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毕业撕书节,撕了谁的脸?

厦门市教育局日前向各区教育局、各直属高中下发《关于做好高三年学生心理疏导工作的通知》。通知称,高考临近,近日个别高中组织学生以撕书、吼楼等形式宣泄考前压力,并上传视频,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通知指出,撕书、吼楼等形式背离了学校育人的宗旨,也不是排解高考心理压力的正确方法,应予以纠正。(2016年5月29日《中国青年报》)

又是一年一度“高考季”,又是一年一回“撕书节”。考前撕书年年有,批评者痛心疾首,撕书者我行我素,彼此似乎不在一个“频道”上。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已经成为“固定节目”的高考前集体撕书行为?论者多认为这是一种不文明、不理智、不节制的泄压方式。这是无疑的,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每一届的学生,无论成绩如何,人品如何,都会选择这种“不文明、不理智、不节制的泄压方式”呢?我们要追问的是,学生究竟压力何来,为何一定要如此不理智地泄压?我以为,除了高考“一考定终身”的“机会不能承受之重”,更主要是十多年来应试教育的“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把学生压得透不过气,以致他们“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地竭嘶底里泄压与泄愤吧。

厦门教育局说,“撕书、吼楼等形式背离了学校育人的宗旨”,这自然是不错的,学校的确只教学生爱书,没教学生撕书。但在学校看来,教育的宗旨究竟是什么?是“教书育人”,还是“重教书,轻育人”?我想,就目前而言,大概是后者居多,且相当普遍。更有甚者,对一些“高考工厂”来说,基本上就是“只教书,不育人”了,因为在他们眼中,学生不是“人”,而是“考试机器”和“产品”。因此,如果说学生撕书背离了教育的宗旨,那是因为教育先背离自己的宗旨,忘记了“教书育人”的“初心”。

“毕业撕书节”,其实是一种“教育症结”,暴露的是当前教育“成绩至上”的窒息心灵和“满堂灌”、“题海战术”的摧残身心,既撕了学生的脸,更撕了教育的脸。

要改变这种“撕脸”的局面,关键还是要教育回归“原点”,找回“初心”。只有“走心”的教育,才能免于“撕脸”。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毕业撕书节,撕了谁的脸?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