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尽量迟到”的正义是“打脸”的正义

7月29日下午,澎湃新闻从周秀云女儿王倩及王倩的代理律师孟猛处获悉,他们接太原中院通知,周秀云案第5次延期审理。2014年12月13日,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龙城派出所民警王文军等人在处置“龙瑞苑”工地警情期间,发生河南籍民工周秀云非正常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王文军等3名涉案人员随后被公诉。2015年5月18日,太原中院开庭审理王文军、郭铁伟、任海波涉嫌犯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一案。开庭至今一年多,太原中院未作出宣判。周秀云女儿王倩称,她向太原市中院询问延期原因,得到的回应是“案情复杂,案件还在调查当中”。太原中院新闻发言人就此向澎湃新闻回应,对该案的具体调查进程并不清楚,“请公众相信法院是依法办事的”。(7月30日澎湃新闻)

时间过得真快!这是我看到这则报道的第一感受。按照“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三两天”的“新闻规律”,这起发生于一年半之前的“太原民警涉嫌打死农妇”事件,完全可以称得上“旧闻”了。如果不是媒体这么有耐心的追踪报道,相信早已被打入人们记忆的“冷宫”了。

想当年,那则“有图有真相”的“警察打死讨薪女农民工,死亡后仍遭脚踩头发”的网帖,是如何刺痛人们的眼球和神经!在舆论的“倒逼”下,虽然当地“有关部门”声称是因该农妇“未戴安全帽”而引发的冲突,对网友们来说有点“侮辱智商”,但总体来看案件进展还算顺利。

2015年5月18日,太原中院开庭审理王文军、郭铁伟、任海波涉嫌犯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一案。公诉机关指控,王文军在执行公务中,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构成故意伤害罪;王文军、郭铁伟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公务过程中滥用职权并致一人轻伤,构成滥用职权罪;任海波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构成故意伤害罪。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大家都以为正义的伸张是顺理成章的了。谁曾想,媒体的“聚光灯”一转移,事情又生变数。眼下,在澎湃新闻、新浪微博、今日头条等媒体的相关报道中,参与跟帖的网友们普遍认为,既然案情如此清晰,却要“五度延期审理,开庭一年多未判”,这样的“久拖不决”实在“可疑”。

当死者家属向太原市中院询问延期原因时,太原市中院的回应是“案件复杂,案情还在调查当中”。我觉得,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本着“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的原则,对命案采取慎重态度也可以理解。但正如死者家属所说的,究竟“案情是怎么个复杂,法院在调查什么,现在调查进展到什么地步?”难道不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吗?

可是,法院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而五地“延期”, 不仅没有给出合理、具体的理由,甚至连个“书面通知”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实质正义”“程序正义”了。可是,至今仍“对该案具体调查进程不清楚”的法院新闻发言人,却呼吁公众“相信法院是依法办事的”。试问,对这样的“睁眼说瞎话”,群众要是“相信”了,你还能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吗?

近来,随着“雷洋案”取得重要进展,人们更加坚定法治的信仰,“正义或许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的观念更加深入人心。可是,“好经”总有被“念歪”的时候,特别是对一些本来就“目的不纯”的人而言。在有些人看来,既然“正义或许会迟到”,那又何妨让它“尽量迟到”?就拿“太原民警涉嫌打死农妇”案来说,有关法院无故五次延期审判,这不是故意让正义“尽量迟到”又是什么?如今被媒体曝光,却要开“空头支票”,要群众“相信法院是依法办事的”,这不是为继续“迟到”争取时间又是什么?

雷洋案尸检结果出来后,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是的,‘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它从不缺席’,我们应该坚信正义的力量,但是,虽然正义终究不会缺席,我们也还是希望它尽量不要‘迟到’的好,因为‘迟到的正义’毕竟是‘打折的正义’。”如果说,“迟到的正义”是“打折的正义”,那么,刻意为之的“尽量迟到的正义”,则是“打脸的正义”了。

如此看来,要确保“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都能感受到社会公平正义”,就必须严抓正义的“纪律”,不仅要它“决不缺席”,而且不允许随意“迟到”,更不能“尽量迟到”。毕竟,不“迟到”的正义,才是“无损”的正义。(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尽量迟到”的正义是“打脸”的正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