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呼格案专案组组长获刑,为何无法“大快人心”

“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一审获刑18年,这则新闻近日来引起广泛关注。可是,当我抱着“拍手称快”的心理准备去阅读后,却和广大留言的网友一样,毫无“快感”可言,只有失望失落。

乍一看,“获刑18年”,似乎量刑不算轻,但细读发现,原来“18年”刑期竟然与“呼格案”毫不相关!

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冯志明犯有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贪污罪,并指出是“根据冯志明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危害程度”作出判决的。

试问,冯志明“名满天下”不是因为主办了“呼格案”这个震惊天下的大冤案吗?试问,如果没有国家“全面依法治国”的坚定决心,如果没有真凶“不打自招”的戏剧化情节,如果没有全社会的舆论倒逼,这个枉死的青年怎么会有“沉冤得雪”的一天?

呼格吉勒图是20年来第二起经司法确认的被冤杀者,“呼格案”备受关注,不仅因为一位无辜青年的冤死令法治蒙羞,更因为此案的审判必将产生“示范效应”,有着深远的影响。这才是该案被写进“两会”报告的原因所在。

“呼格案”最终被定性为冤案,呼格最终被宣布无罪,多少挽回了法律的尊严,多少可以告慰呼格的亡灵。接着,内蒙古公、检、法等部门启动呼格案的追责调查程序,人们更是顺理成章地以为正义将继续得到伸张,可是,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让法治再次被“打脸”。

今年2月1日,历时1年多,呼格错案的追责结果终于公布。在追责名单中,官方公布了27人,其中公安系统涉及12人,除了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依法另案处理外,其余11人的处理结果多为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以及行政记大过。对此,网友普遍表示不接受,呼格母亲说,“这比没有结果更残忍。”她认为,公检法一众大小官员将自己18岁的儿子以法律的名义合伙杀死了,就一个行政记过、警告就完了?“这种浮皮潦草的追责,能让当年那些办案人员认识到错误?”

可是,人们还是抱有希望的,因为对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有关部门”说是“因涉嫌职务犯罪,依法另案处理”。于是,人们便翘首以盼“另案处理”的结果。可如今,这“另案处理”的结果更是让人绝望,冯志明虽然被判18年,可是所涉罪名竟然没有一个与呼格案对应!这究竟是什么个意思?是否就意味着推翻了对他“涉嫌职务犯罪”的判断?是否意味着如果他没有“恰巧”犯了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贪污罪,就可以宣布他“无罪”?特别是,这究竟要传递给社会什么信息?是要告诉人们,哪怕办了错案,哪怕让人冤死,还可以“免责”吗?就算不是“全免”,也是“犯了国法给了家规”就能敷衍了事吗?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都能感受到社会公平正义”,并强调,要懂得“100-1=0”的道理,一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九十九个公正裁判积累起来的良好形象。执法司法中万分之一的失误,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

如今,“呼格案”作为一个重大冤案,已经“错”过一次,好不容易才得到纠正,可到了追责环节,却又来了一场大“忽悠”,如此无视法律、无视民意、无视正义的堂而皇之行为,究竟要起到怎样的“示范作用”?

“全面依法治国”的原则,不能因为个别人而开“绿灯”,否则,就是给正义“添堵”,给民心“添堵”,当三思而行!(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呼格案专案组组长获刑,为何无法“大快人心”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