚至“只打雷,不下雨”。至于高校师生剽窃、造假之风盛行,“精致的利己主义”成为“显规则”,中小学毒跑道成灾,校园欺凌频发,以致出现“死个把人没问题”的雷语,教育“净土”早已沦为名利场、污染地,区区一个“买书加分”的郭教授,再怎么“独善其身”又能有多少“贡献”?

说到这里,相信列位看官已经明白,我这是在“欲抑先扬”“反话正说”:我当然不可能真的为“买书加分”的荒唐行为“点赞”,而是想说,我们不要仅仅停留在对郭教授的个人批判上,以为只要清理这粒“老鼠屎”就能保住一锅“粥”;而要认真审视究竟问题是出在“老鼠屎”还是那一锅“粥”上。

就好像如果你让我在生与死之间做选择,我会毫不犹疑地选择生;但如果你非要我在凌迟死还是跳楼死之间做抉择,我就只能选择跳楼死。同样地,如果你让我在高尚与卑鄙之间做选择,我会毫不犹疑地选择高尚;但如果你非要我在虚伪的“精致的利己主义”与坦率的“赤裸的互利主义”之间做抉择,我宁愿选择郭教授这种“赤裸的互利主义”。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为“买书加分”教授“赤裸的互利主义”点赞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