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让造假来得更猛烈些吧,我们不在乎!

 

近日,世界最大学术出版机构之一的施普林格出版社发表撤稿声明,旗下期刊《肿瘤生物学》宣布撤回107篇发表于2012年至2015年的论文,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107篇论文全部和中国研究机构有关,还创下了正规学术期刊单次撤稿数量之最。涉及的单位既不乏北京协和医院、解放军总医院等全国知名的三甲医院,而且也包括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重点高校。

此次“塌方式”学术造假事件,引起舆论狂轰滥炸,人们纷纷感叹“丢脸丢到国外去”,纷纷谴责学术造假之风。但我以为,其实人们并不在乎造假(不限于学术造假),更不在乎“丢脸”,只是“看上去”在乎而已。

我国学者论文被大规模撤销,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2015年3月到10月半年间,就已有近百篇由我国学者撰写的论文被国际科技期刊宣布撤销。当时引起舆论广泛关注。

2015年,英国大型学术医疗科学出版商现代生物出版集团(BioMed Central)撤销了43篇生物医学论文,其中41篇是中国作者,单位涉及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中国医科大学等多家高校附属医院,还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成都军区总医院、济南军区总医院等多家部队所属机构。

2016年12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又发表通报,称查处了2015-2016年的大量科研不端行为。自2015年3月份开始,英国现代生物、斯普林格、爱思唯尔、自然等国际出版集团4批集中撤稿,涉及到中国作者论文117篇。

关于眼下《肿瘤生物学》大规模撤稿事件,施普林格细胞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编辑总监巴特勒表示:“同行评审及投稿过程中的造假问题是全球性的,并非任何国家所特有的。我们的筛查工作不针对任何国家。”

一本外国学术杂志的一次“不针对任何国家”的筛查工作,查出来的居然全是我国学者的造假,难道真是“巧合”吗?倘若所有领域的外国学术杂志都来一次“针对性”的筛查,结果又会是怎样呢?我国学者的论文真的经得起查吗?

人民日报刊文指出:类似的学术丑闻大家已经见怪不怪,有这么多人敢这么做,可见类似做法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涉及论文发表、造假的产业链条有10亿元甚至更多,而这百余篇论文被撤,则让我们学术共同体再添耻辱纪录。

可是,对学术造假,我们真的引以为“耻”吗?我看未必,否则,为何同类事件层出不穷,为何人们见怪不怪?

是的,我们并不痛恨造假,只是看上去痛恨而已。对于早已成为顽疾的学术造假,我们始终狠不下心从严惩处,因为担心“打击面”太大,我们甚至觉得造假者也是被迫无奈,对其抱有“理解之同情”。

关于此次事件,业界辩护道:“医生职称考核是制度性‘逼良为娼’”。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制度之恶”导致了“人性之恶”,造假者也是“迫于无奈”,只是“制度的牺牲品”。可是,针对该事件,施普林格细胞生物学及生物化学编辑总监巴特勒巴特勒说:“人们普遍有发表文章的压力,这不仅是在中国,全球范围也如此。”既然全世界学者都有“发表文章的压力”,那么,为什么在压力面前,我们的学者就比别国的更容易丢节操呢?这究竟是制度“逼良为娼”还是“良人不良”?

事实上,对学术造假等各种造假行为,我们不仅习以为常,而且“审丑”要求越来越高,一般的造假已经很难提起人们的兴趣,只有假出“高度”,假出“新意”,才能“脱颖而出”成为新闻,比如“十岁当公安”之类的奇葩造假。

而且,人们在对造假越来越能“理解”和“宽容”的同时,对“打假”则越来越反感。对于“职业打假人”,人们不仅没有感激他们的打假行为最终维护了消费者的整体利益,反而对其“牟利”行为不满。今年二月份,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消保法实施条例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明确:“以牟利为目的购买、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不适用本条例”,即“职业打假人不受消保法保护”。工商总局则在该条例送审稿的起草说明中指出,职业打假人“极大地浪费了行政、司法等公共资源,扰乱了市场秩序,有必要及时加以遏制。”如此看来,对于造假售假行为,人们还不想把它“赶尽杀绝”,仍存有“适度容忍”的想法。

说到底,对于造假,人们不是引以为“耻”,引以为“戒”,而是引以为“理”,引以为“屈”,就差引以为“荣”了!

让造假来得更猛烈些吧,我们不在乎!(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让造假来得更猛烈些吧,我们不在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