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人走帽留”能遏制人才东南飞吗?

文|李蓬国

又一次,在全国政协教育界别联组会上,来自西部的大学校长感慨起了人才难留。去年发声的是兰州大学校长严纯华,今年则是西北师范大学校长刘仲奎。刘仲奎委员开门见山地指出,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西部地区高校领军人才和骨干教师向东单向流动短期内难以逆转。对此,教育部长陈宝生表示,“西部高校的人才,离开了,就把‘帽子’留下。”(3月8日《科技日报》)

近日来,“人可以走,‘帽子’得留下”成为热门话题。科技日报的《教育部部长谈西部人才东南飞:人可以走,“帽子”得留下》(原题《人可以走,“帽子”得留下》)报道,以及北京青年报的《以“人走帽留”遏制人才马太效应》评论文章刷屏,说明教育部长陈宝生在两会上的这番表态,受到了广大网友和媒体的力挺。对此,我不敢苟同。我以为,“人走帽留”是新招但不是好招,只是听上去很美而已。

陈宝生表示,“现在的情况是,孔雀东南飞,麻雀也东南飞,麻雀东南飞就变成了孔雀……总之不停地飞。”去年,教育部公布《“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管理办法》,明确东部地区高校不得招聘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人选。陈宝生表示,西部高校的人才,离开了,就把‘帽子’留下。他还强调,西部人才队伍建设,要先“止血”,然后也要“输血”“造血”,吸引人才,培养自己的人才。

为了阻止西部人才东南飞,就规定东部地区不得招聘中西部、东北地区高校人选,甚至“人走帽留”,这些招数真够猛的。如果把西部人才流失比作“流血”,那么,这些做法当然可以取得立竿见影的“止血”效果。但是,强扭的瓜不甜。如此简单粗暴的“拦才”“卡才”,很可能事与愿违,即便在短期内遏制人才东南飞,也难以留住人才的心。如果人才身在曹营心在汉,那么,他们的积极性就会受到打击,可能出工不出力,消极怠工,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再说,如果高校人才在西部获得国家级的荣誉称号,凭什么因为他离开西部就摘掉他的全国性帽子?且不论这种做法是否合法合规,如果真的执行,那么,势必造成更多“麻雀东南飞”。因为那些尚未成名的青年人才担心,一旦在西部成为有漂亮羽毛的“孔雀”,就失去东南飞的机会,所以干脆“笨鸟先飞”,趁早到东部南部发展。试问,这对西部高校而言,不是比“孔雀东南飞”更加致命吗?止小血而流大血,岂不糊涂?

刘仲奎反映,入选国家高层次人才计划(长江学者、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万人计划入选者等)的教师,几乎都成为东部高校“高薪绣球”的吸引对象。这些高层次人才计划,通俗来讲,就是“帽子”。实际上,“帽子”数量,是衡量学校或学科实力的重要指标,在学科评估、项目申报、经费拨付等方面都颇有分量。高校“挖人”,很大程度上,挖的是“帽子”。

高校抢人的本质就是抢帽子,谁抢到帽子,就抢到项目、经费,这说明教育部门对高校的评价仍停留在“唯帽子论”的阶段。既然如此,解决高校区域均衡发展的根本之策,在于改变这种不科学的评价机制,并在财力上适度倾斜扶持西部高校,提高人才的物质待遇和精神待遇,而不能以帽子论人才、留人才,否则就是舍本逐末的权宜之计罢了。

说到底,西部人才东南飞,既与地区经济发展和人才待遇失衡有关,也与西部相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僵化的用人机制相关,去年发生的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原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离职事件,就是典型例子。仅靠“人走帽留”既不能治本,也难以治标,还有可能适得其反,加剧人才的流失,当三思而行。(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人走帽留”能遏制人才东南飞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