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蓬国评论】假警察查车震“罚款”,法律须动真格

夜里,假警车开了出来。车里的人,有正式警员,也有身穿警服、配备执法仪的社会闲杂人员。他们去“抓赌”,“抓嫖”,查“车震”,非法设卡……并对当事人收取“罚款”,少则200元、300元,多则9万余元,随后分赃。办理20余起“案件”后,河北省邯郸市11名涉警人员将自己“办”进了拘留所。此前,他们是派出所所长、巡警支队中队长、正式民警、巡逻辅警、看守所职工,以及在派出所“上班”的社会闲杂人员。2017年9月,其中10人因滥用职权罪,被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至2年。(6月16日红星新闻)

“假警察上街查车震‘罚款’和派出所分成”,实在太具“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我以为,对“假警察上街查车震‘罚款’”,法律必须动真格,而不能从轻发落。

倘若这些犯罪分子纯属“假警察”,与“真警察”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么,倒也不那么令人震惊。“假警察上街查车震‘罚款’”的荒诞和恶劣之处,不仅仅在于“假警察”与“真警察”联合犯罪,而且在事实上,是“真警察”主动“作为”的结果。

2016年上半年,警方接到线索,有“警察”敲诈市民,同时发现有冒牌“警车”出没于邯郸多地,随后展开侦查。一起牵涉邯郸当地巡警支队、派出所等多个执法部门的“敲诈勒索案”浮出了水面。2016年4月至6月,共有11名涉警人员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拘。

根据案件材料,涉案11人中,有5人原系邯郸市公安局相关机构的正式民警、辅警:曹志强,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高校派出所所长;刘华成,邯郸市公安局巡警支队二大队二中队队长;石红光,邯郸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四级警长;王耀华,邯山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巡逻辅警;刘玉涛,高校派出所巡逻辅警。

从派出所到巡警支队,都有领导参与策划和组织实施敲诈勒索,如此恶劣的知法犯法,令人错愕。更奇葩的是,他们身为警察,不仅知法犯法,而且还要招用一班“假警察”,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犯罪。

根据刘华成、陈波、陈书凯等人供述,初来时,陈波等人的身份是“帮忙干活装修的”。装修工作结束后,他们摇身一变,成了“巡警队员”。陈波、陈书凯、刘振营等人向警方承认,他们并非警察,是“临时工”。陈波称,他所用的警服、警用物品都是自己买的,警官证、警号也都是假的。

在高校派出所,陈波的身份是“副所长”,他带来的其余人员,或为“民警”、或为“联防队员”。陈波供述,“都是曹志强任命的。直接受曹志强领导,每天接处警、处理人的情况向曹所长汇报。”在高校派出所“上班”的社会闲杂人员,他们有明确的分工、“考核办法”以及分赃比例。陈波供述,他和曹志强商量,挣的钱“往所里交七成,自己留三成”。

真假警察联合起来敲诈勒索,无疑是对法律尊严的肆意践踏,对警察和政府形象的严重抹黑,对群众利益和感情的严重伤害,理应受到严惩才对。2016年上半年,因涉嫌敲诈勒索罪,上述涉警人员被邯郸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刑拘。但到了2017年9月,其中10人因滥用职权罪,被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至2年。

这些真假警察“抓赌”,“抓嫖”,查“车震”,非法设卡……并对当事人收取“罚款”,少则200元、300元,多则9万余元,随后分赃。只要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他们已经触犯了敲诈勒索罪,又岂止“滥用职权罪”而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

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且不论这些真假警察究竟敲诈了多少钱,但他们已经作案20多次,无疑属于“多次”敲诈勒索,理应按敲诈勒索罪论处。以派出所所长曹志强为首的多名警察、多个执法单位,竟然“培养”、组织和联合“假警察”进行敲诈勒索,即便够不上“黑社会”,也必然属于严重的敲诈勒索,理应从严惩处,岂能按“滥用职权罪”从轻发落?

依法治国,不能搞任何特殊。从严治警,不应有任何例外。但愿该案不要成为“特殊”和“例外”。(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公众号“李蓬国评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蓬国评论 » 【蓬国评论】假警察查车震“罚款”,法律须动真格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