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云南究竟有几只“有缝的鸡蛋”

17日晚间,就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市场开发处处长黄林武写诗,将批评云南旅游者称为“苍蝇”一事,云南省旅发委回应称,黄林武系发表个人言论,不代表官方态度。此外,云南省旅发委同时表示,欢迎媒体和公众对云南旅游市场进行关注和监督,并承诺将“进一步净化云南旅游市场”。(2月19日新京报)

云南旅游官员写诗炮轰记者为“苍蝇”事件,已经持续“发酵”好几天了,如果说此事是一只“有缝的鸡蛋”,那么,这只鸡蛋也该开始发臭,变成“臭鸡蛋”了。虽然因此事而“一夜成名”的黄处长已经饱受口诛笔伐,但我还想冒着被骂为“苍蝇”的危险,再来“置喙”一下,因为我觉得,大多数的批评都太“温柔”,而且不切“要害”。

云南省旅发委发表声明称,黄林武发表的言论属个人言论,不代表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观点。对此,我不同意,我以为,此“鸡蛋与苍蝇”论虽是黄处长“个人言论”,但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官方态度”,可以说是“个人言论,集体意识”。

不过在论述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来掰扯一下黄处长所说的,自己炮轰记者为苍蝇“不针对记者群体”这个观点。我之所以觉得有必要掰扯这个,是因为他的这种说法纯属“睁眼说瞎话”,侮辱了作为“吃瓜群众”一员的我的智商。

黄处长在他的“成名作”中写道,云南山美水美人更美,但偶尔会发生几件坏事,大家不要盯着炒,盯着有缝的鸡蛋并不是苍山上的雄鹰,不过是只苍蝇而已。

此诗直白明了,就是指责那些批评云南旅游阴暗面的记者、评论员为“苍蝇”。可是,黄处长却在事后的声明中说,“我发的这条消息不针对记者群体,也不针对哪家媒体,但没有想到的是会被人误解成我在骂记者及媒体”。这样的“知错不改”、厚颜无耻也是让人醉了,难道你写这首诗的“本意”不是“骂记者及媒体”而是要“表扬”他们不成?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即真的不是针对记者“群体”,而是针对记者“个人”,那么,请明确指出你针对的究竟是哪位记者,好让人家告你诽谤去呀!

好了,言归正传,回头说说我为什么觉得黄处长的“鸡蛋与苍蝇”论,其实不只是“个人言论”,而是“个人言论,集体意识”。

容我再次引用黄处长这首“经典之作”。黄处长在诗中说,云南好玩的地方太多,好看的美景太多,只要你心态阳光,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就一定会玩得很开心,至于偶然发生的几起不好事情,不要盯着看,如果你只盯着有缝的蛋,而看不到那么多生态有营养的土鸡蛋的话,说明你也只不过是一只苍蝇而已。

此诗的意思无非是说,云南“总体”是好的,虽然发生诸如游客被打毁容等负面新闻,但那都属于“个别”情况,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你看见了,甚至盯着不放,那就说明你心态“不阳光”,说明你是专门盯着有缝的蛋的苍蝇。

虽然直接把批评者说成苍蝇,只是黄处长的“个人言论”,但认为云南负面新闻只是“个别现象”,“不伤大雅”,则可以说是云南官员的“集体意识”。

自“游客被打毁容”事件曝光以来,丽江以至云南的不作为态度一再刷新“吃瓜群众”的“见识”。先是丽江警方“鉴定”出面目全非的被打者只是“轻微伤”,开启了“睁眼说瞎话”的第一步。接着是丽江市旅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丽江旅游环境整体上是安全的,发生游客被打事件属“偶发”。 然后是省长阮成发在省政府开会研究“整治旅游市场乱象”工作时,既没有正面回应上述事件,也没有对当地政府提出批评,而是对“购物店”发“狠话”。而就在省长刚发完“狠话”的当天,丽江警方官方微博转发一篇帖子,指责被打女游客“行为放荡”,引起争议后警方辩称是“登录异常”现象所致。该谎言被识破后又狡辩说是某民警个人行为。另外,据北京青年报披露,针对游客被打事件,云南省副省长陈舜曾带队到丽江进行处置。对此,阮省长有自己的看法,他说:“出个事要副省长出动,‘杀鸡用牛刀’”。

由上可见,在丽江甚至云南部分领导干部看来,虽然接连发生几起恶劣的游客被打事件,但都属于“个别现象”,不影响云南的“整体形象”。于是,面对全国汹涌的批评浪潮,他们不能心悦诚服接受,只是应付式地“开大会”“放狠话”,然后重复“总是在整改”的老路。

而云南省旅发委黄处长的“鸡蛋与苍蝇”论虽然饱受舆论批判,但主管部门只一句“个人言论”便不再追究,可见在他们看来,这样的“雷语”多少说出了他们的心声,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尚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范围,所以不必问责。

可是,如果用一筐鸡蛋来比喻云南旅游事业,游客被打事件只是其中一只“有缝的鸡蛋”,那么,为了保护剩下的“好蛋”受到牵连,是否应该感谢“苍蝇”的提醒,然后及时把这只“有缝的鸡蛋”处理掉呢?为何要视而不见,甚至讳疾忌医?难道就不怕它发臭,变成一只“臭鸡蛋”,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地传染其他“好蛋”吗?

事实上,在旅游业方面,云南“有缝的鸡蛋”远不止一只,起码得有一打,而且正在不断发酵、发臭,倘若不痛下决心清理干净,长此以往,这一筐“好蛋”终会有都变作“坏蛋”的一天。真到了那一天,恐怕就连“苍蝇”都嗤之以鼻,避而远之,不屑一顾了!(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云南究竟有几只“有缝的鸡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