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早餐会”仍有形式主义“尾巴”

11月21日上午7:30,三门县行政中心食堂餐桌上,白粥小菜、包子馒头。三门县委书记杨胜杰,县委副书记陈晨和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德宇及10位乡镇(街道)党(工)委书记围坐餐桌前,边吃早餐,边开起了简短“早餐会”,这也是新“当家人”到任后的第三次早餐会了。三门县委、县政府工作千头万绪,专门安排会议,很容易陷入文山会海的模式。正式上班前,三门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将食堂变身“会议室”,动辄以小时计算的会议精减至半小时早餐会,体现三门干部分秒必争、马上就办抓工作状态,上层传递导向“干货”,基层汇报简短精要。(11月22日浙江新闻客户端)

边吃早餐边开会,这样的会议真“新鲜”。从入座到工作部署完毕,前后不到半小时,这样的效率更是少见。如此看来,这真不是一场“秀”,而是对以往又长又臭的形式主义会议的“纠偏”,有助于领导干部摆脱“疲于应会”“无暇干活”的被动局面,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转作风、改会风。这样的创新值得点赞,这样的实干值得提倡,倘若全国各地的会议都能有这样的效率,相信“文山会海”也会“缩水”不少。

不过,仍有美中不足之处。“早餐会”虽然旨在反对形式主义,提倡实干,但仍有形式主义的“尾巴”,可以说是“八分实干两分形式”。

试问,会议为何非要安排在“早餐时间”?早上七点半就开会,虽然体现“分秒必争”的精神,但对于乡镇干部来说,就意味着得提前一两个小时出发前往县城,也就是说可能五六点钟就得起床,这不是要求他们“疲劳作战”吗?这不也是一种变相的“加班加点”吗?特别是对那些在偏远乡镇工作的干部来说,他们为了“不误事”,恐怕还得提前一个晚上抵达,可能还要花钱住宿,就算可以报销,也是一笔本来可以避免的花销。所以,虽然会议的时间大大压减了,但也有可能增加部分乡镇参会人员的“时间成本”。其实,又何妨等到上班后再开会呢?为何非要赶在“早餐”这个时间节点来开呢?如果是一时疏忽还可以理解,如果纯粹是为了配合“早餐会”这个“新名词”,就有“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的嫌疑。

试问,会议为何非要安排在食堂?既然是工作会议,就应该尽量在工作场合进行,难道只有“边吃早餐边开会”才能显得“亲切”?其实,如果领导真想控制会议时间,时间就不会随地点转移而转移,总不至于说在食堂就能保证半小时开完,到会议室就非得开上一两个小时吧?如果领导真愿放下架子,真想平等交流,也不必非得到食堂才变得“亲切”,总不至于说只要坐上主席台就得摆官架讲官话吧?再说,工作就应严肃对待,虽然不应再像以往会议般长篇大论、言之无物,但“边吃边聊”也显得有点“随便”了。

总体来看,以压缩开会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为目的的“早餐会”,不失为一种积极的创新,是实干精神的体现,但也不宜简单复制推广,而要切除其中的形式主义“尾巴”。 (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早餐会”仍有形式主义“尾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