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美国“这么搞”,你就“不知以后怎么讲党课”?

11月6日早上(北京时间),在8天看完65万封邮件,确认了希拉里收过外国政府的钱、泄露过国家机密等事之后,FBI做出决定:再次建议不起诉希拉里。这事儿对我影响很大。我是一名党校教师,经常有在校内校外讲党课的任务。学校要求我们讲课要有国际视野,受众们也都有知道外国事情的愿望。作为世界头号强国和历史最悠久的民主国家,美国的例子当然是我讲授的重点。然而,就如克里国务卿上周接受采访时表露的“现在我还怎么推广美式民主”的困扰一样,现在,作为一名党建专业的教师,我也陷入了“今后我还怎么讲党课啊”的烦恼中。(11月10日京报网)

这篇原载于观察者网、题为《党校讲师:美国这么搞,让我以后怎么讲党课》的文章,引起我的阅读兴趣,但细读后发现,这居然是一篇“三观”全毁的文章,而文章作者强舸居然是“政治学博士、党校教师”!

此文“奇葩”之处很多,可谓“俯拾皆是”。

作者说,由于希拉里“邮件门”暴露了希拉里“讲了20分钟,收了多少万美元”“外国政府送上100万美元作为生日礼物”等贪腐行为,而FBI却建议不起诉希拉里,于是,他便担心以后“反腐倡廉的课难讲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在于:“以前我讲党风廉政课的时候,还能举西方某国总理收瓶红酒就会下台,西方某国政客不管他官做得多大、在党内的地位多高都不在法律之外的例子。可是,今后,在我讲完这些例子后,要是有人问我一句:‘老师,为啥希拉里不是这样呢?’你们说,我该怎么回答?”

如此看来,在你心里,美国不仅是“世界头号强国和历史最悠久的民主国家”,而且是“最完美”的“民主国家”,否则何以“言必称美国”?又何以因为出了希拉里的贪腐丑闻,自己就“不知以后怎么讲党课”了?莫非,与美国相比,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在反腐倡廉方面都是“乏善可陈”,无例可举?莫非,中国在十八大以来从严治党、反腐倡廉的显著成效赢得全世界的赞许,偏偏就你没发现?

你接着说,因为“美国这么一搞”,自己以后“基层治理的课难讲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在于:“我也常讲基层治理的课,常做基层治理方面的调研。有时,地方的同志会向我们介绍他们的基层搞得很好,很有序,充分贯彻了组织意图。我还免不了要说几句:‘党领导基层民主主要是政治领导,不能等同于党直接替群众把人选好’,‘选举还要有竞争性的,哪怕因此有一些小的混乱、纠纷,也是值得的’。然后,为了增强说服力,我就又会列举一些以美国为主的例子。然而,本次美国大选又是给我当头N棒。”

原来,你以前在讲基层治理时也是“言必称美国”,虽然国内有一些地方自认为基层搞得好,但在你看来,都是不够好的。可是,因为这次美国大选出现民主党中央为了贯彻“组织意图”,一直帮助希拉里打压、抹黑桑德斯的丑闻,因为美国大选提前投票中,美国社交媒体上舞弊传言不断,所以,你又觉得深受打击,美国的例子已经“没法用了”,对以后讲课带来“很大的挑战”。

也就是说,在你看来,美国的选举才是“民主”的,中国的选举因为“贯彻组织意图”“没有竞争性”,所以不如美国,只是因为这次美国大选出现了丑闻,你才觉得原来美国的选举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此否定国家的民主制度,哪还有半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可言?如此三观不正、崇洋媚外,究竟是怎样当上“中央党校教师”的?以这样的思想讲党课,不是要给党的领导干部传递错误的价值观吗?

在文章的后半部分,你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我们也绝不能陷入‘原来美国也有这事,所以我们这样也很正常的’奇葩逻辑之中”。真是令人“拍案叫绝”!明明是你一直“言必称美国”,只因为这次美国大选暴露了问题便“不知以后怎么讲党课”,这不就是暗示“天下乌鸦一般黑”吗?这不就是“原来美国也有这事,所以我们这样也很正常的”的比烂心态吗?明知自己“奇葩”,却号召大家不要“奇葩”,如此厚颜无耻,莫非你以为群众就是“群盲”,随你怎么忽悠?

最后,你总结道:“总而言之,现在我的课是越来越难讲,很多案例都没法用了……还好,我早有预见,多年前就开始认真自学研读毛选,熟读中外历史。以后大不了上课再不提美国了,就专心用历史当镜子。”

显然,你也知道自己“满纸荒唐言”,所以要在结尾处“拧过来”,说些“正能量”的话来为自己“洗白”,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再次暴露了你这位政治学博士“智商不够用”。你说过,学校要求讲课要有国际视野,受众们也都有知道外国事情的愿望;加之你自己又是学政治学(课程主要是西方政治学内容)出身,那么,为何以后“再不提美国了,就专心用历史当镜子”呢?昨天还把美国捧为圣经,今天就视之若粪土,这样“非黑即白”的糊涂脑袋,确定有读过大学?当然,我们不必照抄照搬任何国家的发展模式,但也要抱着开放的心态,批判地借鉴吸收人类一切文明成果,为我所用,岂可全盘否定外国的经验,再走“闭关锁国”的老路?

因为“美国这么搞”,自己便“不知以后怎么讲党课”,这样的“奇葩逻辑”,恰恰暴露作者毫无是非观念,更无“党性”可言。如此三观不正的“奇葩”,竟然在党校任教多年,所写荒唐文章竟能在一些主流媒体发表、转载,难道不值得深刻反思吗?(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美国“这么搞”,你就“不知以后怎么讲党课”?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