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 “夸夸群”该夸,“喷喷群”该喷

文l李蓬国

最近,在大学生中走红的微信群组“喷喷群”和“夸夸群”受到舆论关注。究竟是应该在喷喷群里“找骂”,认清自己?还是该在夸夸群里,得到赞许恢复信心?3月17日晚,来自清华、北大两所学府的辩论队在清华大学此展开辩论,辩论现场引来大量学生围观。(3月17日中新网)

“夸夸群”近日来引发热议,有人付之一笑,也有人为之忧虑,担心学生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如今又冒出“喷喷群”,无非是对夸夸群质疑的升级版罢了。我以为,“夸夸群”真该夸,“喷喷群”真该喷。

3月5日傍晚时分,在浙大夸夸群里出现了一条十分“应景”的消息:“坐错公交车,伞也丢了,求夸!”这位“求夸者”是浙江大学物理系的研究生郑实益。消息发出后的短短几分钟内,群友们便献上了精彩纷呈的花式夸赞:“居然没丢手机,还能给我们发消息的你就是最棒的!”“假如不坐错公交,你一定不能看到别样的风景,这实在是平凡生活中的一场奇遇!”

诸如此类的“夸夸其谈”,虽然纯粹是“为了夸奖而夸奖”,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原则,但相对而言,“经不起夸”不是更大的心理脆弱吗?再说,这种无伤大雅的“自欺欺人”,也是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总比一个人喝闷酒、生闷气好吧?如果因此就认为大学生“长不大”,担心他们深陷其中,则属于杞人忧天,也反映出一些人对“笑”抱有成见。

我们的教育素以“严肃”的面目示人,近年来更是“严肃”到了人性扭曲的程度。今年两会正值各地进行高考百日誓师大会等仪式活动时期,校园内“杀气腾腾”的标语成为热点话题。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提高一分,干掉千人”“就算头破血流,也要冲进一本线大楼”“但得考试好,父母皆可杀”……这些血腥标语的背后,充斥着“成王败寇”“你死我活”的冷血成功学。当高考成了鼓动学生鄙视人性、德行,摒弃友情、亲情的独木桥,无论学生最终能否顺利“过桥”,都已经掉进了人性的深渊。对那些一心想着“成功”“干掉别人”的学生而言,“不言苟笑”是常态,即便笑也可能是皮笑肉不笑。

进入大学之后,学生们还要接受另一场人性的洗礼。为了提高“综合能力”,提前“与社会接轨”,大学生踊跃加入学生会。一旦“入会”,便生发出“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之感。

去年7月,一份中山大学新一届学生会干部任命公告在微信朋友圈刷了屏。在这份名单上,按照秘书机构、组成部门、办事机构三个层级,列举了200多个学生会干部岗位,还在一些副职的岗位后面有“正部长级”等标示字样,被不少网友笑称简直就是一“小官场”。

去年10月,一位低年级同学在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一学生社团的QQ 群内询问学长开会时间,没想到,两位高年级学生分别回应:“杨主席是你们直接@的?现在你是在叫学长?我不想看见第二次”“请各位试用干事以后注意自己的身份和说话方式”。

在校大学生尚未“入世”,却已习得一身官气,处处抖官威,令人心寒与心颤。在这种“官气熏天”的环境中,学生之间的关系已经异化成上下级关系,又怎么可能彼此交心,相谈甚欢?即便笑,恐怕也是阿谀的笑与敷衍的笑居多。

在这样的氛围中,如果还有人以“找骂”为乐,那未必说明他内心强大,而可能意味着他一直就是“成功者”“学生官”,平时很少有机会被“骂”和被“喷”,所以想“尝尝鲜”罢了。

总之,“夸夸群”不可怕,“不苟笑”才值得警惕,因为“不正经”的求夸,总比“正经”的憋屈与憋坏,要健康得多。至于声称为了“找骂”的喷喷群,相信很快就能如愿以偿地淹没在唾沫中,如果这个社会还是正常人居多的话。(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 “夸夸群”该夸,“喷喷群”该喷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