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诈骗之乡”被骂醒了吗?

福建安溪,自古以茶闻名,可是去年8月以来,电信诈骗成为这里的新标签。“一香一臭,臭气熏天,比香的影响还大。现在一听说是安溪的,都不敢随便和我们做生意了。”当地人都这样说。“徐玉玉案发生后,舆论铺天盖地,全安溪人都挨了骂,也都被骂醒了。”2016年12月6日,安溪县委书记高向荣见到记者就开门见山:“安溪人口120余万,近年来真正从事电信诈骗的有2000多人,可就是这么一小撮人,把我们的名声搞臭了。‘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之所以这样,要怪对岸那些人。”高向荣所指的是台湾。“一开始就是那边搞诈骗,然后又带着安溪亲戚搞,后来安溪人自立门户自己搞,越搞越大……”(1月4日人民日报)

这篇于1月3日首发于“人民日报政文”微信公众号的报道,原题为《记者走访福建安溪,诈骗的“钉子”为何这么难拔?》,当天被澎湃新闻网“润色”为《福建安溪县委书记为诈骗之乡正名:仅3千人诈骗》后引起广泛转载和关注,到了1月4日人民日报再次发表时,虽然文章内容基本保持不变,但题目已压缩为《诈骗的“钉子”为何难拔除》,文中提到的安溪从事诈骗人数,更是由原来的“3000多人”,在一夜之间“缩水”为“2000多人”。

我以为,澎湃新闻网把报道的标题提炼为《福建安溪县委书记为诈骗之乡正名:仅3千人诈骗》,完全符合文章的本意,并非哗众取宠或断章取义,可以说是深得安溪县委书记的讲话“精髓”:他真的是在为“诈骗之乡”“正名”呢。

这位县委书记说,“安溪人口120余万,近年来真正从事电信诈骗的有3000多人,可就是这么一小撮人,把我们的名声搞臭了。‘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原来,在这位“一把手”看来,凡事都是要讲究“少数服从多数”的,相对于安溪总人口120余万来说,从事电信诈骗的才区区3000多人(且不论该数据是否准确),怎么说都属于“少数”,甚至“极少数”。别说3千,就算是3万,30万,都是不“够格”被扣上“诈骗之乡”的帽子的,至少也要过半,也就是超过60万才算“名副其实”吧?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当然,就更“心不顺”“行不顺”了。既然连县委书记都对地方的“名号”感到“冤枉”和“委屈”,那么,所谓“徐玉玉案发生后,舆论铺天盖地,全安溪人都挨了骂,也都被骂醒了”,其实只是被“骂怕”而已,并没有被“骂醒”,否则岂会认为三千人从事诈骗还只是“一小撮人”“一粒老鼠屎”而已?

至于“如果说以前我们对电信诈骗还有所避讳,现在全安溪人都是咬牙切齿的恨”,其实直到现在还在“避讳”,拒不承认问题的严重性。而且,也未必真的对电信诈骗有多“恨”,否则也不会一味强调“外因”,说什么“之所以这样,要怪对岸那些人”“很多电信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很精明,专门找政府监管的漏洞,可是这些漏洞偏偏就是没改”,并把问题归结于“一种扭曲的价值观在作祟”,说什么“我们的经济是发展起来了,可是社会文明没有跟上,很多人觉得能赚钱就了不起,哪怕是坑蒙拐骗。这也是近年来违法犯罪屡打不绝的一个根本原因。”这么说来,主要问题不在政府重视不够,打击不力,而在于诈骗分子就像“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太顽强?

“以前可能还存在上头热、下头冷的情况,越往基层越不重视。现在谁也不敢马马虎虎对待打击整治电信诈骗这件事了。”采访中,很多乡镇领导干部如是说。这么说来,以前马马虎虎打击电信诈骗的都是“下头”,但“上头”的态度从来都是坚决的?

“第一个纽扣扣错了,后面的就跟着都会错。”安溪县还决心从娃娃抓起,组织编写《平安诚信手册》、反骗教材等。高向荣表示,“牢牢把握好孩子,着力营造良好社会风尚,这才是真正的为根本计,为长远计。”打击电信诈骗连“一把手”都思想认识不足,却要“从娃娃抓起”,这究竟是“根本之计”还是“推卸之计”?再说,什么事都要“从娃娃抓起”,就不担心把娃娃“抓”死了吗?

归根结底,安溪诈骗的“钉子”究竟为何这么难拔?依我看,病根不在骗子,根治也不能靠孩子,而要“从一把手抓起”,只有“一把手”在思想认识上正视问题的严重性,才能“上行下效”地狠狠打击电信诈骗的气焰,才能以实际成效为“诈骗之乡”“正名”,才能赢得群众和舆论的肯定。(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诈骗之乡”被骂醒了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