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女子为父追凶20年,警察“去哪儿”

1997年,万春芳15岁时,父亲万广庆被刺身亡。20年来,万春芳和家人手持凶犯照片走遍了无数城镇、乡村寻找凶手,但都一无所获。为找到凶手,今年3月,万春芳申请了个人性质的公众号,简介是“为我父亲伸冤”。她将案件详细过程整理发布在公号上,获得“10万+”阅读量。万春芳的公号内容很快引起辉县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注意,他们随即发布通报,称对追捕犯罪嫌疑人秦鹏的工作从未停止。(5月16日华商报)

看了这则题为《河南一女子为父追凶20年无果:害怕回老家,觉得对不起我爸》(这是澎湃新闻网的标题,原题为《“害怕回老家 觉得对不起我爸”》)的报道,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一个女孩靠自己的力量苦寻杀父凶手20年,当地警方究竟“去哪儿”?

万春芳接受记者采访时称:“1997年6月11日下午5点多,我爸妈干完农活走到村口时,看到秦鹏(又名秦英伟)骑着三轮车从我家田里碾过,同行的还有他爸秦增群(化名)、他哥秦浩(化名),我爸妈上前制止,他们反而把车开到我家田里来回碾轧。我叔叔赶过来,却被秦鹏拿刀刺伤胳膊。争执中,秦增群用三轮车摇把抵住我爸的头,秦浩又抡起镢头把我爸打翻在地,秦鹏骑到我爸身上,用刀朝我爸胸口猛刺,喷了很多血。”

据万春芳猜测,事情的起因可能是:“在案发前几天,秦鹏叫了一大帮人去打我堂姑的男朋友,把人耳朵打聋、眼睛打伤,住院了。当时堂姑报警了,但却不了了之。”

而在万春芳的父亲被秦鹏残忍杀害后,她的姨夫第一时间报了警,当时刚好路边过来一辆警车,她姨夫就跟司机说,这里发生命案,快叫警察来。之后她爷爷又跑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还给辉县特警队打电话叫人。奇怪的是,派出所离她家只有三四里地,但派出所的警察1个多小时后才到,比县特警队到得还晚。秦鹏早就跑了,警察抓了秦增群和秦浩,但案发第二天就放人了。

出了命案却在第二天把帮凶放走,如此视生命为草芥,视法律为无物的荒唐行为,岂是“警察”干得出来的?

当地警方为什么放人?“警察说是让他们给我们出丧葬费,但到现在为止,秦家也没有出这笔钱。我父亲被杀,凶手逃了,帮凶又被放了,我们全家都很气愤,曾想把我父亲的遗体抬到秦家讨说法,但被警方阻拦了,警方说我们不埋他们就不处理。我们没办法,我爸死后三天就下葬了。”

父亲的死让万春芳受到很大打击,为了寻找凶手,便不再上学,后来为了贴补家用,在16岁时就去县城当保姆。直到2005年3月,有律师建议她去辉县市检察院问问情况,检方到档案处一查才发现,公安机关并未对此案进行报捕。而那时距她父亲被害已过去8年。之后,辉县市公安局才向检方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秦鹏。但今年年后她再去公安局询问进展,得到的回复还是“正在侦破”。

多么万能的“正在侦破”呀!出了凶杀案,当地警方居然在第二天就放走帮凶,居然案发8年都不批捕凶手,居然还好意思说“正在侦破”!倘若不出意外,再过二十年,他们还是要继续“正在侦破”下去的!

现如今,苦寻杀父凶手20年无果的万春芳,因为将案情发布在公号上意外走红,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才“很快引起辉县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注意”。可是,倘若没有这篇意外走红的文章,万春芳还要继续为父追凶多少年?当地警方还要“正在侦破”多少年?想到这里,我不知是该替万春芳高兴还是难过。(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女子为父追凶20年,警察“去哪儿”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