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编歌讽刺干部打人,咋就成了“负能量”?

文|李蓬国

2017年7月,云南镇雄县一男子将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打人事件改编为歌曲并寻找好声音的帖子发布到自媒体。令他没想到是,时隔近两年后,当地警方因此赴广东省将其抓获,处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十四日。问及为何要改编这首歌曲的目的,黄某表示是为了讽刺他们目无法纪。“4月16日下午,之前抓我的人在提审时问,还要不要发这些,再发政府负面还要被抓。”(4月19日云南网)

“男子将政府工作人员打人编成歌发网络,被跨省抓捕”是一个奇葩事件,暴露当地官方对舆论监督的抵制,以及对“负能量”的错误认识。

涉事警方以“寻衅滋事”的理由,把编歌讽刺打人事件的男子抓捕,从本质上讲就是一种“寻衅滋事”。如果政府工作人员打人并不存在,那么,编歌讽刺就是“传谣”“造谣”,完全可以视为寻衅滋事。但问题是,打人事件确实存在,并非虚构。

2017年7月11日,云南网曾报道,村民龙某某骑摩托车碾压到路面上刚刚划好的交通线后,被围殴打断多根肋骨,家属称“打人者来自镇政府”。当时当地政府部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事情正在核查中,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7月20日,黄某结合打人视频编歌发到网上,在一年多以后被警方跨省抓捕。黄某质疑“当初碗厂干部打人为何没有对外通报处理结果,私了就可以了吗?”对此,当地镇政府工作人员接受采访表示,“当时警方和纪委都介入了调查,后来也处理了一些人,对于具体的信息需要翻看记录才清楚。”

既然有打人视频为证,警方怎么可能花了一年多时间都没查明真相?如果警方连真相都没搞清楚,凭什么抓捕讽刺打人的黄某?难道“只许州官打人,不许百姓批评”?其实,真相是非常清楚的,就是政府工作人员打人属实,否则,纪委不可能因此“处理了一些人”,警方不可能不直接给黄某扣上“传谣”“造谣”的罪名。

在“有视频有真相”的舆论监督面前,警方以“寻衅滋事”的莫须有罪名把编歌讽刺打人的自媒体作者抓捕,说到底就是保护打人事件的政府涉案人员。

今年3月24日,镇雄县委宣传部微信曾对外发文称,该县网信办对镇雄县内14家自媒体进行集体约谈。会议指出,不能打着舆论监督的旗号,把互联网搞得乌烟瘴气、生态恶化。自媒体要提高思想站位和主动辨别能力,像爱护自己的“脸面”一样呵护镇雄的发展,既不为镇雄的发展蓄意抹黑,也不容忍其他别有用心的人恶意诋毁镇雄的良好形象。

如果说面对政府工作人员打人之类的负面新闻,自媒体还要“提高思想站位和主动辨别能力”,非要把负面的事当作“正能量”来看待,试问,这究竟是“要脸”还是“不要脸”?抹黑政府的究竟是打人的干部还是讽刺批评的自媒体?

记者问及黄某为何要改编这首歌曲,黄某表示是为了讽刺他们(打人者)目无法纪。“4月16日下午,之前抓我的人在提审时问,还要不要发这些,再发政府负面还要被抓。”

按照正常的思维,对负面事件的批评应该属于激浊扬清的“正能量”,而为之辩护才是“负能量”,无异于助纣为虐。但在现实生活中,总有人把对负面事件的批评当作“负能量”,视之为洪水猛兽,欲除之而后快。

习总书记强调,舆论监督和正面宣传是统一的,而不是对立的。新闻媒体要直面我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直面社会丑恶现象和阴暗面,激浊扬清,针砭时弊。负责任的舆论监督和正面宣传的出发点是一致的,都是朝着有利于党和人民的事业、有利于社会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的方向进行的。只是在着力点等方面不同:一个从反面驱动、鞭策;一个是正面激励、引导;最后的效果殊途同归,都是正向的。

总之,对负面事件的批评,完全是“正向”的,属于正能量而非负能量。无论打着多么漂亮的旗号抵制舆论监督,都是无耻且有害的。(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编歌讽刺干部打人,咋就成了“负能量”?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