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面对雷洋案汹涌舆情,宜疏导莫“改道”

 

雷洋“嫖娼死”事件已经“热”了好几天,按照“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三两天”的“新闻规律”,虽然眼下离“水落石出”、“画上句号”还比较远,但由于人们的“审丑疲劳”,它作为一个新闻事件即将被“打入冷宫”。即便日后还有新进展,人们的关注热情也将一去不返。所以,我准备赶上这趟“新闻末班车”,说说自己的看法。

雷洋案中昌平公安局的“神回应”,让我禁不住想起这句曾风靡一时的顺口溜:“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国情;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接轨;你和他讲接轨,他和你讲文化;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你和他讲老子,他给你装孙子!”

几年前我第一次听到这个顺口溜时,只是觉得好玩,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而已,现实中不可能发生。谁曾想,“生活才是最伟大的艺术家”,如今,我突然发现雷洋事件中的昌平警方已深得其精髓:“你问他雷洋怎么死的,他说雷洋嫖娼了;你问他雷洋怎么死的,他说雷洋支付200元嫖资;你问他雷洋怎么死的,他说足疗女帮他‘打飞机’了!”对此,我琢磨了两天两夜,终于想明白(自以为明白)了其中的“逻辑关系”:

第一、因为雷洋嫖娼,所以他死了,虽然嫖娼不是死亡的直接原因(他没死在嫖娼现场,死在警方审查过程中,“突然身体不适”而死),但是“根本原因”,因为他嫖娼,才会被警方执法,才会最终死亡。

第二、因为他嫖娼,道德败坏,所以不管他怎么死的,都是“活该”。

简单来说,你问雷洋怎么死的,我告诉你他是因为嫖娼而死的,不嫖娼就不会死,正所谓“no zuo no die”,即“不作死就不会死”。具体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样不道德的人死了活该。

以上虽然是我的“臆断”,但我是根据“逻辑学”来推论的,自信八九不离十。

如此看来,昌平警方既不是“王顾左右而言他”地生硬逃避问题,也不是像上述顺口溜式地狡辩转移话题,而是刻意地“引导话题”。面对舆情汹涌,昌平警方既不“堵道”,比如封锁信息、删帖,跨省拘捕记者等等,当然恐怕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也不“疏道”,比如公开真相,给死者家属和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而是“改道”,把雷洋的死全部往“嫖娼”上推,因为他作为一个初为人父的文化人、体面人,却在结婚纪念日机场接人的间隙去嫖娼,还玩“打飞机”,他道德败坏,所以他该死,死不足惜。

作为“王顾左右而言他”的3.0版本,昌平警方懂得“要想打倒一个人,就必须把他全盘否定”,面对“雷洋究竟怎么死”的质问,他费尽心力地把话题转换成“雷洋嫖娼了”,企图把舆论对正义的追问转变为对死者道德人格的审判,企图通过泼雷洋一身污水,来为自己“洗白”,以求“自保”并寻求道德优越感。

我们知道,历史上的黄河改道总会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如今,昌平警方在面对舆论时,不顺应民意,不直面问题,不承担责任,反而混淆视听,颠倒是非,把民愤引向私德,用道德绑架法律,岂不是比黄河改道更败坏人心?

须知道德归道德,法律归法律,只有不越界,不“改道”,方有清明的政治生态,方有健康的社会舆论。(文/李蓬国)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面对雷洋案汹涌舆情,宜疏导莫“改道”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