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已获国家赔偿又被公诉,是主动纠错还是一错再错?

在获得检察机关的国家赔偿款后,湖南企业家李良毛,又因同一案件被检察机关起诉了。12月13日,李良毛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案公开开庭。庭审现场,围绕李良毛在事隔5年之后再被追诉的合法性问题,公诉人和辩护人展开了激烈争论。公诉人认为,“之前检察机关的国家赔偿决定,不影响被告人再被检察机关起诉。”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多名刑事专家曾认为,该案“一事再诉”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存在疑问。(12月17日澎湃新闻)

企业家李良毛在获得检察机关的国家赔偿款后,又因同一案件被检察机关起诉,如此“过山车”般的剧情真够折磨人的。公诉人称之前检察机关的国家赔偿决定,不影响被告人再被检察机关起诉,言外之意是之前赔错了,现在纠错。我以为,该案“一事再诉”没有合法性和正当性,并非主动纠错,而是有意一错再错。

据湖南耒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李良毛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10月11日被祁东县公安局刑拘,同年12月6日,被祁东县公安局取保候审。事隔五年多之后的2019年1月11日,祁东县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祁东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警方先是以涉嫌诈骗罪的名义把人刑拘,羁押57天,然后取保候审,直到五年多之后才“侦查终结”,可见当初刑拘的时候根本没有足够的证据。从“疑罪从无”的角度看,这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人羁押。

2017年,李良毛向祁东县检察院申请错误羁押57天产生的国家赔偿。2018年1月,李良毛得到了祁东县检察院赔付的1.47万元国家赔偿金。根据法律规定,“取保候审法定期限届满以后,办案机关超过一年未移送起诉、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或者撤销案件的,视为终止追究刑事责任”,所以他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李良毛还上访讨要被祁东县纪委收缴的241万元钱款。“这些钱是我借的,我‘无罪’了,为何不还我?”李良毛认为。此前的国家赔偿决定书中,祁东县检察院认为,“对241万元资金进行追缴的机关不是行政机关或者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故对其请求不予支持。”

既然李良毛被认定为错误羁押且获得国家赔偿,当然就意味着他是无罪的,纪委毫无疑问就应该归还“收缴”的241万钱款,否则,它同样可以任意“收缴”所有无罪公民的钱款,倘若如此,跟强盗何异?当地检方称“对241万元资金进行追缴的机关不是行政机关或者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故对其请求不予支持”,这不就等于变相支持纪委任意“追缴”公民钱物吗?

李良毛不仅没要到241万元追缴款,反而等来了五年之后对他的再次追诉。2018年11月29日,祁东县公安局将李良毛以诈骗罪第二次移送起诉到祁东县检察院。之后,检方审查起诉之后,认为案件证据不足,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祁东公安补充侦查后,于2019年3月25日,第三次将该案移送检方。

如果国家赔偿的确赔错了,是可以纠错,可以一事再诉,但前提是要有新的有力证据。但无论是警方还是检方,再次起诉李良毛并没有足够有力的新证据。

祁东县公安局此前认为,李良毛是通过做假申报资料的方式“诈骗”了国家资金。祁东县检察院起诉涉嫌罪名并不是“诈骗罪”,而是以“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提起公诉。

实际上,李良毛按照县政府给出的模版报送资料的,而且都是复印件,就算伪造,也得是原件伪造吧?可是,补充侦查的材料显示,相关公文机关“情况说明”的表述多为,“年代久远无法查清”,“没有查到档案材料”。连有正式编号的政府文件都找不到,真不知是怎么“侦查”的。既然“没有查到档案材料”,又如何辨别文件的真伪呢?连文件真伪都辨别不了,却认定人家伪造文件,难道不是强加之罪?

李良毛表示,当时祁东造纸厂申报淘汰落后产能资金有两次。一次是2008年,他在已收到了276.5万奖励款后提交了相关材料,另一次是2009年,政府通知他还可以去申报并领取300多万元,他没有去领。

按这么说,伪造文书套取中央财政专项资金的可能另有其人,警方和检方不去找出真正的犯罪分子,反而揪着无辜且已被宣布无罪的当事人不放,不仅不支持其追回应得的百万巨款,反而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依然任性地一错再错,再度将他起诉。这是对法律尊严的践踏,是对公民权利的践踏。(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已获国家赔偿又被公诉,是主动纠错还是一错再错?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