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韩春雨被撤稿,但他将“笑到最后”

撰文|李蓬国

陷入争议漩涡一年之后,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主动撤回了关于新基因编辑技术的论文。当初刊发其论文的《自然•生物技术》3日发表社论说,“我们现在确信韩春雨的撤稿决定是维护已发表科研记录完整性的最好做法。”(8月4日新华网)

韩春雨被撤稿了!近日来,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引起轩然大波,但并不意味着闹得沸沸扬并且持续一年多的“韩春雨事件”可以“剧终”了,因为虽然被撤稿,但也不能说明韩春雨有“造假”行为或任何学术不端。也就是说,韩春雨还是那个“诺奖级”学术网红,而且很有可能是“笑到最后”的“诺奖级”学术网红。韩春雨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他的网红之路有哪些“可复制经验”?我以为,韩春雨的制胜秘诀在于善于“转化”。

化无名为有名。有言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要“蹿红”就要“大胆”。韩春雨就够大胆,敢于向世界最权威的科学杂志投稿,敢于提出全世界没人提出过的新观点,完全颠覆人类认知,如此“胆大妄为”,怎么可能不一夜爆红,怎么可能不震惊世界?

化实有为虚有。我们知道,验证一项科学研究成果,可复制是硬条件。可是,虽然韩春雨论文的“可重复性”遭到世界各国科学家的实名质疑,他却一直在玩“躲猫猫”和“耍太极”的把戏。他先是春风得意地宣称“实验可控性非常高,重复率在我的实验室达到了90%”,但至今不肯公布实验的原始数据;他先是言之凿凿地声称有20家实验室重复出了他的实验,后来又改口说有六七家。10月10日,《科技日报》的一篇报道引述韩春雨的话说:“他们(指实验重复失败的科学家)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而就在当晚,颜宁等13名国内科学家联名发声实名质疑韩春雨团队的实验。第二天,又他改口称,谁重复出了实验,暂不方便透露。他还说:“科学的问题是需要在实验室探讨和解决的,我有一些办法可以减轻污染,让编辑能够显现出来。对于NgAgo的影响来说,可能只有我知道”。也就说,别人无法重复他的实验结果,可能是他们的问题,但他自己是可以重复的,至于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化被动为主动。要成为网红,关键是要学会不脸红。虽然韩春雨遭到全世界科学家的质疑,但他就是死不认错,哪怕实在拿不出有力证据来证明“可重复性”,尽管最终被撤稿,他也要“化被动为主动”:自己“主动申请撤回”。我的天哪,一篇遭到天下人质疑的论文,拖了一年多的时间都无法自证清白,最终被撤稿,居然还有脸说是自己“主动作为”,如此厚颜无耻,绝对是“诺奖级”水平啊!这就好比一个潜逃十年的通缉犯,最终被警察重重包围,走投无路的他举手投降,然后说自己是“主动投案”,岂不荒天下之大谬!

化有期为无期。虽然韩春雨被撤稿了,但他还有可能“笑到最后”。韩春雨团队在撤稿声明中表示:“由于科研界一直无法根据我们论文提供的实验方案重复出论文图4所示的关键结果,我们决定撤回这项研究。”“虽然许多实验室都进行了努力,但是没有独立重复出这些结果的报告。因此,我们现在撤回我们的最初报告,以维护科学记录的完整性。不过,我们会继续调查该研究缺乏可重复性的原因,以提供一个优化的实验方案。”也就是说,虽然“目前”没人能重复他们的实验结果,但不等于“将来”没有,他们仍有可能在“有生之年”找出失败原因,并提供“优化方案”。看看,把一切交给“未来”,不就可以推卸所有责任了吗?伟哉,春雨大师!妙哉,春雨大师!吾等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

事实上,韩春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今年4月,世界最大学术出版机构之一的施普林格出版社发表撤稿声明,旗下期刊《肿瘤生物学》宣布撤回107篇发表于2012年至2015年的论文,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107篇论文全部和中国研究机构有关,还创下了正规学术期刊单次撤稿数量之最。人民日报刊文指出:类似的学术丑闻大家已经见怪不怪,有这么多人敢这么做,可见类似做法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不过,虽然同样是被撤稿,春雨大师却深谙“转化”之术,利用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诺奖级”神功,让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这就是大师与俗人的区别。

韩春雨事件给我们的最大启示是:只要你足够无畏无赖无耻,哪怕你无名无学无才,同样可以一夜走红,哪怕有一天被质疑被批评被撤稿,也能转危为安。只要我们继续保持对学术不端的“宽容”态度,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倒下一个韩春雨,还有后来人,更何况,连韩春雨“本尊”都有可能“永不倒”!(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韩春雨被撤稿,但他将“笑到最后”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