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收取千元“传票送达费”,真是“个人行为”?

文|李蓬国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一名工作人员收取原告“传票送达费”1000元,该工作人员目前已被辞退。4月8日晚,对于法院是否有相关收费规定,以及对涉事工作人员任立军的行为是否知情的问题,该法院院长何耀新称,法院没有任何有关的收费规定:“这确实属于任立军个人行为,我们坚决杜绝类似的情况发生。”何耀新称,法院党委会8日下午开会决定,要求任立军退回原告孙方海1000元,同时解除任立军的聘任合同,将其开除。(4月9日澎湃新闻)

法院给被告送传票,却让原告承担千元“送达费”,地方法院发生如此咄咄怪事,分明是在打法律的脸。该法院院长称此事纯属工作人员“个人行为”,对此,我深表怀疑。

法院给被告送传票,倘若要收费,也应该向被告收取,这是正常的思维。可是,法院工作人员反而向原告索要“送达费”,已经够荒唐的了。更为奇葩的是,送个传票居然敢索取千元,法院岂不是比邮局、快递公司更能赚钱?

可是,涉事人员却理直气壮地认为自己收费合理。任立军向记者表示,他的确向孙方海索要了1000元“传票送达费”,没有义务承担异地送达传票的费用,“我自己开车去送,来回吃饭、住宿这些费用(一直)都是原告来出。”

如果算上开车送往异地的交通费、食宿费,1000元还是比较“公道”的,可问题是,为什么要开车送传票呢?我国法律没有规定需要原告支付传票送达费,诉讼过程中并无“传票送达费”这项费用。2015年,黑龙江省物价监督管理局、黑龙江省财政厅、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发布《关于人民法院诉讼文书邮寄费用问题的通知》,明确即便是法院以专递方式邮寄诉讼文书,其间发生的送达费用也已包含在省法院办案专款的邮寄费用中,不应由诉讼当事人另行支付。

既然传票应以邮寄的方式送达,涉事法院却由人工送往,本身就是违规行为。按照有关规定,根本不存在“传票送达费”这项收费,涉事法院工作人员不仅向原告索要这项费用,而且金额高达千元,是原告应付案件受理费50元的20倍!法院工作人员索要这笔完全不必要、不合法、不合理的费用,纯属敲诈勒索行为。

问题在于,任立军此举究竟属于“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虽然任立军是法院的聘用人员,即“临时工”,但此事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背锅。虽然“法院没有任何有关的收费规定”,但也不代表法院不知情。

试问,既然是法院派他去送传票,就属于职务行为,怎么能说是“个人行为”呢?再说,传票应该用邮寄还是人工送达,难道法院从不交代,从不过问?任立军称“我自己开车去送,来回吃饭、住宿这些费用(一直)都是原告来出”,也就是说,他一直是开车送传票的,那么,他开的是公车还是私车?他去一趟外地要几天时间,经常几天不上班,难道法院从来不知道?

此事只有两种可能,其一,法院知情,但是不批评、不制止;其二,法院不知情,只要求任立军送传票,完全不管他怎么送,至于他有没有收费,有没有用公车,有没有连续几天不上班,更是懒得过问。

以上两种情形,都说明任立军向原告索要传票送达费,属于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法院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便没有包庇纵容,也对工作人员疏于教育管理。

更为蹊跷的是,孙方海称任立军是2018年6月向其收取传票送达费,并提供了他与任的转账时间记录。而该法院院长何耀新接受采访时称任立军从2018年8月才开始送达传票,时间上存在矛盾。

总之,法院工作人员收取原告“传票送达费”,绝非“个人行为”。纪检部门应该介入调查,不能任由涉事法院甩锅、“洗地”。(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收取千元“传票送达费”,真是“个人行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